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洪学智将军回忆录》中五次讲述毛主席对他关心的往事

2019-01-06 18:36:50  来源: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作者:汪家广
点击:   评论: (查看)

  洪学智,安徽金寨县人,1955年和1988年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两次出任总后勤部部长。将军在晚年的回忆文章中记述了他百战沙场的光辉历程,也讲述了他蒙冤受贬的艰难岁月。在他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中,毛泽东主席曾五次直接或间接关心他的故事被详细地记述在回忆录中,让今天的人们穿越时空,依然能够真切感受到历史的温度。

  

  开国上将洪学智1955年授衔照片

  第一次:1937年9月,毛泽东:“你们有什么要求?”“他们的话不代表中央!”

  1937年6月间,因为所谓的“企图组织逃跑未遂”之罪名,正在延安红军大学学习的许世友、洪学智、刘世模、王建安、詹道奎和朱德崇等数十名四方面军的高级干部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至六个月不等。

  1937年9月的一天,毛泽东仅带一名秘书前来看望他们。毛泽东说,你们身体怎样?大家说身体很好。毛泽东又问,生活怎么样?大家说,生活比前段时间好。毛泽东又问,你们有什么要求没有?此时,也许是想到了蒙冤受关押,大家没有作声。毛泽东接着说,过去他们(审查人员)讲的那些话,不代表中央,只代表他们个人。毛泽东还问道:“你们想出去工作吗?”也许还是希望摘掉那莫须有的罪名,大家依旧不作声。接下来,毛泽东讲道“如果你们想出去工作,马上就可以在边区分配工作。”此时,洪学智开口了:如果可能的话,自己希望继续学习,过去战争时期,对马列主义理论学得太少,很需要学习,以便提高理论水平。随后,其他几人也提出要继续学习。毛泽东说,要学习,这一期不行了,马上要毕业。你们就得等下一期了。当大家表示等下一期也可以时,毛泽东说,下一期也很快,那你们就等下一期吧!毛泽东讲了这些话以后便走了。这既是洪学智第一次与毛泽东见面和接触,也是在自己与其他同志一道身处逆境时,毛泽东亲自过问他们的身体、生活和学习情况。

  六十多年后,洪学智将军谈到这段苦涩经历时这样写道:“毛主席对我们这些干部很关心,很信任。对于所谓许世友、洪学智等组织逃跑,毛主席不仅很快为我们平了反,而且对我们一直非常信任。实践证明这些人是革命的。这些人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期间,都是战将,独当一面。”

  第二次:1945年10月,陈毅:“毛主席对你很关心!”

  1940年11月,洪学智率抗大总校华中派遣大队奔赴苏北抗日前线,冲突敌人重重封锁,跨越晋、冀、鲁、豫、皖、苏6省,于1941年4月到达江苏盐城新四军军部,全队无一减员,受到刘少奇政委、陈毅代军长的高度赞扬。

  1945年9月,即解放战争初期,在苏北抗战中奇功屡建的洪学智作为新四军第三师副师长,与黄克诚率部进军东北。10月初,当部队路经山东临沂时,刚从延安开会回到山东的陈毅军长找到洪学智,在讲述了时局变化和我党斗争方针后,陈毅说:“这次在延安,毛主席特意还委托我同你谈一次话,毛主席对你很关心。”洪学智的心头一热,心想离开延安6年了,毛主席还惦记着自己呀!陈毅接着说:“毛主席让我问你一下,你对现在的工作职务是否满意。如果不满意,毛主席说,可以考虑另作安排,而且马上就可以安排。”洪学智所在的3师原是八路军主力部队,皖南事变后划归了新四军,他担任黄克诚师长兼政委的助手,不但工作很顺手,而且黄师长由于身体不好,很需要他的协助。于是,洪学智对陈毅说:“几年来,我对3师部队也有了感情,我愿意继续在3师工作,职务高低都不会计较。”就这样,他协助黄克诚带领队伍踏上出关的征程。在东北,他管铁路,拨通辽,守四平,战黑河,下拉吉(拉法-吉林)。后又复攻四平,再又陷辽阳,克鞍山,硬仗恶仗不断,直到在东野指挥部同林彪面对面论战法。再往后又战平津,下湘粤,攻海南,堪称四野猛将。

  

  第三次:1950年5月,毛泽东:“听说你不愿意做后勤工作?”

  1950年10月,近邻朝鲜陷入危局,作为15兵团的副司令员,洪学智同邓华、韩称楚、解方、杜平等一起,壮怀激烈地跟随临危受命的彭德怀司令员跨过鸭绿江,开始了抗美援朝生涯。也就是从这时起,一向从事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的洪学智与后勤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3年8月,征尘未洗的他在北京参加了军委组织的战役集训班,后又到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高级班学习。第二年初,当学院放寒假时,正在北京的他便被自己的老上司和挚交,即已经担任副总参谋长兼任总后勤部部长的黄克诚找了去,通知他停止学习,马上到总后工作。此时,对于未能完成学业,他深感惋惜。1952年2月,他被任命为总后副部长兼参谋长。

  他难以割舍军事工作的情结,后来不知怎么让毛泽东知道了。

  1954年5月,在一次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专门问过洪学智:

  “洪学智,我听说你不愿做后勤工作?”

  “是的,主席。”

  “你为什么不愿做后勤工作呀?”

  “我一直是做军事工作的。”

  “朝鲜战争时你怎么又做后勤工作了呢?”

  “主席下的命令啊。”

  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啊,原来你怕命令啊。”

  尽管事非所愿,但洪学智还是倾心投入到和平时期的军队后勤工作中来。1955年他被授予上将军衔。次年12月,任总后勤部部长、党委书记。从此,他凭着锐意探索和重大建树,成为我军现代后勤工作的开拓者。

  第四次:1966年8月,毛泽东:“好久没有见到洪学智了,他到哪里去了?”

  从1959年9月开始,洪学智被牵连进庐山会议彭德怀冤案的旋涡中。从此,他被贬离京,来到吉林省担任农机厅厅长及后来的重工业厅厅长。胸怀坦荡的他,跑工厂,下车间,与工人们一起日夜搞技术攻关。而“文革”风暴的降临,又让他身遭批斗和关押。

  1966年的一天,终于吹来了一缕和风,让苦楚中仍不失忠节的洪学智颇为感动。省里一位领导告诉他,毛主席向韩先楚发问了:“好久没有见到洪学智了,他到哪里去了?”韩先楚说:“我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听说他在吉林。”毛泽东又说:“见到洪学智转告他,庐山会议他只是个认识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后来,身为候补中央委员的他到北京开会,韩先楚把毛主席过问过他的话直接转告给了他。他听后既激动又坦然,没有一丝吐冤吟屈之意:“请你们转告毛主席,我在吉林很好,学到了许多东西。”

  第五次:1971年9月过后,毛泽东:“洪学智现在干什么去了?”

  因为特定的政治气候,毛泽东于“九大”之前对洪学智的过问没能给逆境中的他带来命运的转机。1970年底,伴着凛烈的寒风,他大下放中又再被小下放到距省内四平市有几十公里的金宝屯农场劳动改造。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回真正成为一名普通劳动者了!”农场的脏活累活没有压倒他。洪学智保持着一份坚毅和豁达,起猪圈,磨豆腐,他说干就干。一二百斤重的粮食麻袋,近60岁的他与场里的知青比着扛。尽管农场有禁令,限制职工家属与他接近,可他那间破旧的泥土房里总是传出他与场里的群众的欢声笑语。劳动间歇时,他给人讲长征,讲打四平,讲跨过江,讲打海南。围拢着他的职工们听得津津乐道。

  1971年9月,“林彪事件”后不久,毛泽东又一次打听起洪学智,他问周恩来:“洪学智现在干什么去了?”周恩来说:“在东北哪个地方,具体干什么,我去问问。”随后,周恩来通过沈阳军区领导了解洪学智的情况。省革委会得知后赶紧将他召回省里。临离开时,省革委会派人去搞结论。不知是上面的交待还是为日后的稳妥着想,被派去的人非让召集去的职工给洪学智提意见,没成想却开成了评功会。大伙说:“没意见就是没意见,这老头是大好人!”

  1977年8月,为庆祝党的“十一大”的胜利召开,洪学智同长春各界群众上街游行,游行到上午11点左右,洪学智被通知即刻乘坐前来接他的军用飞机回北京。从此,这位蒙冤将军结束了下放17年的磨难岁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