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迎接新中国70华诞,请听毛泽东主席宣读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

2019-02-24 14:13:38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综合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毛泽东主席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仪式上宣读碑文

  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作出决定:在天安门广场建立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30日下午6时,全体代表来到天安门广场,为死难英雄默哀之后,毛泽东宣读亲自起草的纪念碑文。随后,毛泽东执锨铲下第一锨土,为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70周年。你对它了解多少?

  

  1949年9月30号,开国大典的头一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为了纪念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在首都北京建立人民英雄纪念碑。

  那次会议上决定了国旗、国歌、首都等一系列国家象征和标志。中央美院教授、《永恒的象征,人民英雄纪念碑研究》的作者殷双喜介绍:当天下午六点左右,投票决定以后,全体政协委员就坐车到天安门广场举行奠基典礼。

  奠基典礼选在10月1号新中国建国的前一天,非常有纪念意义,这表明新中国成立的一开始就没有忘掉我们的人民英雄和先烈,正是由于他们的奋斗和奉献,才有新中国。

  

  毛泽东在奠基仪式上宣读碑文

  

  毛泽东执锨奠基

  奠基典礼上,毛泽东宣读了由他起草的碑文: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选址曾有三处,为何最终

  确定天安门广场?

  为了纪念革命先烈,纪念1840年以来在中国历次革命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1949年9月30日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作出决议,要在首都北京兴建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最初关于纪念碑的建造地点曾有过多种意见,委员们讨论时曾有人主张建在东单广场,也有人主张建在西郊的八宝山,最终是由周恩来根据多数委员的意见,决定将纪念碑建在天安门广场上。周恩来认为天安门广场有“五四”以来的革命传统,天安门广场将是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敬仰的地方。当时大多数人赞成这个意见。

  由于人民英雄纪念碑要安放在天安门广场中,因此碑体不能太小。考虑到天安门高33.7米,正阳门城楼高43.65米,设计者最初将纪念碑的高度定为39米,实际建成的高度为37.94米。“今天所看到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并不是先建成天安门广场再进行设计的,而是根据未来广场可能达到的规模来设计的。这在世界广场建筑史上是没有先例的。”《永恒的象征:人民英雄纪念碑研究》作者殷双喜如是说。

  154字的碑文,

  周恩来写了多少遍?

  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址奠基典礼上,毛泽东宣读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这篇雕刻在碑石背面耳熟能详的碑文,是由毛泽东在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起草,周恩来亲笔书写的。

  

  那时,周恩来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一遍碑文,前后共写了40多遍,最后挑选了自己最满意的一篇。他拿到工地,征求雕刻家刘开渠的意见,诚恳地问:“怎么样?行不行?”刘开渠说:“以前只看到您的题词,还没有看到过您写这么多字、这么工整的书法作品。”

  碑文写好后,雕刻碑文的任务也非常艰巨。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篆刻师陈志敬之子陈光铭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父亲就是给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碑刻碑文的人。我当时才10岁,只能给父亲打下手,但我也是历史的亲历者!”

  陈光铭记得很清楚,1949年9月23日,突然有几位政协的同志到他家,要求在9月30日前把154字的碑文刻好。

  陈光铭回忆说,接到任务后,父亲陈志敬开始准备碑的石料。如果按照常规的方法找石料,肯定来不及,只能在家里的旧碑中找了一块合适的碑,但必须先把旧碑上的碑文磨平磨光。在父亲的带领下,年仅10岁的陈光铭和哥哥、母亲先用粗砂石把旧碑上的碑文磨平,再用细水砂石把石碑磨光,擦干净碑的表面。最后由父亲给碑上墨、上蜡,此时已快到夜里12点了。

  9月30日上午,陈志敬雇了一辆人力车把雕刻有碑文的奠基石碑送到天安门广场,因为担心车来回颠簸会把石碑弄坏,所以特地拿一床被子垫着。

  陈光铭还透露说,当时父亲看到的碑文共有154字。大约在1954年后,碑文发生了两处变化,第一个变化是碑文少了“为国牺牲的”5个字,第二个变化是落款“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敬立”中,“敬立”改为“建立”。

  

  纪念碑从开始设计到1952年8月1日正式开工,再至1958年5月1日正式落成揭幕,从1949年开始,边设计边施工共用了8年多的时间。在建造过程中,毛泽东于1955年6月9日亲自为纪念碑的碑石写了“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的题词。

  这个“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题词毛泽东共写了3幅,他还捎口信说,要多请专家提意见,问哪一幅可以用,也可以选取一些字重新编排。如果认为写得不够好,还可重写。殷双喜说,“现在纪念碑上的8个大字,就是征求专家意见后,从3幅字中选取8个字重新编排而成的,极充分地体现了毛主席书法的神韵。”

  为什么将坐北朝南

  改为坐南朝北?

  随着奠基典礼的举行,北京市人民政府曾向全国各地征集纪念碑的设计方案。根据参加过设计施工的专家回忆,纪念碑的结构设计方案征集到140多件。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这八个大字统领了纪念碑的设计和建造。可这八个大字要究竟是朝向南边的正阳门还是北边的天安门又是一道需要反复推敲的选择题。按照中国建筑坐北朝南的传统,这八个大字应该朝向南方,而今天我们看到的则是朝向北方。曾任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的贾英廷介绍,纪念碑在建造时进行过一次朝向的调整。

  周恩来在审定设计方案时曾提出,为了将来能让更多人非常醒目地从长安街看到纪念碑的正面,建议将传统的纪念碑坐北朝南的形式改变为坐南朝北。

  1952年5月10日,首都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正式成立,委员会主任由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彭真担任,副主任为著名建筑家梁思成。1953年后,委员会的工作就是对既定方案的颜色、高矮等情况进行进一步完善和修改,边设计边施工,直到1957年设计工作才全部完成。

  经广泛征求意见、反复讨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形设计主要参照了中国的唐代石碑与清代石碑,但碑顶的设计在当时是最为困难、争论最多的一个部分。

  

  纪念碑方案示意图

  1952年8月1日正式动工开建到1954年11月两年多的时间内,工程进度缓慢。建筑师主张用“建筑顶”,即在纪念碑顶部建造一个古代常用的顶子。雕塑师则主张用“群像顶”。反对“建筑顶”的理由是“大屋顶”形象太古老,反对“群像顶”的理由是“在40米高空,无论远近都看不清楚雕像”。

  最终选取的碑顶方案是由古建筑学者梁思成制定下来的。他在结合了多处古建筑外形的基础上,设计形成了纪念碑的雏形,并在碑顶上破天荒地加了个“小屋顶”的装饰,这个极具特色的“小屋顶”后来被广泛运用到各种新建筑物之上。

  此外,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花圈纹饰十分重要,不仅是纪念碑建筑装饰的组成,也生动地表达了人民对英雄的崇高敬意,浮雕花圈表示对英雄的永久纪念。

  林徽因与梁思成是纪念碑上花圈纹饰的主要参与设计者。他们采用百花和卷草作为碑座装饰纹样的主题,而在不同的位置上用不同的方式以求变化,以取得建筑物本身各部分所要求的装饰效果。

  据纪念碑的设计资料所载:百草花纹是我国历代人民所熟悉并喜爱的题材,有悠久的优良传统……而在细节各部如花朵、花梗、卷叶、丝带等,包含着崭新丰富的内容和现实的形象,能活泼地表现出时代的精神。

  1955年,林徽因病逝后,由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负责林徽因墓的修建施工,梁思成亲自为她设计了墓与碑,墓碑上采用的浮雕装饰图案,正是梁思成与林徽因共同为纪念碑设计的图案。林徽因与她设计的图案永远相伴,长眠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为什么纪念碑浮雕上没有

  一个具体的英雄人物?

  从1949年9月30号奠基开始,到1952年8月1号正式动工,这当中三年时间,负责建造工作的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向全国征选建造方案。到1951年时,就收到了140多件方案。当时,有的方案提出加大加高纪念碑下面的大平台,并开三个门洞,做成类似于城门的形状。

  为此,建筑学家梁思成还专门给当时的北京市市长彭真写信,说“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不宜放在高台上的,而高台之下尤不宜开洞。”殷双喜介绍,主要是这样的设计既不符合建筑学的原理,又不能达到纪念碑的审美要求。

  殷双喜介绍道,梁思成带病给彭真写信,说这个方案不妥,一个它跟天安门重复,另外一个在广场上远远的有一个这样带着门洞的碑搁在那,就显得很不合适。最后还是重新来弄,确定要选高耸挺拔的方案。

  方案大致确定了,但建造过程中仍然有分歧出现在建筑家和雕塑家之间。建筑家希望把人民英雄纪念碑塑造成高耸挺拔的样子,这就要求碑身不能太宽,而雕塑家则希望能有更宽的碑身,这样就可以创作更多的浮雕来展现人民英雄的形象。

  最后,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案,碑身仍然保持挺拔,底座部分适当加宽。最终放下了10幅浮雕,其中包含了两幅装饰浮雕。这10幅浮雕反映了“虎门销烟”、“五四运动”等8个重要历史事件。浮雕上塑造的172个人物形象中,没有一个具体的历史人物或英雄人物。

  殷双喜表示,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人民是历史的真正的主人——整个纪念碑的设计思路,突出毛主席提出的人民这个主题。所以就把英雄人物和一些著名的这些历史人物去掉了,就是这上面都是人民群众!

  纪念碑碑体设计确定后,下部装饰的浮雕创作也随之开展。1953年成立了纪念碑美术创作组,著名作家、时任文物局局长郑振铎担任组长,常务副组长有两位,一位是雕刻家刘开渠,另一位就是画家彦涵。

  彦涵老先生曾回忆说,“我被委以重任是有背景的。抗战爆发后,19岁的我考入国立杭州艺专,毅然投奔延安,奔赴抗日前线。有一次毛泽东看到我的木刻,他赞赏说:‘刻得好,很有气势。’由于我打过仗,对人民军队有切身感受,郑振铎把我视为美术创作组负责人最合适的人选之一。刘开渠负责雕刻方面的组织工作,我负责画稿设计的组织与协调。”

  由于彦涵画过渡长江的油画,因此《胜利渡长江》的画稿便由他来设计。“稿子画了3遍,第一遍画的是战士头戴美式钢盔冲锋的场景,这虽然真实地反映了渡江战斗的情形,但考虑到群众对解放军的普遍印象,于是第二稿将战士们改为头戴布军帽,并且突出了指挥员以及划船民工的形象。后来,纪念碑建设时采用了此稿。”

  既然第二稿已被采用,为什么又画了第三稿呢?第三稿上面的人物更多,画稿长度更长。原来,彦涵当时希望把画稿修改得更完美,于是在第二稿的基础上又创作了浮雕的第三稿,此番设计又增加了一些战士的形象。但由于第三稿过长,不符合纪念碑高耸挺拔的设计方案,最后还是采用了第二稿。

  主稿浮雕《虎门销烟》的曾竹韶教授早年在西方许多国家学习考察,对西方雕塑传统作过广泛深入的研究。他在创作中反复推敲人物的形态,注重对人物的精神刻画。《虎门销烟》浮雕人物虽然不多,但是刻画得形象生动,这也是他尝试结合西方雕塑与民族传统技法创作新题材雕刻作品的一个开端。

  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造过程中,不为人知的一批石工对纪念碑浮雕的雕刻同样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正如彦涵先生所说,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创作,凝聚了许多人的心血,包括来自河北曲阳和苏州的石工,他们的祖辈都从事石匠工作,这些人的功劳不能忘记。

  这批石工有28位,长期从事中国民间雕刻。他们传统雕刻技艺很高,但对西方雕刻技术并不了解,也没有形成比较统一的风格。如果每人的风格不同,对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的刻制会产生不利影响。于是,在刘开渠的领导下,这些石工接受了很长时间的培训。雕塑家们拿出自己的人像雕塑作品,让石工练习,由于浮雕所采用的汉白玉开采于北京房山,完整的大料不容易取得,为确保石料不被损毁,石工在练习人像雕塑的基础上,再进行纪念碑人物试刻。

  经过一年多的练习,石工们熟悉了从粗刻到细雕的方法,有力地保证了纪念碑浮雕石刻的完成,他们也在实践中成长为新中国第一代兼通东西方雕刻技术的优秀石雕艺人。

  艺术家们的心血都凝聚在纪念碑下层大须弥座束腰部四面镶嵌着的10幅汉白玉大型浮雕上。这些浮雕高2米,总长40.68米,共有约170个人物形象。

  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座分两层,四周环绕汉白玉栏杆,均有台阶。底层座为海棠形,东西宽50.44米,南北长61.5米。

  上层座呈方形,上层小须弥座四周镌刻有以牡丹、荷花、菊花、垂慢等组成的八个花环。

  下层大须弥座束腰部四面镶嵌着八块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分别以虎门禁烟、金田起义、武昌起义、五四运动、五卅运动,南昌起义、抗日游击战,胜利渡长江为主题。,在“胜利渡长江”的浮雕两侧,另有两幅以“支援前线”、“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为题的装饰浮雕。

  

  浮雕1:虎门销烟

  

  浮雕2:金田起义

  

  浮雕3:武昌起义

  

  浮雕4:五四运动

  

  浮雕5:五卅运动

  

  浮雕6:南昌起义

  

  浮雕7:抗日游击战争

  

  浮雕8:胜利渡长江

  “胜利渡长江”两侧的“支援前线”、“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装饰浮雕。

  

  浮雕9:支援前线

  

  浮雕10: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从1949年9月30号奠基,历时9年,人民英雄纪念碑终于在1958年正式落成。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和浮雕,清晰展现了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浴血奋斗的艰辛历程,折射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强意志。在过去的60年间,人民英雄纪念碑矗立在天安门广场上,承载着整个国家和民族对英雄先烈的纪念与缅怀。

  

  《人民日报》报道人民英雄纪念碑建成

  2014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决定,将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日——9月30日,设立为烈士纪念日

  2018年4月2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自当年5月1日开始施行。法律通过后的第二天,负责法律起草工作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的同志们,瞻仰人民英雄纪念碑,在天安门广场面向人民英雄纪念碑向逝去的人民英雄报告了英雄烈士保护法的立法情况。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向逝去的人民英雄报告《英雄烈士保护法》立法情况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立法规划室主任岳仲明表示,他们怀着对英烈先驱和革命先行者无比崇敬的心情,来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既是向烈士们报告英雄烈士保护法立法情况,告慰英灵;也是为了不忘建立人民英雄纪念碑“纪念死者、鼓舞生者“的初衷。

  英雄烈士保护法规定:矗立在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争取民族独立解放、人民自由幸福和国家繁荣富强精神的象征,是国家和人民纪念、缅怀英雄烈士的永久性纪念设施人民英雄纪念碑及其名称、碑题、碑文、浮雕、图形、标志等受法律保护

  “人民英雄纪念碑已成为国家和人民纪念缅怀为中国革命和国家建设而英勇献身的英雄烈士的标志性纪念设施,已成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和激发爱国情感的重要载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家法室副主任王曙光表示,在英烈保护法中确立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地位,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激励全国各族人民不忘历史,不忘初心,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中国到了今天,我无时无刻不提醒自己,要有这样一种历史感伫立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有一组浮雕,表现的是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中国革命胜利的全景图。我们一方面缅怀先烈,一方面沿着先烈的足迹向前走。我们提出了中国梦,它的最大公约数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