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把握时代的脉搏,不要搞机会主义

2017-12-27 14:36:46  来源:红旗太平洋  作者:水边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切会有变化。腐朽的大的力量要让位给新生的小的力量。

  ———毛主席《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熟悉国际共运历史的读者都知道,19世纪以来,在反资本主义阵营里面,或者说是左派圈里面,马克思主义一直都在和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做斗争。什么是机会主义?就是觉得有了比无产阶级斗争更好的搞社会主义的办法,从而就提出了各种左的右的新思维,比如秘密刺杀,比如议会道路,比如国家分红,等等。历史证明这些道路没有一个走通了,好一点的就是自己失败牺牲了,坏一点的把革命事业给卖掉了。

  我们不必说那些细节,但是这些机会主义归根到底,都是认为资产阶级太强大了,金银满仓,船坚炮利,而劳动者又没前途,这么的没有斗争性,被老板分而治之,还训的这么温顺,云云。

  能这么去评论的人,自然是把自己稳稳的摆在了小资产阶级的位置上。这种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当然是有现实基础的,尤其是,全世界红旗都落了地,资本主义还活着。所以在他们看来,出路在别的地方,用一家进步媒体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的话来说,共产主义的钥匙在程序员手里呢。我是见过一些同志的,虽然嘴上说资本主义肯定要灭亡,但是实际上却觉得那个灭亡太遥远,跟我们的实际工作没有关系,甚至觉得资产阶级还在走上坡路。

  但是这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思考认识问题的方式。我们生活在资本主义时代,劳动者和反抗资本主义的力量当然是相对弱小的,哪怕是全世界革命的高潮时期,社会主义阵营也只是跟另一半打个平手。但是毛主席就说了:

  “清朝,早被推翻了。什么人推?孙中山领导的党和人民一起推。孙中山力量很小,清朝的官员看不起他。他多次起义总是失败。最后,还是孙中山推翻了清朝。大,不可怕。大的要被小的推翻。小的要变大。”之后就是国民政府,“蒋介石统治中国,得到全世界各国政府的承认,统治了二十二年,力量最大。我们力量小,原先有五万多党员,经过反革命的镇压,只剩下一万多党员。敌人到处捣乱。但还是照这个规律:强大的失败,因为它脱离人民;弱小的胜利,因为它同人民联系在一起,为人民工作。结果,也就是这样。”

  毛主席难道不知道革命有多么难吗?他难道不知道反动统治者有多么强大?他难道不知道现实当中的劳动人民并不是统一的战斗的无产阶级,而是说着各种方言,有各种传统,有各种职业,有不同诉求的各族群众?换了别人我也不敢打包票了,但是毛主席当然是明白这里面所有困难的,他知道的困难比我们坐在桌前想象的还要多得多,但是他还是乐观的,因为他有历史唯物主义,有辩证法,他看到了天下大势,把握了时代的脉搏。

  什么是天下大势,时代脉搏?就是对整个资本主义走势的分析判断,究竟敌人是一天天的烂下去,还是好起来?

  如果我们被资产阶级媒体牵着走,那么就会觉得资本主义很有活力,生命力长,有点问题但是可以自我克服,或者会觉得资本主义的核心问题不在阶级,而在别处。所以我们有必要对这个基本的问题,做一点讨论。限于篇幅,我在这里选择四个具体的方面,来简要说说这个天下大势。

  机器换人?

  这一两年,英美媒体时不时谈谈机器人的问题,据说是技术进步太快,导致机器换人,所以现在工人收入不高,而且以后越来越差,人要大规模失业了,甚至耸人听闻者说未来社会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而是机器人统治的世界。这种观点自然也对中国的舆论界有影响,这不仅仅是一种理论上的兴趣,也是因为现实当中资本家如郭台铭者曾经说要大搞机器人。

  一时之间,资本主义主要的矛盾,劳动者的敌人,似乎是机器,是科技进步。有些大资产阶级代表跑出来,假模假样的说,这是人类存亡的问题。

  真的是这样吗?资本主义的历史告诉我们,这不过是一个噱头,是资产阶级转移视线的把戏。

  大家都知道,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工业革命,不管是蒸汽机,还是内燃机,还是电脑,都带来了巨大的生产力进步,把人从体力劳动当中不断的解放出来。这种进步,首先就体现在每个工人在单位时间里生产能力的提高,也就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生产率的提高,就直接创造了工人失业的条件,因为资本家原来需要十个人干的活,现在只需要一个人,其他的自然就没工作了。也就是说,在过去几百年里,机器一直在替代人。

  那么劳动生产率如今是不是提高的特别快,技术进步的特别快,以至于我们都要担忧机器统治我们了?

  事实上是恰恰相反,我们当代的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很慢,尤其是相对于二战后到七十年代来说。就拿资本主义世界的领头人美国来说,在1948年到1973年间,每年劳动生产率增加2.8%,而现在呢?从美国所谓走出危机的2011年到2016年这5年里,劳动生产率每年只增长0.7%。而从1980年到危机之前的所谓新自由主义繁荣期,生产率增长也基本不超过2%。

  所以我们现在肯定没有在资本主义整体范围内,看到什么技术大进步,机器加速替代人的事情,而看到的是机器在越来越慢的替代人。而且不要忘记了,在美国劳动力快速增长的那个年代,消除了大部分的失业,而且工人的待遇要比现在好,而如今,劳动生产率停滞,可是很多人还是没工作,待遇也更差了。很显然,问题不在机器,还是在人,在生产关系。

  那么为什么当代劳动生产率增长停滞了?这就要说第二个问题,整个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停滞。

  世界资本主义复苏?

  在本世纪初期,资产阶级的大量学者们都不约而同的表达了对于资本主义经济的信心。后来先后担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的伯南克和耶伦,都表态说美国经济不会有什么大波动了,大危机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跟着他们就被现实抽了嘴巴子。

  在最近的危机刚开始的时候,很多资产阶级经济学家都说这就是一个局部的金融危机,会很快过去的,可是一晃过去了10年,世界还在危机当中,这个危机有金融的,实体经济的,还有各种政治危机。

  这种危机不仅表现在经济增长的停滞上,比如从2011年以来,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基本就是2%左右徘徊,英国法国德国甚至还更低一点,意大利、西班牙、希腊这样的还在开倒车。这个样子,一点也没有要复苏的迹象。

  危机也表现在不可调和的社会矛盾上。这一点从英美法等国内部选举的情况可见一斑,各种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的政党纷纷登上舞台,这都是资本主义内部混乱的标志,资产阶级已经没法装作“文明”人了。

  资本主义为啥没法复苏?千头万绪,还是要回到经济问题上。

  经济要增长,劳动生产率要提高,没有别的路子,就只能靠资本积累,靠花更多钱买机器和原材料。资本积累这个事情,不能靠工人,只能靠资产阶级和政府。但是在新自由主义时期,资产阶级要减少政府干预,实际上资本积累这个任务只能落到资产阶级头上。

  资产阶级要干这个事情,首先要有足够的利润,再一个就是要把利润投资出去。头一个条件说的是剥削,后面一个是积累。资本主义的历史上的合理性,来自于资产阶级相比起地主或者其他阶级更为有效的把剥削来的利润变成资本,从而推动生产力进步。

  可是,历史是不断变化的。就如毛主席说的,旧的强大的东西要腐朽。资产阶级就是如此。怎么叫腐朽?就是为富不仁,换句话说,资产阶级还是能拿到利润,但是他们已经不再完成资本积累这个工作了,他们拿钱干什么呢?除了浪费性的消费之外,就投到金融市场上,搞搞投机,回购一下自己的股票等等。

  这个情况有多严重呢?还是拿美国资产阶级来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美国法人公司税后利润能占GDP的4%,如今能有将近10%,翻了一倍还多。但是与此同时,美国每年的净投资,从GDP的5%-6%,跌到了2%。

  为什么会这样?在这里我们不去做详细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分析,但是列宁其实很早就论述了这个,他在帝国主义论中说:“(资本主义)这种垄断还是同任何垄断一样,必然产生停滞和腐朽的趋向“。当代的垄断资本主义,在摆脱了六十、七十年代的管制之后,终于充分的暴露出了列宁所论述的特点。

  这就是为什么生产率停滞,为什么经济难以复苏的根本因素。事实上,就连一些主要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都开始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已经陷入了长期停滞,无法自己走出来,这就是所谓新常态的核心。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已经腐朽,在明显的走下坡路,这首先表现在无法承担起资本积累的任务,资本主义本身的历史合理性已经迅速的在消亡中。

  但是又有人要说,那中国呢,印度呢?这些还在快速增长的国家难道不是处于事业的上升期?所以我们要说到第三个问题。

  中国在走上坡路?

  中国和印度的资产阶级,的确和英美资产阶级不一样,他们更年轻,更有活力,更野蛮。而且这两个国家也都有一点经济计划的传统,还保留了相当程度的政府干预,所以这个使得两个国家的资本积累速度很快,每年都产生大量的投资,这些投资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提高了经济增长速度。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青年资产阶级,如今也是老态毕现,有那么一点90后中年危机的意思了。

  拿中国来说吧。虽然现在还是比美国增长地快,但是在过去这些年,增长速度是越来越慢。这不是某种突发的危机,而是出现了稳定持续的放慢,这个就很有点类似发达国家的长期停滞的症状了。就拿制造业的资本积累来说,就不说本世纪初期超过30%的速度了,就在2012年,中国制造业的固定资本投资还一年增长22%,这个是相当的高了。可是,到了2017年,制造业固定资本投资增长已经掉到了4%-5%的水平,按照中国的历史标准已经算是半停滞了。这里面的因素,在远航一号之前的文章里面已经多有论述,简单的说,应该跟中国工人阶级工资相对上升,进而挤压了利润有关系。

  中国的工业化速度在大幅度减慢,工业所占国民经济的份额下降,同时工业就业的人口也在最近几年持续下降,而城市化还在继续进行,农业人口继续下降。这里面流动出来的人口就去了第三产业,这个包含了各色门类工作,有大量半失业和非正式就业的产业在越来越大。这怎么也不像是一个在走上坡路的经济体。

  当然了,不能不说到体制内外的官员,学者们念念不忘的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农村这个蓄水池。多少年来,很多人都说中国有独特的农村土地制度,说农村还都是小农主导,所以有了经济危机,工人在城里呆不了还是能回到农村去养活自己。但是这只不过是一种民粹主义的想象而已。事实上,根据最近的研究,中国在过去十几年里,农业资本主义化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在经济作物以及畜牧业里面,大农场和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据测算,中国大陆农业的资本主义化程度已经超过了台湾,距离美国的程度已经不算太远。中国农业已经有了一个4000万人规模的无产阶级队伍。如果有了经济问题,农村能吸收这个4000万人的劳动力就不错了,哪里能有余力接受城里回去的劳动力!所以,这种中国的曾经的稳定保障,也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说,中国的资产阶级虽然年轻,但是老前辈的问题,他们也是有的,而且来的很快,真的叫未老先衰了。

  那么工人阶级呢,据说工人阶级的最先进的部分已经不在国有企业老工人那里了,而是在沿海的新工人手中,可是新工人的工作的确有难度。那么突破口在哪里?

  斗争突破口在广东?

  在过去这两年,应该说阶级斗争的情况发生了重大的,有利于革命的变化。

  大家都知道,过去工人斗争有两个老问题。一个是,经历过社会主义时期的老工人,斗争水平、政治水平很高,代表就是通钢的老工人,他们的斗争有明确的阶级意识、社会主义方向,也就是主流媒体所说的“国有情节”。但是这些未被私有化的企业为数不多,客观上说反私有化的斗争虽然意义重大,但是涉及到的工人数量相对较少。有一些同志不断给这些老工人下判决书,说已经过气了。

  再一个,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工人,他们也逐渐开始进行经济斗争,讨薪,讨社保等等。他们人数众多,斗争频繁,但是他们普遍政治经验不够,也没有在社会主义里面的经验,斗争目标上往往有限,类似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一般工人斗争。

  新工人和老工人怎么结合?这是大家一直关心的问题。从距离上说,就比较麻烦,一个在沿海,一个在内地,怎么结合?

  好在,资本主义自己帮助解决了这个问题。在过去一些年里,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资本部分地转移到了内陆,在这些地方,雇佣的不是千里之外的离家打工仔,而更多的是本乡本省的工人。这就给新老工人的结合提供了物质基础。

  上面提到了,过去两年有了阶级斗争的重大变化。我们可以用一张简单的图来看。这张图基于中国劳工通讯编制的罢工地图在2011年以来收集的数据,主要记录了各地发生的规模不等的工人集体斗争。图中的东南沿海说的是广东、福建、浙江、上海,中西部则包括了河南、陕西、四川、湖北和重庆。图中的数字说的是在一定时间范围内发生的工人斗争次数。

  

  这张图的主要意思就是,在2015年以前,中国阶级斗争的重心明显在东南,在沿海,然而,就在短短的几年里,这个重心已经迅速往西北迁移了。在过去这几年里,中原一带的阶级斗争强度已经超过了东南沿海。这当然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

  中西部有老工人斗争传统,有三线基础,又是资本主义的薄弱链条,这样的变化会带来什么?我觉得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至少,斗争的突破口未必就在东南,而很可能还是在中原腹地。要在这个地方突破,就要把老工人和新工人的结合作为核心。具体怎么做,就要靠在实践当中摸索总结了。

  拉扯了这么多,这篇新年笔谈也该结个尾巴。这篇笔谈的目标是谈谈当代的中国和世界的资本主义和阶级斗争,如果要总结,那就应该说,整个世界的资产阶级都越来越腐朽,越来越无力维护其正常统治。从各个方面来说,客观条件明显在往对中国工人阶级有利的方向转变。我们更要沉住气做工作,谨记毛主席的教导,要对工人阶级有百倍的信心,扛过短暂的艰难时期,冲破这黎明前的黑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