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必须要为赤脚医生说句公道话!——纪录片《赤脚医生》观后感

2017-07-22 11:39:23  来源:求索南工  作者:慧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90后的我们几乎是没有见过,甚至很少听过赤脚医生。生活在一个看病难、看病贵的时代,当初次接触到关于赤脚医生的一些视频、文章时,我们都是很惊讶,甚至还有些怀疑。即使这样,中国的赤脚医生的故事也不会磨灭在消逝的时间里,它已载入历史的史册。

  建国后,全国都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工业农业大生产,当时作为农业大国的中国,千百年来都存在落后农村长期缺医少药的问题,而社会主义建设是要帮着农民解决问题的,故医疗问题一定要纳入政府的规划内。1965年期间,卫生部汇报全国医务人员的分布情况(卫生技术人员以90%绝对比例分布在大城市)和医疗经费投入情况(医疗经费投入到农村的仅25%),这怎么能真正解决农民的医疗卫生问题呢?所以毛对此进行了一些批判——卫生部只给全国人口的15%工作,而且这15%中主要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从而提议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心放到农村去。就这样,解决农民看病难的工作——培养一大批农村也能养得起的医生就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鼓励那些医学世家走到农村去,还有鼓励高、初中毕业生中略懂医术病理者及一些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们去到卫生学校去进行培训,然后到农村成为赤脚医生。这是赤脚医生组成人员的成分基础。不仅这样,赤脚医生也不是这样随随便便想当就可以当的,成为赤脚医生必须有一定限制条件,而且往往在社会主义建设期间,农民、知识分子等的积极性很高,这是那时的大环境。首先成为赤脚医生的人是能为农民服务,农民养得起的医生,看过《春苗》也就能够知道。春苗的原型是王桂珍,请问一个妇女看到缺医少药的困难,经历城市老爷卫生的偏见和对病人的不负责,她要为自己这个阶级,为贫下中农服务的心,又有谁会怀疑呢?当年鲁迅先生在其父生病后,接触了很多一心只想着发财的医者庸医及其拙劣的医术,目睹了江湖道士如何使用江湖骗术到处欺骗患者,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如何残忍剥削压榨患者及其家属,故其踏上学医的道路,为了解救更多这样的受苦人而奋斗。同样,我们当中不缺乏曾经有过这样想法的人。其次赤脚医生还要学习那时发行量仅次于《毛主席语录》的《赤脚医生手册》,内容虽不是完全专业、高深的,但清晰明了、简单易行、务求实效,能真真实实解决亿万农民面临的问题。还有赤脚医生确定起以预防为主的卫生工作,担负起很多公共卫生工作。他们就是把农民的问题看成自己的问题,对待患者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但是当今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却不是这个样子,这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思想很少存在于当下社会,而那些喊着“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更美好”的“少部分人”就显得如此可笑。“任何一个时代的主体思想始终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体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全民的教育、各大媒体传播的观点。

  再看看我们现在城市大医院、小诊所、农村医院,哪一个会逃离出现在的资本的魔掌呢?而农村那时又是怎样的一个机构呢?伴随着赤脚医生的产生,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也渐渐建立起来,在医疗合作公社看病,医疗费主要从公社和大队积累资金中出,除去少量工分或者只花少量的挂号费。没有这样沉重如大山般的医疗费用,农民怎会不欢迎呢?

  不过当时的农村条件差,赤脚医生医术还不精湛,其也没有退休金,所做工作多回报少,农村集体合作社的设备暂时不齐全,可是不能因为这些原因就否定对这些创举,更不能把原来的城市老爷卫生所或者官僚zi chan jie ji大医院重新搬回来呀,反而应该支持它们的可行性,然后由集体加大对医学器具的资金投入,培训更多的赤脚医生,集资派他们去学习更精湛的医术,并通过一些福利让原先只有 “工分”带来的精神、物质鼓舞的赤脚医生在经济上找到物质依靠。

  一些人否定这创举,于上世纪80年代,推广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人民公社因此解体,合作医疗没有了支撑体,也渐为瓦解,之后,赤脚医生失去了一切依托,就像根子烂了,再也不会有营养物质提供给叶子,叶子只有掉落,而赤脚医生也只能走向个体户。走向个体开业者的结果是什么样呢?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接触到的已经是最好的说明。农村医生、城镇的小诊所那里看病,医生象征性地询问一下病情,然后会说:“嗯,赶紧输液吧,这样好得快。”又换一家诊所,医生开了几十块钱的两盒药,这时患者该犹豫了,该郁闷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究竟谁诊治得对呢?当医院渐渐被抛向市场,当医生的工资和医院的效益挂了勾,患者的生命就不再那么宝贵了,因为资本驱使医院、医生以赚钱为最终目的。所以发生更荒唐的事情:不付住院费、医药费、手术费就不予以治疗;不先交出车费,救护车就不出车或者借“病人宝贵的时间”向患者家属进行“高价勒索”;安徽男子无钱医病,自断双足;农村老人得患癌自杀……这些就是我们常常听到的、看到的、接触到的,于是人民怀念起贴心的赤脚医生、让人放心的农村医疗合作社。

  现实生活中,总有那么一批人指着我们说:“你们无非不就是想回到毛时代吗?”不!大错特错!以现在的生产力水平来看,历史是不会开倒车的,而我们也不是怀旧。相反的,我们对未来充满了美好愿望,我们赞扬在那时候生产力水平底下,物质匮乏的中国却拥有一套不算完善但却可以解决中国95%人口看病问题的医疗制度,我们反思何以世界不少国家在赞扬中国赤脚医生的优点并借鉴农村集体合作医疗体制,而该医疗体制在其发源地却渐渐消失了。我们在探索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如何改进其不完善的地方,所以面对他们对赤脚医生、对我们的污蔑,我们要与其进行争论,站在农民和无产阶级的角度把这不合理的、错误的言论打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