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中国在毛主席领导下取得非常巨大的进步

2017-10-12 14:13:4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推荐者注:这是1969年十一月,一位巴基斯坦媒体人在访问中国后的感想,被1970年元月3日的《参考消息》转发。这篇文章从一个侧面表明,那个时代的中国,并不是什么“崩溃”!而是繁荣!

  巴基斯坦《新时代报》主编哈米德·马哈茂德访华后撰文认为:中国在毛主席领导下取得非常巨大的进步

  【本刊讯】巴基斯坦《新时代报》主编哈米德·马哈茂德在我国庆二十周年期间,作为巴政府代表团团员来中国访问。《新时代报》十一月十三日刊登了他写的一篇访华观感,题目是《我对中国的访问》,摘要如下:

  由于偶然的机会,我到中国作了五、六天的访问。我回国以后,人们开始把我当作“老中国通”。现在有许多人要我讲讲中国的情况。所以我在这里讲讲我的中国之行。

  在出国前几天,我接到一名官员的电话说,到中国去的代表团中有我,并问我有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我说,我不反对。他又说现在已经有些人在指责我是共产党人,所以我应当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回来的时候,这些人将更加能够越发肯定地提出这种指责。我告诉他不要为此担心。

  如果说我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学到的话,我这次访问回来的时候,倒的确是怀着这样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个好人、一个好巴基斯坦人、好穆斯林。我有机会在中国呆了仅仅五天。在这短短的五天期间,他们就给我们参观了中国的五个城市。关于中国的情形,人们已经讲了或写了许多东西,以致我不知道我能够向你们谈点什么新的东西。我只能谈一些混乱的印象。

  各位读者也许一再听说过,人们访问中国时,会感到惊讶。我也有证据证明,访问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确是会感到非常惊讶的。每走一步,你会先是惊讶得睁大眼睛,随后又不禁羞愧地低下头来。

  我访问回来时,只不过是带回一些感触,就是羞愧、自卑、羡慕,甚至还有嫉妒。

  我曾经读到过这样的警句:“生活像地狱或者是生活像天堂,这是由实践创成的。”在二十二年的实践中,我们也像他们一样在进行实践,唯一的差别是他们幸运地有这样的一些领导人,给他们施了魔法,他们像一个人一样致力于建设他们的国家。可是我们的魔术师们(领导人)却给一亿二千万人施了魔法,而他们自己却忙于搜刮大量财富。

  我们的领导人曾给我们指出了团结、信仰和纪律这个目标。可是万能的真主从我们这里夺走了我们的领导人。我们把所有这些理想同他一块儿埋葬掉了。然而伟大的真主却赐给他们的领导人以长寿。他铸成了大团结,并把七亿中国人民变成了一个人。他教诲他们对于他们的光辉灿烂的未来充满坚定的信心。他培养他们有了高度的纪律性,使得全世界今天都害怕他们。但是应该记住,使这个国家变得如此伟大的人本人,无疑是非常伟大的。

  这个国家正在借助于三种成分来取得进展,这三种成分就是工、农、兵。中国工业的进步是谁都知道的。这是工人阶级的成就。农业取得很大的进步,人们所到之处都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的庄稼。武装部队在战场上打仗、执行警察的职务、修建公路和桥梁、修工厂、种田地。今年,有一个兵营把那里的战士的全部工资退给了政府。这些士兵从他们办的工厂和农业中得到很多的收入,足够为他们发这一年的工资之用。

  中国拥有一亿受过训练的部队,有谁能够抵挡这么大的一支力量呢?中国的优势在于它兵力众多。这个优势,大约十五年前在朝鲜,仅仅几年以前在东北边境特区已经起了重大的作用。这些部队不必带着武器调来调去。

  中国军队似乎并不神气,他们的军服看来也并不整洁。当我们谈到在现代军队要打胜仗主要靠技术教育和训练时,而他们对我们说,假如士兵相信他的事业是正义的,甚至没有武器他也能够战斗。他们使得每个人都相信这个道理。但我们的情况则截然不同。每人各弹各的调子。非常缺乏一致的意见。而他们的情形,则是全国人民抱着一个精神。每个人都完全沉浸在一个美妙的曲调之中。七亿中国人民协调一致地随着一个伟人编的曲调跳舞。每当挥手向谁表示敬意,或向谁欢呼时,人们手臂的动作是有节奏的。喊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喊得很齐。毛泽东是最受崇拜的英雄。

  现在让我向你们谈一谈我们看到的国庆游行的情形。除非亲眼看见,否则人们几乎难以相信这一切。大约有二十万人参加游行,却有七十万人观看。到处纪律性都非常之强。这次游行是这样地丰富多采和欢乐,安排得如此周密,可以说在其他任何国家的独立日,人们都很难看到类似的盛况。(下转第二版)(上接第一版)

  检阅并不像其他国家那样显示它们的军事实力或武器优势。马路上没有坦克开过,空中也没有飞机飞过以表示敬意。晚上放了焰火。场面非常吸引人,焰火放得很巧妙,使我们惊叹不已。在那天晚上的宴会上,款待大约五千人,而且甚至是在一个大厅里。但是安排得非常完美,没有出现一点儿紊乱现象。

  中国取得了非常巨大的进步,它几乎已能制造一切东西。它最新生产的有潜艇和载重三十二吨的卡车。我们参观了北京地下铁道。一个能够制造氢弹的国家,什么别的东西也能制造。但令人惊异的是,他们从不使用甚至是一个进口的配件。每个另件和配件都是中国自己造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进口量几乎是很微小的;中国的出口量是很大的,它们收货款只收英镑。因此每经过一段时间,就有一架满载黄金的飞机从欧洲飞来中国。这表明它的货币是稳定的。中国货币在国内的购买力可以从下述事实得到证明:国家储蓄银行的存款总数比国内流通的全部货币多一倍半以上。这些银行的业务仅仅是收存储蓄,而且储蓄是不休息的。中国没有筹集任何贷款,不论国内贷款、还是外国贷款,而其他发展中的国家,例如我国,其经济基本上是建筑在借内债或外债的基础之上。

  如果我说中国没有苍蝇,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五天之内,我们只看见两只苍蝇,而且这两个苍蝇还是在宾馆里我们来自达卡的一个同伴的房子里发现的。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我们得出了结论:极有可能是我们随身从达卡或拉合尔把苍蝇卵带去了。人们也几乎看不到乌或牛。奶牛或肉牛都养在农场里。

  文化程度是很高的。在中国,哲学家少,但是科学家和熟练工人多。他们不授学衔和学位证书。在中小学校、学院和大学,学完规定的期限,并且在教师帮助下使之达到一定的水平,就被认为是足够的了。

  商店里各种商品和布类等很丰富。购买量很大。但是没有看到一个人穿那些衣服。我们感到惊奇的是,人们整天都是穿制服。我们问起这个问题时被告知说,那样的衣服是在家里或在假日才穿。在那里,人们不知道什么是化妆,因此不售卖化妆品。可以在任何一家商店买到酒,但人们很少喝酒。一位最近四年一直呆在中国的巴基斯坦朋友说,在整个四年期间,他没有看见一个中国人喝醉酒。其秘诀就是政府不喜欢人们饮酒过度。结婚和离婚都要履行严格的手续。离婚的事情是很少的。正在开展计划生育的运动。

  人们普遍提出的问题是,中国没有乱搞两性关系的问题吗?事实的确是中国没有性的问题。但是并不禁止男女自由交往。如果你傍晚到一些公园去,你会看到一对一对的男女。但是他们并没有乱搞的问题。只是那些在结婚之前正在用两年的时间互相进行了解的人才到公园去。

  在中国,诗歌、文艺作品、电影、戏剧、音乐和美术都不反映爱情的题材。只有一个题材,就是爱国主义和群众的胜利。在这样一个社会,儿童在没有恋爱事件的气氛中长大,他没有受到性的诱惑,在这样的社会中,谈不上他们会变成堕落的人。

  全国人民,不论男人和女人,都一样穿制服。但是工人阶级的制服是最好的。没有人停下来或躲开来给汽车让路。汽车是很少的。享有“行路权利”的是骑自行车的人和步行的人,而不是汽车。路是给普通群众走的,而不是给上等人走的。公家才能有汽车,私人不能有。

  我的一个朋友说,“你总是赞扬中国。如果你有机会的话,你会同意在中国定居吗?”我认为我根本不会那样做。首先,要在中国生活,需要经受过特别的教育和训练,而这个我是没有的。还必须习惯于一种特别的环境,而我是不习惯的。我认为这个国家的人民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是爱国的、真挚的、正直的、称职的,而且充满着革命热情。我可以用最简单的话说,现在中国人是不信真主的真正的穆斯林。他们有真正的穆斯林的一切高尚品格。在那里,人们不知道什么是偷盗、撒谎和背信弃义。他们确信讲团结、守纪律、有信心和不断进行实践等原则。他们很清楚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每个人都是积极的。个人利益、自私和贪婪已经消失了。他们的眼光集中在国家利益上。访问中国之后,我不得不相信,中国人一手拿着红书,一手拿着枪去征服世界。中国的军队是举世无双的。在全国虽然也没有等级差别,但是在武装部队中,人人平等达到了完美的地步。在武装部队中没有军衔。士兵和指挥官穿一样的制服。在肩上、胸前或衣领上都没有表示军衔的符号。我们搞不清楚,每天同哈米德见面的人到底是中国军队的副总司令,还是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士兵。当他从汽车里出来时,很难分别出谁是司机,谁是官员。我在中国的期间里,我整天地观察他们的行动。在我去睡觉之前,我的心里总是在想,这是充分了解他们的生活目的的人民,他们的目的在他们眼前是清晰的,他们决心征服全世界。他们以实际行动表明,他们完全为他们的国家而生,为他们国家而死。

  我回国的时候没有弄懂在不进行任何压制或使用武力的情况下能够取得所有这些成就,其秘诀在那里。但是在我们回国那天,我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发现了这个秘诀。这天正是联合国儿童周的第一天。沿路挂着许多标语。我看到的第一条标语写的是:“最好的实践是正确地教育和训练儿童。”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和政府获得成功的秘诀。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他们按照这样的方针教育所有青年人和老年人,使得他们现在全都开始向他们认为正确的一个方向前进。

  这里我还要提一个问题给读者考虑。要使人们作出努力必须有刺激,这是事实。在西方,这些刺激就是财富、奖金和人世的舒适;在伊斯兰教中,这些刺激是在天堂得到崇高的奖赏,而在一个共产党社会,则体现为受社会和群众的尊敬。中国所试验的生活方式(我把它只说成是一种试验,因为它只是在不多年前才实行的。),看来在背后没有任何刺激。读者们或许知道苏俄和东欧的文职和军界领导人胸前都挂着不少勋章,或者被授予列宁奖金、斯大林奖金。至少他们也要得到他们各自的职业的英雄称号。但是在中国看不到任何这样的例子。

  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任何刺激,这个社会是怎样成功地繁荣起来的呢?答案大概是,虽然在共产主义中,唯物主义是唯一的目标,而毛泽东在中国试验一种新型的共产主义——他试图把唯物主义和道德结合起来。这种结合是非常之好,使人们不得不赞扬它。仍然要等着瞧的是,共产主义终将显现出它的真正的可怕面貌,因为这个试验缺乏神灵的力量。正是根据这个论点,可以确认伊斯兰教比西方文化和共产主义都优越。

  我以为我有义务在这里作一个重要的澄清。在我们回国后,得悉全印电台一直在宣传说,巴基斯坦的代表团在中国遭到冷遇,在代表团回国的时候,没有一个重要人物到机场为代表团送行。这是一个明明白白的谎言和诬蔑。中国象所有其他共产党国家一样,而且比它们更甚,是非常讲究礼仪的。甚至今天巴基斯坦也被认为是中国的最亲密的朋友之一。虽然我国代表团是我国武装部队副总司令率领的,但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接待代表团,他两次到机场,先是迎接我们,后来又为我们送行。这充分表现出了巴中友谊。在官方举行的仪式中给哈密德·汗将军安排的位置也表明中国把巴基斯坦当作它的几个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在十月一日游行时,他被安排在毛主席右手第四位。

  最后我想再说一件事。我决定今后再也不到当地任何一家中国餐馆去了,它们的价格太过份了。看来这些饭店供给的食物同在中国供给的食物是无法相比的。

 

相关文章
[!--temp.fi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