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申鹏:今天,我们要庆祝他的胜利

2020-12-27 09:11:54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来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

  他们没有宙斯,没有耶和华,没有美国队长,没有圣诞老人。

  但我们有教员,有教员留下的几卷真理。

  今天才是我们的节日,我们点亮城市的灯火,我们穿着好看的衣服逛街吃饭,我们庆祝他的胜利,庆祝他伟大思想的胜利。

  庆祝帝国主义在2020年浑身上下就剩下一张嘴了,这是唯物主义的胜利。

  我们自己有圣贤,有英雄,有伟大的人民群众。非要过圣诞节,把12月26日改成“圣诞节”就好了。

  12月17日,嫦娥五号带着月球土壤返回地球,有一部分,会保存在他的家乡......昨天,2020年12月25日,神舟十号载人飞船返回舱交接仪式在韶山举行。交接后,神舟十号载人飞船返回舱将长期展陈于韶山纪念馆。你发现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非但没有忘记他,我们越来越想他,越来越尊敬他、爱他,我们就像一群小学生,每做出一点成绩,就想告诉教员,想要听到他的表扬.......
 


  他离开我们44年了,但我们却总感觉他并没有走远,城市里的雕像、大学门前的题字、书本里的文章、老农过年时的年画、货车司机驾驶室里的平安符......我们虽然是无神论者、唯物主义者,但总觉得,他依旧在守护这个世界。

  网络小说《将夜》里说,夫子登天而去,化为明月,与昊天做永恒之战,守护唐国,守护人间,如真有“夫子”,想必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2020年了,离那个革命的、热情如火的时代已经很远了,但人们似乎却更爱他,更想念他了,年轻的孩子们会读《毛选》,会研究他的生平,会钻研他的思想,把《社会各阶级分析》、《矛盾论》、《实践论》、《论持久战》拿来印证这个世界,与时俱进,寻找我们自己的方法论,大家会读《反对本本主义》、《反对党八股》,咀嚼那些有趣而深刻的文字,然后联系现实,反思我们自己的缺点,会心一笑,然后警惕起来。

  2020年的许多事情,证明了他思想的前瞻性和科学性。

  2020年,社会主义没有输给资本主义,东方没有输给西方;在这个疫情肆虐的冬天里,我们的人民可以安居乐业,但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所有的资本主义世界全部沦陷,他们引以为豪的“民主”、“自由”、“人权”全部破功,他们的先进、文明、卫生全部不堪一击,他们的人民在病毒感染下成千上万地死去,他们的政府束手无策,他们没有表现出资本主义的任何一点“优越性”。

  他对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判断完全准确。

  他说过:“西方帝国主义者自以为是文明的,说被压迫者是野蛮的。它们喜欢说我们很脏、很不干净、很不卫生。我看也不见得,我们还干净一点。要有自信心,看不起欧美帝国主义,它们不算数。

  帝国主义者长期以来散布他们是文明的、高尚的、卫生的。这一点在世界上还有影响,比如存在一种奴隶思想。我们也当过帝国主义的奴隶,当长久了,精神就受影响。现在我国有些人中还有这种精神影响,所以我们在全国人民中广泛宣传破除迷信。过去中国人中有恐美病,要去掉它的影响。我们要在人民中慢慢改掉这种思想。”

  帝国主义一直以来瞧不起我们,认为我们不文明、不先进。美国名校霍普金斯大学的著名智库经济学人曾在2019年发布了一个全球卫生安全指数。在这个卫生安全指数里中国各项指数都偏低,总分仅48.2分,全球排名51位,“响应”排名47位,“规范”排名141位,有50个国家综合指数在中国之前。而美国排名第一,总分83.5,远超世界其他国家。

 

  结果呢,中国成了全世界唯一的“净土”,而美国成了“超疾大国”、“毒霸全球”。

  从1月到12月,美国如何抗击疫情的,我就不一一复盘了,因为大家都有记忆,从“只是个流感”、到“新冠是阴谋”、再到“普通人不需要戴口罩”、再到“病毒会神奇消失”的,再到“死亡十万人说明我们干得不错”,再到“建议注射消毒剂”,最后到“河山硕直播死亡”......美国展示了他们真正的实力。

  对付传染病,历来不是看你钱有多少、科学家有多少、大学有多少、医药公司有多少、股市多繁荣、军队多强大、航母有几艘......病毒不怕航母、飞机、核弹头,也不怕美国海军、美国空军、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FBI和CIA;大学再厉害、科学家再聪明、医药公司再强大,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打败一种新诞生的烈性传染病。如果政客无耻、如果人民愚昧、如果资本家自私,那么就会造成可怕的人道主义灾难。

  2020年,就是我们破除迷信的一年,美帝国主义的卫生、先进、文明,我们没有看到,我们倒是看到了他们撒谎、欺骗、愚弄人民、疫情失控、1900万人确诊感染,33万人不明不白死去。超级英雄电影都是骗人的,帝国主义,真的就是“纸老虎”。

 

  2020年,证明了他提倡的“为人民服务”不是一句空话,60天轰轰烈烈的抗击疫情,体现了我们政党和体制的与众不同。

  2月份发生的事情大家都亲身经历了一边,我也不一一复盘了。大家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会记得,我们的电视台、官媒、手机推送、村头广播里天天都在说什么?我们的医生、护士、警察、基层干部都在干什么?我们的企业、生产线、交通物流在干什么?我们自己每天都在干什么?

  现在回想起来,国家所做的一切简直是奇迹,封城、交通管制、社区封闭管理、十天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全国四万多医疗工作者赶赴湖北,全国的资源源源不断支援湖北,无数基层公务员、公安、建筑工人、快递小哥在一线奔走。

  其实我们不是第一次完成这样的伟大成就了,几十年前,那些战胜了血吸虫病的灭螺农民,那些上山下乡的赤脚医生,那些深入田间地头,高原戈壁的乡村医生,那些在历次疫情中战不旋踵之士,他们在看着我们,你说,我们今天会搞砸了吗?

  中国的方法其实不难,不就是封城、封闭社区、隔离治疗、管控交通、全国支援、全民戴口罩吗?

  中学历史教科书经常讲一句话,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还会经常强调“人民群众的力量”,那么什么叫“人民的力量”?很简单,就是14亿人民在充分了解到问题严重性之后,都能严格执行社区封闭管理,把自己关在家里,每个人都戴口罩,减少感染风险,为抗击疫情做出最重要的贡献。

  抽象说,就是遇到重大危机的时候,人民能够充分理解宏观意图,高效组织起来,渡过短时间的混乱,快速执行决策,两三个人就是一个集体,十来个人就能形成“支部”,行使民主集中制,从上到下,从点到面,互相信任,如臂使指。同时,共产主义、集体主义熏陶产生的利他情怀,会让每个人在灾难面前变得不那么自私,变得深明大义,所以,我们才会有“饱和式救援”。

  大家都在说:“如何战胜疫情?需要一个有9000万党员的上下一心,组织动员能力无与伦比的伟大政党,一个社会主义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强力政府,一个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一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军队,一群觉醒并组织起来的十几亿人民,一个公认的全世界最全的工业体系和最强大的工业产能,举国上下千百家公立医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百万勇毅敬业的医护人员队伍和社区志愿服务人员,总之,需要一个伟大的国家才能战胜它。”

  我们战胜疫情,靠的是社会主义,靠的是伟大的人民。

  他早在诗中写过: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他教育我们,要实事求是,做个唯物主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他说:“你对于某个问题没有调查,就停止你对于某个问题的发言权。这不太野蛮了吗?一点也不野蛮。你对那个问题的现实情况和历史情况既然没有调查,不知底里,对于那个问题的发言便一定是瞎说一顿。瞎说一顿之不能解决问题是大家明了的,那么,停止你的发言权有什么不公道呢?许多的同志都成天地闭着眼睛在那里瞎说,这是共产党员的耻辱,岂有共产党员而可以闭着眼睛瞎说一顿的吗?”

  所以,在2020年,举国抗疫的伟大时刻,某作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躲在家里编段子写日记,通篇都是“我听说,我朋友说......”,无中生有传播谣言,这就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而是闭着眼睛瞎说。那么,停止她的发言权有什么不公道呢?

  他教育我们,要多读书,多学习,不但也要向人民学习,也要向资本家、知识分子、甚至要向我们的敌人学习,他说:“我劝同志们多读一点书,免得上了知识分子的当。”

  他曾经批评过我们的某些文艺工作者:

  “他们在许多时候,对于小资产阶级出身的知识分子寄予满腔的同情,连他们的缺点也给以同情甚至鼓吹。对于工农兵群众,则缺乏接近,缺乏了解,缺乏研究,缺乏知心朋友,不善于描写他们;倘若描写,也是衣服是劳动人民,面孔却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他们)对于工农兵群众,缺乏接近,缺乏了解,缺乏研究,缺乏知心朋友,不善于描写他们;倘若描写,也是衣服是劳动人民,面孔却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在某些方面也爱工农兵,也爱工农兵出身的干部,但有些时候不爱,有些地方不爱,不爱他们的感情,不爱他们的姿态,不爱他们的萌芽状态的文艺(墙报、壁画、民歌、民间故事等)。他们有时也爱这些东西,那是为着猎奇,为着装饰自己的作品,甚至是为着追求其中落后的东西而爱的。”

  “这些同志的立足点还是在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方面,或者换句文雅的话说,他们的灵魂深处还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王国。”

  他甚至还教会了我们说理的方法、舆论斗争的方法,我们不能学《让子弹飞》中的小六子,面对敌人的诘难就热血上头,搞“剖腹验粉”,自杀洗脱不了自己的污名,也无法真正有效打击对方,更不能团结民众。

  真正有效的“说理”方法,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直击对方的要害,他告诉我们——说理的首先一个方法,就是重重地给患病者一个刺激,向他们大喝一声,说:“你有病呀!”使患者为之一惊,出一身汗,然后好好地叫他们治疗。

  面对那些帝国主义的政客、媒体、内外恨国党、公知、精神美国人、那些反共反华的顽固分子,我们没有必要在他们的话语体系下“辩经”,我们应该直接指着他们的鼻子骂“你有病呀”!揭穿他们的假面具,戳他们的肺管子,让他们惊诧莫名,感受到痛楚。我们才能团结群众,争取朋友,也能分化他们,让其中一部分人醒悟。

  那才叫“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他是真正爱着我们每一个普通人、劳动者的。

  在2020年的今天,特别是在赢得脱贫攻坚战之后,我们越来越体会到这一点。

  “拿未曾改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比较,就觉得知识分子不干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

  “我们应该深刻地注意群众生活的问题,从土地、劳动问题,到柴米油盐问题。妇女群众要学习犁耙,找什么人去教她们呢?小孩子要求读书,小学办起了没有呢?对面的木桥太小会跌倒行人,要不要修理一下呢?许多人生疮害病,想个什么办法呢?一切这些群众生活上的问题,都应该把它提到自己的议事日程上。应该讨论,应该决定,应该实行,应该检查。要使广大群众认识我们是代表他们的利益的,是和他们呼吸相通的。”

  “我们的的工作并不是向人民要东西,而是给人民以东西。我们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予人民呢?就目前陕甘宁边区的条件说来,就是组织人民、领导人民、帮助人民发展生产,增加他们的物质福利,并在这个基础上一步一步地提高他们的政治觉悟与文化程度。为着这个,我们应该不惜风霜劳苦,夜以继日,勤勤恳恳,切切实实地去研究人民中间的生活问题,生产问题,耕牛、农具、种子、肥料、水利、牧草、农贷、移民、开荒、改良农作法、妇女劳动、二流子劳动、按家计划、合作社、变工队、运输队、纺织业、畜牧业、盐业等等重要问题,并帮助人民具体地而不是讲空话地去解决这些问题。”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