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主席后代

把毛岸英烈士身上的脏水擦干净

2020-10-27 09:42:34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1026_222354_033.jpg

  小六子吃了几碗粉?

  黄府大管家说吃了两碗。围观群众表示不嫌事大:哎呀哎呀,张麻子的儿子吃人家两碗粉。

  小六子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把肚子刨开给所有人看。

640.jpg

  杀死小六子的,是旧权贵的阴谋,是狗腿子文人,也是冷漠的看客。就这样,一个诚实、热情、坚毅、果敢、出言必诺、想要自证清白的年轻人,连同他的美好的品质,就在这一群围观着的目光中被杀死了。当然,没有人关心小六子是怎么死的、是为什么死的,他们关心的依然只是属于他们的阴损、狭隘与恶趣味——小六子到底吃没吃那碗炒饭,啊不,凉粉。

  讲道理,小六子这个角色如果不是按照毛岸英的照片选的角,我就把那碗凉粉吃了。

20201026_222354_035.jpg

  毛岸英烈士不需要在乎这些苍蝇蚊子的嗡嗡声,他的伟大可昭日月,可感天地,永远被人民铭记。但是我就不同了,我能做的就是拍死英雄身边的苍蝇们,把烈士身上的脏水擦干净。今天我就来严肃认真地辟掉这个谣言。

  这个说法最早出自杨迪将军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后来被添油加醋成为一篇“震惊文”,在公知与美分党横行,黄继光邱少云雷锋被普遍抹黑的那个年代里成功的活了起来,并被凤凰历史、网易历史的等平台广泛转载,一时间流毒甚远。然而我们细究“两碗粉”这一源头就会发现,回忆录中所记载的,跟那篇震惊谣言文也出入甚远,杨迪回忆录原文如下:

640-(1).jpg

  这里有两个信息点,第一参谋们做饭是在“拂晓前”——也就是日出前;第二,杨迪当时并不认识毛岸英,只认识成普。当时毛岸英牺牲地点与北京纬度相同,北京11月25日日出时间为7点12分,朝鲜比我们早一个时区——也就是说岸英同志牺牲是在北京时间九点钟,杨迪看见参谋们做饭是在“拂晓前”,即北京时间6点12分之前。谁吃个早饭也不会吃三个小时,更何况杨迪并不认识毛岸英,作战室当时有没有换人他也不知道。

  甚至不仅仅是杨迪不认识毛岸英,志愿军总部大多数人都不认识毛岸英,作为主席儿子参加志愿军入朝作战,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大肆宣传的正面事件。当时作战部的杜平将军回忆说:“毛岸英在朝鲜的时间不长,牺牲时年仅二十八岁。但他留给同志们的印象却是深刻的。他没有享受任何特殊照顾,和办公室的其他同志一样,不分日夜地工作和学习。他从没有向人透露过自己的出身,也没有高干子女的架子,直到他牺牲时,总部的一般干部还不知道他是毛主席的儿子。在大家的印象中,他只是一个年轻、活泼、朴实、能干、好学的秘书兼俄语翻译。”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杨迪的回忆录与他上文所提到的“只认识成普同志”和其他总部同志的回忆录有出入,成普在晚年给《彭德怀传记》编写组写信时特别强调杨迪对毛岸英牺牲时的情况“记错了”。这其中冷哲先生考证过,认为杨迪把24号记成了25号,把两天发生的事情混为一谈;而我倾向于认为杨迪把各种不同时期看到的元素杂糅在一起了——他压根就不认识毛岸英,只是说在作战室看见人做饭,岸英又在作战室牺牲,把各种元素合并了造成了记忆混淆。

640-(2).jpg

  我为什么倾向于杨迪记错了呢?因为据成普、龚杰(下一段会提到)回忆,志愿军总部作战室里压根就没有灶台、不能做饭,只有一个用来取暖的暖炉。稍有生活常识的人就知道,暖炉顶多来热一热饭,你炒个饭给我试试?更不可能冒烟。更何况,我们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是堂堂志愿军总部作战室,也不需要选在一个有灶台的房间里吧?龚杰的回忆更明确了,当时总部只有一个房间有烟囱,但肯定不是作战室。我这是一个心理学上的分析:杨迪在一天中见到的种种景象,不管做饭还是啥,只是生活中的普通景象,大脑并未特殊标记;而后来岸英同志牺牲,那是天大的事情,于是围绕这件事情大脑把近期一切接触到的元素混合杂糅起来,造成了一篇漏洞百出的回忆。

  关于毛岸英烈士牺牲的真相,杨凤安、王天成、龚杰三个人合著了一文《战友追忆毛岸英之死》——这三人分别是彭德怀军事秘书、志愿军总部敌情研究参谋、司令部首长办公室参谋。杨凤安和王天成在1980年就编写出版了《北纬三十八度——彭德怀与朝鲜战争》,后来因为关于岸英同志的谣言喧嚣尘上,这二位又拉上龚杰创作了《战友追忆毛岸英之死》,这三人的交叉回忆与印证,明显要比不认识岸英的杨迪靠谱。

640-(3).jpg

  这篇文章中指出:按照当天的任务分配,毛岸英可以不到作战室的木板房去值班,可他考虑这天是第二战役的头一天,任务很多,于是警报刚一解除,他便冲出防空洞,来到作战室投入紧张的工作。

  同时:刚才飞走的那几架敌机此时突然又折返回来,在志愿军总部上空扔下了大批凝固汽油弹。霎时,总部作战室被烈火吞没了。未及撤出作战室的毛岸英和作战参谋高瑞欣当场壮烈牺牲。

640-(4).jpg

  也就是说这一天本来不应该岸英同志值班,但是他积极地为战友分担了任务——这也直接造成了他不幸牺牲。造谣抹黑这样的一个热情、友善、朝气蓬勃的青年,这是多没有良心的人才干得出来这种事。

  编造“两碗粉”这种谣言,无非是想达到两个目的:第一是,你看看张麻子的儿子,搞特权,条件那么苦还吃鸡蛋——坏;第二是,你看看小六子,吃饭生火把美军飞机招来了吧——蠢。可见编造这个谣言的人多么其心可诛。特么看见一个地方冒炊烟就出动轰炸机投燃烧弹,美国飞行员都要骂娘。

  第二个我就不用说了,这是有多军盲、历史盲才会认为做饭的烟能招来飞机?这不是抹黑岸英同志啊,这是抹黑美军啊。

  至于用吃鸡蛋来证明“生活腐化”“搞特权”,还是看看毛岸英的妻子刘思齐回忆的生活细节吧:“按当时规定团职干部应该吃小灶,他却和大伙儿一起在食堂吃大锅饭,吃粗粮;他工作积极主动,哪里有困难,哪里有危险,他就出现在哪里,当敌机轰炸志司驻地大榆洞时,他还在作战室处理工作……”

640-(5).jpg

  我姥爷五十年代的时候读大学,他跟我说那时候大学生隔天一顿细粮(虽然很少),一周两顿鸡蛋一顿肉(虽然大半都是肥肉渣),“教授餐”一天一个鸡蛋,“病号餐”是一碗挂面卧两个鸡蛋(所以那时候大学生好多装病的),可以看出来那个时候鸡蛋并不是什么奢侈品,更谈不上生活腐化。杨迪将军在回忆录里写下这个故事,主要还是生气“那是给彭总的鸡蛋”,但是他是刚刚调任来的,并不知道前情提要,像彭总这样豪爽的人大概率会大手一挥送给小年轻们去改善伙食。如果彭总不知道,以那个时候的军纪军风,几个作战部参谋也不会去动送给彭总的东西。

  因为这个谣言流传甚广,电视剧《毛岸英在抗美援朝》的编剧李景泰在晚年还专门写过一篇文章《一个真实的毛岸英》来澄清,他表示自己为了电视专题的创作,整理了大量一手资料,有关毛岸英牺牲的种种传闻大多为杜撰:

640-(6).jpg

  然而不管是毛岸英战友的澄清,还是相关专家学者、研究人士的辟谣,都没有任何传播力度。因为毕竟这些东西没有话题性,并不如“张麻子的儿子吃人家两碗粉”能够满足某些内心阴暗者的恶趣味。

  还有一些脑残喜欢叫嚣,说要没“两碗粉”那小六子就要接班了。娱乐圈有一个说法叫做“贷款”——就是粉丝吹自家爱豆,又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论据,就只好说我家哥哥下一部专辑大爆、主演的电影票房五十亿。有人“贷款吹”,而那群说接班傻逼就是“贷款黑”,没有发生的事随你TM怎么说嘛,反正小六子死了,还能把肚子里的粉剖出来给你看?

20201026_222354_042.jpg

  要真说接班,你总不因为对岸蒋经国接了班,就“贷款”说岸英同志要接班吧?你去看一看蒋经国的履历——1937年从苏联回国, 1938年就授少将军衔,1939年就派到江西去当赣南地区行政专员和保安司令——对老红区人民欠下不少血债,保甲法之类的恶法就是蒋经国在赣南推行的。再之后就是逐步的提升为江西省防空司令、省委委员。抗战胜利之后会果党中央任职,兼任三民主义青年团和青年军的一把手——这是什么,这是妥妥的培养太子的东宫班底。

  我们看看岸英呢?同样从苏联回国,1946年前往农村劳动,没有任何职位;两年后负责阳信县张家集农村土改工作——村官;建国前后兼任了一段俄文翻译,没有特别的职位;随后前往北京机器厂,担任了宣传部长与支部副书记。也就是说直到岸英同志参加志愿军前,他人生的天花板是一家国营工厂的支部副书记,对比同期的蒋经国已经是地方督抚大员+一串青年军嫡系了,你告诉我这是要接班的节奏?

640-(7).jpg

  主席真想培养他接班,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部队满地爬,那个时候功劳不是随便捡的?把他丢到四野,放在林叔叔身边随便关照一下,刷出一个将星级别的战绩还不容易?还要去朝鲜战场跟世界第一强国美国硬杠?历朝历代哪个皇帝把接班人放在这种险境的?就是皇帝自己御驾亲征也不忘让太子在后方辅政。更何况那个时候美国可是有原子弹的啊,你能保证人家一不高兴了往前线丢个原子弹?

640-(8).jpg

  你非要说接班,主席也不是一个儿子啊?毛岸青不还在么?人家2007年才逝世啊。李敏李讷就不算了吗?谁说女子不如男,妇女能顶半边天啊。你看看李敏李讷的工作和生活,沾了主席半点光吗?

20201026_222354_045.jpg

  史实已经很明显了,毛主席培养毛岸英不是想培养接班人,把他送去农村劳动送去工厂建设,是在培养一位共产主义战士,而岸英同志也没有辜负主席的期望。所以不要鹦鹉学舌式的重复些想当然的话:如果怎样怎样,就接班如何如何,太弱智了。

  多年以来,各种脏水泼在了一位热情而蓬勃的青年身上,泼在为祖国为人民牺牲的烈士身上,我感到深深的悲凉。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那群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他们往往会卑劣龌龊到这地步。

  1953年4月,英雄黄继光的母亲邓芳芝作为代表出席全国妇女大会,毛泽东特地接见了她,并对他说:“你失去了一个儿子,我也失去了一个儿子。他们牺牲得光荣,我们都是烈属。”主席把岸英的衬衣、袜子、毛巾和一顶军帽,默默珍藏在一个小皮箱里,放到衣柜深处。直到他离去,人们才发现了这只小皮箱的秘密。

640-(9).jpg

  他是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儿子,他是革命烈士杨开慧的儿子,他是革命烈士毛泽民的侄子,他是革命烈士毛泽覃的侄子,他是革命烈士杨开明的外甥,他是革命烈士——毛岸英。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640.webp-(1).jpg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