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王宝才:齐鲁石化乙烯缓建中精彩的一笔

2018-02-27 09:07: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王宝才
点击:   评论: (查看)

  早在1975年,为保障人民生活和适应工业生产等需要,毛主席、周总理决定引进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乙烯装置,包括齐鲁乙烯装置。1979年6月23日与外商签订的十套合同全部生效。当年10月就有9个化建公司200多台专用机械进驻齐鲁乙烯工地进行土、石方会战,到1980年底,厂区地基和“四通一平”等工程完成。1980年1月26日,乙烯10套引进设备陆续到青岛港。齐鲁石化已组成了建设乙烯强有力的队伍,对进口设备严格有序接运、检验。但是1981年,国家突然决定乙烯缓建,而外商是凭合同办事的,不肯“缓”,为中国生产制造的设备仍然源源不断按时到货。因此,公司急忙抢建总仓库,把这些到货的洋设备保管好。

  总仓库面积数十万平方米,设有普通库、恒温库、低温库、棚库等,人称“亚洲第一大仓库”。外国专家陆续到场,感到很吃惊,说中国这些年都是“亚洲第一”:从乒乓球、篮球、足球到原子弹……这设备不是去工地安装,而是装进仓库里,仓库储存着数万吨成套设备,真是“亚洲第一大仓库”!当时石化人心里感到这“亚洲第一大仓库”真像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乙烯指挥部指挥徐吉亨是个工作狂,建大化肥时,他天天在现场与工人一起,就是干干干!有人称他“干指挥”。 “停缓建”这块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因为按照与外国签订的合同分两批即1982年1983年,引进合同过期失效,外商和保险公司合同也到期了。外商在法律上不再承担经济责任和技术保障作用。而且随着时间的拖延,引进设备、器材和化学材料大量老化、变形、腐蚀、失效、报废,对引进设备的保管和维护花费了大量资金,已经威胁到乙烯能不能建成的大问题。他心急如焚,他坚持不违背中央停缓建精神下,还是想办法干。1982年,在他带领下,以防止如球罐组片长期存放仓库变形等等问题,和大伙儿制定了“就位保管”方案,他亲自跑到化工部去请求,得到批准,石化人异常兴奋。我当时在乙烯工地,1982年底,徐吉亨到在建的低温库检查。他和我是多年邻居,很熟悉。他说:“就位保管”干了几个月了,干得很好!秦部长(原化工部长秦仲达,当时齐鲁石化属化工部)说,我们这是乙烯缓建中最精彩的一笔,准备在所有停缓建单位推广我们的保管方法呢。去年投资5500万元主要抢建总库,今年资金困难,我们也只能“就位保管”这一点了。这总仓库快建成了,有时间你去写个材料宣传一下。特别是我们的工人干得好,外国专家都称赞是“神仙焊工”,这是个好的开头。这以后“就位保管”、乙烯施工,工人阶级为祖国争光,为民族争气精神应该坚持发扬下去!徐吉亨对工人的感情很深,一有时间就去工地,混在工人堆里干活,工人有点成就他就称赞。

  辽阔平坦的乙烯十里工地空空荡荡,也只有十公司数十名工人在氯碱工地施工,让这里红了一角:弧光闪闪,电锤轰鸣!天气已经很冷了,大伙儿热火朝天,摘下电焊帽,气喘吁吁,一头的汗水!施工队长介绍说,领导要求地下、地上管道,电缆各种链接都一次施工完毕,严格质量,不允许在全面开工后再次返工。实际上我们的“就位保管”是个名,比正式安装施工要求还严。而投产又不知时日,特别是球罐,几何尺寸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可避免的有所改变,因此焊接质量比正式施工还严格。休整快两年了,天天练兵,大家心里憋着一股劲呢!就这点活,能不争口气吗?但是这球罐材质特殊,组片多,焊接难度大,刚焊接A球时,拍片410张检查,一次合格率为97.5%,优良达67%。这个成绩还是比较理想,但大家不满足,又反复琢磨研究,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到A球焊接完,拍片1440张,一次合格率达到99%,优良率达到85%,以后B、C、D三个球罐(氯碱球罐)都超出这个水平,创造了化建公司焊接质量历史最高水平。日本专家看到中国电焊工一头又一头的汗水,防护服湿透一遍又一遍,又看看这焊接照片,不由得惊赞道:“伊要丝考!伊要丝考!”(真是神仙焊工!神仙焊工!)在日本没有这个成绩,其他国家他也没有看到这样好的成绩。

  我很感动,连夜写稿子,一晚上就写完了。但是当时媒体认为又是“保管”又是“安装”,读者不是会觉得矛盾吗?迟迟不能发表。这之间施工现场又安装了3台高塔,后来,我压缩成五六百字,以《乙烯引进设备妥善就位保管开了个好头——四罐三塔高质量安装就位》为题,发表在1983年4月4日《石化工人报》上。不少单位来参观学习我们的“就位保管”。他们说山东人让保管的散片成了球罐,躺着的高塔永久地站立起来了,这种“保管”方式真是个创造,真是缓建中最精彩的一笔,我们要学习!不仅在乙烯缓建中书写了最精彩的一笔,挽救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在十多年的乙烯建设中,徐吉亨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汗水。1992年4月,中国石化盛华仁总经理视察全面建成生产的乙烯时说,应该给徐吉亨颁发“军功章”,但还没有来得及“颁发”呢,他于当年7月猝然而逝。

  

  本文系“齐鲁石化齐建厂50周年征文”作品

  发表在2016年4月18日《齐鲁石化报》编辑:张小燕

  作者署名王宝才,本次上网作者略有删改

  图片系齐鲁石化信息港编者寇敏插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