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谭伟东|毛泽东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庄严继承和伟大发展(二)

2017-11-03 09:26:0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谭伟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庄严继承和伟大发展(二)

  隆重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二十四年

  谭伟东(中美战略研究院总裁)

  毛泽东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庄严继承和伟大发展(一)

  毛泽东思想-主义又在下述方面诸多方面,高度完备、优美和成功地发展了列宁主义。尽管同一切伟大的学说与思想,实践与运动一样,其不免有历史的局限性、时代的局限性和不可避免的“失误”,但从根本上说,毛泽东时代与毛泽东思想-主义,不存在那种时代和历史及其文化上的根本性的政治性的大错误。时间过得越久,这一点就越加清楚。

  第一毛泽东思想-主义全面发展了列宁主义的革命道路、革命模式、革命方略和革命战争艺术。这使得毛泽东思想在世界影响力和国际领袖层面构成了毛泽东主义。毛泽东主义的国际传播的极大的当代亮点,在越南、柬埔寨、尼泊尔、印度、古巴、委内瑞拉,非洲社会主义,乃至民族解放与人民革命的世界和革命与洪流中,形成极大的震撼,获得广泛与持久的影响力。

  第二毛泽东思想-主义全面发展了列宁主义的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两步走的马克思开启的理论与实践。这个学说的理论与实践,在民主革命时期,不但形成了以我为主,尽可能保持无产阶级的领导,至少是独立和始终保持影响力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并在多阶段,多境遇之纷纷复杂,革命形势变化无常的方位下,形成了各具特色的革命阶段论,各个不同时期的中心任务论,同时因事与势之变迁转化而不同的战略战术与大政方针的灵活转化。

  第三毛泽东思想-主义全面系统发展了列宁的既防止左派幼稚病,经验主义,民粹主义,又防止和反对右派右翼的投降主义、合流或尾巴主义、无能为力主义。毛泽东在防止和反对左派幼稚病,左倾盲动主义,左倾教条主义(也就是本本主义),并同时防止一切形式的经验主义、宗派主义,无价值立场和取向的机会主义和自由主义。在动态的符合历史规律、意志、自觉的旗帜之下,以革命辩证法和科学中庸哲学,力戒过犹与不及,并在一切具有苗头和成势下,永远不时战略时机,推进战略大决战和历史转折的迅速到来。没有毛泽东思想-主义,毛泽东阶越,毛泽东诱势与布局,中国革命建设不但是会在黑暗中徘徊,而是有可能根本就没有胜算成功的机会与可能。

  第四全面系统发展了列宁主义的对立统一规律是辩证法三大规律的灵魂与核心这一哲学思想。全面与系统发展了列宁主义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的灵魂思想原则。全面发展列宁-斯大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世界观的学说。全面继承发展了列宁主义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奴隶创造历史的历史观、社会发展观。

  毛泽东思想-主义带有彻底的人民上帝的不妥协的反形而上学的反教条主义的反包罗万象,反对一切所谓普世、永恒、僵化不变的思想特征与精神气质。毛泽东自身,领导和培育和导师般教导下的中国共产党人,始终以“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的信条与格言,真正实现了由相对真理走向绝对真理,成开放的系统动态的真理观,实事求是思想路线,一切从实际出发认知和实践原则,同时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从不墨守成规,从不僵化保守,且从不教条与机械,更不固步自封,保守残缺,做到了个人、集体、社会、国家各个层面的“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从而把本体主义结构论、价值论融为一体,在历史演化的洪流中,自觉能动,抢占先机,把握大势,引领潮流。这是理想主义中的建构主义,是理性主义基础上的浪漫主义,是结构-功能统一主义,是天人和知行合一的真善美的真实宇宙流,自然-社会统一和人文社会历史长河的时空变换下的有机一体化伟大学说与方法论,极具有社会历史创造意识。

  毛泽东毕生没有大部头著述,毕生推崇马克思的《资本论》,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恩格斯的《反杜林论》等马列经典大部头,并以未有如此大部头的著述而引以为终身憾事。但毛泽东思想-主义的体系性、理论性、科学性,并不因此而有丝毫的逊色。

  三、毛泽东时代与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主义

  我们迄今为止依旧生活在毛泽东时代。从一般意义上说,毛泽东时代应是指科学社会主义的革命与历史发展时代。应该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时代。这是自由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但从更广泛的角度和视野上看,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划分,一条线,中间地带国际地缘战略理论,毛泽东思想的哲学普遍性,艺术魅力,无产阶级或劳动人民的跨越时代的军事、政治、文化、艺术,毛泽东时代又超过马克思、列宁时代,具有更广泛的宽广的涵盖作用和时代历史经纬。

  马克思当然不是所谓的红色东方学家。如其被弗兰克在《白银资本》中所描述的和批评指责的那样,和被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点到为止和每每暗示的那样。但马克思受黑格尔,孟德斯鸠,摩尔根之《古代社会》等对东方文明的判断,却的确是马克思著作中,甚至思想体系学说中的不明显的一个“硬伤”。尽管其在跨越卡夫丁峡谷和批判英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中,被他自己鲜明地压制下去了。而马克思按罗素说法,轻视斯拉夫的意识,在跨越卡夫丁峡谷的论辩中,也被自我适当纠正了。

  苏东波只是也只能是人类史上的短短的插曲,同法国大革命后的波邦王朝复辟,美国独立战争,特别是美国内战后的镀金时代之到来,中国历朝各代农民起义、改朝换代,直至中兴,盛世后的黑暗时代的降临一样,都是暂时性的。

  因此,列宁主义没有过时,也不可能过时。斯大林执政的历史辉煌,也是永恒的,颠扑不破的。

  我们依旧生活在毛泽东时代这个大的历史时代之中。而邓小平转型不仅仅是个插曲,变奏曲,更是已从道法、文化、社会,甚至生态的与经济政治上,反证,佐证了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思想,毛泽东主义。小平不是理论家,官方民间,中外向来无此殊荣。也自然不可能成为理论创造者。在中国上万年的文明史上,只有圣人方有资格来作。一般性的文人与贤士,即令有些理论功底与素养,也只能是著述亦即诠释与解读,而非原创性的作经典。春秋战国时期,被界定为“圣人不作,诸侯放恣,策士横议”。而由此以后,中华大地上,时常翻腾着这样的恶习与浊浪。

  中国文化与社会呈现出同世界一切文明与民族,社会与国家政权同样的异化,沉沦,复辟,倒退,堕落的历史退行和社会周期性下降与反复。同这一种退行性并行的,当然还有进化或甚至进步论这样另外一条线索。但若以《礼记》表述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和“大道既隐天下为家”的如此道德与价值体系、价值取向界定,则无疑小康下的阶级社会的每一次社会阶段的进步,同社会反转,政治文明的建构与社会治理,道德精神、文明的进步,都远不能达到天下为公的大道之行。

  在三国演义,魏晋南北朝分治,五胡十六国南来北往或五胡乱华,唐中期历经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后755年安史之乱,南宋偏安一隅,饱受金夏欺凌,遭受蒙元民族统治压迫,满清血洗扬州和长期文字狱的文化与精神压迫和治理后,尤在1840年鸦片战争后百余年的中华耻辱,凡此种种,这种历史退行性的反转无奈,所有的堕落、落伍、沉沦和民族乃至种族危险,国家灭亡与解体下的一切最黑暗、无能与无耻集于一身,在满清政府,北洋军阀,民国政府中,达到了丑恶的极致,卑劣的极高峰。1893年是个世界性的重要年份。从1873年开始,在西方世界政论大家托克维尔笔下,甚至黑格尔之希望目光,甚至于马克思的政治期待下的新大陆之近现代史上的大明星美利坚合众国,由首次经济危机而出现的世界性影响,即美国首次引发世界经济危机的美国大危机第一次展示在世人面前。一次偶然相合的历史事件下,在东方湖南湘潭韶山冲一个农民家庭诞生了一位改天换地,扭转乾坤的历史巨人毛泽东。

  毛泽东时代,自然不可能从这个英豪诞生伊始算起。毕竟他不是天赋使命,不具有独特的天子皇朝,大家继父的特殊背景。从而一出生,就在权力、财富、身份、地位中,不同凡响,形成社会分布与资源配置,即选项、站队、分割的剧烈震荡,或者表象成吉思汗等那样,带有部落、王族的继承人桂冠,而成为某种焦点。

  而从时代、国运和社会背景来看,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降,国际帝国主义和世界潮流巨变,同中国的黑暗、落伍与沉沦,伴随着必然的人民伟大抗争和社会斗争的太平天国运动与义和团运动,并在期间的洋务运动,仿佛一刻也没有停息过,反倒始终呈现出风起云涌之态。

  而如此大动荡、大较量的结果,终于在一个不为核心领袖人物及其集团自觉统治下的引发的武昌起义,引发了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大清帝国下的皇朝宣统帝宣布退位。花样翻新的共和国以各种形式招牌纷纷登场亮相。

  而那个天纵英才的毛泽东尽管十几岁走出韶山冲,就逐步加速活跃,成为中国乃至世界风云际会中的具有影响力和聚焦点的人物,但毕竟,新民学会、文化书社、湖南一师、《湘江评论》等等,都不是也不可能提供一个毛泽东时代的舞台和基础建构。1921年中国共产党一大,一九二四年中国国民党一大,国共两大政党出现,毛泽东时代,开始真正开启,拉起序幕。

  毛泽东则以其卓越的组织领导才干,透彻精辟的理论素养,无与伦比的远大目光,叱咤风云的定海意志,成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伟大、最卓越的缔造者。他同时是工运领袖之一,农民王,举世公认的学运创始人,并成为中共第一个党支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县镇红色政权,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个革命根据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之红色国家政权的创始人,并同时成为举世无双的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尤其是古今中外,罕有其匹的伟大导师。

  从1921年中共一大到24年国民党一大,毛泽东以其鲜明的个性,卓尔不群的胆识、性格和才华,全面帅才和将才之和的超级天才,即党学军政全面的帅才、将才,智多星式大统帅,天下归心似的周公吐哺,加上“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循循善诱,形成了毛泽东式的中华风格,中国气派,中国道路,中国方式。

  从《体育之研究》、《民众大联合》,甚至《商鞅徙木论》、《心之力》,到《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甚至从毛泽东和蔡和森关于建党和走俄国道路的通信,毛泽东就已经正式登上了建党,导国,领军,理政,也就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文治武功之大舞台之上。

  《红星照耀中国》是毛泽东时代走向世界的显著标志。而从两个一大,《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在党内外和第三国际刊物的发表及其国际影响,井冈山道路开辟和朱毛红军,长征和遵义会议,并从反面国民党蒋介石五次对江西闽赣根据地的大围剿,特别是中华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和以土地政策为核心,以武装夺取政权为主的革命道路形成,包括妇女解放,社会解放,人类解放,民族解放等等在内的社会革命和空前变革及其所有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军事,以至于宣传和教育等等在内,毛泽东时代,就由点到面,由党到军,由军到民,有根据地到社会,有民族革命统一战线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统一战线,有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由中华民族的解放和伟大复兴到国际主义和世界统一战线,而形成当代世界的伟大现象和深刻的历史轴心运动。

  毛泽东时代在当代世界表现为三大世界历史潮流演化:第一以中国为首的特色或中特社社会主义,正在以一带一路和双百目标,在实现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民族和社会及其人民解放的同时,引领世界话语权,国际大格局,世界地缘政治-经济-金融,乃至地缘文化的历史性大翻转。这是亚洲复兴,人类解放的一座时代灯塔。第二以中美,中俄,中欧,中非,中拉,中-亚洲为基本双边,多边关系的新历史时期的三个世界动态结构关系,出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动态全球化的大国博弈,国家集团博弈,文明和意识形态及其社会制度乃至价值取向,文化方式的又联合又斗争的斗争与合作同在,革命与建设并存,对立和交换同时进行的后冷战历史格局。第三以毛主义为立党建国主义和方针,甚至直接命名的国际毛派阵营,包括广大的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组织,左翼人士和以依附论为基调的发展中国家的世界势力,同中国和世界民族解放和人民革命,社会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形成错综复杂的关系。

  本世纪中叶将会是毛泽东时代的一个重大的历史关节点。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若能以高级社会主义和初级共产主义形态,出现在人类和世界舞台之上,则毛泽东时代可能会对包括美国,欧盟,俄罗斯,印度,巴西,印度尼西亚,日本等形成摧枯拉朽的世界冲击波。毛泽东时代将会出现排山倒海式的世界一体化历史大推进。但如果中国在基尼系数下的两极分化,生态困境,资本囚徒困境,国际资本和现代公司下的世界资源的工地悲剧和发展中国家大趋势下的悲惨化增长,如此众多方面出现中国同世界或国际接轨同构化问题,则无论美欧日战后晚期资本主义模式何等困难危机,都将为世界和人类未来蒙上阴影。毛泽东时代的历史长河将更加曲折反转。

  十九大为共同富裕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不仅给出了大体上的时间地图,而且从人民需要和社会经济发展与建设的供求双方面,给出了相当的远景描画。但社会机制,制度承载,文化话语,组织队伍,系统结构,操作平台,战略战术变换,尚有待具体建构和铺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