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溥仪:“请主席放心,我也会变成新的溥仪。”

2018-04-09 14:47:44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往事越千年
点击:   评论: (查看)

  多年前毛主席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并请溥仪吃晚饭的事,我曾于1983年在《中国烹饪》第12期发表过《从“紫罐煨肉”说起》一文,那时除了写吃的,别的不便多写,也不敢多写。在毛主席和溥仪先生长达5个多小时的谈话中,我所听到的一些内容,仅用“毛主席面带笑容十分和蔼地对他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一一作了中肯的分析和亲切的勉励”这样简短的文字搪塞读者,不好意思,但没有办法,只能如此。现在好了,社会安定和谐,是可以说说当年具体情况的时候了

  ★毛泽东与溥仪

  国庆10周年的热门话题

  1959年国庆前夕,毛主席代表党中央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建议,“在庆祝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特赦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伪满洲国战争罪犯爱新觉罗·溥仪就是这批被特赦释放犯中的一个。

  消息公布后,社会各界反响十分强烈,绝大多数人认为:这一措施首先说明了国家政权的空前巩固;其次说明党和政府实行的惩办和宽大相结合,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相结合的政策获得了巨大成功;同时也是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对稳定和巩固社会主义制度有利。无疑,这是国庆10周年人们谈得最多的热门话题之一。

  ★1961年6月10日,周恩来与溥仪夫妇从福建厅走向新疆厅时亲切交谈

  在国庆10周年发生的大事件中,有三个亮点非常突出:

  (1)特赦末代皇帝溥仪。

  (2)9月30日晚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宴,招待80多个国家的贵宾和国内著名人士。

  (3)10月1日首都70万人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新中国成立10周年庆祝大会、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其中,特赦溥仪的社会影响没有随着节日的过去而消逝,仍然是大家热议的话题。

  直至1961年毛主席在颐年堂单独接见溥仪的时候,此事的影响上升到了顶点。之后它便跃出国界,成为国外有识之士研究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关于劳改政策的重要依据,就连一贯反对、敌视新中国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能把封建皇帝改造过来是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溥仪

  溥仪话当年

  毛主席接见溥仪那天,我正好在颐年堂值班。当时,我对末代皇帝挺好奇,很关心这件事,所以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溥仪当时的穿着、表情。溥仪身着一套蓝卡其布中山服,足穿布鞋,身材修长,腰板挺直,颇近檀色的脸上架着一副墨边眼镜,显得比较清瘦、老成。从他刚刚进门的神态看,仿佛是带着几分自责、几分喜悦和几分企望来到颐年堂的。

  我上茶时,溥仪摘下眼镜,含着泪花异常激动地向毛主席诉说:“我是一个对国家、对人民犯过死罪的人。今天有幸能得到毛主席的接见,是我溥仪一生中最大的荣幸,我要……”此刻他已从落泪变成了哽咽。

  毛主席摆摆手说:“先不谈这个,我们欢迎你回到北京来。听说你在北京植物园劳动,休息得还不错,很好嘛。现在做清史资料研究工作还行吗?不要急,慢慢来。第一要保重身体,50多岁也算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第二要继续学习,学什么?学工作,学生活。当然你也一直在努力学习,而且进步不小。”出人意料的是,溥仪竟被毛主席如此关爱备至的话感动得失声痛哭。这种场面,让毛主席也动了情。我赶紧去拿热毛巾过来递给他们,以便调节一下气氛,好让客人放松下来。

  ★毛主席与溥仪交谈

  也许是热毛巾起了作用,溥仪擦过脸后,神情冷静了许多,戴上眼镜刚要说什么,毛主席便问道:“你在天津的日子不短嘛,过得还行吧,文绣同你分手后,还有她的消息吗?”溥仪先是一愣,很快回答说:“我在天津住了六七年,先在张园,后来搬到静园。那时刚20出头,血气方刚,各种想法也很多。天津住着不少洋人,各种消息不断,大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比在故宫里自由、舒服多了。可能是受我的英语师傅庄士敦的影响吧,一度很想去欧洲观光消遣。但身边的遗老们大加反对,我父亲也不赞成,还有日本人拼命拉我,只好作罢。

  文绣与我办了离婚手续后,人倒自由了,可日子并不好过。据说她的家里人对她十分冷淡甚至痛恨。她一直都很孤单、清苦。”说到这里,溥仪话锋一转,明确表示:“我在天津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千不该万不该投靠了日本军国主义,死心塌地地跟他们走,直至成为他们欺压、屠杀中国人民的帮凶、走狗。”他接着谈到了自己记忆中最深刻的几件喜事、悲事、丑事、恶事,末了长叹一声说:“真是一步走错,万步难回啊!我对上,无颜面朝祖宗;对下,无脸再见晚辈。为什么要我从小就做皇帝!?要是不当这个皇帝就好了。”

  ★溥仪在延安参观毛泽东旧居并请当地农民签名留念

  毛主席一直都很认真地听着,除了关键处问几句外,极少插话。唯独对“皇帝”一事倒是讲了不少:“皇帝是封建制度的产物。自己可以争当,但不能决定,就是当了皇帝,也需要他周围的一帮人来捧场,名曰‘吹鼓手’。经他们一吹,皇帝就变得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了,而他自己也觉得皇帝就是真龙天子,唯我独尊、说一不二了。其实有的臣子也不全是在替皇帝吹捧,而是有自己的打算。清朝从顺治开始,历经260多年,有过10个皇帝,你是最后一个,叫做末代皇帝。但你与前头9个不同,是傀儡皇帝。清朝的这些皇帝中,有作为的是前几位,尤以康熙和乾隆为最,一个执政61年,一个执政60年,是做了不少事的。”

  说到这里,毛主席掰着手指历数秦、西汉、东汉、三国、西晋、东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辽、金、元、明、清,笑着说:“你不但是清朝的末代皇帝,而且还是中国两千多年来整个封建社会的末代皇帝。你的情况表明了一件大事,就是中国以后再也不会有封建制度了。”溥仪连连点头,十分敬佩地说:“主席分析得好,主席分析得好呀。”

  ★油画毛泽东宴请溥仪

  餐桌上的心灵震撼

  皇帝话题结束后,溥仪又讲了日本投降后,他被苏联军队押禁在远东的情况,不知不觉已谈了2个多小时。6点整,毛主席提议吃饭,因为只有两人,所以菜肴不多。在四五个普通菜中,要算“紫罐煨肉”最好。溥仪毕竟是有过口福的,十分赞赏,誉之“味美厚重,独具品位”。

  毛主席则另有所指地说:“如果没有厨师,岂不淡而无味,菜做得好吃,不要忘记他们(厨师)的功劳。我也有些日子不吃猪肉了,今天算是破例。难啊!朝鲜一仗(指抗美援朝),赫鲁晓夫逼我们还债,那时国家又无多少美元,只得用农副产品、轻工产品和别的一些东西还他们。不过,中国人是有志气的,反正天塌不下来,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困难和原子弹?”

  溥仪惊呆了,傻傻地坐着,一动也不动,不知该说什么好,竟脱口问道:“谁劝你律己不吃肉的?是开会决定的?”毛主席笑着回答:“谁也没劝,是我们自己定的。大家都没有肉吃,为什么我还非吃不可呢?”溥仪无语,深情地望着毛主席。毛主席见状,拿起餐勺从紫罐里盛出一大块肉放在溥仪的盘子里,示意他:快吃吧。溥仪乘机把早有准备的话说出来了:“自从我由苏联被押解回国,在近10年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过程中,几乎天天都在进行着激烈的、痛苦的思想斗争,最厉害的时候都到了生与死的边缘。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正是有了共产党正确的改造政策和高水平的监管干部,我才能有根本转变的可能。要论我改恶从善的话,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彻底扔掉心里的皇帝尊号,放下架子,面对现实,认罪服法,重新做人。今天晚上您老人家请我吃的这顿饭,看来简单朴实,但分量极重,有尝不尽的味道,加上刚才讲的话,就像雷鸣、闪电一般,再次把我惊悟了。回想我从前在宫里用膳时,每餐都要摆上几十个菜,而且顿顿如此,天天如此,年年如此,不要说吃不过来,就连看都看不过来。那种骄纵愚蠢、腐朽没落的摆谱场面,是在吃饭还是作孽啊!?事实证明我选择接受改造这条路是走对了,使我亲临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见识了全新的人、全新的事。今后会靠自己的能力活着、做人。请主席放心,我也会变成新的溥仪。”

  毛主席边吸着烟,边说:“哪一方面是对的,便站到哪一方面去。你说共产党的改造政策好,战犯管理所的监管干部好,我再给你补充几句。

  第一,对战犯先当人看,后当罪犯看。一律不打、不骂、不侮辱人格。

  第二,战犯生病要能得到及时的治疗。

  第三,衣食起居虽在监狱,但基本生活标准是需保证的。

  第四,坚持让战犯自己动手,做些力所能及的个人及社会劳动。

  第五,组织参观工厂、学校,了解目前国家的建设情况和成就。

  第六,适度放开战犯与家人之间的书信往来或赴监探望,协助政府帮助和教育他们。”溥仪连连点头答道:“他们一直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

  ★溥仪正在阅读《毛泽东选集》,摄于1964年

  毛主席的嘱咐

  吃完饭后,宾主回到大厅喝茶休息。接见快要结束时,溥仪突然提出打算重新整理他的往事材料,还讲了些深表感谢的话。毛主席起身握住他的手说了一声“好”,同时又明确指出:“写往事也好,写回忆也好,是为了总结历史,总结自己,必须一真二实。真就是要尊重历史;实就是要写自己,或与自己有关的人和事,包括好的、不好的两个方面。以前写的东西,可以在新的认识基础上再作修改补充。总之只有把自己写清楚了,别人看了才会明白。”

  临别之时,毛主席再次嘱咐溥仪:“抓紧时间找一位合适的女人结婚成家,不要再拖了。这样生活上有人照顾,也方便,对工作、对你的身心健康都有益处。”

  此时此刻,一个前朝的皇帝,一位当今的人民领袖,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在这一瞬间,化解了多少他年旧恨。这是中华民族大爱精神的体现,是一幅极其生动美好的历史画卷。可惜我不是画家,只能留在心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