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2018-10-25 15:50:57  来源:济学  作者:李克勤
点击:   评论: (查看)

  【李克勤题记:中国的独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是新中国成立之后逐渐形成的。在工业中,汽车业无疑又是处在支柱产业的地位。对此,苏联老大哥给我们的帮助很大。但主要还是由于毛主席迅速抓住了机会,果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使得中国的汽车业步入了一个多快好省的发展路径里。】

  

一、新中国汽车业的起步曾经得到苏联的援助

 

  在1949年建国之初,第一次出访苏联在参观斯大林汽车厂时,那一座座高大的厂房,一辆辆驶下装配线的汽车,给毛主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对随行的同志说: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工厂。

  在双方商谈工业建设项目时,苏方领导人建议中国尽快建设一座综合性的汽车制造厂,像斯大林汽车厂那样。并表示斯大林汽车厂有什么样的设备,中国就该有什么样的设备,斯大林汽车厂有什么样的水平,中国的汽车厂就要有什么样的水平。

  这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1950年1月,毛主席、周总理在莫斯科同苏方领导人商定,由苏联援助中国建设一座现代化的载货汽车制造厂。

  这个决策,用现在的话说叫抢抓机遇。

  就这样第一汽车制造厂的建设列入第一个五年计划,成为156项重点工业建设项目之一。

  

二、一汽的奠基和厂长的任命,毛主席的关怀无微不至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1951年,新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在距长春西南6公里的孟家屯破土动工。1952年1月,苏联汽车拖拉机设计院完成了一汽的初步设计。设计图纸由一汽的“第一名职工”、有苏联生活经历并毕业于苏联鲍曼工学院的陈祖涛从莫斯科带回北京。

  1953年,毛主席签发《中共中央关于力争三年建设长春汽车厂的指示》。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1953年7月15日,一号门前广场上彩旗飘扬,人头攒动,广播喇叭里播放着激昂的乐曲,两辆大起重机将两面五星红旗徐徐升起,李岚清、王恩魁、李柏林等六名青年共产党员将刻有毛主席题词“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纪念”的汉白玉基石放置在厂区中心广场基座上,中国汽车工业史上第一场规模空前的建设工程开始了。

  一汽这个年产3万辆载货汽车的大厂的厂长,自然引起了毛主席的关注。

  这还有一段佳话:1950年,毛主席访苏回国途经哈尔滨,听过时任哈尔滨市市长饶斌的工作汇报。恰巧,中央政治局在讨论一汽厂长饶斌的任命时,毛主席问:饶斌就是在哈尔滨当过市长的那个白面书生吗?当时列席会议的一机部副部长段君毅回答说“是”。

  毛主席又问:他厉害吗?

  显然,毛主席言外之意就是说这个厂长必须是有魄力,敢想敢干的人。

  当熟悉饶斌的同志都回答:还可以。

  毛主席就欣然同意了。

  后来,饶斌果然不负众望,不仅领导好一汽,以后还是二汽创建的主要负责人——毛主席对他的鞭策无疑是巨大的。

  

三、从解放牌卡车到东风牌轿车,都与毛主席密切相关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三年后,1956年7月14日,第一批汽车试制成功。就在这一年,毛主席高兴地宣布: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我们不晓得造飞机、造汽车,现在开始能造了。”】

  “解放”牌载重汽车的命名,还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由一机部副部长段君毅向毛主席汇报并为汽车命名,毛主席给汽车起了个名字叫“解放”;另一种说法是:段君毅在列席政治局会议时提到这件事,朱老总说,我们的部队叫解放军,汽车也叫“解放”吧,毛主席表示赞同,确定新车就叫“解放”牌。

  这两种说法都可以说是由毛主席亲自命名的。再说,汽车的品牌字体取自毛主席为《解放日报》题写的“解放”二字的手写体,刻写到了汽车车头的第一套模具上。

  1956年4月,也就在解放牌开车即将下线时,毛主席就给中国汽车人提出了新问题:

  【“什么时候能坐上我们自己生产的小轿车来开会就好了!”】

  1957年5月,一汽设计处接到了时任一机部部长黄敬下达的关于加紧试制小轿车的任务,并取“东风压倒西风”之意,定其名为“东风”牌。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1958年2月13日,汽车城春寒料峭。从苏联回国不久的毛主席来一汽视察工作,在肯定工人们制造出“解放”牌汽车后,他对陪同的饶斌又讲了那句话:

  【“什么时候能坐上我们自己生产的小轿车呀?”】

  毛主席这句话给试制工人带来了一股更加强劲的动力。

  4月,一汽全厂动员,组建了突击队,经过23天的日夜苦战,第一辆国产轿车终于诞生了。而此时距毛主席视察才仅仅3个月时间。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闻迅,毛主席兴奋不已,并于1958年5月21日下午,专门检验了由铁道部派专用车厢从长春接运至北京的轿车。他绕着轿车看了又看,询问了轿车的生产情况和技术性能,以及护送轿车的技术人员和司机的姓名。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随后还兴致勃勃地和在场的林伯渠一起坐上“东风”轿车,绕着怀仁堂行驶了两周。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下车时,毛主席满面笑容如春风般和煦,他说:

  【“坐上我们自己制造的小汽车了!”】

  《人民日报》很快发表了这个场景的照片,令多少中国人欢欣鼓舞,备感骄傲。

  

四、红旗牌轿车投产是个奇迹,可算是毛泽东文化的一个标志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1959年国庆10周年阅兵检阅车首次使用国产红旗轿车,这又是一次里程碑意义的事情。

  一汽人在“东风”造出不到一个半月,又提出制造高级轿车的计划,欲再突破一个中国人不能造高级轿车的历史纪录。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1958年7月1日,高级轿车项目正式上马,计划一个月内完成。在那个“赶超英美”的“大跃进”年代,一汽人提出了“乘‘东风’,展‘红旗’,八一造出高级轿车献给毛主席”的口号。

  全厂上下总动员,组成干部、技术人员、工人“三结合”的攻关突击队,日夜奋战。在当时十分落后的技术条件下,要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造出高级轿车的样车来,困难之大,可想而知。当时不要说没有完整的设计图纸供参考,手头连可供借鉴的样车都没有。

  以搞群众运动的方法进行设计与试制,试制时车身无图纸,就以油泥模型来取样板,制造车身钣金覆盖件,零部件试制以百里挑一的办法选择。

  听说吉林工业大学有一台1955年型克莱斯勒帝国牌C69高级轿车,便由厂领导出面将车借过来,作为设计参考“蓝本”。这台车原是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后来人民日报社购置,因其马力大、车速快、性能好,报社每天清晨去机场送纸型,此后又转给吉林工业大学做教学科研用。

  有了样车作为“蓝本”,设计人员们并不是简单地移植、照搬,而是力求在红旗轿车的造型上体现民族风格。他们从北京地故宫、北海、颐和园等代表中华建筑艺术地杰作中获取灵感,力求将中国民族艺术之魂附到红旗轿车上。车型设计小组先后拿出了六七种不同地造型设计效果图,并进行了公开展示。经过领导、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群众的反复评议,最后选定出一种。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造型方案选定后,设计小组立即开始制作1:1油泥模型,仅用了一个星期即告完成(当时国外的油泥模型制作周期为1~3个月)。

  随后,设计人员又着手设计全部的内外装饰件。原效果图上的前脸水箱格栅并不是扇面形状,后根据他人的意见,设计人员受中国传统建筑中如意、寿桃及扇面轮廓做成开口式样的启发,决定选择扇面状的格栅造型,这成了红旗轿车前脸格栅的雏形。车头上方镶有直立重叠、寓意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三面红旗车标徽,尾灯采用宫灯式造型,仪表板涂福建大漆,车身通体黑色。

  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画车身加工图纸,工人们就直接从油泥模型上取样板,加上结构剖面示意图,就成了制造零部件的全部依据了。没有模具,工人们就靠手工敲,7月20日,白车身完成。

  吉林省委第一书记吴德在全厂万人集会时,正式给轿车命名为“红旗”。

  发动机与液力传动无级变速器的试制是难度最大的。攻关小分队参照样车,经多次试验,采用百里挑一的土办法,终于试制成功V8顶置气门发动机。由于液力传动无级变速器当时在我国尚属空白,靠“闪电站”难以制造出来,所以其中很大部分零部件是从样车上借用过来的。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7月25日开始总装、调试。原定8月1日完工献礼,可那天发车时,变速器出了毛病,怎么也挂不上档。又经过了2个昼夜的紧张检修调试,8月3日下午1时,第一辆红旗牌样车终于驶出了装配车间,沿着厂内中央大道经东风大街驶了一圈,稳稳地停在了共青团花园会场。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33天的努力,红旗轿车奇迹般从此诞生了!

  该车装有V形八缸顶置气门发动机,最大功率200匹马力,最高车速为每小时185公里。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第一辆红旗轿车,车型编码CA72-IE

  在试制中,每一次对车身的外形都有很多的改变。每一次的编号后面都加有“-E”,表示的是,“第几次试验(Experimental)”。这辆就是“CA-72-1E”。

  1958年10月1日,国庆庆典中,毛主席看到了第一汽车制造厂送至北京接受检阅的多种汽车-——“红旗”牌轿车、“解放”牌载重车、翻斗车、农用车、洒水车……当它们一一驶过时,毛主席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五、1970年代,外国政要来华都要乘坐红旗轿车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那时候,每当和我们比较有好的国家领导人来访,周总理都要亲自陪同乘敞篷红旗车,接受首都群众的夹道欢迎。这是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来时的场景。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总理亲自率领由50辆红旗轿车组成的国宾车队到机场迎接。

  那时有一种说法,外国总统来华访问三部曲:

  坐红旗:下了飞机坐上红旗轿车;

  住钓鱼:坐上红旗车去钓鱼台下榻;

  见主席:然后去见毛主席。

  

毛主席说:我坐上我们自己的小汽车喽

  毛主席每次会见外宾都有记录片,彩色的。这是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在周总理陪同下去见主席时下车的情景。

  我从小喜欢看新闻纪录片,尤其爱看毛主席会见外宾,周总理陪同外宾乘敞篷红旗车的场景。

  毛主席无疑是新中国汽车业的奠基人,同时也是领路人。从一汽到二汽,从卡车到轿车,毛主席的道器变通,无微不至。

  1984年上半年,我毕业实习到了二汽发动机厂,看到了我毕业设计导师熊有伦(后来成为中科院院士),在研究生阶段为二汽初创时设计的曲轴称重去重动平衡生产线,佩服极了。

  中国从接受苏联援助到独立自主研制汽车的历程,令人感佩。

  中国汽车业在毛主席亲自领导下,一步一步,踏踏实实,道器变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