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孙锡良:说说毛主席时代的医疗往事

2020-01-06 10:36:58  来源: 孙锡良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说说毛主席时代的医疗往事

  【前按】有不少年轻人让我谈毛主席时代的医疗历史,说是为了更好地做对比评价,遇事可做到理性客观。事实上,那个时期的事情很多,医疗改革速度也很快,三言两语是写不全的。为了让年轻人多少知道一点梗概,今天,我就简单说说毛主席时代比较典型的医疗往事,供大家参考。

  民航总医院杨文医生被杀害之后,整个社会都在热议医患关系问题。实际上,医院里喊打喊杀的现象不是近几年才有的事,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医患关系紧张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带有普遍性社会情绪。治病救人的医生成了危险职业,这显然不能简单说成医生或医院的过错。但是,到底又是谁的错呢?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回答。

  在叙述毛主席时代的医疗故事之前,我想说点自己小时候的见闻。

  在集体年代,我叔叔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在我的记忆中,至少有几个现象令我印象深刻:

  1,生小病,直接到我叔叔家领药打针,随后直接走人,没有说要给钱的;

  2,拿药只能按粒拿,一般只给两三天,放在一个小纸袋里装着;

  3,头痛眼热的小病在赤脚医生那里基本都能解决,包括割脓疱之类的小“手术”也能完成,村里解决不了的稍大一点的病,先转总支卫生所,卫生所不能解决,就送公社卫生院,公社解决不了,就送县医院,县里治不了,就不会再往上送了;

  4,集体时代,得病真的没有现在这么频繁,小病不会吊水,我小时候从未进过卫生所,肚子痛,多半是蛔虫,吃几粒药就解决问题,小感冒也容易解决,直到八十年代读高中才第一次进镇上的卫生院;

  5,农村人手臂上的疤痕全都是打疫苗留下的,所有的疫苗都在我叔叔那里打,不用出村,吃糖丸也是由我叔叔挨家挨户发放。

  现在的年轻人,老是纠缠当时的人均寿命不及现在,进而否定毛主席时代的医疗制度。这种低水平争论,我就不去多做解释,四十多年前,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均寿命都不及现在。当时医疗条件的不足是世界性不足,不单是中国独有,要看,就看人均寿命增长速度跟世界平均速度的对比数据,尤其人均寿命的增长曲线,跟现在的指标比没意义。

  下面,我想具体讲讲毛主席时代的医疗制度和医疗往事。

  新中国医疗事业的道路选择

  1,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医疗事业的根本方向。“千村薜荔人遗失,万户萧疏鬼唱歌”是旧社会的悲惨景象,以致解放前的人均寿命才35岁。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最早提出“医疗事业必须是人民事业”,并且还讲到:

  【“国民卫生,离开了几亿农民,岂非成了空话?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1956年,他特别批评卫生部搞成了“城市老爷卫生部”。为人民服务的无产阶级世界观是指导新中国医疗事业的主导世界观。

  2,唯物辩证法是新中国医疗事业的思想武器。旧社会,中国医疗事业极其落后,中医跟不上,西医发展慢。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几年里,中国医学界普遍有尊“西方权威”的形而上学思想,外国医生说治不了,中国医生就不敢突破,外国医生讲到了极限,中国医院也认定到了极限。毛主席提出:

  【“客观现实世界的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认识实践也没有完结,医疗理论要在实践中不断发展,永远不能停留在一个水平上,权威是可以打倒的,极限是可以超越的。”】

  新中国医疗事业的快速发展正是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取得的。

  3,中西医结合是新中国医疗事业发展的正确途径。中国医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但新中国医学事业并没有固步自封地排斥西医。毛主席曾要求:

  【“中西医要团结,要相互学习,要运用现代科学研究中医中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医学界热烈展开的新医疗法和新临床实践,对提高对各类疾病的疗效作用明显,深受劳动人民欢迎。

  新中国医疗事业的故事点点

  1,“合作医疗”是新中国对世界的重要贡献。旧社会,不要说别的重病,就连血吸虫病都无能为力,夺去了大量贫苦百姓的生命。在合作医疗制度实行之前,即使是感冒这样的小病也无法在村里得到医治。病人中的10%需要住院,2%属重大疾病,九成以上是小病小痛。合作医疗制度实行以后,那九成的小病小痛直接可以在村里解决。对于要住院的那部分病人,合作医疗大体分了两个阶段:1957年至1964年是第一阶段,医药费实行大队包干,患者只出挂号费;1964年以后,采取三级分担,分别是大队、生产队和社员。1970年,曲江县群星大队共有人口3000人左右,一年的医疗总费用不超过8000元,包括农村用药和住院费用。山西省武乡县烧高角大队共400余人,一年总医疗费为1100元。当时的医院,不是赢利性单位,医院和医生都不会动歪脑筋在药价、药名、药剂量、检查费和手法术费上面做文章,大家对可能的花费都比较容易做计划,进了医院,也不易发生纠纷。物价稳定,是保证当年合作医疗顺利推进的重要保障。

  2,“赤脚医生”是人类历史的全新创举。赤脚医生,刚开始并不是一个职业名词,是上海郊区人民对半医半农卫生员的亲热称呼。在毛主席发表《送瘟神》之后,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防病治病的革命热情,地方各医院大批量培训和带教了半脱产卫生员,当时叫“三脱离”培训,具有正规化和系统化特点,大村有三名以上卫生员,小村至少保证有一名卫生员,他们为改变农村医疗卫生状况做出了重要贡献,全国农村的卫生网从此建立了起来。有了众多的卫生员,全国可投入血防工作的人达上千万,让血防与生产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既不耽误生产,又不耽误除害斗争。

  赤脚医生的最大好处在哪里?在接地气、接人民,医疗重心全面下移,覆盖面快速提高。旧社会,传染病没有防控体系。新中国成立初,医疗力量也不足以解决全面防控问题。自从农村全面布局赤脚医生以后,传染病防控工作得到全面落实,通过二十多年的努力,绝大部分过去无法医治的传染病都得到了有效控制甚至是绝迹。

  赤脚医生还有一个功能是就地培训卫生员帮手,在血吸虫病防治高潮期,赤脚医生是严重不够用的。怎么办呢?由赤脚医生再临时培训社员卫生员,学会之后,赤脚医生带着卫生员一起工作,在每个村,都能看到一帮人瓶瓶罐罐地摆满一屋。最后,实现了全国送瘟神。

  3,“红医班”是提高工厂医疗水平的中国式创新。新中国成立后不久,不只是农村缺医生,工厂在快速扩张中也缺少医生。怎么办呢?当时部分工厂就成立了红医班,比如说,上海第三钢铁厂,他们组织100多名工人赴上海华山医院学习,学习内容除工厂救伤、救急、骨折和打石膏手术处理以外,还学习治疗高血压、矽肺病、肝病等常见病,学习方法是“以课堂为辅,以实践为主”。学成之后的红医班学员回到工厂,绝大部分都能够直接看病,部分学员很快就能做简单手术。

  4,“中西医结合”得到真正的落实。上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除西药极其紧张,不能满足实际需求之外,部分西药的药效还不太好。于是,中国开展了全国性中草药开发热潮。中草药,农村取材方便,药源丰富,止血、止痛、治关节病、治痢疾、治外伤、治骨伤等方面都表现突出,象后来屠呦呦等专家组开发的青蒿素还能治疗疟疾这样的世界性疾病。中草药对胃病、肝病和肾病等方面也有很好的疗效。空军某部医院韩玉芬医生用中药治好了西医认定必须锯腿的脉管炎;南京部队某医院副院长王忠用中医耳针疗法治好了很多损伤性疾病及遗尿症;广州某部队第二门诊部慢性病防治小组用水针疗法治疗慢性腰腿痛;兰州部队开创了经络综合疗法。到1969年的时候,为了方便群众,中国开始办中药加工厂,把中草药大批量制成丸、膏、散、丹及注射剂,改变一看病就拿一大袋药的局面。

  5,新中国医疗事业有一种不受权威制约的创奇迹精神。一般来讲,越落后的地方,就越迷信权威。然而,新中国的医生不是这样,他们都有一股不服输、不信邪的精神,尊重权威,但又不迷信权威,坚持唯物主义,尽量减少禁区。1968年11月1日,北京礼花厂17岁女工王世芬,因事故被烈火烧伤,后被送到北京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王世芬的三度以上烧伤,面积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皮肤全层、皮下组织、肌肉乃至骨头都被烧伤。按照权威看法,在当时条件下,这样的病人是没办法救的。但是,医院没有放弃,一场大抢救全面展开,第一阶段成功让她度过了休克期,随后,出现了“早期绿脓杆菌败血症”临床现象,部分医生出现悲观情绪,治疗小组没有悲观,继续按会商方案治疗,上海华山医院及时送来了新研制的特效药,北医附一医院职工积极为王世芬献血,天津医院、上海东方红医院、解放军医院和北京中医院都派医疗专家前来支援,上海第四制药厂临时加班加点赶制特效药。在北京、上海和天津医务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被认定不可能抢救的医学奇迹在王世芬身上出现了。

  6,新中国的医疗重心是常见病和多发病。过去,中国普遍的问题不是癌症发病率高,是常见病发病率高,由于基础薄弱和经济条件限制,中国不可能把精力放在尖端医学上,抓主要矛盾成为当时医疗事业的着力点,保证大医院各类疾病都有相应的科室医生,努力把医疗体系构建起来是当时的头等大事。中国的全国性医疗体系就是那个时候构建的。

  7,“防治并举,预防为主”是新中国医疗事业的典型特点。毛主席当时有一个指示:

  【“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

  按照这个指示,全国上下开展“除四害、讲卫生”的群众运动,定期清扫街道和院落。见“治”不“防”,是抓了标,丢了本,只会打被动仗。防病,不一定需要很高级的药品,对行之有效的土方和验方也要推广,把土方和验方做成小册子,简便易学,节省开支,取材容易,平时做到了,常见病就不常找我们了。防与治的方针,体现得最好的方面就是消灭血吸虫病。

  8,医疗事业必须尊重唯物主义生命观。人总是要死的,这是终极规律。新中国初期,在各地实际条件下,对于有办法治疗的病人,基本上都能按同一标病治疗,不排除少数干部稍为特殊一点。但是,从整体上讲,绝大多数人的医疗待遇是平等的,极少看到享受过度医疗在医院等死的情况。因收入差距小,也基本不存在花钱买生命时长的情况。在合作医疗时代,大家都遵循毛主席提出的“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教导。政策公平,就极少看到病人因为治不好病骂医生、打医生甚至砍医生的情况,不排除有个案。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在病人眼中是很神圣的,能治好病,是医生的功劳,治不好,是自然规律。

  有关医疗事业,我还是要套用一下毛主席的话:

  【“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是原则的问题。人类总是不断地总结经验,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前进。”】

  新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不断发展正是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结果。

  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医疗事业承担责任更为艰巨的国家,中国不仅应当在医药医疗创新上为人类作出更多贡献,还应当在医疗制度设计上为人类做出更多范本。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中国为世界奉献了闪光的医疗普及模式,在取得更大的物质进步后,14亿中国人更有理由开创出可供世界借鉴的新医疗模式。

  写于2020年1月3日星期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