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余涅:关于教师节的遗漏故事,我有话说

2017-09-11 11:55:12  来源: 微信“浩宇惊雷”   作者:余涅
点击:    评论: (查看)

  40年前的9月9日,一颗伟大的心脏停止跳动。生前,他留下两句话,一句是“(文·革)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另一句是“你办事,我放心”。华·国·锋凭借后一句话接过了他的班,随即用一场“血雨腥风”的宫廷政·变证明了前一句话,果然一语成谶!

  为了悼念他,全国人民哀悼一个月,举国陷入了巨大的悲痛,这种悲痛甚至远甚于失去父母。然而,也有一些人一边抹着鳄鱼的眼泪,一边欣喜若狂,私下弹冠相庆高唱祝酒歌——老头子终于死啦!这里面有真该高兴的人,也有高兴错了的人。真该高兴的是官僚、资本家和大学伐,没有毛挡路,他们就可以大杀天下,复辟资本主义,翘着二郎腿当官老爷、老板和叫兽了,以至于直到现在马云还不忘揶揄领袖一把,把9月9日而不是别的日子定为“酒水节”,忽悠百姓在本该为逝者默哀的时候举杯狂欢;高兴错了的是小知识分子,他们把9月10日定为教师节。

  然而,毛去世知识分子就解放了吗?

  实际上,毛非常重视知识分子在革命和建设中的作用,“一切知识分子,只要是在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中著有成绩的,应受到尊重,把他们作为国家和社会的宝贵的财富”,“没有知识分子是不行的”也强调知识分子应与实践结合,与工农相结合,加强思想改造,因此要去工厂和农村与工·农“同吃同住同劳动”,接受他们的再教育。所以,知识分子上层对毛是极端痛恨的,因为有了毛,他们就无法理直气壮、趾高气昂地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为权富张目,分一杯剩菜残羹。反倒是今天,上层知识分子摇身一变成为公知、砖家、叫兽,通过为权富的巧取豪夺编造冠冕堂皇的理由,或者故弄玄虚卖弄似是而非的概念欺世盗名,换取权富赐予的科研项目、职称头衔,然后挥舞“学术”大棒扼杀一切敢于向他们挑战的进步知识分子。本质上,当今的知识分子上层与旧社会的学阀、学霸毫无二致,甚至更加堕落、更加没有底线。毛去世40年来,这些人躲在主子身后对毛指手画脚,时而涕泪不止地控诉、展示“伤痕”,时而振振有词地抹黑、谩骂,恨不能把毛拉出纪念堂鞭尸。知识分子上层的这种表现完全符合他们的阶级属性,因为他们就是资产阶级的附庸。

  北京蚁族故事:人均居住6平

  然而,更多的小知识分子则并没有因毛的去世而地位上升,他们对毛的批判完全是因为主·流意识形态的欺·骗性宣传。知识分子从来不是独立的阶·级,要么依附于资·产阶级,要么依附于无·产阶级。随着大学扩招、教育产业化的推进,知识分子队伍日益庞大,1949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0.26%,1978年为1.55%,2015年则激增至40%,高等教育学历从业人数超过8200万人。资产阶级不可能把如此庞大的知识分子全都收入麾下,大多数出身寒门的知识分子被无情甩入无产阶级队伍。寒窗苦读20多年,工资与农民工相差无几,同样干着简单枯燥的活,同样在老板面前抬不起头,同样买不起房、娶不起老婆,难道不足以表明底层知识分子已经无·产化了吗?只不过分工不同罢了,农民工是体力无·产者,底层知识分子是脑力无·产者。

  事实上,普通教师、医生、公务员等底层知识分子跟无产者并没有本质区别,同样遭受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同样需要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就其根本利益而言,底层知识分子的人生理想不应该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因为你没有机会,而应该是毛的“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运用自己的知识武器武装自己和其他体力无产者。

  40年弹指一挥间,他生前所极力避免的群众“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正在上演,统治者还蛊惑群众在他的忌日过节、狂欢,颇有一股人血馒头的意味。一切觉悟起来的受压·迫者在这一天所想的不应该是狂欢和购物,而应该重新思考自己的阶·级地位和他留给我们的遗愿——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无·产者在这场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