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毛新宇将军:毛泽东与杨开慧的那些事~

2017-12-12 16:58:05  来源:《毛泽东三兄弟》  作者:毛新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曾对他的卫兵说:“她的牺牲很大一个原因是她是毛泽东的夫人。爱人和孩子为我做出了很大牺牲,我对他们是负疚的。”毛泽东在接见杨开慧堂妹时说:“你霞姐是有小孩子在身边牺牲的,很难得!”“你霞姐是积极主张武装斗争的!”

  ★1924年,杨开慧带毛岸英、毛岸青到上海

  杨开慧是大家闺秀。

  其父杨昌济,世居板仓,人称“板仓先生”,他一生“操行纯洁,笃志好学”,具有强烈的爱国思想,曾以公费留学日本、英国九年,专攻教育和哲学。

  杨昌济立志在教育界做出一番事业,远在国外时,就改名“怀中”,归国后,他拒绝了湖南都督谭延给出的省教育厅厅长的任命,选择去师范学校当了一名教员。

  杨昌济在湖南乃至全国教育界都颇有影响,他曾在北京大学任教,与李大钊等中共早期革命家有来往。

  ★左起:杨瑛、杨开智(杨开慧的兄长)、李常德,中:向振熙(杨开慧的母亲)

  杨开慧的母亲向振熙,知书达理、忠厚和善、勤劳俭朴,她同情并支持革命。

  杨开慧从小生长在这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四岁就开始读《百家姓》,还能朗诵不少诗词名篇,五岁开始临帖,入格归真,颇见功力。她曾先后就读于杨公庙小学、隐储女子学校、衡粹女校、县立第一女子高小,打下了良好的文字基础。她喜欢读书,尤其喜爱《木兰辞》,向往那种少女戎马倥偬的征战生活,她还爱听民间传说中有关穷人造反的故事,她敬佩农民英雄。她热爱劳动,经常帮母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她很早就学会了缝纫,能做女工活。1913年,杨昌济学成归国,杨开慧离开板仓,随父亲迁居长沙,住在妙高峰附近的“板仓杨寓”,坚持在家自学。

  这一年,毛泽东怀着远大理想,来到一师求学。

  杨昌济对毛泽东的帮助很大,他十分赏识这位青年学生。求学五年,毛泽东品学兼优,表现十分优异,更关键的是,毛泽东表现出来的那种彻底的革命精神、雄壮的气魄,更是令人折服。

  杨昌济曾说:“我在一师有两个最好的学生,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蔡和森,特别是毛泽东,他将来定能成为国家的栋梁。”

  1918年,杨昌济北上北京,就任北京大学伦理学教授。毛泽东从一师毕业后,杨昌济鼓励他投考北京大学,并告诉他和蔡和森,有去法国勤工俭学的机会。8月19日,毛泽东为领导赴法勤工俭学运动来到北京,由于母亲的身体和个人志向等原因,他最终没有赴法。毛泽东需要在北京生活下去。杨昌济伸出了援手,他介绍毛泽东去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在此期间,毛泽东开始与图书馆长李大钊接触,思想进步很快。

  在一师期间,毛泽东就经常拜访杨昌济,在“板仓杨寓”,毛泽东和杨开慧相识了。

  杨开慧对毛泽东十分敬仰,在她看来,这位充满豪气的年轻人的话语是那么吸引人,她总是仔细聆听。毛泽东则常常启发开慧思考问题,引导她发表意见,帮助她解决各种疑难。

  开慧则会把自己的笔记拿给毛泽东批阅,她甚至学习了毛泽东锻炼身体的方法,坚持洗冷水浴,行深呼吸。

  毛泽东到北京后,杨开慧开始参加毛泽东组织的各项活动,阅读《新青年》《新潮》等进步报刊,初步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感情加深了,他们是最真挚的朋友,他们在进步的道路上携手向前。他们之间的交往,一反封建婚姻中男女之间的交往模式,而完全在情投意合的基础上,在有共同信仰的基础上,慢慢靠近。

  五四运动爆发,杨开慧和毛泽东欣然接受这场风暴的洗礼,他们的精神面貌为之一新,积极活跃,欢欣鼓舞。

  1919年底,毛泽东率领“驱张运动”代表团来到北京,毛泽东阅读马克思主义理论书籍,十八岁的杨开慧,也在毛泽东的指导下对马克思主义有所接触,他们一起去故宫、北海,交流学习体会,研究改造国家和社会的方法,两颗心更加靠近了。

  这一场恋爱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初恋。

  1920年,杨开慧之父杨昌济因病去世,毛泽东、蔡和森、杨开慧一起扶柩南下,回到板仓,杨开慧想在长沙继续求学,但因她剪短发,许多学校认为她是“过激党”而不肯让她入学,后在杨昌济生前朋友的帮助下,杨开慧进入福湘女中读书。

  在长沙,杨开慧和毛泽东这一对进步青年,很快就掀起了一股革命热潮。杨开慧支持毛泽东的事业,毛泽东要创办文化书社,作为党的宣传联络地点,杨开慧立刻说服母亲拿出父亲的一部分“奠仪”费,捐作毛泽东的革命经费。

  她参加毛泽东组织的湖南学生联合会,做宣传工作。她在各个学校之间奔走,组织宣传队,深入工农群众,她突破外国传教士的阻挠,组织学生参加示威游行。

  1920年10月,杨开慧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在长沙,杨开慧在革命中表现出来的果敢,足以让她与毛泽东比肩。她反对三从四德,主张妇女解放;她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向不平等的根源进攻》《呈某世伯的一封信》等,篇篇笔触辛辣,反对封建礼教;她支持“开放女禁”的妇女解放运动,成为湖南第一批进入男校求学的女学生,对此行为,毛泽东十分赞赏。

  风华正茂的毛泽东和杨开慧,俨然已经成为湖南革命界的一道风景,他们真挚的爱情公开了。

  他们对彼此感情如此强烈,毛泽东写下《虞美人·枕上》: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无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杨开慧后来记述这段感情:“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我是十分的爱他。自从听到他的许多的事,看到他的许多文章日记,我就爱上了他,不过我没有希望同他结婚,一直到他有许多的信给我,表示他的爱意,我还不敢相信我有这样的幸运!⋯⋯我想象着,假若有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假若他被人提去杀了,我一定要同他共这命运⋯⋯”这是以灵魂和生命相许的爱恋啊!1920年冬天,两颗伟大的心终于结合在一起,杨开慧和毛泽东结婚了。

  没有繁文缛节,他们的婚礼出奇的简朴。他们是心与心的结合,不要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他们的婚礼在船山学社举行,他们花了六元钱请至亲好友吃了一顿饭,杨开慧不坐花轿,自己夹着书包,搬进了毛泽东在一师附小主事室简陋的宿舍,这在当时,实为惊世骇俗之举。

  杨开慧是妇女界的先锋,是一名革命者,她和毛泽东的婚姻,是从一点一滴的感情培养中慢慢走过来的,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他们的结合,实为当时湖南社会上流传的佳话。

  婚后不久,毛泽东参加了中共一大,从上海回来之后,他便正式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革命生涯,在毛泽东早期革命中,杨开慧无疑是他坚强的后盾和助手。

  在清水塘,杨开慧从事湘区党委的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她常和毛泽东一样,在油灯下工作到深夜。她会把饭菜热在锅里,半夜拿出来给彻夜工作的毛泽东吃;冬天,她会帮毛泽东弄好取暖的“汤婆子”,深夜,也不忘给烘笼加炭。

  在上海英租界甲秀里,她协助毛泽东办报,搜集整理材料,她还和向警予一起,组织和指导妇女运动;在韶山,她和毛泽东一起“走人家”,发动农民运动,她把革命思想编成通俗易懂的歌谣,传播给广大农民。

  ★1924年,毛泽东和杨开慧在上海的住址——慕尔鸣路甲秀里(今威海路583弄)

  在广州东山路庙前西街38号,她协助毛泽东编辑《政治周报》和《农民问题丛刊》,她担任联络工作,与恽代英、林伯渠、李富春等人联系,积极支持北伐。

  ★1925年杨开慧随毛泽东来到广州,寓住在东山路庙前西街38号,担任党内领导同志之间传递文件、书信工作。图为杨开慧1925年留影

  在望麓园1号,她参加湖南省农会的工作,积极筹备湖南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武昌都府堤41号,她在油灯下帮毛泽东誊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失败后上井冈山,杨开慧就在板仓老家,继续坚持地下斗争。这是多么坚强的女性啊!她见丈夫毛泽东如此辛苦,总想通过自己拼命的工作,来替他分担。她要和他一起,为共同的理想奋斗。

  然而,夫妻之间不是没有矛盾。毛泽东是一个职业革命家,这就注定他不能像一个普通的丈夫、父亲一样,长长久久地陪在妻儿身边。他亏欠杨开慧和孩子们太多。

  1923年“二七惨案”后,湖南军阀赵恒锡下令通缉毛泽东。4月,毛泽东远走上海,毛岸英当时不到半岁,杨开慧怀着第二胎,生活和工作不堪重负。杨开慧向毛泽东表示,希望他今后的生活能够稍微安定些,多一些时间留给家庭和孩子,可毛泽东还是毅然走了,他写信来,劝杨开慧自强,不可太依赖丈夫。

  秋天,毛泽东回来了,可没过两个月又要去广州。这时候毛岸青刚刚出生,家里的生活更加困难,杨开慧爆发了,她和毛泽东争执,毛泽东独自离开。在南去的火车上,毛泽东开始反思自己。无意中,他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布袋里掏出一个牛皮纸包,里面是一小包饭,一些辣椒牛肉干和一个煎荷包蛋。毛泽东瞬间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多么好的妻子,多么细腻的女性啊!曾经的大家闺秀,跟了他之后,受尽苦楚。两个孩子出生,毛泽东都不在杨开慧身边,她都毫无怨言。

  毛泽东感到愧疚了。他写下了那首著名的《贺新郎·别友》: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一句话讲透了杨开慧和毛泽东的关系,他们就是并肩战斗的一双知己、一对爱人!

  放眼人间,如果杨开慧都不理解毛泽东,那他的一身抱负又能向谁诉说?接到毛泽东的信,杨开慧释然了,她决定坚强,因为自己的坚强,就是对毛泽东——她的人间知己的成全。

  杨开慧在广州时,又要带孩子,又要写字,家里也没有请人,她便一边用脚摇着摇篮,一边写字;在板仓,她和毛泽东彻夜长谈,她让毛泽东放心去革命,自己则在家带着孩子、照顾母亲;毛泽东闹革命去了,一走很久都没音讯,杨开慧就苦等。

  秋收起义失败,她着急,毛泽东上了井冈山,她稍觉安慰。她收到了毛泽东的信:“霞:我来此经商,开始生意不佳,蚀了本,如今渐有好转,兴旺起来了。甚堪告慰⋯⋯润。”

  可即便如此,杨开慧对毛泽东的思念却越来越深,她毕竟是一个妻子,一个年轻的妈妈,一个感情丰富的女性啊。

  她写下五言长诗《偶感》:

  天阴起朔风,浓寒入肌骨。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是否痊,寒衣是否备?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心怀长郁郁,何日复重逢。

  愁肠百转,有情有义。诗词唱和,这是属于毛泽东和杨开慧的独特语言。这一份坚贞的情感,也是杨开慧在革命的道路上走下去的强大动力。

  杨开慧被捕后,受到了各种酷刑,敌人问:“你丈夫毛泽东在哪里?”

  杨开慧说:“这你们还不知道吗?他在井冈山,你们不是发动了几万人去‘会剿’他吗?你们奈何他不得,还来问我?真是可笑!”

  敌人又说,只要杨开慧愿意和毛泽东脱离关系,就可以获得自由,杨开慧断然拒绝,她和毛泽东都是要革命的,他们是生死相许颠扑不破的关系,怎么能因为反动派的诱导就放弃呢。

  何键恼羞成怒,说了一句,“毛泽东的堂客不杀,别的政治犯都可以不杀了。”堂客在湖南话里是妻子的意思。因为是共产党员,因为是毛泽东的妻子,杨开慧牺牲了。

  这对毛泽东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杨开慧因爱他而死,他欠杨开慧的,再也没有机会偿还,他只有用余生的爱,来追念这段感情。

  从某种意义上说,杨开慧对毛泽东的爱是不朽的,他们有情有义有子有诗,他们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遇到,谱写了一曲爱的史诗,杨开慧则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天鹅之歌式的爱情绝唱。

  毛泽东曾对他的卫兵说:“她的牺牲很大一个原因是她是毛泽东的夫人。爱人和孩子为我做出了很大牺牲,我对他们是负疚的。”

  毛泽东在接见杨开慧堂妹时说:“你霞姐是有小孩子在身边牺牲的,很难得!”“你霞姐是积极主张武装斗争的!”

  他还接见了和杨开慧一起坐牢的保姆陈玉英,在了解杨开慧的牺牲经过后他说:“开慧是个好人哩!岸英是个好伢子哩!革命胜利来之不易,我家就牺牲了六个,有的全家牺牲了。”

  毛泽东对杨开慧的爱,穿越了时空,而这种绵长恒久的爱的证明,就是毛泽东在1957年写的那首千古宏词《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1961年,章士钊向毛泽东请教词中“骄杨”二字作何解释,毛泽东说:“女子革命而丧其元,焉得不骄?!”

  1962年11月25日,毛泽东获悉杨老夫人去世后,致信杨开智,“葬仪可以与杨开慧同志我的亲爱的夫人同穴”,再次表达了他对杨开慧的爱意与怀念。

  ★1962年,毛岸青在父亲毛泽东的嘱托下回湖南老家看望90高龄的外婆。左起舅舅杨开智、舅妈李崇德、刘思齐、毛岸青、邵华、表妹杨英

  杨开慧死后,毛泽东对杨家人十分照顾。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用自己的稿费,给杨开慧的母亲寄生活费,如果秘书忘了寄,他会叮嘱补寄。

  1949年10月,他曾指示湖南省委,“杨开智夫妇如有困难,可以给若干帮助。”土改开始后,毛泽东又对湖南领导说:“杨家是地主。但她家里为革命牺牲的人多,可以免于斗争。”

  1950年,毛泽东派毛岸英回板仓探望杨家亲属。此后,毛岸青和邵华夫妇,也曾多次回湖南探望。

  毛泽东对当年与杨开慧一起被捕的保姆陈玉英也十分照顾,他请毛岸英到长沙“一定要找到孙嫂”,安排她家的生活,后来陈玉英到北京,毛泽东听她讲述杨开慧过去的事,流下了眼泪。

  杨开慧的舅舅向理卿、向明卿,都曾得到过帮助,他们都是在过去帮助过毛泽东和杨开慧的人,杨开慧牺牲,是向家人帮助殓葬。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住在中南海,三十年前,他和杨开慧在北海定情,短短的距离,却已然沧海桑田。

  1961年,毛泽东回长沙视察,深夜,他突然提出要参观烈士公园,在陈列厅,毛泽东悄然来到杨开慧遗像前,凝视良久。

  (本文选自毛新宇《毛泽东三兄弟》,人民文学出版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