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申鹏:“屠龙少年”的故事

2020-09-13 04:11:58  来源: 平原公子公众号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前有个故事:

  说一个年轻人,不远万里去寻找《屠龙术》,终于在一座大山里,学到了失传已久的屠龙术,他苦练十载,终于技艺炉火纯青,归来乡里,给父老乡亲展示盖世绝学,一招一式行云流水,大家击节赞叹......小伙子也志得意满,结果一位老乡问:“那么龙在哪里呢?”

  屠龙术,在很多场景下,讲的是一种“无用的本事”。

  是啊,龙在哪里?龙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意象,是曹操和刘备青梅煮酒时谈论的一个话题,世界上从没有人见过龙,那你学了屠龙术又有何用?

  在古代,人们又把“龙”,比作封建皇权的压迫。龙的意思,只指代一个人,似乎只需要换掉那个人,就可以天下太平。

  然而真实的世界远比神话复杂,一个人是做不了“龙”的,那是一个不公平、不公正、人吃人的体系。陈胜、吴广、张角、黄巢、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都是传统意义的“屠龙少年”,但他们在浩荡的历史长河中,并没有改变什么。

  历史不是童话,不是西方骑士小说,不是达拉崩吧,没有那么热血和单纯。

  这方天地的事情,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复杂,屠龙,真的就是推翻一个皇帝那么简单吗?

  近代的时候,“龙”早已不只是本国的“龙”了,那是一头来自于西方的魔龙,帝国主义垄断资产阶级是它的龙头,各国政府是它的龙身,殖民地买办阶级是它的龙尾,贸易、枪炮、军队......是它凶残的爪牙。

  这里是一片古老的文明,这里的人们很早就建立了成熟的社会秩序,他们敬天、祭祖、遵礼、不信鬼神,他们的神话先贤,都是人族的英雄,开天地、治洪水、燃篝火、造房屋、尝百草、立文字.......他们的力量,来自于“人”本身,但是在漫长的历史中,他们的世界太过稳定,他们的价值观少有变化,以至于在近代的革新浪潮中沉沦了,他们把“礼”看得太重,忘记了“人”的力量,忘记了“人”的价值。

  在封建时代,“龙”是什么?是一个皇帝吗?不是,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地主、士大夫、乡绅,是他们和他们占有的土地、粮食和生产工具。

  在近代,“龙”是什么?是一个军阀,一个资本家吗?不是,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资本家、军阀、买办、土豪劣绅,是他们占有的土地、工厂、枪炮和资本。

  在这样的情况下,把皇帝换成“总统”、“总理”就能解决问题了吗?把内阁六部换成“国会”就能解决问题了吗?把乡贤、地主、士大夫换成“议员”、“代表”就能解决问题了吗?不能!

  伟大的先贤们尝试了无数次,用无量鲜血换来了“共和”虚名,只不过是“城头变幻大王旗”。

  先行者似乎完成了“屠龙”的使命,让千年的帝制终结,但这方世界有所改变吗?军阀、地主、官僚资本依旧压迫着人民,帝国主义依旧在这片土地上横行,人民依旧像蝼蚁一样被压迫、被掠夺。人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为什么而活。

  “恶龙”从来不是某个人,也不是某个群体,而是一个强大而顽固的“生产关系”。

  在这个生产关系中,每一个人都是系统的奴隶,没有真正的“自由”。地位越低下、越穷的人,就越悲惨。

  这时候,先知的话在天边响起,“和大多数站在一起”!

  真正的“屠龙少年”出发了,他研究了来自于西方的《屠龙术》,但却没有沉迷于纸上的屠龙,他知道这里的问题,和那边的问题不同,这边的“龙”,和那边的“龙”也不同。他不同意交出武器,成为他人的附庸;他不同意在大城市振臂一呼,就能获得胜利的妄想......事实上,无数的生命和鲜血,证明了他的正确性。

  “只要这个,再加上这个”。

  “我们就能站起来,我们就能挣脱枷锁,我们就能翻身作主,我们就能得到江西,得到湖南,得到整个国家!”

  “润之,你有几条枪?你真以为,离开了共产国际,离开了国民政府,靠农民的几把梭镖大刀可以闹革命?”

  “不晓得,该做的事,总得有人去做……”

  他不顾战友的误解和批评,在所有人都向往大城市的时候,他带着一群衣衫褴褛的人,走进了大山里。因为《屠龙术》的力量,来自于大多数,在这方土地上,大多数在哪里?不在十里洋场、灯红酒绿里,就在那十万大山中,他们是那些面色黧黑、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面刨食的人们.....他走进他们中间,握住他们的手,问他们的名字、问他们的冷暖。他要做他们的教员,给他们上课,告诉他们“人”字怎么写,自己的名字怎么念,他告诉他们,活着,就要做“人”,这个世界,是生产者创造的,不是大人老爷,历史,是人民书写的,工农大众,就是天。

  他走对了道路,磨练了心智,锻炼了战友,培养出千千万万的“人”。

  他重塑了《屠龙术》,并且讲给每个人听。

  他带着这群衣衫褴褛、吃不饱、穿不暖、面黄肌瘦的人们,在大山深处发展壮大,走进去是七八百人,走出来是十万雄兵;这条路没有那么容易,前进的道路上总有反复和曲折,磨难不止来自于敌人,还来自于自身和战友,但他依旧坚定而乐观,一次次卷土重来,他带领着他们穿过了血水翻涌的大江,带领他们闯过了枪林弹雨的封锁,从气势磅礴的山河图上走过,在冰天雪地、水草连绵的绝地中生存了下来........跟随他的那些人,那些佃农、工人、学徒、童养媳,那些千千万万被压迫被侮辱被踩在泥泞中的苦人们,他们走成了一条“巨龙”,他们手中的火把,一点一点,点燃了整个山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最终,他们从山里面走出来,摧枯拉朽般埋葬了吃人的旧世界,建起了人人平等的新世界。

  他告诉大家,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不要投降,也不要速胜,持久地打下去,胜利必然属于人民。

  人民照着他所说的道路往下走,惊喜地发现,原来,力量已经在人民这边,反动派真的只是“纸老虎”,“西方来的魔龙”,一旦被打断了爪牙,也无法隔着山海发威,人们真的只需要一步一步往下走,不妥协,不冒进,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凡事抓主要矛盾,分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把朋友搞得多多的,“被压迫的大多数”始终站在一起,就是不可战胜的。

  人民真的创造了伟大的历史,新世界的人们,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道路四通八达,高楼拔地而起,孩子们走在上学的路上,阳光洒在脸上。再也没有大人、老爷、奴隶、佃户和童养媳了,再也没有赌博、鸦片、嫖娼了,再也没有人吃人、人压迫人、人侮辱人了。

  道路依然是曲折的,前途仍旧是光明的,历史会有反复,但人民创造的历史终究会曲折螺旋前进,或许还会有“恶龙”,但人民不害怕了。

  因为他告诉了我们,问题的关键,根本不是龙的问题,而是存在一个让恶龙生生不息的土壤。我们知道,人性中有自私的成分,有贪婪的成分,有好逸恶劳的成分,有向往强权和利益的成分,这些诱惑,阻止着大家走向高尚和团结。

  恶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自私自利、弱肉强食、损不足而奉有余的体系。一天不打碎这个体系,就有人天天向往着成为恶龙,无论我们多么努力地严防死守,恶龙终究会诞生,或者说,大家都会成为恶龙的一部分。但是,只要生产关系变了,“恶龙”就会失去生存的空间。

  人民看明白了,了解恶龙如何产生,知道它如何壮大,也掌握消灭它的办法,剩下的,不过就是一场“持久战”而已。

  我们见过了“太阳”,一切的神仙皇帝、鱼龙精怪都失去了他们的魅力,泥塑木偶、牛鬼蛇神,不堪一击。

  屠龙术,不是一个人的绝世武功,而是亿万神州所有人的智慧和力量。

  每个人都懂、都会的“屠龙术”,才是“屠龙术”。

  他教会了我们一切,让我们明白了自己的力量。

  他只是个凡人,他并没有创造这种力量,他是唤醒了这种“力量”。

  有人说,他在9月9日这一天走了,也有人说,他并没有走,他化身为经书五卷,继续教导着千千万万的人,还有人说,他以身化为山岳,镇压着那些蠢蠢欲动的魔龙;还有人说,那些只不过都是神话罢了,他是最反对神话传说的,他确实没有走,他就在十万大山中,万亩良田中,无数工厂里,他就是我们。

  每当我们迷茫了,不用往后看,而是往前走,他总会站在历史的路口,温和地微笑着看着我们。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