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怎么认识1960年的自然灾害?

2018-11-21 15:57: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授奖词”第八段:赞扬莫言“在他最著名的小说《丰乳肥臀》中,从女性视角描述了……1960年的大饥荒”。

  1960年的自然灾害和大跃进一样,是近几十年来,国外的反华反共的组织和分子,国内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分子,共产党内的叛徒,无一例外的都恶毒的攻击、诽谤。

  他们把1960年的自然灾害,叫“1960年的大饥荒”!

timg (9).jpeg

文章配图(与本文内容无关)

  1960年,我们国家遭遇了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对诞生只有十年的人民共和国是个极其沉重的打击。全国党政军民上下一心,团结奋斗,抗灾度荒。毛主席、党中央和老百姓同甘共苦。

  为了群策群力解决吃的问题,一九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党中央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立即开展大规模采集和制造代食品运动的紧急指示》,文件发到总支、支部(收入《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十三册》)。

  为加强对这一运动的领导。中央成立了以周恩来总理为首,包括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习仲勋同志的五人领导小组,并且设立了专门的办公室。

  各级党组织认真贯彻执行。

  沧州党史网(百度贴吧也有转帖),有篇沧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李金月同志的文章:《我所经历的三年自然灾害》,这篇文章把1960年的自然灾害,客观公正地作了记述,人民共和国的后来人,没有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朋友们看看,大有益处。抄录于下——

  上世纪60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已经过去50年了。正确认识这段历史,对总结经验教训,对当前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在沧县人民委员会(即县政府)办公室任秘书,曾直接参与了县委组建的“生产自救临时指挥机构——县委生活办公室”,具体负责“代食品”采购发放工作。整个三年自然灾害,我亲历了全过程,亲身处理了本县范围的救灾工作。回顾这段历史,既有确实的自然灾害,也有工作上的失误,即所谓“人祸”,主要还是天灾。从我们县的情况看,这段历史可以说是党领导人民群众奋发图强、自力更生、战胜自然灾害的伟大历程。

  灾情实况:沧县,当时是沧州地委所在地,是全区的一个大县,属于重灾区。灾情可从以下方面来说明:

  1、旱涝灾情:1960年春旱200天, 7月份又集中降雨400多毫米,全县130多万亩农作物有88万亩被淹,其中绝大部分绝产,颗粒不收。1961年7月集中降雨500毫米,造成87万亩农作物受灾,收获无几。1962年7月受狂风和暴雨两种灾害,遭受狂风灾害的果树63461棵,受暴雨灾害的农作物面积达13万亩。

  2、房屋倒塌情况:全县三年大雨,共倒塌房屋39630间,砸死9人,砸伤35人。

  3、灾民病亡情况:1960年11月开始,由于缺粮少衣,加之天气变冷,病亡情况骤然严重,到年底统计全县共发现浮肿病人16302人,占全县总人口的3.2%;死亡6203人,占全县总人口的1.29%。发病率很不平衡,运河以东较为严重,有三个公社发病率达到6.2%,个别村发病率达到了11%。运河以西相对较轻,有些社队并无人员患病和死亡。

  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给全县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全县受灾户72912户,314216人,占全县总人口的80.7%。

  灾民病亡原因:

  1、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是主因。由于当时的农田基本水利设施非常薄弱,抗灾基础设施非常落后,不要说一月集中降雨400到500毫米,淹没88万亩农作物,哪怕一次降雨50毫米,就有20多万亩农作物出现径流。

  2、国库物资薄弱。1958年“大跃进”,1959年“放卫星”,生产上出现“瞎指挥”,强令各公社拔掉玉米种水稻。当时的口号是“淘干南运河,种稻十万亩”,结果因水无来源,水稻枯死,颗粒无收,其他农作物也收获甚微。致使国家粮食库存量锐减,抗灾物质基础削弱。

  3、公社“大食堂”也使灾民病亡率上升。当时吃食堂,户家不能生火,有些老弱病残者一到冬季吃不上热乎饭,加上缺衣少被睡凉炕,加速了死亡率的上升。

  救灾措施:

  1、县委发文并组织干部下乡,发动群众坚定信心,共度灾荒。遵照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人委统一部署,县委、县人委先后下发了“生产自救,节约度荒”、“奋发图强,自力更生”、“低指标,瓜菜代”等文件,目的是发动群众,鼓足勇气,坚定信心,自力更生,战胜灾荒。为深入贯彻落实县委这些文件精神,全县抽调了25%的干部深入重灾社队,和灾民实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一起学习县委文件,同呼吸共命运,以安定民心。

  2、发动群众,生产自救。一是1960年10月底在粮食极度亏空的情况下,县委、县人委适时作出了“全民实行低指标,瓜菜代”的决定,发动全县干部群众大搞“瓜菜代”。据统计,全县共组织干部工人农民十几万人的大搞“瓜菜代”大军。全县共搞代食品1292.4万斤,其中捞苲菜135万斤,秸秆粉424万斤,拾干菜6万斤,刨地梨2万斤,其余都是采摘的各种野菜和秸秆代食品。二是发动群众种植越冬菜8117亩,收获良好。三是组织干部赴外地求援。为了更多的采集高质量的代食品,县委决定发动全县干部有亲找亲,有友找友,还组织数十名干部,分几路赴外地求援采购。经过一年的努力,外地求援采购各类代食品800余万斤。1960年8月,县委指派我跟随副县长李振江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找时任兵团副政委张仲瀚(沧县人)求援。历时5个月,收获巨大。张仲瀚副政委想尽办法,支援沧县赴兵团求援的40多个单位代食品80万斤,对缓解全县的灾情起了极大作用。

  3、倾全县财力物力支援灾区。一是县委、县人委先后发放生产救

  灾贷款70.5万元,救灾款1107646元,无偿投资17.6万元。二是县委、县人委下拨救济粮18121250斤、油炸豆4700斤、饼干1500斤、消肿粉10500斤、八宝面1300斤。三是专区两次拨付棉布16万尺,棉絮1.3万斤,短绒4万斤,还有棉衣棉被等物品。

  4、组织医护人员积极救治病人。一是先后组织近2000人(次)医护人员到灾区治病救人,先后治愈各类病人2.5万人,其中抢救危重病人554人,给灾民及时注射各种疫苗115100人。二是在浮肿病人较多的重灾村队建临时医院114处,建营养食堂376处,给这些食堂专拨补助粮34万斤,还专拨了一些糖、饼干、小枣等物品,以补浮肿病人之需。三是为了保障病人越冬,发动县直机关、企事业单位清仓查库,对所有能御寒的物品都拿出支援灾民过冬。再加上国家的支援,共收集棉衣32315件、棉被7590床,基本上解决了患病者的过冬需求。四是县委专门下拨135000元医疗款给灾区患者补贴。

  由于上述措施得当、及时、实用,大大坚定了全县干部群众渡过灾荒的信心,同时也阻止了灾情的蔓延和发展。到1962年底,灾区病亡情况基本趋于正常。灾民情绪稳定,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自觉行动起来,大搞生产自救。经过三年的抗灾斗争,广大灾民深深感受到社会主义好,共产党好,都说像这样的灾荒要在旧社会早已家破人亡了,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

  结论:50年后回头看这段历史,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的思想路线正确贯彻执行,问题更加清楚了,是非更加分明了,各级党组织认识水平也更加提高了。我的看法可归纳为3点:

  1、三年困难时期全国性缺粮“低指标”乃至饿死人,既有天灾也有人祸,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就沧县——黑龙港、海河流域的衡水、沧州、保北、津南等河北大平原主要地区来说,水灾之严重,是当时抗灾能力难以抵御的。如果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党和人民的同甘共苦、乡村群众组织的集体力量,在连续三年水害灾荒的情况下,能够如此平稳度过是不可能的。

  2、“大跃进”运动中如果不是公社化、共产风、瞎指挥、浮夸造成的搞征购,使乡村群众家底空虚,后备不继,三年困难时期肯定会好过一些、轻一些,至少浮肿病、饿死人不会到这个程度。

  3、50年后回头总结这段历史是大有益处的。(1)我们搞建设、办事情,切记不要过热、过急、过快,而现在的实际工作中过急过快的事情也时有发生;(2)搞现代化要讲科学、讲实际,慎重决策,切忌拍脑袋、瞎指挥;(3)当年的虚夸风演变为今天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说到底还是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问题,是个世界观问题。应在中央提出的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中,认真学习,加以解决;(4)至于有些人抓住17年社会主义建设工作中发生的一些问题或错误纠缠不休,比如,以典型推算,说三年困难死人要比抗日战争还要多,三千万、四千万等等,不知是怎样统计出来的。低指标、发票证,全国一个样,毛主席、党中央和大家一个样,共产党就凭这个,与老百姓同甘共苦度过来了。这是历史。困难也罢,死人也罢,平稳过来50年了,人所经历,人所共知共见,讳疾忌医没有用,危言耸听也没有用。重要的是改正错误,记取教训。

  ——李金月同志的文章有根有据,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坚持党性原则的表现。感谢李金月同志,把真实地历史告诉人民共和国的后来人,让他们免受国内外、党内外敌人的蛊惑、欺骗。

  据说莫言也是共产党员,他在他的散文《吃相凶恶》中说——

  1960年春天,在人类历史上恐怕也是一个黑暗的春天。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草根,树皮,房檐上的草。村子里几乎天天死人。都是饿死的。起初死了人还掩埋,亲人们还要哭哭啼啼地到村头的土地庙去“报庙”,向土地爷爷注销死者的户口,后来就没人掩埋死者,更没人哭嚎着去“报庙”了。但还是有一些人强撑着将村子里的死尸拖到村子外边去,很多吃死人吃红了眼睛的疯狗就在那里等待着,死尸一放下,狗们就扑上去,将死者吞下去。过去我对戏文里将穷人使用的是皮毛棺材的话不太理解,现在就明白了何谓皮毛棺材。

  ——莫言这篇散文写于1992年,现在散布在各网站,广大网民深受其蛊惑,其危害难以估量!

  世间的人是不同的,共产党员也一样,有为真理而斗争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有混进共产党的异己分子!    

    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