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豌豆君:忆往昔,看今朝——今天我们该如何纪念他?

2017-12-26 19:58:49  来源:微信“俩粒铜豌豆”  作者:豌豆君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是毛泽东诞辰124周年,今年又是风云起伏的一年,虽然他已经离开我们有41年了,但是历史就好像一个走过了一个奇异的轮回,他的话仿佛仍在耳畔,又与当下的现实神奇地印证。如果我们对于当下发生的很多事情难以理解,不妨看看他当年的一些评论,或许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1、关于北京清理diduan人口

  如果不是这场大火,或许他们并不会进入主流媒体的视线。这不就是真实的北京折叠吗?有了这场大火呢?当他们被关注的时候,得到的不是拯救,竟然是加快搬迁的指令。

  逃,逃,逃,为了生计,他们从乡村逃到城市,逃到城中村,逃到拥挤的公寓里,逃到人们注意不到的角落,最终在大火中无处遁形,被驱逐出这座城市。

  “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为人民服务》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妇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到那里去测量的人都被赶走了,结果农民还是胜利了。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这样的事情不少。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

  ——毛泽东同志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

  “如果政策不对,不管你的名称叫共产党也好,叫什么也好,总是要失败的。现在,世界上的共产党有一大批被修正主义领导人控制着。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共产党,现在分两种共产党,一种是修正主义共产党,一种是马列主义共产党。”

  ——毛泽东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的谈话(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

  2、北大毕业生参加大学读书会被羁押

  北大2016届本科毕业生张君因上个月在广东某大学参加读书会被羁押至今,众多教授学者联名签署表示关注,公众要求给出羁押理由,但是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得到警方回应,反而是各篇文章迅速被删。

  不单单是张君事件,近年来言论管控越来越严,网上到处都是404,都说政府陷入了塔西佗陷阱,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真正为群众着想的人,群众和你就是鱼水之情。不为群众着想的人,嘴上说的再好听群众也不会相信。

  对于言论自由,主席向来是非常支持的,不论是哪派的言论,既然心里有意见,为什么要压制呢?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四大自由”是写进《宪法》的,是好是坏让大家讨论讨论。不过“四大自由”在改革开放之后很快就被从宪法里取消了。

  “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只要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

  ——《为人民服务》

  “要发扬民主,要启发人家批评,要听人家的批评,自己要经得起批评。应当采取主动,首先作自我批评。有什么就检讨什么,一个钟头,顶多两个钟头,倾箱倒箧而出,无非是那么多。如果人家认为不够,请他提出来,如果说得好,我就接受。……总之,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自己也不会垮台。不让人讲话呢?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

  ——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2年1月30日)

  3、每逢诞辰给他磕头烧香

  今晚韶山注定是个不眠之地,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百姓出于对主席深沉的怀念来纪念主席,三叩九拜,磕头烧香,其心情可以理解,不过,我估计主席是不希望大家这样纪念他本人的。个人有什么好纪念的呢?马克思主义者向来是唯物的,自然不相信神灵之类的,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罢了,我们说一个人值得被纪念,那么往往是纪念他的人生所传达的意义,他的肉体所承载的思想,最好的纪念方式自然是继承主席遗志,深刻理解中国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致力于人类的解放事业。而现在的纪念活动不仅很少触及到主席这一核心思想,反而越来越庸俗,越来越荒谬,不管那些纪念者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其做法确实构成了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效果。

  无数烈士的鲜血不为别的,就为劳苦大众能够求得解放,有尊严地站在这片土地上,有尊严地生活。从来就没有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有条规定,一不做寿,二不送礼,三少敬酒,四少拍掌,五不以人名作地名,六不要把中国同志和马、恩、列、斯平列。为了制止传统的歌功颂德现象,要遵守党的决议,不得在人民币上印刷我的像。”——1950年

  “比如什么“四个伟大”,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1970年12月

  4、佛系青年

  最近“佛系”风潮已经蔓延社交圈,于是,“佛系青年”闪亮诞生,这一群体的特征是这样的:无欲无求,无悲无喜,不争不抢,善哉善哉。然而,与其说是豁达,不如说是消极对待生活,面对生活中出现的种种问题,譬如上学难、买房难、看病难、结婚难、养老难等等,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于是才有了佛系风潮。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1957年11月

  “因为他们贫贱低微,生命力旺盛,迷信较少,顾虑少,天不怕,地不怕,敢想敢说敢干。如果党再对他们加以鼓励,不怕失败,不泼冷水,承认世界主要是他们的,那就会有很多的发明创造……”

  ——《李德胜读文史古藉批语集》

  “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1961年

  怀念毛泽东的热潮,是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分化而逐步产生的。与其说是他撕裂了中国社会,不如说是中国社会的撕裂分化了人们对他的看法。12月26日,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是什么日子,在今天,我们重新发现他,纪念他,理解他,也在反思、追问着1949年革命的精神和中国的现实,追问着20世纪社会主义实践的经验和教训。1949年以来的革命究竟是否正确,1949之后的社会主义承诺是否有效。

  如果是正确、有效的,就必须追问,为什么今天正在离他当初的承诺越来越远?在一个贫富差距严重,普通老百姓找不到工作、看不起病、买不起房,工人每天要连续干十几个小时才能挣得勉强糊口的工资的社会里,他代表了一种平等的理念和超越的理想。对他和他的时代的纪念,是对社会平等的怀念,是对超越资本主义困境的一种期待,是对一种可能性道路的思索,它不仅是面向过去,更是面向未来。在今天我们重新叩问毛泽东和20世纪中国革命的遗产,不仅仅是回首过去,更是立足当下,面向未来。

  过去的神话只能纪念而不能复返,未来的奇迹还得靠勇敢的青年们去创造,就像当年同样年轻的他和他的战友们那样。

  他,和我们在一起;他记得我们,一如我们记得他。

  先辈们已经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情,现在,轮到我们了。

  记住,你就是我!

  ——毛泽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