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王宗立​:毛泽东是前无古人的经济思想家 ——纪念伟人诞辰126周年

2019-12-28 09:33:20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王宗立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11).jpg

  “躺在大地的怀抱里,你永远看不到地球的壮阔伟大,离她渐行渐远时,你才能越来越感到她的宏伟与壮美,看待伟人也是如此。”

  一

  “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

  一个时期以来,总有那么一些所谓经济学大师以自己的西方古典或者现代经济学理念和方法指斥伟人不懂经济。他们脱离历史时代、脱离内外环境,用现在的尺子衡量过去的长短,对此我只想用伟人上面的两句诗斥之。

  屁股决定脑袋,地位决定立场。所谓的普世的、“中庸”的、实证主义的专家,从来都是忽悠人的。伟人或许预感到要遭受污蔑,因此他就早就说过:“我的文章帝国主义者看不懂,只对被压迫人民才有用”。毛主席的经济思想,理所当然是要为全中国和全世界被压迫人民求解放、谋利益、图幸福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经济学说。经济学不是自然科学,作为一门研究人类经济活动规律的社会科学,它不可能脱离一定社会的经济政治关系,也不能人为地分割成所谓的实证经济学或规范经济学。一切经济学说的基础,只能是政治经济学,脱离这个基础的所谓纯经济学,必定是伪科学。政治经济学是研究社会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等经济活动、经济关系和经济规律的科学,必然涉及并表现为“谁来生产、为谁生产、怎么分配”等有明确的利益原则和指向的政治问题,必然涉及到公平、正义等政治伦理。作为利益主体,每个人都必然会因为他在利益格局中所处的不同地位及其结果而产生不同的甚至对立的观点、诉求和矛盾。利益处境不同,地位立场不同,价值观念不同,对伟人的判断也就必然不同,甚至天壤之别。“道不同不相为谋”,利不同不相认可,这是伟人总会受到少数人谣诼攻讦的根源所在。

  二

  “不尊重历史的人,注定要重犯历史的错误”。因此,让真相击碎谣诼,让历史告诉未来,是敬畏历史者的天职。

  攻讦伟人的一个重点就是前三十年太穷、甚至造谣饿死3000万人云云(对饿死3000万人的污蔑,徐州师范大学数学学院特聘教授,原山东大学数学学院教授孙经先利用数学专业知识和长期收集的史料撰写了文章《“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用铁证进行了强有力的驳斥)。前些日子我读了这样一篇文章:《我们那辈人为什么穷?该把真实的历史告诉下一代》。文章的作者非常客观地解释了前三十年穷困的原因:“一是新中国接手的是个一穷二白的烂摊子,二是新中国百废待兴必须勒紧裤腰带搞建设,三是战事不断需要大把花钱保卫国家(一定程度上来说,中国的威望是伟人打出来的)”。因此,我写了如下评论:

  没有那几代人节衣缩食的积累,没有那几代人激情燃烧的热情拼搏,没有那几代人无我忘我的舍命,断不会有红旗渠为代表的几十万江河湖海的安澜和千里平畴、万里沃野,不会有完善的稳人心安天下的农业经济体系,不会有战天斗地气吞山河的红旗渠精神;断不会有以大庆油田鞍山钢铁长春汽车为代表的重工业基地的崛起,不会有托地擎天、门类齐全的工业经济体系,不会有宁肯少活二十年也要拿下大油田的大庆精神;断不会有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国防尖端武器的迅速研制,不会有让共和国傲立东方的国防工业体系,不会有让国人扬眉吐气的“两弹一星”精神。

  回望历史,既要尊重当时的历史环境,又要放眼人类跌宕起伏的历史长河,人们不应该用现在的尺子去衡量过去,更不应该虚无历史,谣诼过去。如果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那么亵渎历史就是天理难容的“第五纵队”。

  三

  “一切历史都是发展中的过程”。换句话说,一切历史的存在都是处在不断的完善过程中。因此,世上没有圣人,历史没有完美。时代在为英雄人物创作精彩华章提供舞台的同时,也为他们设置了难以超越时代的障碍。更何况作为逆熵的人类及其历史,其任何的进步都是在艰难的试错中实现,都是作为其付出代价的酬偿,试错本身就证明人不得不犯错误。这也是为什么评价历史事件既要把它放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又要把它放在整个历史长河中的根据所在。

  黑格尔有句话说得好“婢仆眼中无英雄。但那并非因为英雄不是英雄,而是因为婢仆只是婢仆”,这是那些污蔑伟人的屑小应该认真思考的名言。

1.webp (12).jpg

  1962年初,中共中央召开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即七千人大会),毛泽东在会上与周恩来交流。

  四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有个别的人因为当时所谓不公正待遇而对伟人耿耿于怀,故而一有机会总要逞谣诼构陷伟人之能事。但还有一些人,尽管当时受到不公正待遇,却能客观对待伟人及那段历史、且感知伟人的深沉国忧、深远战略、深邃思想。

  近来,我学习的两篇文章(《毛泽东经济思想若干问题探讨》《毛泽东论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作者周新城和吴易风教授就是这样高风亮节的老人。读了他们的这两篇文章,既敬佩两位老教授的人格胸怀,更感觉到伟人经济思想的博大精深和经济政策策略的英明。象刘国光、周新城、吴易风、吴宣恭、丁冰等这些生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教授们,他们成长于旧制度与大革命中,经历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三十年。因此,这些耄耋之年的历史老人,对过去的历史更有发言权,其文章的权威性、求实性、科学性更应受到人们的重视。面对时下经济社会中一些非社会主义的东西和矛盾问题,他们在回望反思中进一步认识到伟人经济思想观点和政策策略穿越时空的经典性、深邃性、战略性和人民性。因而尽管他们有的在特定时期的政治环境下受到过不公正待遇,但基于马克思主义学者的良知,基于对伟人伟大人格的敬仰,基于对伟人深邃思想的感悟,基于对党和人民的历史责任感,基于对未来的担当和交待,他们旗帜鲜明地维护伟人至高无上的历史地位,这本身既证明了这些老教授们的胸怀之宽广和人格之高尚,更证明了这样一个道理:经过历史长期、反复检验的社会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远望方知风浪小,凌空始觉海波平”,真理未必是眼前转瞬即逝的轰轰隆隆的声势或流光溢彩的浮华,而是历史浪涛冲刷中沉淀于河床的清晰可见的“地理脉络”。

  五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乘……千里馈粮……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污蔑伟人不懂经济的经济大师们无视了孙武的这一观点,忽视了一个基本的军事常识:任何战争打的都是经济后勤保障。伟人能在当时经济上贫穷的农村扎根,实施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战略,如果不能对经济进行正确的深入的分析研究,如果不懂经济运筹,怎么能生存?怎么能打仗?怎么能打胜仗?更遑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了。

1.webp (13).jpg

  1931年11月7日至20日,在江西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布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选举毛泽东为临时中央政府主席。

  六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通读两位老教授的文章,我感到,伟人之所以有这些超越前人的天才的经济创见,除了由其深入心髓的人民立场决定之外,还由其哲学大师的科学知识体系所决定。即,他拥有了先进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站在了人类知识体系的最高层,对包括经济学在内的许多学科知识都有准确精当的认识和把握。

  我们阅读经济思想史就会发现,凡有创见性的经济学家,他们都对人的本质问题的复杂性,社会问题的复杂性,人与社会、自然之间的关系的复杂性,有着深刻的见解,不少人就是哲学家。诚如伟人所言“马克思能够写出《资本论》,列宁能够写出《帝国主义论》,因为他们同时是哲学家,有哲学头脑,有辩证法这个武器”。

  革命性和科学性高度完美地统一在了伟人身上,其经济思想具有深刻的创见性也就是必然的了。

  七

  凡发生的都是必然的,历史没有如果,它就是既然的存在。但后人(包括历史学家)总要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事后诸葛亮”。因为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可以知兴替,可以知行止。

1.webp (14).jpg

  1958年第一次郑州会议上,毛泽东主席组织大家学政治经济学

  沉下心来,去学习伟人的经济思想,你会发现,今天在经济社会发展中遇到的许多问题,比如社会发展阶段的问题,自力更生和对外开放的问题,改革发展与稳定的问题,公有制经济和私有制经济的问题,计划与市场的问题、公平与效率的问题,共同富裕问题,人民的民生与民主关系问题,经济供求及各经济领域的协调平衡问题、经济与政治文化等方方面面的统筹发展问题等等,在伟人那里都已经有了明确清晰的创见性思考,至今仍然很有启发和指导意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由邓力群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出版的《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上下】》,体会一下在那样一个“一穷二白”的落后基础上,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面对着帝国主义列强的联合封锁,伟人是如何对苏联政治经济学进行扬弃的,如何迸发出天才的经济思想的,如何对国家经济擘画和运筹的。

  八

  “坐井而观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实在是心狭也,量小也,眼盲也。

  躺在大地的怀抱里,你永远看不到地球的壮阔伟大,离她渐行渐远时,你才能越来越感到她的宏伟与壮美,看待伟人也是如此。随着伟人的渐行渐远,我们会在深入地研究学习他的思想中,越来越佩服他天才般的经济见识和卓越成就。诚如西安交通大学政治经济学老教授乔宗寿所言“毛泽东是前无古人的经济思想家”。

  2018年02月04日初稿

  2019年12月25日晚扩充完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