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萧竹:定性定量简析毛泽东时代的GDP

2018-03-02 09:33: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萧竹
点击:   评论: (查看)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新中国前三十年作了客观、权威的评价:“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近代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

  可是,国内的一些专家精英,却与十九大报告唱反调,仍然滥用GDP等一些所谓的经济数据否定新中国前三十年,搞历史虚无主义。

  一、关于通货膨胀

  毛泽东时代虽然没有GDP(国内生产总值)统计,但不是没有办法对其进行基本正确的估算。而要进行客观估算,离开国内外的相关通货膨胀参照系,就难以避免主观臆断。

  根据黄金价格的世界走势——1970年时为35美元/盎司;47年后的现在超过1300美元/盎司——可知,以美元大致反映的世界年均(复合)通货膨胀率为8%【(1300/35)^(1/47)=0.08】。那么,以人民币反映的中国年均(复合)通货膨胀率该是多少呢?

  国家统计局通过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反映的2007—2016年的通货膨胀率,20年平均下来还不到2%,这是明显的失真。我们的CPI统计,将房价等等群众消费比重最大、价格上涨最快的一类归于投资,并不计入消费。其实,群众通过充当二三十年的房奴债奴高价购买的非生产性、非营利性、非炒作性的居住类用房,显然属于非常无奈的生活消费,怎么可以算作生产投资?

  而没有靠谱的通货膨胀参照系,就不会有真实的GDP统计。这将使国家的相关经济战略决策建立在一个危险的基础上。所以,应该实事求是地认识我国的真实通货膨胀状况——而对之持“捧杀”或者“棒杀”的态度,客观上都是有利于霸权主义对华遏制战略的错误行为。

  2013年在北京召开的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上,北京大学教授王建国表示:“中国的通货膨胀不像统计局讲的3.2%,我算了一下,大约是13.2%,道理很简单,我们M2年均增长率2000年到2012年是18.2%,GDP增长是9.5%,18.2%的货币增长率减GDP的增长率就是通货膨胀率,如果流通速度不变的话。但是我们有三万多亿美元的储备,意味着我们GDP12年的成长,GDP成长部分的一半出口了,并没有把物品买进来,所以我们实际商品的增长量只有5%左右,所以18.2%的货币增长量减掉4.5%到5%的商品实际增长量,所以我们通货膨胀率应该在13%到14%之间。”

  而从1976年至2017年末,有确切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年均货币(M2)供给增长率约为20%左右(截止2017年底的M2供应总量是1976年的1800倍以上);年均GDP增长率约为10%左右。故41年来的年均通货膨胀率应为10%左右。但由于我们的GDP的一半左右属于外资的并且出口了,基本上变成了巨量的外汇储备(且发行相应的人民币),剩下来的一半左右的GDP,保守地只扣除1个百分点的泡沫、无效成分和财富流失等,则余下的有真实产品和服务支撑的真实GDP增长率,也就是4%左右。所以,我国41年来的年均真实通货膨胀率应为16%左右【年均货币供给增长率20%-年均真实GDP增长率4%=年均真实通货膨胀率16%】。

  由于41年来的年均工资增长率约为12%左右,所以,我国的扣除工资增长率后的年均纯粹通货膨胀率,应为4%左右【16%-12%=4%】。(如果工资增长率与通货膨胀率保持同步增长,则纯粹通货膨胀率为0,标志着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既不提高、也不降低。)

  按照年均16%的通货膨胀率计算,2017年的1万元人民币,只等于1976年时的22.76元【1.16^41=439.32;1万元/439.32=22.76元】(注:439.32——指的是年均通货膨胀率16%时,同样购买力的人民币41年后的膨胀倍数。如果仅从粮油肉蛋菜果的价格来说,现在也就是涨了几十倍,但是住房、医疗、教育、供养老小等的综合费用,对比毛泽东时代的物价和全面福利,却涨了不止439倍——且这一部分占总消费量的比重应在90%以上。所以,439.32倍的人民币膨胀倍数,应该说保守地靠谱。)

 

  严格地说,现在的1万元,还不能完全抵得上当时的22.76元。因为,总体来说,当时的22.76元,一般可以供养三口人左右,而现在的1万元,则只能供养两口人左右。况且现在的1万元工资,还必须扣除22%左右的三险一金和工资税,即使供养两口人都免不了啃老的尴尬。1976年全国职工平均月工资为51.25元,大致等于2017年的22518元——相当于2017年全国职工平均月工资的四、五倍(国家统计局:2016年职工平均年工资57394元,月工资则为4782.83元)。

 

  联系社会福利等全面因素综合地考量,1976年前的一个二级工人的工资——38元左右——一般可以供养五口人左右,而又经过了40多年的发展(同时大量变现国家的“家底”、资源、环境和严格限制生育大量减少供养人口等等)之后,现在的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全国总工会第八次全国职工调查显示:2017年12月,全国职工的全部货币收入平均值为3608.4元),反而却只能养活自己,如果想要结婚生子,就只能无奈地深度啃老。

  2015年末,我国全面放开二胎生育政策,但是却难以根本扭转全国人口增幅总体下滑的态势——2016年的人口出生只起了点小波澜,而在接下来的2017年,则又开始掉头向下。其最主要的原因恐怕是:随着市场经济将劳动者的家庭供养能力锁定在劳动力成本的极狭小范围之内,随着真实通货膨胀的持续高位,很多年轻人只能供养自己,而无力结婚或婚后无力生子。

  忧虑的问题是,年均4%左右的纯粹通货膨胀率,其41年的连本变量已经积累到近500%的程度【1.04^41*100%=499.31%≈500%】——可以解读为:基期一个工人工资的购买力,等于现期五个工人工资的购买力。这,就是一个普通工人在1976年前可以供养五口人左右、而现在却只能供养一口人左右的客观数学关系;也是年轻人不愿意、也无力生育孩子的根本原因。

  而一个普通职工平均可以正常供养的人口数量(供养能力系数),是标志不同时期工资收入可比水平的基础指标(而不仅仅是粮油肉蛋菜果等指标,也不是什么高楼、宽路、豪车、靚衣、电脑、手机等指标);也可以说是标志日子“越过越富裕”还是“越过越拮据”的基础指标。

  对于毛泽东时代一个普通工人能够养活一家五六口人的历史,有些精英则持伤痕文学的历史虚无主义态度:那时候都吃些啥、穿些啥、住些啥、用些啥?那也叫人的生活?连饭都不让吃饱!对此,事实可以回答你:那时候吃的是绿色放心食品,现在吃的是转基因有毒食品;那时候吸的是清新空气,现在吸的是雾霾;那时候穿的是非转基因纯棉衣服,现在能穿上转基因纯棉内衣都是奢望;那时候住的是温馨的平房,现在住的是要命的天价楼房;那时候骑的是自行车,现在开的是轿车。但是,那时候骑自行车的不是资本家的奴仆,现在开轿车的却鲜见主人。乾隆皇帝没有轿车、电脑和手机,你有,且有名牌可以显摆,但却不能说明你超过了乾隆皇帝。至于物质生活,那时候确实过得比较清苦一些,得用粮票、布票等票证,但那是在一穷二白、百废待兴、适当向重工业倾斜和反侵略颠覆战争时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需要!人不能吃水却骂打井人;摘桃却骂栽树人!况且,现在的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无论如何拮据清苦地生活,也供养不了一家五、六口人(包括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结婚、生子、入托等等)。再说,新中国人民的生活,比解放前难道不是天地之差?至于口粮比较困难,也就是1960—1962年那两三年的时间(“饿死三千万”纯属造谣;人口增加近四亿却是事实。并且,如果也像现在一样,一家只养育一个孩子,恐怕口粮也困难不到哪里去)——其原因,既有自然灾害、也有人为犯错误的原因。而正是早已退居二线的毛主席鼎力纠正了一线某些领导人所犯的“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瞎指挥”等等“左”倾错误,中国才拨正了航向。在农业发展上,毛主席同样卓有殊功。那些辱骂毛主席的精英们,应该听听王震将军的天理怒吼:“反毛主席的都是婊子养的和杂种野兽”!

  至于人民币购买力的巨大时代落差,有人以美元和黄金的指标来换算,这也是一种计算方法,但是存在不小的失真率。从总体上实事求是地考量,现期按16%左右的一般通货膨胀率和4%左右的纯粹通货膨胀率进行定性定量分析,还是比较谨慎且留有一定的保守余地,主要表现在——基期的职工工资,无需扣除三险一金和工资税,就可以享受全面的社会福利;而现期的职工工资,只有对工资总量进行22%左右的三险一金和工资税的扣除之后,方可获得社会主义国家自然应有的权益。而如果从严计入22%左右的工资扣除和拖后腿的农民工工资,则现期的全国职工平均真实工资还要低,纯粹通货膨胀率还要高。

  这里应该说明的是,上述有关数据所反映的是现期数十年的平均状况。至于党的十八届领导执政五年以来的某些反映大势的相关经济数据,则在一定程度上明显向好。但要根本化解数十年来积重的通货膨胀惯性等社会痼疾,出路不会在市场经济框架内。因为,生产过剩和通货膨胀都是市场经济内生的不治之症(通过统制经济手段逐步向计划经济靠拢,可能是较好的选择)。美国目前的尚不是太严重的通货膨胀压力,不是主要靠市场经济手段维持的,而是主要靠全面霸权手段满世界“剪羊毛”维持的!

  二、毛泽东时代GDP的庐山真面目

  在确立了比较客观的通货膨胀坐标之后,我们对毛泽东时代的GDP庐山真面目,就不难看清了——

  据国家统计局披露:我国1976年的实际GDP是394.76亿元人民币。用这个数据与2017年名义GDP的82.7万亿元比较,前者仅仅是后者的1/2095。如果这个数字成立,那么从1976年至今,我国的年均GDP增长率应为20.5%【2095^(1/41)=0.205】——然而,这与事实明显不符。所以,关于“394.76亿元”的估算,显然不靠谱。

  毛泽东计划经济时代,主要运用《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MPS)统计国民经济,排除了部分商业之外几乎所有的第三产业产值,更不用说大量的军民准义务劳动和准免费的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的产值了,且当时也没有出卖企业、土地、矿山等资源的产值——现在若按照GDP统计体系纳入这些产值,并按真实通货膨胀率进行换算,则毛泽东时代的GDP总量,其实是令人惊骇的。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对中国经济的估计是:中国1976年的数据为3357亿美元(美国国会经济委员会:《对中国经济的重新估计》,1979年6月出版);1977年的数据为3230亿美元(美国中央情报局:《中国经济指标》,1977年10月)。(美国为了知己知彼地制定对华战略,不会故意压低新中国的经济实力——当然,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他们还是有所低估。)而若按照当时1.8803的汇率计算,1976年中国的3357亿美元,相当于6312.2亿元人民币,再乘以人民币膨胀倍数439.32,则1976年的经济实力为277.3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1976年的经济实力是2017年名义GDP的3.35倍【3357*1.8803*439.32/827000=3.35】。

  而如果都按照国民生产总值(GNP)来计算,1976年的277.3万亿元,应该相当于2017年名义GNP的6.7倍【277.3/(82.7/2)=6.7】(由于现在我国境内的外资规模大大超过我国对外投资的规模,再加上我国GDP中的泡沫和水分太大,故我国现期的GNP,乐观估计顶多占GDP的1/2)。

  对于上述的计算结果,如果认为太过夸张,我们还可以换个角度估算。

  毛泽东时代,在一穷二白和战争延续的恶劣条件下,发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革命精神,发挥群众路线的威力,在短短27年(9800多天)的时间里,作出了令人震惊的伟大成就:既建立起比较完整坚实的国民经济体系,奠定了以两弹一星为标志的国防科技基础,实现了全民福利,又不超发货币就实现了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神奇财政平衡,并且积累下可观的财政盈余;还打赢了耗资耗力巨大的包括剿匪平叛在内的大小数十场战争;还为改革开放时代养育了近四亿劳动人口;还消灭了水患、旱患、虫患、瘟患、匪患、黑患、黄患、赌患、毒患、贪(官)患等等社会顽疾,实现了社会的风清气正,保持了生态环境的和谐优美。这些伟大的成果(在GDP中叫做产品和服务),若都按现在的币值换算成GDP,焉能天地不惊、鬼神不泣?

  要全面客观准确地计算毛泽东时代的GDP,确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作。但我们可以先从当时水利工程的投资切入,管窥当时GDP的真实全貌。

  根据《水利部:建国40年水利建设经济效益》提供的数据,1949—1987年全国水利工程完成的土石方总体积为3610亿立方米,其中属于1949—1976年完成的,当超过3000亿立方米(八十年代初,农村开始酝酿实行分田单干和解散人民公社,水利投入进入了严重的衰退期)。

  而三峡工程(1994—2009年期间完工),是水利工程投资的一个极好的换算坐标。三峡工程的土石方总量不超过3亿立方米,总投资超过2000亿元。以此推算,毛泽东时代27年在水利工程方面完成的3000多亿立方米土石方,相当于1000多座三峡工程——大约等值于现在的200多万亿元投入【2000亿元*1000=200万亿元】。而1949—1979年30年间的水利投入,却只占全国基本建设(农业水利、农田基本建设、新疆和北大荒的屯垦戍边,以及铁路、公路、三线建设和国防建设等等)总投入的6.6%。由此可得,毛泽东时代的全国基本建设总投入应为现在币值的3030多万亿元,27年年均110多万亿元。令人震撼的是,全国基本建设总投入所创造的GDP,还只是全国所有经济建设和第三产业所创造的GDP的一小部分!

  所以,若按照现在的币值计算毛泽东计划经济时代的“以民为本的生产模式”所创造的GDP,无疑会令市场经济时代的“以资为本的生产模式”十分难堪。这就好像当年淮海战役等三大战役令资产阶级政客们十分惊惑——国民党军的汽车轮子,缘何跑不过解放军的双腿和民众的小车轮子?——一样,毛泽东时代的真实GDP高峰,也会令资产阶级十分惊惑——资本的现代化机械,缘何干不过人民的简单机械?

  【2018年3月1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