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丑牛:回眸九月九(修订版)

2017-10-02 08:47:0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丑牛
点击:   评论: (查看)

  

回眸九月九 

丑牛

  年年岁岁九月九,风风雨雨四十一春秋。

  问君何所思?问君何所忆?千言万语还是主席一句话: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重阳"是时和节,“战地黄花”是势:

  “要社会主义,不要资本主义!”

  “要毛泽东思想,不要修正主义!”

  今年九月九,有三个“最”一一规模最大,范围最广,主题最鲜明。

  说它大,首推毛主席纪念堂前,九月九日这一天,来瞻仰的人流,望不尽头,据统计,有四万二千五百四十五人次,创纪念堂开放以来,“九九”这一天的新纪录。各地城乡,一下子出现了那么多的“纪念堂”“纪念园"“纪念馆",几百上千人聚会,纪念九月九。

  说它范围广,不仅在首都、各大中心城市,还一直延伸到遥远的穷乡僻壤。从群众的自发,一直到工矿、企业、学校、机关有组织的活动;从工农劳动群众,一直到中产阶级和上层社会。

  最为壮观的是,甘肃省会宁县党家岘乡的五七农场,由总经理董军主持,率领全场员工,在九月九日九时九分,为毛主席塑像揭幕,这座塑像高12.26米,数字是毛主席的生日。会宁是毛主席率领中央红军长征经过之地,“五七”命名,是要沿着毛主席指引的五七道路前进。周边四里八乡的人,也赶来参加盛典。

  纪念活动办得最长的是天津宝坻区方家庄镇大角甸村。由该村兰天艺术团主办的歌颂毛主席的音乐会,一连唱了三个下午。

  最让人鼓舞的是,毛主席的家人和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今年九月九到纪念堂悼念后,立即赶到基层群众中与民同祭。毛远新夫妇丶张玉凤夫妇到南街村。南街村是“以毛泽东思想教育人"的模范村,是坚持农业集体化向共产主义方向前进的先进村,村党委书记王宏斌是十四大一直到十九大的代表,祝愿十九大高高举起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

  最让人寒心的是甘肃定西市岷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麻子川旋窝村,村子里一个回民阿訇家,祖孙三代七十多年来,一直守护着一间房子,是红军长征到达甘陕边区时,毛主席住在这间房子里,写了震惊世界的一首诗一一《长征》。诗中的“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就是在旋窝村能看到的景象。韩阿訇一家一直挤住在偏房里,却让写《长征》诗时毛泽东住房,保持原样。如今,他家的房子快塌了,他呼吁当地政府能帮他把毛泽东住过的房子修整好,却得不到回应。这给九月九凭添了一番哀愁。

  说它主题最鲜明的是,呼唤毛泽东思想的回归,把毛主席生前亲自发动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

  四十一年前的第一个九月九,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无比的哀痛里,不到一个月,他的妻子、亲属、身边工作人员,各地跟着他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骨干,都一齐锒铛入狱。

  我在第一个“九九”后的十月事变之际,“赶车”到沙洋的七里湖农场,这里原是个劳改农场,文化大革命后期,湖北省直机关在这里办“五七干校”,实际上是“五不准学习班”,有许多省直机关干部在这里受审查,交待问题。我当时已是一只“死老虎”,几年前已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流放到附近农村监督劳动。我“赶车”到这里,是和干校里的一些朋友有约。我们在农场医院旁的一个密林里聚会,大家认为我这几年,“赶車”走四方,消息灵通,见多识广,要我讲严峻的形势。我说:

  “我们现在是砧板上的肉,横剁直剁由人家砍,但我相信,不出五十年,中国人一定要争议毛泽东,一定要争议文化大革命”。

  果真不到五十年,在四十一次九月九,我在武汉工农兵的纪念会上看到会场正上方挂的横幅是:“武汉工农兵想念毛泽东”。会场两边的墙上挂的是:“不忘初心,继续革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参加纪念会的,大多是当年大型国企的工人,有武汉钢铁公司、武汉重型机床厂、武汉車辆厂(如今改名为中国铁道車辆厂)、武汉锅炉厂、长江航运公司、武汉铁路局……。武钢党委的老组织部长作了“武钢的创业和毁业”的发言,他讲了在毛主席亲自指导和关怀下,武钢扬名天下,改革开放后,武钢走了下坡路,最后是一批腐败分子发了大财,八万职工有五万要下岗。工人们总结:“改革、改革,大干部大得,小干部小得,工人没得。这样的改革,缺德!

  我回想四十一年前的情景,不禁热泪盈眶,想了一个发言的题目:“丢了毛泽东,难圆中国梦”。回想四十一年前的第一个九月九的企望,今天就在眼前。这不是我有什么“先见之明”,而是我当时作为一个阶下之囚,“赶車”四方,群众的街谈巷议,教育了我,今日作为一个退休老兵,群众的行动,鼓舞了我。

  这四十一年中,我又看到了多少改革人物,俯仰浮沉,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的领军人物,跃上了总书记的位置,又忽然“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下野,从“要吃粮找紫阳”而登上总书记宝座的改革先锋,也忘了前车之鉴,跌入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泥坑。“要吃米找万里”,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鼓动了小岗村18位农民按下血手印,走“大包干”之路。上面派了一位处级干部沈浩,来当村党委书记,几番搏斗,几番折腾,终于醉死在招商引资的酒桌上,留下了一块“丰碑”——“永远的忠诚”,有人告万里,万里退休了。他家书桌上一首顺口溜:“退休不发愁,桥牌加网球,多吃涮羊肉,活到九十九”。

  “小平南巡”是这位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大手笔,南巡讲话中,他强调计划和市场不是姓社姓资的标志。这就打开了市场经济之门。从市场调节到市场指令,一直到市场的决定。有两位经济学大师,功不可没。一位是“吴市场”,一位是“厉股份”,中国的改革恰好沿着市场到股份之路前进,这逼着中国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到哪?还要深化改革,结构性调整。有一条结构性改革真是“返朴归真"一一“盖房子是为了人居的"。应该一万年前就有人讲过,传说“有巢氏”就是领导先民们盖房而居的始祖,今天却成为深化改革的目标。还有一项深化改革的目标是:金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不是钱生钱的。这话从何说起?几千年前,我们的老祖先,就发明了货币,有黾甲的,有兽皮的,有铁铸、铜铸、金铸的,它就是商品交易的媒介,它就是发展经济的杠杆。怎么搞成了“钱生钱”;並且成为深化改革的目标呢?

  谁把社会主义扭曲到如此地步的呢?

  一位改革开放元老级的人物徐景安出面讲话了。他写了一篇长达两万多字的文章,题目是:《中国十二个理论方针研究》,简直是妙(谬)论横生,现摘几段供分析:

  “所有搞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国家及实验都失败了,再继续这种僵化封闭的传统社会主义理论,等于固守一种僵化的错误教条,走向贫穷落后,直至被灭亡的死路是必然的"。

  “常识告诉我们,一个企业无论是什么所有制,只要能提供就业、税收,就是为国家奠定了经济基础”。

  因此,“要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让国企成为历史概念”,就是天经地义的了。

  “共产党要从革命党的理念转向执政党的理念”

  “要从政治统帅(或第一)经济的发展观念转变到发展经济一一即经济是第一发展要务的观念"。

  “要从公有制计划经济转变到私有制市场经济"。

  “从追求物欲满足的发展转变到追求精神满足的发展”

  “从阶级意识形态某种主义的文化转向超越一切阶级、民族、时代和国家及其意识形态的普世价值”。

  按照徐景安改革元老提出的这些“转”,中国共产党还是共产党吗?中国的社会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吗?据说他曾参加中央许多改革文件的起草,他文章中的许多讲话,也从中央一些人的讲话中可见,十九大前由这样一位改革元老出来讲这样一番话,意味深长。

  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孙立平先生对中国'今天的社会现象,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有三条感受:

  一,国家失去了方向感;

  二,人民失去了希望感;

  三,精英们失去了安全感。

  对中国当前的困局,改革家们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只有毛泽东,早在五十多年前就预料到了。1965年他重上井冈山,对陪他一起上山的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说:

  “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的民族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一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原载马社香著《前奏》]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以小岗村的“大包干”(即包产到户)揭开序幕的,序幕揭开后的这四十年间,解散集体经济,国企私有化改制,外资的湧入,工人阶级主人翁地位的消失,农民成为世界血汗工厂的打工仔,工农联盟的瓦解,美帝国主义重返亚洲,虎视东海、南海……毛主席不是讲得清清楚楚了吗?

  因此,老百姓中流传着一句民谣:“毛泽东不是神,胜过神”。

  在中南海的大门旁,有一条大标语: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这是一条老标语,改革开放后,保留下来了,但出入过中南海的达官贵人,从他们的文章、演说、行动里有几多人相信呢?

  而在偏僻的山村,由识字不多的农妇们办的“毛主席纪念馆”里“,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旗帜,高高飘扬,四面八方的村民,在“九九”这一天,烧着高香在他的像前,顶礼跪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