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纪念动态

李旭之:献给12月26日的思念

2016-12-23 20:23:0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是12月23日了,再有两天过后,就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伟大的革命导师毛泽东主席诞辰121周年的日子了。在以前的日子里,我都以各种方式关注着二十多年来持续不断的发生于民间的毛泽东热,但是从来却不曾为伟大导师的你,不论是诞辰日还是逝世日,都没有写出我微薄的文字来敬献于你这样唯一一位始终充满着人民情怀的人民领袖。今天,在持续不断且变本加厉地妖魔化你三十多年中,在你身后的人民的生活日益走向艰难中,为着我的这一颗还信仰着共产主义,还追求着人类之理想和向往着光明的心,我已经不能再平静下去了,终于骚动起思念的波澜,推动着我敲下纪念你的文字,并与亿万普通群众一缕缕的思念一道,飘向空中,环绕在一座座你的雕像的周围,倾诉我们溢流不止的思念。


  回首今年鲜花盛开的五月,我到长沙专程去了一趟新民学会旧址和橘子洲。当我站立在橘子洲头,远望天低水阔北流而去的湘江,即刻引起我思潮涌动着你的学生时代,你在这里“携来百侣同游”,一同“激扬文字”,发出了“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天问天答,好似仍在与这不舍昼夜的滔滔江水之声震荡相容相伴,冲击着我的耳鼓,转然身后,一尊赤褐色的巨型花岗岩的你的青年雕塑,长发被江风吹散,你那智慧如炬的双眼凝望着江浪不断拍击的洲头,在这似一艘逆水破浪前行的橘子洲头之上,为如何拯救沉痛晦暗凄惨苦绝的中国而上下求索。湘江北去,岁月如斯,星转物换,一切都会逝去,逝去的尽皆无影无踪,唯有青年的你在橘子洲头留下的天问天答的词章与这江洲共不朽。青年的你从这里出发了,一路抵上海转嘉兴,参加创建工农政党建立,赴广州,唤起农民运动的觉醒,回湖南,掀起了秋收里的一声霹雳。黑暗中独辟蹊径占住井冈,从此带领工农向着胜利的曙光浪漫奋斗前行。

  转来到了十月金秋的北京,天安门广场,纪念堂前,弯曲如肠的队伍正在缓缓前行,队伍里没有嬉闹,没有喧哗,没有争吵,只有那一张张严肃穆然炽诚的,或稚嫩或沧桑的脸庞,向着纪念堂张望着,盼望着,挪动着。你的身躯静静地躺着,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海垂边疆亿万群众的敬仰和缅怀,涓涓的思念和泪水汇成了广场上这一条永不停歇,永不干枯的九曲十八回的江河。倘若可能,顺着这条江河,将会满载红通通的苹果,脆香的大枣,软软的柿子,甜脆的大葱,白胖的萝卜,还有那来自天山的哈密瓜,吐鲁番的葡萄,北大荒金灿灿的黄豆,大寨粘粘的小米,延安宝塔山下的清泉,瑞金盛产的南瓜,赤水河边酿出的醇香而来,在你的身旁堆成山高。亿万人民知道你不会收下,即使收下,总会照价退还,可人民群众知道你的口袋里没钱,怎能付清这份价钱。今天,人民群众更知道,你是永远不会生人民的气的,而唯有这时的你,才能完全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来实现对你的这份敬献和缅怀。人民群众更加记得,在你的生前,来实现这份敬献是不可能的,人民群众更加懂得,在你身后,即使能够实现了这份敬献,却感到了无边的沉痛和心碎。

  你走了三十八年了,三十八年来,你喊出万岁的人民,一刻也没有停止对你的思念,在思念的时候,无论是阴风森森,还是妖气重重,都没能消弭思念的一丝一毫,反而在岁月的流逝中,用岁月之水,愈加冲刷得你的思想金光灿烂。拥有时,人民不好跟上你的脚步,你为人民潸然流泪,失去了,人民终于懂了你,可是却永远失去了你,你永远不再回来。伤心之痛,莫过于痛定之痛。痛哉斯人,叫岁月何堪!

  这些年中,人民思念你,而恨你的人也在不断增加,其势嚣嚣。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地辱骂你,罪恶你,妖魔化你,他们将你比作希特勒,比作魔鬼,比作独裁者。而这些人却永远不敢正视你的眼睛,不敢站直身躯哪怕立在你即使已经躺下的身前,他们只能暗地里向着你躺下的身躯发出带毒的冷箭,再发出几声嘶嘶带血的冷笑,他们以为他们终于成了胜利者,成了战胜你的英雄,他们哪里知道,对逝者的诽谤,历史永远不会给他们留下英雄之名的空间。

  你走了,你连同你的理想也带走了,也许你的理想只有你能实现,人民能在你实现理想的过程中,已经沐浴了你的伟大,你给予人民还有这个国家太多太多,而人民回报你的却是那样少之又少,生前你为人民没有享受过一天,还献出了妻子兄弟子侄们的至亲骨肉,身后除了你把思想交给了人民,什么也没有给自己留下。人民却仍在向身后的你不断地索取,索取你的护佑,索取你不熄光芒里的热量。

  你走了,你的理想虽然被破灭了,但是浇灌了你思想的人民,却仍要在你理想的天国里奋争追求。因为,这种奋争曾经有你而实现过,这种追求曾经有你而存在过。如今你不在的三十八年来,这种奋争是多么艰难,这种追求是多么无期,而且暗礁重重,可是,一个坚信是,你是人民心中永不会熄灭的灯塔,照亮着黑海上的千帆向着灯塔竞渡。

  献给伟大的你诞辰121周年。

    此文为作者的旧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