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周成:民主集中制运用之成功关键在核心——毛泽东诞辰125周年感想

2018-12-29 10:54:15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周成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12).jpg

 

  2018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辰125周年纪念日。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共产党人让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我们都应该感谢毛泽东!感谢中国共产党!

  遵义会议之后,毛泽东成为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从此中国革命焕然一新。之所以说焕然一新,是因为在毛泽东成为党的核心之后,党中央的决策始终保持正确。

  应该说,在遵义会议之前,幼年时期的共产党没有形成过核心,决策失误频频,导致遭遇多次重大挫折,教训惨痛。

  早期党的各级组织受极端民主影响较深,关键时刻靠 “一人一票”、简单多数做决策,很多共产党人认为这样做才是民主的科学的。1927年12月11日傍晚,广州起义十万火急,敌人已开始对起义军形成包围。在紧急军事会议上,叶挺建议部队向海陆丰转移,以保存实力,再图发展。但是,在会议表决时,只有叶剑英、聂荣臻、陈赓支持叶挺,其他二十多人由于不懂军事,都支持苏联友人诺伊曼。最后,诺伊曼的“豪言壮语”被当做行动计划通过了。其结果是,好不容易在起义中凝聚起来的革命力量,只转移出千余人,有5600多人或阵亡、或惨遭杀害(现在都长眠在广州起义烈士陵园)。

  在王明、博古主政时期,中央决策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正确的意见得不到重视,重大军事决策权交给了一个叫李德的外国人。结果,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丢失了根据地,被迫长征。在长征初期,湘江战役又出现重大决策失误,红军几乎全军覆没。

  那时,当毛泽东看到红军遭遇重大挫折后,他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先把解剖的利刃转向自己,进行了痛苦的思考

  当初,他领着秋收起义部队奔上井冈山时,中央曾有人批评他要做山大王,他坚持住了,并在井冈山建立了根据地;

  当红军刚刚站稳脚跟有所发展时,中央又命令他去攻打大城市,结果兵败郴州城;

  当他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开展土地革命、进行苏区政权建设时,中央又有人批评他山沟里出不了马列主义;

  当苏区逐渐扩大巩固时,中央机关被迫离开上海进入苏区后,又剥夺了他的兵权,并全盘否定了他取得反“围剿”胜利的经验;

  在第五次反“围剿”开始时,他曾建议红军主力转移外线作战,中央却听任李德瞎指挥,以碉堡对碉堡,作茧自缚,使苏区最终沦陷。红军损失三分之二……在这些重大问题的决策过程中,他曾据理力争,效果却适得其反。

  难道李德、博古就想把事情搞糟吗?还不是。那他们为什么三番五次地与自己作对呢?毛泽东冥思苦想,他提醒自己要冷静全面地思考,以便从庞杂的纷争中理出一个清晰的思路。

  博古不懂军事,一味迷信国际路线;李德年轻浮躁,对中国国情几乎一无所知。那为什么自己总不能说服他们。多少次争论,自己也是火烧火燎,也是情绪烦躁。不仅没能说服他们,还助长了他们的对立情绪。若这样下去,岂不害了红军,害了党。他开始自责,懊悔,反悟,决心转变方法,尽可能多说服一些人,不能采取说不过去就走的办法。

  于是,毛泽东开始和周恩来、王稼祥、张闻天、朱德等领导人交换意见,再通过他们去做凝聚共识的工作,最后促成了遵义会议的成功召开。

  在毛泽东成为党的核心之后,成功运用民主集中制这个决策制度,党中央的决策再也没有出现过重大失误

  

1.webp (13).jpg

  民主集中制之所以管用,在于它的机理科学。首先,民主集中制能保证所有意见浮出水面,这就是充分发扬民主的过程,即各级献计献策的过程。然后,书记通过综合分析这些意见提出最优方案,这个过程不是抛开民主的意见,而是对民主意见进行优化,是集中智慧的过程。接着,书记再用优化的意见和组织成员乃至在更大范围内反复讨论、交锋,最后在产生的最优意见上达成一致。这样既有效防止“个人说了算”的弊端,也避免了“极端民主”的困扰

  在战争年代,国共两党的将领很多都是黄埔的同学,还有不少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在两军对垒时,就如何战胜对手,国共两军各自内部都有很多不同意见。但我军可以通过民主集中制程序,优化各种意见,形成共识。国军则做不到,经常吵得不可开交,最后只能请蒋介石这个外行当裁判

  民主集中制运用之所以成功,必须有一个有威信、有影响、有经验的书记为核心,书记只有具备高于其他成员的能力水平,才能把浮出水面的所有意见凝练成最佳的方案

  因此,有成就的无产阶级政党,必须有自己的核心。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中国发展的关键时期,习近平总书记已被拥戴为新时代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我们党有这样一位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的总书记为核心,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必将从胜利走向胜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