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刘尚高:毛泽东在香山——与黄炎培彻夜长谈后,黄炎培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

2020-04-24 11:58:34  来源: 前线杂志   作者:刘尚高
点击:    评论: (查看)

  黄炎培是民国时期有名的教育家与社会活动家,七十多年前他曾在延安与毛泽东有一场精彩 的“窑洞对”。

  1941年,黄炎培发起中国民主同盟并任第一任主席;1945年创立中国民主建国会,任第一任主委。

  1945年6月,褚辅成、黄炎培、冷遹、王云五、傅斯年、左舜生、章伯钧七位国民参政员联名致 电毛泽东、周恩来,表示希望访问延安,为两党谈判搭建桥梁。不久,中共中央回电欢迎。

  除了王云五因病受阻外,其他六名参政员登上前往延安的飞机。7月1日,当毛泽东和黄炎培握手 时,毛泽东说:“我们20多年不见了!”黄炎培一下子很愕然,一问才知道,1920年杜威访华 时,黄炎培曾请杜威在上海演讲。当时台下听众中就有毛泽东。

  黄炎培一行在延安看到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街道上的意见箱——每个延安人都能“直达上听”,给毛泽东提建议。他发现,在延安喊毛泽东就是毛泽东,很少会称职衔。黄炎培在同中共领袖交谈时,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人的“朴实稳重”,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六位参政员将要回重庆时,毛泽东问黄炎培有什么感想,黄炎培坦率地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 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史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变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 一步步扩大,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 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 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毛泽东听了他这番话后,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在黄 炎培看来:“这话是对的”,因为“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 人,人人得事。用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

  到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黄炎培又与毛泽东在北平相见。黄炎培和沈钧儒等民主人士一起 赴西苑机场迎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入北平。两位政治家在解放后的北平机场重相见,其欢乐是无可言喻的。

  当天晚上,毛泽东征衣未解,就设宴与沈钧儒、黄炎培等20多位民主人士会面欢叙。第二天晚 上,毛泽东又在百忙中设宴单独邀请黄炎培畅叙别情,纵谈时局,直至午夜。一旦脱离黑暗的樊 笼,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之下,黄炎培心潮澎湃。

  当第三天叶剑英(当时的北平市市长)和徐冰在国民大戏院为他开欢迎会时,他情不自禁地奋臂 高呼:“人民革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随后,毛泽东又几次邀集黄炎培等民 主建国会的领导人,商谈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筹备工作、民建会的前途和革命分工问题,希望黄 炎培多在民族工商业者中做工作,并为解放上海出力。

  黄炎培随即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上海人民广播,要求上海人民起来,迎接上海解放。建国以后,黄炎培担任了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
  作者刘尚高  来源:今日头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