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主席后代

毛远新:“亮剑精神”不是人民军队的军魂

2017-02-14 08:50: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毛远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摩罗按:毛远新同志对军魂的理解,很深刻,很到位,很有境界。毛泽东共产党建立的这支军队,从红军到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再到入朝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什么节节胜利,所向无敌,不但把中国从列强环伺亡国灭种的绝境中解放出来,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且保卫中华民族迅速崛起,就因为这支军队具有跟古今中外所有其他军队不一样的军魂。从1840年到民国军阀混战时期,中国所有的反侵略战争都失败。毛主席的军队诞生以后,中国所有的反侵略战争都胜利。在与侵略者的武器装备和综合国力天壤之别的不利状态,这支军队能做到所向无敌,只能从军魂上找原因。令我们担忧的是,在军队最高将领如徐才厚之流,不用心治军,却一心致力于中饱私囊的当今时期,这支军队的军魂是否受到某种程度的破坏,还能不能像毛泽东时代的军队那样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这是当今执政者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如果需要,我们就必须找回军魂或者重建军魂,让这支军队继续做到无坚不摧。这是新时期军队建设的重中之重。毛远新同志不愧是烈士的后代,领袖的侄儿,他的境界和判断力,他的拳拳之心,他的超凡的政治素质和文化素质,皆跃然纸上。我们在向这支伟大军队致以敬意的同时,禁不住也要向毛远新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原载:俊德堂博客

毛远新:把“亮剑精神”归结为红军的“军魂”是明显的错误

  2011年,在纪念建党九十周年的一个座谈会上,我曾讲述了一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当日情境,历历在目。现将当时的发言,整理成文字,作为我对父亲牺牲七十周年的纪念吧。

  2009年清明,我应邀参加了毛泽覃烈士墓地落成仪式。仪式结束后,与当地陪同的某办主任闲聊,谈及当时热播的电视剧,主任说他最喜欢《亮剑》。我说我也很喜欢《亮剑》,无论看人物塑造、故事情节,无论看导演水平,还是演员阵容,都堪称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但是,这部电视剧也有一些不足之处,特别是把“亮剑精神”,归结为红军、八路军、人民解放军的“军魂”,恐怕是明显的错误。

  主任不解:“难道不是军魂吗?”

  我说:“‘亮剑精神’,古今中外的侠客、军队都曾有过。当年日本侵华军队的武士道精神,甚至还更胜于八路军。国民党军队中也有许多优秀将领,仅就‘亮剑精神’而言,大概也都不次于剧中的李云龙。

  人民解放军的军魂,首先在于他有正确的政治方向,有坚定的政治信仰,他是人民的军队,是为广大人民的利益而奋斗。其次,他有艰苦朴素的作风,有系统完整的政治工作制度,官兵一致,军民一心。他还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面对在数量上、装备上都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既要消灭敌人又要保存自己。人民军队不是李云龙所展示的某些古代侠客的形象,明知是死,也要去拼命。那种狭路相逢,不得不拼命的战例,仅仅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的战术行为,连战略层次都够不上,更不用说把它归结为人民解放军的军魂了。”

  主任点头,问:“那你更喜欢哪部电视剧?”

  “《潜伏》。”

  我说,“一个国民党训练多年的军统特务,在接受了共产党的政治信仰后,变成了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虽然信仰转变的过程,电视剧展现得略显简单,但它突出强调了转变信仰的作用。”

  主任说:“这部电视剧是很好,但有一点不足,就是男女主人公一个睡床上一个睡地板,这太过分了,太不真实了。”

  我问:“为什么?”

  主任说:“这,这也太不符合人性了嘛。”

  “不符合人性?”我说,“男女上床确实是人的本性。但我觉得世界上还有比你讲的这类人性更高的东西。”

  “比人性更高的东西?”大概是第一次听到,他摇摇头:“没有吧。”

  “有。”我说。

  “那是什么?”他问。

  “共产党人的党性!”我说,“也可以说是共产党人的信仰。那是一种更高层次、更大范围的人性。”

  主任轻轻摇了摇头,看来他还难以接受。

  我说:“就按你所说的,人性是世界上最高的东西。那么,在人性中,人的生命与男女上床相比,哪个更高呢?”

  “当然是生命了。”他说。

  我说:“因为某种信仰,连自己的生命,就是你所说的人性中最高的东西,都可以牺牲,又何止上床呢?你不是说,人的生命,比上床更高吗?”

  主任点头,看来接受了我的观点。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作为党的干部,居然连共产党人的党性更高于上床之类的人性都不知道?倘若真的如此,那么今天上午,他陪我们去干什么了?去祭奠革命先烈嘛。七十多年前,毛泽覃师长和他率领的红军战士,在数十倍敌人的包围下,宁可牺牲也不投降,又为了什么呢?如果当时他放弃抵抗,率其部下举手向国民党军队投降,不仅可能保住自己的生命,还可能保住他手下一大批红军战士的生命,岂不更符合当今许多人所说的“人性”吗?六十多年前,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革命志士,在敌人的监狱中,受尽各种酷刑,宁死也不背叛共产党人的信仰,不向敌人投降,难道他们都是不讲人性吗?

  我猜测,面对这个问题,那位主任一定会说:“向敌人投降?那不就成了叛徒嘛。”

  是啊。孟子曰:“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我们尊敬和纪念革命先烈,就在于他们为了信仰,也就是为了大多数受剥削受压迫劳苦大众的利益,为了大多数人更高层次更大范围的人性,宁愿舍生取义,以身殉志。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匈牙利的裴多菲诗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也就是说,为了圣洁的信仰,不仅爱情,甚至生命,都可以抛弃不顾。能说连裴多菲也不讲人性吗?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干部,现在连这点起码的党性觉悟都没有了吗?

  今天,我重述这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也许有人不大愿意听。但是,在革命先烈面前,我还是不得不讲。七十年前,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诸烈士,就是为了共产党人的崇高信仰,以身殉志,被敌人残酷地杀害了。今天,我们追思和纪念他们,就应该学习其精神,继承其遗志,坚持真正共产党人的信仰,不要用抽象的、抽空了高贵内涵、只剩下低俗内容的所谓“人性”,去玷污他们的在天之灵吧!

  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诸辈,以身殉志,不亦伟乎!

_c_nICROKx1aIiGzdbpdNYWAhJwlxjFXPMoRMwuqOGsn_pQZirigRnWd8hAzSPdqpS-pZuRZ2vTYyETyLzfvphqmdQqZCP14twm.jpg

毛远新近作:以身殉志,不亦伟乎!

  2013年4月3日

  (此文应新疆党史办之邀而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