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胡澄:感受无产阶级的战斗风范——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2019-12-18 11:37:13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胡澄
点击:    评论: (查看)

  同志们上午好!

  今天参加这个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盛会感慨非常深,虽然在已到严冬季节,但是在红太阳升起来的时刻,我们心中都充满了阳光与温暖。

  特别是看到在前排就座这些白发苍苍已至耄耋之年的老同志,冒着严寒而来,更是让人感动!像林伯野将军已是96岁高龄;像李波老、李宗信老他们几位也都是年近九旬了,但是这些在毛主席身边和毛泽东时代工作过、奋斗过和奉献过的同志们是那样生机勃勃,他们把毛主席所赋予他们那种“革命人永远年轻”的生命力带到了我们这里,我们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敬仰,谢谢老人家们!

  刚才主持会议的同志介绍,今天还来了许多年轻的同志。这里我也向你们表达敬意!说到底,毛主席带领老一代革命家所开创革命事业还靠咱们年轻的同志去继承,去奋斗!

  从我们党的历史上来看,我们党建立的时候,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召开一大的时候,代表们的平均年龄正好是毛主席当时的年龄,那就是28岁,最年轻的一个代表年仅18岁。所以我们的党,我们的中国的前途事业归根到底要靠充满朝气的年轻人去开创,就像我们党的创始人李大钊同志所号召的那样,永远充满青春之气,“以青春中华之创造为唯一之使命”。

  我想我们今天在这里缅怀历史,实际上是深切地关注着现实。我们现实中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的文风,我们现在的党风,我们现在的学风,都脱离了劳动人民,经院化、精致化、西化、洋化、复古化的倾向非常严重。像有的领导干部竟然在中央党校毕业式上用骈体文做总结发言;有的地方人大主任连续两年用诗歌做人代会工作报告;有的党政机关的文件名词堆垒;有的专家学者的文章洋文充斥。这里表面上是文风问题,实质上是对劳动人民的背叛,对资本的投降,对帝国主义的输诚,对封建腐朽文化的沉迷。要知道,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失去生命力,首先就表现在文风上。

  所以说我们中国共产党如果要是不忘初心的话,从哪里做起?就是从我们革命的文风做起,就像毛主席所说的那样,我们一定要摆脱教条,摆脱洋腔洋调,这才是我们恢复我们党的实事求是、为劳动人民服务的初心的根本途径。

  那么,革命的文风和党风是什么呢?就是简洁、明澈、尖锐、鲜活,绝不穿靴戴帽、绝不叠床架屋、绝不僵硬刻板、绝不立场不彰!而是充满了阶级性、战斗性与穿透性。就像毛主席在《实践论》中所说:“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论有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辩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强调理论对于实践的依赖关系,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

  这样的文风,革命导师为我们做出了鲜明的典范。像马克思开创无产阶级世界观的开篇力作《论费尔巴哈的提纲》,笔调明澈,蕴含丰富,虽然只有短短一千多字,但却被恩格斯称作是“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之作,充满着批判精神,开创了无产阶级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像列宁捍卫马克思主义的战斗檄文《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这部著作虽然谈了六个理论问题,却只有短短的三千字,其理论锐度与逻辑力量真有摧枯拉朽之势,沛然而不可御!像毛主席晚年所写的阐述无产阶级哲学的压卷之作《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立场鲜明,斗志昂扬,博大精深,虽然仅有一千个字,但是确实是毛主席总结发扬马列主义哲学,结合中国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经验的集大成之作。行文如行云流水,气势若高屋建瓴,既生动活泼,又凝练精粹。在尺幅之内,议论风生,鞭辟入里,点的剖析、面的铺陈、线的提升浑然一体,不事雕琢,已达化境。这些革命导师的无产阶级战斗雄文,百读不厌,发人深省;常读常新,自信平添。这三部著作的文字挥洒自如,绝无雕琢伪饰之风却自成名言警句。让我们品味一番,让那些人看看什么是无产阶级的立场和马克思主义的战斗批判风格。

  我们先看马克思的:

  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

  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

  旧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市民社会,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则是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我们再看列宁的:

  建筑在阶级斗争上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公正的”社会科学的。

  马克思学说具有无限力量,就是因为它正确。

  马克思的哲学是完备的哲学唯物主义,它把伟大的认识工具给了人类,特别是给了工人阶级。

  资本主义在全世界获得了胜利,但是这一胜利不过是劳动对资本的胜利的前阶。

  我们最后看看毛主席的:

  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

  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

  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

  革命导师这些灿灿如明珠美玉般精粹之作,都体现了可贵的战斗风范、阶级立场和斗争精神,都是为了体现无产阶级的主张,是为劳动服务,为人民服务的经典。

  老一辈革命家胡乔木同志是在党内被誉为“第一支笔”的词章家,他在去世之前为自己的文集写序言时颇为深情与留恋地写道:“就整体而论,这些评论的战斗品格仍然是过去紧张的战斗年代的值得怀念的标记。现在的环境和任务与当时有很大的不同,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战斗,仍然需要战斗的风格。把过去的这些评论编辑起来,也希望能对现在的新闻界和评论界有所贡献。”(《胡乔木文集》第一卷序言,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版,第2页)

  这才显出我们共产党人应该体现的文风、党风是什么样子,值得我们永久回味与品读。

  在这点上,咱们习近平总书记也做出了非常好的典范。他早年在浙江当书记的时候,在《浙江日报》上开辟的专栏《之江新语》就有这样的风范。每一篇都是千字左右,不拘一格,议论风生,用非常明澈的笔调把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阶级观和自己的立场表现了出来。到中央治国理政以后,他说的讲话更是接地气。例如,他把自己的执政理念归结于五个字“实现中国梦”;怎么实现中国梦?——“撸起袖子加油干”!具体方法——“一张蓝图绘到底”。习近平总书记这些具有鲜活的中国气派、中国作风的言论已经成为激励我们奋斗的精粹“新语”。

  可是现在党内某些“高级黑”“低级红”的“两面人”炮制出的一些文件却充满了洋化、西化、经院化、复古化的气味,就是没有战斗风格与劳动化的本色!

  毛主席非常喜爱梁章钜先生所写的《楹联丛话》,这里我要借用《楹联丛话》里的一幅对联来结束我的发言——

  “删繁就简三秋叶,领异标新二月花”。

  同志们!那“不似春光,胜似春光”般明澈、明朗、清明的秋天已经过去,现在已经到了“万花纷谢一时稀”的严冬,让我们秉承毛主席“梅花欢喜漫天雪”的崇高情操,继续革命,继续奋斗,在习近平总书记进行伟大斗争的号召中,共同迎接那“山花烂漫”的春天!

  谢谢大家!

  (作者系红色文化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