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回顾文革时候的葬礼

2018-10-09 11:54:4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梁国志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是一个出生在六十年代中期的人,如果说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从六六年算起到七六年结束的话,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正好是在这一个时段。或许是生于贫民家庭,长于农村之中的缘故,可以说我自已是从来没有感受到“文化大革命”对我的直接冲击,或者说也许存在着这“文化革命”对我的某种冲击,但我自已太麻木或太幼稚,没有感受到。

  近几年,市面上发行了很多种类的书籍,从不同的侧面给人们重现了不同地区、不同部门文革的某些片断,作者或者要回顾一段史实或者要论证一个观点,林林种种,让人眼花瞭断,出于好奇,我也浏览了一些关于文革的书籍,有偏左的、有偏右的、也有持另外的观点的,但由于缺乏亲历,我对一些书中反映的一些所谓史事始终抱着一种半信半疑的态度,不敢定信。

  前几天,我到乡下参加一个朋友父亲的葬礼,让我对“文革”的意义有了一个另外的理解。

  应该说,葬礼是非常隆重的,充分表达和反映了亲人们的那种悲痛之情,有吹唢呐的、有唱悼词、有代亲人哭的,亲人们也都是披麻戴孝,依次排班列队,磕头行礼,表达哀情,整个过程陈旧,冗长,繁杂,可以说在这么一个葬礼的过程中,你就像回到了十七、十八世纪,或者更古远的年代,那种陈旧与繁冗会让你感到心烦意乱。

  如果说这长达数小时的繁冗的葬礼只是浪费人们的时间的话,接下来铺张的宴席则更是浪费着亲人们的用辛苦换来的血汗钱。据估计,每一桌宴席加上酒水在内的花费将在800元左右,在整个葬礼期间,这样的酒席将有三次,如果按一个小规模的葬礼来估计,全部酒席按60桌来计算,光酒席的花销就将达到48000元,这还不包括鞭炮、纸钱、香、以及请乐队、阴阳师、抬棺、上坟等等的开销,如果这样算下来,办完一个葬礼估计既使到不了10万的话,大概也要八、九不离十了。

  当然,我并不是想要指摘亲人们的那种对离故之人的怀念之情,我只是认为这样做是不是太离谱了一点,要知道在农村,种一亩庄稼地,把种子农药农膜化肥之类的成本除开,每亩地的净收入最多400元左右,如果把人工费算进去,种地是一件非常赔本地事情,况且每户人家的土地按三口人计的话最多也就是三到四亩土地,这还是在人均土地比较多的地方,在那些人均土地比较少的地方,情况会更加糟糕。

  回想起在我小的时候,也就是在六十年代后期到七十年代,也就是当我能记事的时候,我亲历过的一些农村的红白事情。那时候,农村的丧事是非常简单的,死了人,一般就是生产队在死者出葬之前的头天下午开一个追悼会,追悼会第二天清早安排几个社员把死者抬出去安葬完毕就算结束,顶多就是亲属在死者出葬的那天早上安排一顿早餐宴席,那时的宴席与现在的宴席比较起来可以说是简单多了。

  联想到近几年在农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感到现在的农村有走回头路的忧虑,比如有些地方兴起了大修族谱之风,有的地方的人们又重新大修祖坟,在一些地方族长又重新回来了,更严重的是在有些地方,家族势力已严重地影响了基层治理结构,基层政权有向家族化发展的趋势,而这一切都是在回归传统的旗号下进行的。

  如果以“五四”运动为标志的新文化运动从1919年算起的话,新文化运动距今已经100年了,我虽然不知道新文化运动先驱们最内心的想法是什么,但他们肯定也是对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中的一些陈腐的东西是深恶痛绝的,他们所提倡的新文化运动肯定也是要对传统文化中的那些陈腐的东西进行改造的和彻底抛弃的,新文化运动开始后的数年之中,应该说也是见到了很大的成效,社会风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从1919年到今天,在经过了近百年的历程之后,旧的文化和旧的习俗又打着回归传统的旗号借尸还魂,这不能不说是老传统生命力的强大。

  再联想到新中国成立后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这场文革,有人说是毛泽东想打倒刘少奇,有人说是毛泽东想打倒当时已不听使唤的官僚体系,对此,在经历了近几天参加过的葬礼之后,我又有了新的认识。我们知道,文革是以反传统反封建开始的,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一切的传统的文化都曾惨遭毁灭性的打击,我们暂且不论这种对传统文化彻底否定做法的正确与否,从历史的高度来看,源于经济上的农耕时代与政治上的封建时代的传统文化在工业文明正蓬勃发展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确实需要一场彻底的改造,从这个角度来讲,这场运动即使不发生在六十年代也会发生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或者别的年代,即使不发生在毛泽东时代也会发生在其他人领导的时代,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又从我在七十年代亲历的葬礼与前几天参加的葬礼来看,在七十年代精简了的葬礼到了今天又重新回归繁冗,证明了旧的腐朽的东西其生命力之强大远超出了我们的想像,确实需要一场大的运动来进行清洗,而且在参加了前同几天的葬礼的我看来,只进行这么一次的大清洗确实有力有不逮之感,需要在不同的时期进行不同的大清洗才能完成。

  在参加完这次葬礼之后,我的新的观点也许会让很多的人不爽,但是请原谅我是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重新认识文化大革命的,从要怎么样做才能彻底抛弃传统文化中的糟粕这个角度来重新认识文革的,我并不想为文革作什么辩护,因为那个事情与我本人没有任何关系,同时这也仅仅算是我的一个不成熟的观点和看法,希望能够得到人们的批驳来充实我的看法和观点。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我对文革中的打砸抢是深恶痛绝的,而且我也不想单纯地从政治上或单纯地从权利斗争上来认识文革。我认为我们要从历史前进的角度来认识这个问题或许更具有完整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