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从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上北京谈起

2020-01-01 09:50:03  来源: 察网   作者:佘富勤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上北京谈起

  新疆是我们伟大祖国固有的领土,新疆各民族人民在历史发展的长河里,形成了反对外来侵略,反对分裂,维护国家统一的传统。2019年12月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所谓“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严重地干涉中国内政,令全世界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感到强烈的愤慨;不久前播出的专题片《中国新疆反恐前沿》,披露了大量过去因为安全考虑没有向公众公开的恐怖案件,这个专题片所披露的恐怖分子血淋淋的暴行,令我们吃惊,令我们警醒,令我们深思。

  如何维护新疆的安宁和谐,如何彻底消灭新疆的“三股势力”,特别是如何铲除助长“三股势力”滋生的土壤,成为摆在党中央和全国各族人民面前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由此,我不由得想起了六十多年前的库尔班大叔。

  当年翻身得解放的维吾尔族库尔班大叔,为了当面感谢毛主席,要从祖国最西端于田骑着毛驴上北京向毛主席诉说他无比激动的心情。我相信,在天山南北1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一定还有着千千万万个库尔班大叔,翻身得解放的新疆各族劳动人民,他们一定是打心眼里拥护共产党,爱戴毛主席。

  一,库尔班大叔的愿望是新疆成千上万个各族翻身劳动人民真诚拥护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共同心声

  (一)库尔班大叔的故事经久不衰。

  库尔班大叔名叫库尔班•吐鲁木,1883年出生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托格日尕孜乡一个贫苦维吾尔族农民家庭,他从小饱受地主的剥削、压榨和凌辱,过着饥寒交迫、牛马不如的生活,直到新中国成立时,库尔班•吐鲁木全家除了一条破毡子,一只破铜壶,便是一身沉重的债务。

  1949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新疆和平解放。库尔班•吐鲁木获得了新生。土改后他家分上了房子和土地,60多岁的库尔班•吐鲁木第一次种上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他精心耕作,第一年就获得了丰收。看着自家仓里满满的粮食。库尔班•吐鲁木心里萌生出一个诚挚的愿望:多亏了毛主席,我才有了耕地和粮食,我一定要去看毛主席,让他尝尝我的丰收果实。从此,杏子熟了,他晾成杏干收起来;甜瓜熟了,他拣最好的保存起来,随时准备带给毛主席。

  1955年秋天,是个大丰收的年景,70多岁的维吾尔族老农库尔班•吐鲁木打了上百斤馕,骑着毛驴要上北京去看毛主席。县上的干部和乡亲们知道了,劝止了他:“北京太远了,骑毛驴根本去不了。”骑毛驴去不成,那怎么办呢?于是,老人又到公路上去拦汽车,司机听了,也只是笑着摇摇头,善意地婉言谢绝了。以后,他只要见到上边来人了,就要打听毛主席的情况——他想见毛主席的事,传遍了天山南北。

  1957年春,原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来于田视察工作,于田县委将库尔班•吐鲁木老人劳动生产模范事迹及骑上毛驴上北京探望毛主席的行动向王书记作了汇报。王恩茂同志来到库尔班•吐鲁木老人的家,高度赞扬了他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民族团结、热爱劳动的精神,答应有机会一定让他到北京去。

  1958年6月,和田专区组织优秀农业社主任、技术员和劳动模范去北京参观农具展览会,库尔班•吐鲁木也荣幸地加入参观之列。当喜信传来,老人立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珍贵礼物,第一个来到县城。

  1958年6月28日,这是库尔班•吐鲁木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当他和全体代表在去中南海看见脸带笑容的毛主席出现在眼前时,他高兴得忘掉了一切。合影完了,毛主席亲切地走在他的面前和他握手,他很久也舍不得松开。他当场给毛主席献了礼物,又一次幸福地和毛主席握了手。

  接见后第二天,毛主席还专门派人看望了库尔班•吐鲁木,并送给他十米条绒布和对新疆少数民族兄弟的亲切慰问。库尔班•吐鲁木多年来一直要争当模范并要到北京亲眼看看毛主席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库尔班大叔”在北京见毛主席后,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革委会委员、和田地区革委会委员、于田县革委会副主任等职。库尔班大叔是新疆各族优秀党员的代表,也是民族团结的模范。库尔班大叔为新疆各族人民留下了一份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民族团结、热爱劳动的宝贵精神财富,无时无刻不在感召着今天的人们。

  (二)库尔班大叔的故事启迪后人。

  新疆是一个具有十三种民族的多民族地区。解放前的新疆各族劳动人民,受着来自地主阶级、宗教势力、民族反动派的三重压迫,过着比内地更苦的牛马不如的生活。对于挨饿、受压迫的人来说,填饱肚皮、获得自由是他们最大的梦想,而为他们实现这个梦想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和伟大领袖毛主席。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新疆的路上,王震将军就提出了“到新疆去!”“保卫新疆!建设新疆!”的口号,并在进疆的路上就非常关注选拔各方面建设新疆的人才。进军新疆之后,王震将军按照毛主席高瞻远瞩的部署,在新疆复杂的政治环境下,圆满完成了毛主席交给的领导新疆人民进行伟大革命和伟大建设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1959年实行的宗教改革,废除了“口唤”制度、宗教税等剥削制度以及宗教特权,压在各族群众头上的阶级压迫、宗教压迫和民族压迫“三座大山”被推翻,群众的生产积极性前所未有的调动起来,最终形成了新疆各族人民衷心拥护共产党,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搞社会主义建设的良好局面。

  在广大的农村和牧区,农民有耕地,牧民有草场,并逐步走上合作化、集体化、科学种田的道路。同样的一片土地在1949年之前的几千年里,南疆农业区粮食的亩产不过80公斤,有的甚至不足40公斤,而短短十几年,亩产成倍地增长。这不是到哪里磕头磕来的,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这是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为新疆各民族人民谋幸福,通过合作化道路和大力发展集体经济的结果。

  在各地兴建起的国营企业里,维吾尔族工人跟汉族工人政治上平等,经济上平等,各民族群众一起工作,一起居住,形成了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民族融合的空前良好的局面。城市里做到了工人有工可做,大杂院里孩子灿烂的笑脸映照着老人幸福的晚年,学雷锋的滚滚洪流荡涤着地旧社会的残渣余孽,社会上风清气正,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不是印在纸上,而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共同感受。

  从解放到八十年代末这三十多年,除了62年发生的伊塔6万边民叛逃苏联事件,新疆度过了从近代以来难得的和平稳定发展时期。经济发展速度远高于内地,基本没有发生内地三年困难时期及文革时期的一些现象,新疆人民的心中始终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

  历史事实可以证明,只有坚持不忘共产党的“初心”,人民群众才会紧跟共产党走;只有坚持走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才能得到继续发展;只有坚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的原则,才能深得民心;只有坚持“各民族一家亲”的民族政策,就一定能够获得广大少数民族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这一时期海外敌对势力其实也妄图支持新疆的分裂主义者,但因为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营造了各族人民大团结,各族人民在政治,经济上平等的社会大气候,敌对势力的挑拨离间,没有发挥作用的土壤和机会。

  进入八十年代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新疆和全国一样经济也步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新疆的交通状况、城市建设、包括“西气东输”在内的重大项目以及人民生活水平飞速发展,各方面均取得了辉煌的成绩。

  但随着大量的国有企业的转型和城市民营企业快速增长,昔日国有企业普遍存在维吾尔族与汉族生产交往的维汉师徒关系不见了;昔日工作上是师徒,生活上是邻居的较为封闭的熟人社会的民族融洽氛围减少了,街坊邻里各民族居住在一起,互相学习语言、互相了解并尊重对方的生活习俗,各民族相处在一起并成为生活中的好朋友的机会减少了;在一个厂院里生活三十年建立起来的友谊也逐步淡漠,各民族共同工作、生活的共同融合交流的平台载体不复存在。

  新疆作为民族地区,原来的国营企业和农村基层党组织不仅注重眼前的经济效益,同时更注重长远的社会效益和政治效益,可以说抓好民族团结是第一要务。而改制之后,利润的最大化才是民营企业生产的主要动力,甚至还有一种现象,那就是不管是从国营企业转型而来的民营企业,还是从东南沿海进入新疆的民营企业,汉族老板在招聘工人的时候,总体愿意招聘汉族员工,对语言不同、文化习惯不同的其他民族,汉族私企雇佣明显减少,长此以往会导致民族之间的收入差距逐步加大,也一定程度上给社会埋下了不安定的隐患。

从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上北京谈起

  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中国共产党要不忘初心。这在处理新疆等地的分裂主义势力的时候尤其重要。要创造各民族和谐共处的社会气候,只有不断壮大大国营企业、集体企业,为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民提供公平的就业机会,让各民族在工作和生活载体平台上交流共融,这样才能实现西北边疆的长治久安。

  二、王震将军在新疆的传奇故事是千千万万个扎根边疆的兵团战士和援疆知青的集体烙印

  (一)“八千湘女”进疆扎根边疆稳军心。

  “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在王震将同志气势如虹的诗词中,王震将军率领20万二、六大军进兵新疆。二、六军是具有光荣传统的两支老骨头部队,著名的八路军359旅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许多中基层营连级军官都是由老红军担任。

  部队进入新疆,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稳定新疆局势,北疆哈萨克族有名惯匪乌斯满,凭借参加“三区革命”获得了阿尔泰地区专员的头衔,暗地里同国民党蒋介石勾结,裹挟着北疆哈萨克头人和好几万哈萨克牧民,疯狂地残杀、袭击解放军,人民解放军在王震将军的坚强领导下,于1951年底终于活捉和镇压了乌斯满,并逐步在新疆各地建立了各级地方政府。当年一个连级干部带一个通讯员,靠群众路线和奉献精神,就走马上任南疆地区乡党支部书记,就能建立一个基层政权。

  部队进入各个防区,发扬南泥湾精神,立即开荒造田、耕地播种,在每一个渺无人烟的荒原上围垦土地,开荒部队中有的住在原始洞穴式的地窝子里,有的住在临时搭建的行军帐蓬中,衣食住行的贫乏和简陋已经超过了极限,官兵们普遍都患上了夜盲症,驻疆各部队100万亩的开荒总量使南泥湾的奇迹又一次在新疆上演!

  经过长期的战争岁月,当年的老红军,老八路都已三四十岁,大部分还是光棍,都想尽早娶妻生子,可当时部队严禁与当地女子谈情说爱。心急上火的王震将军,为解决部队官兵的婚姻大事,在家乡湖南当地的报纸上大作招兵广告,并在长沙等大中城市设立征兵点大量招女兵,大批充满理想的女中学生涌跃报名,很快超额完成任务。高素质的“八千湘女”的到来,为天山南北注入了难能可贵的灵气,演绎了“八千湘女进新疆”的千古绝唱;还有一批是来自山东革命老区吃苦耐劳的妇女,也积极响应党和政府的召唤,来到了新疆。除此以外,部队还鼓励官兵各显神通,利用定期回乡探亲的机会参加相亲,基本解决了大龄官兵的成家问题,坚定了解放军官兵扎根边疆的决心。他们就象20万粒种子,在往后的岁月中,他们被撒播在新疆的各个地方,并结出了丰硕成果。

  (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续写“屯垦戍边”历史佳话。

  “屯垦戍边”是中国的传统。1954年大批军人集体复原,建立遍布全疆各地的100多个农牧团场,组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同时新建了以八一钢铁公司,七一棉纺厂,和十月拖拉机厂等为代表的大量工矿企业。技术人员和技工大都从东北老工业基地和东南沿海城市成建制调拨;国家每年都会向新疆指令性分配大批大中专毕业生,五十年代复旦大学有个班一半的同学都在党组织的号召下来到新疆工作;规模庞大的复原军人从全国各地,特别是山东,河南,陕西和四川等,成建制地分配到兵团的架子单位中;六十年代中后期,国家还以支边的形式组织了数十万上海,北京,天津等大城市的知识青年支援边疆建设。在广袤的戈壁滩上,形成了热火朝天的大干快上建设社会主义的高潮,石河子等一批新兴农垦城市拔地而起,彻底改变了新疆的落后面貌,为新疆的繁荣稳定和民族团结,谱写了人类历史上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间壮举。

  令人遗憾的是,1975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被撤销,直到1981年才在王震将军的提议下得以恢复重建。由于大批骨干企业都已划拨地方,兵团不得已开始了二次创业。在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经济改革的大潮中,当年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支边的部分知青人心思迁,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和中坚的五六十年代进疆的大中专毕业生,三年内就有一万名中高级职称的各类专业人才离开新疆,成为新疆人才流失最为严重的时期。

  新疆的工资收入曾长期位于全国前列,现在下降到全国中下游水平。工作条件艰苦,收入不高也的确是新疆人才大量流失的主要原因之一。离退休人员抱怨说他们为国家献了青春还要献子孙。因此提高新疆的工资水平、提高离退休人员的待遇也是稳定边疆的最直接、最重要的举措。

  改革开放后进入新疆的汉人总量虽然增长很多,但整体素质大不如前。进入新疆各地主体人口到就是数量庞大的农民工、小商贩和盲流等,他们在繁荣经济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不讲诚信,做生意缺斤短两现象,这也引起了其他民族的反感和许多不友好行为发生。

  王震将军一生都在牵挂新疆,他后,在他1953年调离新疆后的岁月里,王震将军先后19次回到他深情关注的土地。1993年3月18日,这位戎马一生的将军走完了他的传奇人生,在生命的弥留之际,王震将军还特意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要求把他的骨灰撒在天山上,永远为新疆各族人民站岗……

  三、给毛泽民墓前插上一朵野花是毛主席82岁时对千千万万个长眠于天山南北的革命先烈的最后牵挂

  (一)毛泽民烈士一腔热血洒在了新疆大地。

  毛主席兄弟三人,毛泽民是毛主席的大弟弟。在毛泽民送哥哥去长沙师范入学时,毛主席穿着当时读书人的长衫。而弟弟毛泽民穿着短衣帮为他挑着行李,被同学误以为是毛主席雇来的挑夫,在父亲年迈的时候,家里的生意全靠大弟弟毛泽民打理。据毛主席回忆,有一次大弟弟毛泽民给毛主席送钱晚了一段时间,毛主席便责怪大弟弟毛泽民,大弟弟一声不吭,临走时才告诉哥哥,说家里今年收成不好,为了卖个好价钱,毛泽民走到了好几百路之外的地方,知道情况之后,毛主席为责怪弟弟而深感内疚。

  毛泽民后来跟随毛主席走上了革命道路,他先后在湘潭、湘乡开展农民运动,并参加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后辗转到上海、武汉、天津等地从事党的秘密工作;1931年初到1934年10月,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先后任闽粤赣军区经济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银行行长、闽赣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部长、国家对外贸易总局局长。红军被迫长征后,苏维埃中央政府财政部和国家银行组成第15大队,毛泽民任大队长兼没收征集委员会副主任、先遣团副团长、总供给部副部长,时人称15大队为“扁担上的国家银行”,在长征中解决了运输、打土豪、筹粮筹款、保障供给等艰巨任务。

  1938年2月,受党中央派遣,毛泽民化名周彬,与陈潭秋等同志到新疆做统战工作,先后出任新疆省财政厅、民政厅厅长等职。令人痛心的是,1942年新疆军阀盛世才在新疆捕杀共产党人,1942年9月17日,毛泽民和陈潭秋等共产党员被反动军阀盛世才逮捕。

  在狱中,敌人对毛泽民等软硬兼施,严刑审讯,逼他招认中国共产党在新疆搞“暴动”的所谓阴谋,逼他脱离共产党,交出共产党的组织。毛泽民等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坚定回答:“决不脱离党,共产党员有他的气节。”“我不能放弃共产主义立场!”1943年9月27日毛泽民被敌人秘密杀害,时年47岁。

  毛泽民的牺牲,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损失,毛主席从此也与新疆这块土地结下了血浓于水的情缘。毛主席82岁高龄时,毛主席专门嘱咐去新疆参加会议的中央代表团,到了新疆要代毛主席在弟弟毛泽民烈士墓前插上一朵野花,以寄托毛主席对这个为革命牺牲在新疆弟弟的哀思,更表达了毛主席对全体为新疆的解放和建设献出宝贵生命烈士的牵挂。

  (二)毛主席精心培养维吾尔族干部代表赛福鼎成长。

  毛主席在新疆问题上耗费了巨大心血,毛主席更关注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1949年开国大典,和主席一起乘车到达天安门城楼的,不是朱德,不是刘少奇,不是周恩来,不是任何一个中共领导人,也不是任何一个民主党派著名领导人,而是维吾尔族同胞赛福鼎。

  而当时的赛福鼎,仅仅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新疆维吾尔族干部。当时新疆三区革命领袖组成的代表团,在参加开国大典的途中,因飞机失事而遇难。便由当时的秘书赛福鼎组成第二个代表团,飞赴北京参加开国大典。毛主席把赛福鼎如同亲人那样放在自己身边,又在开国大典上把赛福鼎和几个民主党派的国家副主席,安排在天安门城楼中间自己旁边的位置。

  第一届政协会议开完后,毛主席又把赛福鼎请到家里与江青、毛岸英、毛远新等家人一起吃饭。吃饭时毛主席说:

  【“新疆是块地大物博、矿产丰富的宝地。维吾尔民族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民族,淳朴、善良、勤劳、好客、宽宏、大度,这些都是维吾尔族人民突出的美德……”】

  后来赛福鼎心情激动地把入党申请书交给毛主席,提出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毛主席亲自作赛福鼎的入党介绍人……所有这些毛主席的关怀,深深感动了赛福鼎和包括维吾尔族人民在内的新疆各族人民,当然最受感动的还是维吾尔族人民。赛福鼎一生都对毛主席心存感激和忠诚。所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新疆人都承认,那个时代的民族关系是历史上最好时期,各个民族已经没有任何隔阂地融为一体。

  (三)毛主席为新疆倾注了巨大的心血。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是毛主席的著名诗句,从诗句可以看出,毛主席虽然一生没有到过新疆,但毛主席一生始终关注着新疆。

  新疆自汉代设立安西都护府以来,开始正式纳入中国的版图,其广袤的土地和优越的地理位置,一直为外族侵略势力和极端宗教势力所垂涎,近代新疆饱受磨难,外族侵略、军阀割据踵行。

  毛泽东从一开始就提出解放新疆的方式,要以政治解决为主、军事解决为辅。特别是获悉帝国主义阴谋利用新疆复杂尖锐的民族矛盾制造分裂的情况后,毛泽东要求加快解决新疆的进程,他认为:

  【“解决新疆问题的关键是我党和维吾尔族的紧密合作,在此基础上迫使国民党就范,并使张治中、陶峙岳等为我服务,使新疆能够和平地少破坏地接收过来并有秩序地改编国民党部队。”】

  在王震请缨出征新疆后的一天晚上,西柏坡一个小剧场里演出京剧《红娘》,大家都去看戏了,王震却在一个安静的地方看文件。不久,毛泽东走过来,问他为什么没去看戏,还说:

  【“《红娘》这出戏很好,那位红娘总是全心全意给人家做好事,很可爱。这出戏里红娘是主角,你到新疆就是去演红娘,唱主角,为那里的各族人民做好事。”

  “左宗棠曾留下了一句诗,‘新栽杨柳三千行,引得春风度玉关’,王震同志,我希望你到新疆后,能够超过左文襄公,把新疆建设成美丽富饶的乐园。”】

  新疆远离内地,入疆不仅要长途跋涉,想要在那儿站稳脚跟也得靠自己。尤其是粮食问题,从内地大规模运粮过去显然不现实,只能靠部队自己解决,而王震率领的部队能长途奔袭,又能打硬仗,还能耕地种田,显然很合适。

  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进驻新疆之初,各种反革命武装势力死而不僵,不断伺机反扑,使新疆的和平稳定遭受到严重的威胁。王震带领驻疆人民解放军遵照毛泽东的指示,胜利地进行了剿匪平叛斗争,积极参加地方建党建政工作,结束了新疆人民被压迫被奴役的历史,人民解放军和建立兄弟般的关系,赢得了维吾尔族(以及其他民族)的信任和爱戴。

  和平解放之初的新疆,和平解放初期的新疆,交通不便,内外贸易不畅,市场上日常用品特别缺乏,经济萧条,水资源严重缺乏,粮食供应异常紧张。人民解放军驻疆部队约20万人的供给无形中成了新疆地方各族人民群众一个不小的困难;还有宗教、民族等问题相互交织,其封建程度及封建问题远较中原省份情况顽固、复杂,新疆劳苦民众长期受到来自宗教方面的压榨。但由于新疆各族间历史中存在的隔阂,以及本地区的伊斯兰信仰,在很大程度上使得民族内部的阶级和封建剥削问题被掩饰,从而使各族劳苦人民的团结与反剥削的程度被削弱了,给土改的宣传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阻碍。

  在对新疆进行社会改造时,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毛主席进行了创造性的理论实践。无论是从如何和平解放新疆,还是到如何对新疆进行社会改造,还有如何实现新疆地区的长治久安,每一个过程,每一项政策无不体现着毛主席高超的政治智慧,体现出毛主席高瞻远瞩的政治眼光。毛主席以无与伦比的雄才大略,全面策划和布局和平解放新疆、进驻新疆,领导新疆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特别是胜利完成了新疆土地改革运动,对新疆进行社会改造,为新疆新时代下屯垦戍边做好了准备工作,揭开了新疆历史上最光辉灿烂的一页。

  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上北京看望毛主席”的故事,成为那个时代人们心中难以磨灭的记忆,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上北京看望毛主席”的故事历久弥新。如今库尔班大叔的长女托乎提汗的孙女如克亚木•麦提赛地给习近平主席写信,代托乎提汗表达了感谢党和政府关怀、热爱祖国、热爱新疆、热爱家乡的愿望,201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给家住新疆和田地区的库尔班•吐鲁木的长女托乎提汗•库尔班回信。习近平主席的回信又让我们重温这段红色经典和民族团结的佳话。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一部中华民族史就是一部各民族团结凝聚、共同奋进的历史。新疆的稳定关系到中华民族走向世界的“一路一带”战略的成功,关乎21世纪中华民族能否实现伟大复兴。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高举各民族大团结旗帜,创造各民族和谐共处的社会气候,引导各族群众增强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像珍视自己的生命一样珍视民族团结,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让库尔班大叔的传奇故事在新时代新疆大地世代相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