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辽宁王忠新:8万多座水库,不抵三峡工程投资1/3?(中篇)

2017-12-29 15:54: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辽宁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8万多座水库,不抵三峡工程投资1/3?

  用GDP计算毛泽东时代是恶意污蔑

  (中篇)

  

31d0a234a66cf05d894f4119b81f1bf3.jpg

 

  (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诞辰124年)  

  用GDP统计毛泽东时代经济建设成就,是公知精英的恶意污蔑!作为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国内生产总值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用GDP计算毛泽东时代,这令人匪夷所思,这是形而上学猖獗!仅拿毛泽东时代的治水工程来说,如此震惊人类历史的建设奇迹,GDP怎会不抵建三峡水电站的三分之一?

  1、以治淮工程为标志,打响了治水的人民战争。建国初的农业,面临最大问题是上千条河流水患肆虐。1950年6—7月,淮河流域1300余万人口受灾。毛泽东阅读华东局电报时哭了,给周恩来批示:“请令水利部限日作出导淮计划,送我一阅。” 据毛泽东指示,全国治淮会议8月底举行,政务院发布《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9月21日,再次督促周恩来:“治淮开工期,不宜久延,望督促早日勘测,早日作好计划,早日开工。”他还亲笔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

  时值抗美援朝、台湾海峡战事紧张,国内又“一穷二白”,百废待举。如此内忧外患,毛泽东亲自批示,把两个原准备投入抗美援朝的野战师,集体转业,改编为水利一师和水利二师,开上治淮第一线,直接担任佛子岭水库和薄山水库的建设攻坚。苏、豫、皖数十万民工也投入“淮海战役”,民工们用最简陋的工具:铣、锹、条筐、独轮车、夯,靠肩挑手推移山开河,淮河流域光建成大中小型水库就5700多座。

  以治淮工程为标志,新中国治理江河洪水、兴修水利的人民战争声势浩大地打响:苏北灌溉总渠、石漫淮水库、白沙水库、板桥水库等淮河干流和主要支流的堤防建设工程、人民胜利渠引黄灌区、三门峡截流工程等捷报频传!尤其,1952年在30万军民奋战下,仅仅75天就建成荆江分洪第一期主体工程等等,抗击长江洪水显现了人定胜天!

  1956年3月新华社报道,全国兴修农田水利的五年计划提前、超额完成,不仅大大减少水患,还扩大农田灌溉面积800万公顷,比原计划超额约40%。

  

d309211a1c231db667c4bad05bc037b0.jpg

  2、全国的水库半数以上始建于“大跃进”。1958年下半年开始了加快经济发展的“大跃进”,全国农村首先掀起水利建设高潮。至今遍布全国的水库,半数以上始建于“大跃进”。如著名的北京十三陵水库、北京密云水库、浙江新安江水库、辽宁省汤河水库、河南省鸭河口水库、广东省新丰江水库、海南省松涛水库等。大跃进时期水利建设有一个突出特征,既由筑堤、导流发展到对大江大河拦河、截流、改道。如:1958年实施和竣工的海河拦河大坝合拢工程,把华北五条内河淡水全部截断入海流;黄河三门峡工程截流,可造成647亿立方米库容。根治和综合开发汉水的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胜利截流;黄河刘家峡水利枢纽工程大坝截流蓄水49亿立米;黄河青铜峡水利枢纽工程拦河坝合龙截流,可控制宁夏、内蒙古等地区的黄河凌汛,并建成一个1000万亩灌溉网。如果不是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样的壮举绝无可能!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业学大寨运动”,按“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号召,由过去偏重防洪向用水和抗旱转变。1969年完成的红旗渠,堪称人类征服自然的奇迹。仅1975年一年的投资就有45.3亿元。从建国初到1979年中央政府用于水利基本建设的投资达760多亿元。这投入比建28130公里铁路的675.73亿元还多,建设规模还壮观。

  3、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建设是人类历史的壮举。据统计,新中国成立前,我国只有大中型水库23座。到1979年全国共建成库容10万立米以上的大中小型水库8.5万多座。开掘、兴建人工河道近百条,新建万亩以上的灌区5千多处。与之配套的疏浚工程、灌溉网络工程,总量甚至超过以上主体工程。毛主席去世后完成的三峡水枢纽、南水北调那一个不是毛主席奠定的基础?

  这其中的治理长江、黄河、淮河、海河,包括辽河等所有中国的大江大河,那一条不是毛主席亲自号召、亲自督导?这其中的每一项工程,都是前所未有的壮丽史诗。如,治淮工程共建成佛子岭等10座大型水库和官沟等一大批中型水库及几百座小型水库;开建了城西湖、城东湖、蒙洼和瓦埠湖4个蓄洪工程;开辟18个行洪区,兴建了举世闻名的淠史杭沟通综合利用工程和新灌区。如,1972年竣工的辽河治理工程,光上游和支流共修建水库220座、堤防4500公里、电力排灌站920处,可灌溉农田1100多万亩等等。

  4、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建设主要产生四大效应。毛泽东时代修建的大型水库都具有蓄水、防洪、灌溉、抗旱、养殖、航运、发电等综合性功能,但其最突出的功能体现四点:

  一是防洪。新中国面对上千条河流水患肆虐,经过毛泽东时代的治水,历史上曾六次改道,1500余次决口的黄河,再无泛滥。治淮工程的预定目标基本完成,淮河再没酿成重大水患。治理长江水患取得决定性胜利,至今千里干堤无溃口。水患元元的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得到根本性改变,毛泽东胜似大禹千百倍!

  二是灌溉。中国历史上一直是南涝北旱。北方大旱时赤地千里,饿殍遍地。经过毛泽东时代大力治水,灌溉面积达8亿亩。今天提出的18亿亩耕地红线,这18亿亩良田,就有8亿亩是毛泽东时代治水改造而成(开垦北大荒等另当别论)。由于治水改造耕地,扭转了几千年来农业靠天吃饭的历史,建成多少商品粮基地?让中国的粮食生产大幅增长,这解决吃饭更为重要!

  三是发电。解放前,中国的水力发电基本没得到开发利用,1949年的水电发电量才12亿度。而毛泽东时代将治水和发电相结合,到1976年已发电2031亿千瓦时(同期印度是956亿千瓦时),其中,水力发电456亿千瓦时,占发电量的22.4%。小水电达到6.8万处, 1975年发电量66.86亿度,占全国发电量的3.4%。水电发电量是1949年的38倍。

  四是饮水。现在全国的城市饮用水,主要来自毛泽东时代建设的水库和水利设施。如,北京的城市饮用水水源:密云水库,1960年9月建库;京密引水渠(北京供水大动脉),完成于1966年;官厅水库,1954年建成;20世纪90年代库区水受严重污染,2000年停止向北京供给饮用水;永定河引水渠,建成于1956年。地下水水源,北京10年抽取地下水相当于2800个昆明湖,地面沉降极其严重。也就是说,除了抽取地下水,北京饮用的地表水,都来自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工程。

  还包括大量的工业用水,也靠这8万6千座水库,没有这些优良的淡水供应,工业怎么能发展起来?毛主席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水利专家?!

  

3edee346cfdc6284559108dad1764428.jpg

  5、毛泽东时代没有靠举债建设的“虚胖”。2016年11月,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说,中国过去1年债务增加4.5万亿美元,美欧日相加债务增加了3.6万亿美元,中国过去一年增加的债务比欧美日加起来还要多出来1/4,再考虑到麦肯锡2014年末计算中国全部债务相加已经高达28.2万亿美元,按照人民币折算,中国的债务总额已轻松超过200万亿元人民币!这还不包括一些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可2017年中国的GDP才789526亿左右。

  标普全球评级发表了有关中国信贷增长的报告,根据该报告,在2017至2021年间,中国债务规模可能增加77%至302万亿元人民币。从债务增速来讲,中国的债务增速高于中国名义GDP增长率,这其实意味系统的高信贷风险仍可能递增。如果要是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无数“虚胖”的建设成果就会毁一一旦!

  对比毛泽东时代结束时,既无内债,也无外债,更无财政赤字。也就是说,毛泽东时代取得的所有建设成果,都无任何金融风险,都没有虚假繁荣,都真正属于人民,都真正是积累起来的共和国家底。假使毛泽东时代若高额举债求发展,将债务都留给子孙,那又该如何?

  6、如此巨大的治水工程该算多少GDP?这样巨大的水利工程,这样的改天换地,是唯有毛泽东时代才能创造出的人类奇迹!那么,该怎么用GDP来计算这伟大的经济建设成果?按《国内生产总值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发布的信息,毛泽东时代最高年份的1975年,实际GDP才为401.18亿。从建国初到1979年中央政府用于水利基本建设的投资共760多亿元,如用GDP来计算大约只能算760亿元。可改开后三峡工程一项的总投资就为2039亿元,毛泽东时代改天换地的治水奇迹,竟然被统计到不足三峡工程的三分之一,这不令人匪夷所思?

  三峡工程的土石方开挖、回填、混凝土浇注总量不超过3亿立方米。甭讲毛泽东时代的整个治水工程,就拿建成的8.5万多座水库来说,总土石方就达361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1949-1979的30年间,新中国水利建设的工程总量为1200座三峡工程。三峡工程的动态总投资达2039亿元。那1949-1979年30年间新中国水利建设的总投入,就相当于投入245万亿元。况且,若现在建这8万多座水库,能动迁得起吗?能拿得起动迁费吗?毛泽东时代水利建设产生的蓄水、防洪、灌溉、抗旱、养殖、航运、发电、饮用、旅游、环保等综合性功能,又该怎么算进GDP?那一种全民族焕发出的治水精神,动辄几十万民工无偿地奋战在治水工地,又该怎么算进GDP?

  这样明睁眼漏的荒谬统计,这样极为缺乏公信力的统计,如何由国家权威部门发布?这样发布的权威信息,如何不影响权威的威信?这样的荒唐的统计,不是在肆意贬低毛泽东时代的伟大经济建设成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