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重读《毛泽东年谱》(21):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真是天大的笑话!

2018-04-13 10:09:32  来源:微信“ 林爱玥”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如果中国一直按照老人家的设想走下去的话,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是会更好还是更坏?

  很多天没有更新《重读<毛泽东年谱>》系列了,在这里先向大家说声抱歉。不得不说,重读《毛泽东年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却也非常孤独的事,特别是在重读的过程中总是会忍不住地联想:如果中国一直按照老人家的设想走下去的话,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是会更好还是更坏?而这种联想又往往会让人忍不住的陷入无尽的忧郁和惆怅之中。

  1957年9月19日下午,在中南海颐年堂主持会议并讲话。

  1、毛泽东说:矛盾历来是两个,敌我矛盾与是非问题。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但在斗争中把他们划出去一部分(右派)为敌我矛盾。过一时期,要拿回来一部分(经过分化),现在是右派,过几年又摘掉右派的帽子。

  时至今日,依然有一些人不依不饶地一口咬定“反右”就是“迫害知识分子”,但是,从这段文字我们可以看出,首先,那些被划入“右派”的所谓的“知识分子”都是资产阶级的吹鼓手和代言人,这些人本身就从属于资产阶级,其次,除了极少数极其顽固死不悔改的“右派”外,大多数“右派”在经过甄别和改造后是可以摘掉“右派”的帽子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反右”无论如何都与“迫害”无关。

  “摘帽”的好处就是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冤假错案,保证了“反右”始终能被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不过,“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得矫枉”,既然“反右”是场运动,那么涉及范围就一定很广,如此,难免会有人会被错划为“右派”。因此,肯定有人会说,无论如何,“反右”对那些被错划为“右派”的人不公平。确实是不公平。不过,有一个问题始终无法避免,如果因为担心错划了一个“右派”,就放过一百个真正的“右派”的话,是否更得不偿失?

  更何况,我们都知道“反右”是不搞肉体消灭的,那些被错划为“右派”的人,委屈肯定是有的,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可以等来“摘帽”的那天。话说,毛主席在革命早期,不一样被多次错误的划为“右派”么?如果说委屈,谁能比毛主席受到的委屈更多?

  9月22日 下午,在中南海游泳池同张德生、张仲良等人谈话。

  2、毛泽东说:反右派今后会不会纠偏、翻案?审批时要注意。这次都登了报,许多话都是他们自己说的,都不是孤立的几句话。北京也有人说过不好的话,没有划成右派。反右派斗争不搞好,社会主义建设不成,他们会搅乱人心。要教育中间派和右派。这次斗争,他们受到很大的教育和锻炼。大鸣大放、大字报,都是学来的,有的是群众创造的,有的是右派创造的,名词和形式没有阶级性,左、中、右都可以利用。

  如果将这一段话与上一段话结合起来,就更容易理解“反右”的实质了。从“许多话都是他们自己说的,都不是孤立的几句话。北京也有人说过不好的话,没有划成右派”可以看出,甄别“右派”是件非常严肃非常严谨的事,并没有那么容易造成“冤假错案”。当然,不容易造成“冤假错案”并不等于没有“冤假错案”,这是一个概率的问题,而这个概率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只能尽量减少。

  既然“冤假错案”难以避免,那么,为何还要“反右”?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反右派斗争不搞好,社会主义建设不成”,“反右”都上升到这个高度了,可以说,“反右”是非进行不可的,理由则是“他们会搅乱人心”。同时,“反右”还可以起到教育中间派和右派的目的,打击少数顽固的“右派”,教育和团结大多数中间派和右派,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反右”的必要性都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某些人一口咬定“反右”就是“迫害知识分子”,但“反右”的主要方式无非大鸣大放大字报,但是,大鸣大放大字报哪来的呢?学来的!从哪里学来的呢?答案很讽刺,竟然是从右派那学来的。毛泽东曾说:大字报本身是没有阶级的,阶级性是看它的内容。“大鸣大放”是右派创造的,我讲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他们把科学艺术上的口号变成政治口号,叫做“大鸣大放”,来向共产党争“自由”。

  用“右派”发明的“大鸣大放”去对付“右派”,如果这是“迫害”,那恐怕也只能说是“右派”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9月29日 晚九时,在中南海勤政殿回见由主席费林格率领的捷克斯洛伐克国民议会代表团。

  3、毛泽东说:我们的外交政策原则是:首先是和社会主义阵营各国团结;第二是和亚、非、拉丁美洲及北欧的一部分国家建立关系;第三是对西方主要国家,现在主要是和他们斗争,不忙于建交。所以这和杜勒斯(时任美国国务卿)的方针相同,他们怕我们去闹事,不同我们建交。

  这一段话之所以我特意摘录下来,主要针对的是某些人在中美贸易战当口所说的新中国前三十年闭关锁国的谬论。

  

  以上就是某位自称“40年党龄的老党员”说的话,坦白说,我是很难想象这些话是出自一个“40年党龄的老党员”之口的,遗憾的是,现实就是这么讽刺,更让我觉得遗憾的是,这种人是如何有脸以“40年党龄的老党员”自居的。

  从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新中国前三十年显然没有“闭关锁国”,我们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和其他第三世界的国家有着广泛的友好关系,对于西方主要国家,之所以不建交,责任也不在中国,而是因为那些国家始终对新中国采取敌视的态度和封锁和政策,中国的大门始终是打开的,只是那些国家自己不愿也不敢进来而已。

  好了,这里就不啰嗦了,1+1=2的事说太多了也没什么意思,不过,以后要是谁再敢说什么新中国闭关锁国之类的话,就用这段话糊他们脸上去吧。

  9月30日 晚八时半,在中南海勤政殿回见由阿里斯托夫率领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团。

  4、毛泽东说:你们能否帮忙使中国少生人口?不打仗,又讲卫生,人口不断增多起来。这件事人不能控制它,是无政府主义。要搞一个计划生育。

  从这一段话可以看出,毛泽东是一直希望优生优育的同时控制人口盲目增长的。并且,毛泽东还将无序盲目的生育称为无政府主义,可见毛泽东对计划生育的重视程度。

  不过,今天,有些人却在提倡无节制的生育。

  

  与毛主席主张计划生育相反,今天某些网络著名大V正鼓吹无节制生育,那么,到底是谁错了,是毛主席错了,还是某些网络著名大V错了?

  当然,简单的比较谁对谁错没有太大的意义,毕竟,时代不同生产力不同,两者并不具备完全的可比性,但是,道理却总是相通的。我们都知道毛主席著名的《七律·送瘟神》中有句非常有名的诗句,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而这首诗是写作于1958年,也就是说,新中国1950年是5亿人,1958年是6亿人,8年时间增长了1亿人,并不能算多,不过,毛主席却已经明显感受到了计划生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否则也不会对苏联代表团说出“你们能否帮忙使中国少生人口”的话了。

  如果毛主席没错的话,那么,肯定是某些网络著名大V错了错了。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真的按照上图网络著名大V的观点“教育免费,医疗免费,每多生一个孩子,每月加一千块生育津贴,生五个孩子奖励一套房”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恐怕反应再迟钝的人也该明白,那就是国家的国库会很快被掏空,如果国库被掏空了,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曾在《经济大师毛泽东2》一文中谈到,作为经济大师的毛泽东一贯重视国家、集体、个人三者之间的关系,个人的利益应该得到保障是没有问题的,“教育免费,医疗免费,每多生一个孩子,每月加一千块生育津贴,生五个孩子奖励一套房”的愿望也是美好的,起码对于我这样的穷人是很有吸引力的,但是,是否为了满足个人利益就要脱离实际的无限消耗国家财力、物力?一个国库被掏空的国家在国际上还能有什么竞争力?

  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我真的不认为我们国家有能力去承受那些听起来很美好的愿望。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家庭,做什么事都应该是有计划的,生育也一样应该有一个计划,如果失去计划失去控制怎么爽就怎么来,那不是无政府主义那又是什么?

  当然,以上这些观点只是我个人一些不成熟的观点而已,仅供战友们参考,也欢迎战友们批评指正。

  以上粗体字部分引自《毛泽东年谱》下册第三卷207-214页

  距离上次写《重读<毛泽东年谱>》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重新读来,仍是感慨万千。很喜欢梁静茹的那首《会呼吸的痛》,里面一句“你在就好了”更是唱到了我的心底最柔软的深处,重读《毛泽东年谱》的时候,不知为何,总是忍不住想到这一句,而每当想到的时候,又总是忍不住泪眼朦胧。

  就让我轻轻的说一句吧:毛主席,你在就好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