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红小兵”记忆

2020-04-11 10:13:0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向阳花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上的小学,其时批林批孔运动正搞得热火朝天。那时候,少先队员不叫少先队员,而是叫“红小兵”。“红小兵”上面是“红卫兵”。“红小兵”戴红领巾,“红卫兵”不戴,他们戴红底黄字的“红卫兵”袖标。“红小兵”,顾名思义,就是红色的革命小兵。老师经常教导我们说:“红领巾是五星红旗的一角,是用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染成的,你们要珍惜和爱护红领巾,永远做毛主席的红小兵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所以,那时的我们,都以能早日当上“红小兵”,戴上红领巾而高兴、而自豪、而光荣。当然,小小年纪的我,也梦想着能早一天戴上红领巾,当上“红小兵”,成为红色革命队伍里的一员小兵。然而,这样的梦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始终是一个梦想。

  在那个年代,想当上“红小兵”不是件容易的事,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上。一般一年发展两批,第一批是在新年元旦,第二批是在“六一"国际儿童节。每批每个班也就五六个同学能当上“红小兵”。加入“红小兵”有着严格的入选条件,不仅学习成绩要好,而且思想品德、劳动纪律、体育锻炼都要好。评选采取民主集中制的方法,不是班主任老师一个人说了算,学校限定了名额,先由同学们民主投票推荐,然后按得票多少,由老师确定报学校批准,公开,公正,透明。

  记得那时候,在我们班,我的学习成绩也算不错的,尤其是语文成绩,回回考试都在九十五分以上。我也不迟到、不早退、不旷课,关心集体、团结同学、助人为乐、热爱劳动,还经常做点为村里五保户老人抬水、扫院子的好人好事。可我有一个令老师不能容忍的最大缺点,就是比较调皮捣蛋,上课爱搞小动作,有点不遵守课堂纪律。大概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每回批准加入“红小兵”的名单里,都找不到我的名字。每当看到那些有幸加入“红小兵”的同学,被高年级的大“红小兵”给戴上红领巾的一刹那,特别是他们扬着小脑袋一脸的牛逼神气样,我的心里就特别不好受,像打翻的五味瓶,不知道是种什么滋味。还有那新“红小兵”代表上台发言表决心,我就觉得站在哪儿发言的应该是我。看着他们踌躇满志的样子,我就别扭得不行,很是沮丧,很伤自尊,很没面子,委屈的泪水便止不住唰地流了下来。

  那时,我姐姐学习好,又听话,也很遵守学校纪律,所以早早地就加入了“红小兵”。看到姐姐天天戴着红领巾上下学,蹦蹦跳跳的,我心里很是羡慕。姐姐对她的红领巾很是珍惜,每天放学后,总是把红领巾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衣柜里,等上学走的时候拿出来再戴上。这几乎成了她每天必不可少的庄严而神圣的仪式。我看着姐姐那虔诚的样子,有时也耐不住央求姐姐让我戴戴她的红领巾,过过瘾。她却说,你得靠自己的努力,争取早日戴上属于自己的红领巾。我好说歹说,姐姐就是不让戴。我也没办法,就只好趁她午休或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把她的红领巾拿出来,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对着镜子骚卖一番。镜子中的我在红领巾的映衬下,小脸蛋红朴朴的,仿佛潘冬子一般,要多神气有多神气。自我欣赏一番后,我恋恋不舍地把红领巾解下来,小心翼翼地重新叠好放归原处。然后带着美好的梦想上炕睡觉,不一会儿便进入了甜蜜的梦乡,梦到自己戴上了渴望已久的红领巾。

  后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直到小学五年级毕业,我也没加入“红小兵”,戴上仰慕已久的红领巾,这令我很是遗憾。然而,好事总是那么多磨。就在我认为自己今生今世也许跟“红小兵”无缘了的时候,事情却出现了转机。 升七年级(即初二)的时候,我一下连退两级,退到了五年级。于是,我由初中生又变成了小学生。这时,班上的大部分同学都加入了“红小兵”。剩下几个未加入的连同我,在那年的“六一”儿童节终于被最后批准加入了“红小兵”,戴上了鲜艳的红领巾。

  我清楚地记得,举行戴红领巾仪式的那天,天气睛好,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悠悠的白云,阳光暖暖的,洒在人身上舒服极了。全校师生集合于校园,我和几位同学在台上站成一排,等待着老师给我们戴红领巾。由于我是退班生,比别的同学起码大了两岁,个子也高,突兀兀地站在那里,真有点鹤立鸡群。但我为自己终于成为“红小兵”而自豪而高兴,心里真比吃了蜜还要甜。当老师给我戴红领巾的瞬间,由于激动、兴奋,我的脸都红了,像红领巾那样红。我看到台下同学们看我的目光是那样的友好,他们拍着手,欢呼着、跳跃着。我们新加入“红小兵”的同学在老师的指挥下,齐声合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把戴红领巾的仪式推向了高潮,校园里顿成欢乐的海洋。那情景至今想起来都令人难忘!

  再后来, 到了七十年代末,“红小兵”又改成了少先队员。“红小兵”就成了历史名词,尘封在了人们的记忆中。但“红小兵”时代,是一段难以磨灭的历史,是整整一代少年儿童的光荣与梦想。它虽然不能被未曾亲身经历过的人们所理解,但也不应该被无情尘封。那时,无论是学校的老师,还是家里的大人,都教导鼓励我们要做毛主席的“红小兵”,继承革命先辈遗志,时刻准备着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于是,我们宁肯不要玩具不要糖果,也要争做毛主席的“红小兵”。那是幼小心灵中一种纯洁的虔诚,那种虔诚是多么地可爱和可贵啊!

  我为自己曾经毛主席的“红小兵”而自豪而光荣!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