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清明追思毛主席:“教员牌”好打,教员精神难觅

2021-04-04 11:30:52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毛泽东同志逝世后的第45个清明节,中国人民,愈发怀念这位近代以来中国最伟大的领袖人物。

  没错,“最伟大”,没有“之一”。

  可能在国际上,需要有这个“之一”,但在中国绝对是唯一之“最”,谁跟教员同志抢这个,谁就是自不量力,而且不要脸。在中国,在近代以来,没有哪一个领袖人物,像毛主席这样,引起中国人民长久不衰的追思。

  随着形势的变化,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也开始频频“打教员牌”,把他奉为“复兴开路人”。其表现,就是采取堪称为“经邓政毛”的路线,并借用毛泽东的强势话语论证民族主义者,或说新保守主义者在某种程度上“去自由化”的合理性。他们在宣传上也重拾了毛式话语。毛泽东当然是近代中国最伟大的民族英雄,而且是近代世界反殖民主义、反帝国主义、反霸权主义的一面旗帜。因此,充分估计到他和他的思想,对于近代以来落后民族的意义,是很必要的。问题是,毛泽东不止是民族英雄,还是阶级英雄,并且其阶级英雄的属性更为根本。而随着“二战”以后旧殖民体系的彻底瓦解、一大批新兴独立国家的形成,“民族问题”的重要性确实有所下降,“阶级问题”则无疑更加突出了。毛泽东后半生的实践,更多是与“阶级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对其后半生实践的评价问题,恰恰是各方论战的焦点。可以说,“重拾毛泽东”,如果不重拾其沿袭马列并极大发挥了的阶级斗争精神,不重拾为无产阶级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最终消灭私有制的初心,那就一定是不彻底的,甚至可能是带有很大欺骗性的。

  当然,在反对现存的美国新殖民主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斗争中,毛泽东和他的反殖反帝反霸思想,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不管“反美”是出于一种资本模式跟另一种资本模式的竞争,还是出于共产主义模式跟资本主义模式的竞争。因此,今天民族主义者的流行论点,一方面要比自由派“公知”那一套更具生命力和感召力;另一方面,在没有革命的客观形势的现实条件下,也更易为绝大多数企望“岁月静好”的人民所接受。这就决定了民族主义,比起右翼“公知”的自由主义和左翼力量的马列毛主义,更易成为当下中国最汹涌澎湃的一股思潮——虽未必是最有前途的。

  与民族主义者不同,中国的自由派,从来就是排斥毛泽东的,从来就是把他写成极度阴暗的反面典型的。中国自由派不懂得从毛泽东那里提取资源,不懂得“打教员牌”,这似乎正是他们的先天缺陷和阿克琉斯之踵,似乎决定了他们代表的那股思潮一度看似最流行却在今日中国式微的命运。实际上,毛泽东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彻底的民主自由实践者。你可以说他不要西方式的选举民主,但他绝对不是不要民主以及用民主去保障的自由。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说过普选制也可以为无产阶级所用,毛泽东对选举民主的坏印象可能影响了他领导劳动人民创立新型民主的实践的充分展开,但纵观他一生的全部政治实践,无疑是为劳动人民全过程的民主之实现开辟了新的道路,这使得他与那些醉心独裁政治的真正的人民公敌有了根本的区别。

  自由派不懂得把毛泽东树为争取民主自由的典范,这固然是由他们的阶级本性决定的,但也不失为一种策略上的缺乏灵活性和失败,他们不懂得在中国最广泛的人民看来毛泽东对于民主自由的象征意义远大过出自西方的什么陌生“圣人”。

  除了上面两者以外,中国无疑还存在着一种社会力量,虽然它还不及成熟地步,但由于毛泽东为它打下的基础和留下的精神遗产,恐怕谁都不能说它只存在于纸面或网络。特别是随着近几十年来中国社会的客观变化,它的基础更加扩大了,也更加巩固了。这就是有些人看来中国社会“越来越左”的奥秘之所在,不仅因为毛泽东领导创建的伟大新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左派国家”,而且因为几十年来社会的新变化反倒赋予了左派思想以更新的、更坚实的现实基础。这恐怕是几十年前驱使中国社会向右转的始作俑者们所预想不到的。作为毛泽东及其思想的彻底的、真正的继承者,这股力量和民族主义力量一样,在大约10年以来得到了较为明显的壮大。自由派公知是怎么“好梦不再”的?某种意义上,正是“粉红”和“深红”共同打击的结果。

  但是,“深红”和“粉红”之间,特别是跟通晓马列毛真谛却依然选择顽固站在其立场上的并不淳朴的民族主义者之间,有着更为根本的结构性矛盾,这种矛盾甚至比民族主义者和自由派之间的矛盾更为深刻。对有些人而言,这是一个惨痛的,却不能不正视的现实。实际上,随着自由派公知话语霸权的逐步瓦解(还没有完全瓦解),“深红”与“粉红”的矛盾早已暴露,在很多事情上他们双方的态度好像一致却有着微妙的、至关重要的差别,在另外一些事情上甚至干脆是相互冲突的了。

  不管怎么样,时代的大潮奔腾不息,新冠疫情以及其它更加不确定的因素冲击下的世界形势诡谲难测。时代和形势的变化,将在历史过程的每一个关键节点上,迫使各个阶级、各派力量作出自己的抉择。在经历着史所罕见的疫情,和几十年来众多反面教员“教育”的我们看来,答案是清晰的:只有沿着教员同志所指出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道路前进,才能得到解放,才能实现共同富裕,而资本主义的任何模式变种都无法从根本上解救当今这个“右派世界”的危机。

  毛教员不但是历史的,而且是现实的;不但是现实的,而且是思想的;不但是思想的,而且是实践的。恩格斯说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毛教员补充说自由既是对必然的认识更是对客观世界的改造。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补充。“改造世界”——这是全世界无产者须臾不可忘记的使命,也是对中国土地上成长起来的那位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最好告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