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赵皓阳: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纪念毛主席没必要遮遮掩掩

2021-08-06 15:19:24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的奥运健儿佩戴毛主席像章领奖,社交网络上产生了一种可笑的言论:不戴是对的,万一哪天有人带纳粹的章怎么办呢?万一我们冬奥会上有人带港毒藏独的章怎么办呢?所以别带了啊,万一别人带了怎么办啊?能有这种想法的人,就应该扇自己俩嘴巴让大脑清醒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无意间又接受了敌人意识形态的灌输了。

  能提出这种观点的人,往小了说就是希望通过和稀泥、自废武功的方法渴望获得敌人的怜悯——毫无疑问敌人是不可能给他们怜悯的。而往大了说就是混淆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是一种虚无主义、唯心主义的表现。

  有人把搞港毒、藏毒跟戴毛主席像相提并论,这不就是“人妖颠倒是非淆”吗?你的屁股坐在哪里?是不是坐在人民这里?是不是坐在中华民族这里?如果是,还需要把这些事情相提并论吗?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和稀泥、妥协主义、历史虚无主义不可取。

  更多的人则是标准的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与妥协性,惧怕压力、惧怕斗争、惧怕追求真理过程中的艰辛,一遇到困难就想和稀泥,一遇见敌人就想获得他们的怜悯:我先自废武功给您看,您看要不要和平一下?但是,08年的时候我们就是一直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不照样有人围攻火炬手、搞港毒、搞藏毒吗?自废武功有用吗?

  所以有这种思想的人就是没读过毛选。毛选第二卷中这几篇《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团结一切抗日力量,反对反共顽固派》《放手发展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顽固派的进攻》尤其批评了这种观点。因为当时有些人面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顽固派的攻击,就想着自废武功了,而且幻想着自己自废武功之后,敌人也就跟着自废武功了。毛主席这几篇文章就是要敲醒这些人:我们堂堂正正,威武之师,只要做得对,只要站在人民的一边、正义的一边,为什么要对反动派们妥协呢?凭什么要把做得对和做得错的事情混为一谈?

  当时以王明、项英为代表的妥协派提出了“一切通过统一战线”的说法。毛主席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所谓“一切经过”就是经过蒋介石和阎锡山,那只是片面的服从,无所谓“经过统一战线”。在敌后,只有根据国民党已经许可的东西,独立自主地去做,无法“一切经过”。我们提出这个口号,只是自己把自己的手脚束缚起来,是完全不应该的。总之,我们一定不要破裂统一战线,但又决不可自己束缚自己的手脚,因此不应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口号。“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如果解释为“一切服从”蒋介石和阎锡山,那也是错误的。我们的方针是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既统一,又独立。

  当然,我们确实需要团结,需要争取更广大的伙伴,但是毛主席指出:这种求团结的方式,必须是积极的,不能是消极的——“为了长期合作,统一战线中的各党派实行互助互让是必需的,但应该是积极的,不是消极的。中国前有陈独秀,后有张国焘,都是投降主义者;我们应该大大地反对投降主义。我们的让步、退守、防御或停顿,不论是向同盟者或向敌人,都是当作整个革命政策的一部分看的,是联系于总的革命路线而当作不可缺少的一环看的,是当作曲线运动的一个片断看的。一句话,是积极的。”

  简而言之总结出了一句话:“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这种事情就是我们在国际上争夺话语权的过程,不能一味地对西方意识形态所妥协。有人说奥运会规定不能有政治符号,那我请问:颁奖仪式升国旗奏国歌是不是政治象征?新西兰男大妈参加女子比赛是谁的政治理念?日本人放风出来要在闭幕式上悼念原子弹亡魂算不算政治操作?小布尔乔亚们惺惺作态,最后还是“我们”的政治算政治,西方的政治不算“政治”这种双标,又是被西方价值观影响了,不自觉的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找自己的毛病。

  还记得鲁迅先生写的《友邦惊诧论》吗:好个“友邦人士”! 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吉,炮轰机关,他们不惊诧;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他们不惊诧。中国国民党治下的连年内战,空前水灾,卖儿救穷,砍头示众,秘密杀戮,电刑逼供,他们也不惊诧。在学生的请愿中有一点纷扰,他们就惊诧了!

  我们要时刻反省自己: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还是站在西方话语权的立场上?虚无主义、妥协主义不可取。有了全国人民的支持,什么港毒、藏毒、帝国主义,还怕战胜不了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