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刘武洲:谈毛泽东时代“群众运动”的必然性

2017-10-03 14:15:52  来源:红色经典研究  作者:刘武洲
点击:   评论: (查看)

  国庆期间,我走访了国企住宅区的退休老同志。大部分老工人、老基层干部对毛泽东时代的溢美之词,我在这里就不用多介绍了。当和一个老工会干部聊天时,他却提出了两个问题,他说:“毛泽东时代有两个问题,一是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提高的不快,一是毛泽东时代大搞群众运动,我觉得不理解。”

  关于毛泽东时代物质生活提高的不快的问题,我在很多文章都有介绍,就是因为那个时代是重积累的年代,由于底子薄,不得不这样做。在这里我就不再细致说了。我也跟他讲了这个道理,他基本表示同意。但是,对于后一个问题,我当时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这也许涉及到很复杂的马列理论。

  于是,昨天晚上我仔细地想了想这个问题,他这个问题是带有一定普遍性的,尤其中间派、右派总是拿这个事批判毛泽东时代和污蔑毛主席。所以有必要详细地阐述一下。本人水平有限,不到之处请同志们批评指正。

  回忆下毛泽东时代的历次大的群众运动,镇反运动,土改运动,三反、五反运动,反右运动,大跃进运动,四清运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除四害运动,四次扫盲运动,“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学解放军”运动以及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等等。

  群众运动,顾名思义,就是党的方针路线在执行的过程中要与群众的参与相结合,而不是单靠党组织、各级政府去完成。这体现的是“一切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的最具共产党特征的工作方式。试想,资产阶级敢于发动群众吗?地主阶级敢发动群众运动吗?——任何剥削阶级的统治都不敢发动群众解决社会问题。因为一旦群众运动起来,他们总是害怕的。而共产党与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共产党要做的事情就是群众需要的,所以共产党敢于发动群众。

  毛泽东曾说:“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一件事情如果想做好,必然要用全力去做。而群众起来之后,与共产党的力量结合起来,必然是最大的力量。只有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才能把事情做的最好。

  群众运动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群众在运动中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普通人民群众在日常生活当中往往对政治漠不关心,以为自己干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政治上的事应该由政府去办。这样,无形之中自己就把分工确定了,而分工是产生阶级的基本条件。打个比方说,你不懂政治是吧,那我就可以糊弄你,搞愚民政策,当官的就可以偷偷捞好处,最终形成新的剥削阶级。所以,马克思为什么讲要消灭阶级、消灭分工呢,所谓消灭分工,也绝不是没有分工,只是说每个人不仅对自己的生产部门熟悉,也要对其他部门有所了解,甚至能够胜任。用毛泽东时代的话就是“一专多能”。这样,那些占据高位、特殊部门的人才不能成为新的阶级。用我们这的土话说就是“你不懂,他拿着你啊。”为了不被“拿”,我们就要多懂。在这个时候,工人阶级千万不能犯懒。我们看到,毛泽东就经常号召我们:……同样,工人也是这样,以工为主,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四清,也要参加批判资产阶级。在有条件的地方,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那样。

  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

  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凡有条件的,也要这样做。——毛泽东《五七指示》1966年

  群众运动就是群众直接参与国家政策的实施,是典型的直接民主。民主不是简单的决策,也包括决策之后的具体实施。决策的过程中倾听群众的声音,允许群众发出不同的声音,广泛采集后,党内集体讨论,形成决议。群众也不是简单的实施工具,因为在实践过程中,有不符合群众利益的地方,群众随时可以提出来,适当作出调整。否则的话,群众不满意,事情也做不好。

  群众运动是阶级斗争的基本形式。在共产党没有夺取政权之前是这样,要依靠群众的阶级斗争“造反有理”;在社会主义阶段也是这样,依靠群众运动保卫这个人民政权。如果不依靠群众的觉悟和斗争,仅仅依靠党内马克思主义者,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啊。一旦走资派势力壮大,打倒走社派,动用宣传媒体愚弄无产阶级,那人民政权可能会一夜丧失。2002年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被政变就是这样。查韦斯被美国背后操纵的反对派逮捕,是人民群众自发的起义救出了查韦斯。如果没有群众的斗争,恐怕委内瑞拉的资产阶级政变就成功了,委内瑞拉早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相反,智利前总统阿连德,被美国支持的皮诺切特军事政变了,阿连德惨死。这不仅是资产阶级政变,而且政变后皮诺切特大肆屠杀正义人士,实行恐怕的法西斯统治,悖谬了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原则。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

  这两个例子就可以看出,有群众支持的查韦斯得以幸存,没有群众运动支持的阿连德命丧黄泉。而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丧失了,劳动群众的利益不也就丢了吗?因此,群众的觉悟和组织对于社会主义是多么重要。

  关于群众觉悟,有的人说要依靠学习马列主义。文革中的“三项指示为纲”就是:学习理论、反修防修,要安定团结,要把国民经济搞上。这个“纲”被毛主席批判,并说“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的重要论断。“三项指示为纲”其实就是反对群众运动,让群众蹲在家里学习理论。要不要学习理论呢?当然要,但是群众运动是阶级斗争的实践,光学理论不实践怎么行?马克思主义特别强调群众的实践活动,实践是改变社会、进步社会的实际力量。我个人观察了整个左翼运动,发现把二者割裂的人大有人在,要么专门从事理论学术研究,忘记了实践;要么埋头苦干,不读理论。这都是不对的。对于一般群众而言,在实践中学习理论、深刻理解毛泽东思想是完全必要的。只有通过革命的实践才能充分理解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些躲在小屋里的学者不可能真正懂马克思主义的。

  群众运动是最有效的解决贪腐、走资派等社会问题的手段。文革中工人中间流行一首打油诗:“平时做的好,来了运动倒不了;平时做的差,来了运动就害怕。”当然这里是指基层干部,其实高级干部难道不是这样的吗?我看也是。

  有的人说,通过法律部门、纪检部门来解决,就不用劳烦群众了。是啊,或许这样群众也省事了,但是,一旦形成“官官相护”的情况怎么办?或者利用这个搞政治打击报复怎么办?

  有的人反对群众运动,是担心群众起来之后的无政府主义和群众的盲目性。这或许是存在的,但是,群众的觉悟会越来越提升,群众也会犯错误,也会在错误中纠正自己。难道个人就不犯错误了吗?一味地追求十全十美,往往什么都得不到。群众在运动中锻炼自己,成熟自己,这是共产主义的方向。共产主义绝不是要培育愚民,靠几个精英来管理社会;而是群众自己管理社会,学会当家作主。

  所以毛主席说,对群众运动的态度决定了他是不是共产党人。共产党是最不害怕群众运动的,反对群众运动、压制群众运动,甚至镇压群众运动,那是国民党,绝不是共产党。

  资产阶级恨死了群众运动,小资产阶级喊“太乱了”,只有无产阶级喜欢群众运动,因为是他们自己的运动。当然,资产阶级在资产阶级革命期间也是喜欢群众运动的,不过是他们在“运动群众”以实现自己的政治利益而已。英国宪章运动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需要说明的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完成了反封建的任务,虽然资产阶级夺取了统治权,无产阶级或多或少也得到一点利益。

  有的人说,群众运动容易出现“过火”现象,容易制造冤案。

  是不是说还要斗死人呢。譬如文革吧,毛主席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个,所以一再强调文斗、不要武斗。“一个不杀,大部不抓”。为什么呢?我想也是担心会出现这个问题。即使批判错了,后期也给平反,对官员也是个教育。让他们知道群众的厉害,以后连对不起群众的一点小事都不敢做了。这难道是坏事?谁一生没受过委屈,为了人民受点委屈算什么呢?

  提到斗死人的问题,我只能说是走资派在恶意挑唆,制造武斗。绝不是毛主席党中央的意旨,尤其是文革前50天,都是“老红卫兵”联动分子所为,他们是谁?他们就是大官的子女。反过来看,不搞群众运动,群众无辜死了多少?有没有算过这个账?精英死一个哭爹喊娘的,老百姓死一百个漠不关心,这不是拿老百姓的命如草芥吗?

  最后的结论是:允许搞群众运动的社会是自由社会,主动搞群众运动的政府是社会主义社会,反对、禁止搞群众运动的是法西斯主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