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毛主席亲自决策的新安江水库创造了多少GDP?

2020-07-11 15:51:35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秦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安江上要建大型水力发电站,我支持。但你不能仅想浙江,要为上海、江苏、安徽作贡献。那将是对杭州、上海、南京等地的工业一个大推进。”——毛泽东

  文 / 秦明

  新安江水库史上首次9孔全开泄洪的视频这两天在网络上被刷屏,半小时的流量相当于一个西湖,场面颇为壮观。


打不开?点这里>>>

  新安江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网友而言是陌生的,但提到国家5A级景区——千岛湖,知道的人就很多了。

  千岛湖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境内,在最高水位时拥有1078座大于0.25平方千米的陆桥岛屿,因而得名。杭州千岛湖与湖北黄石阳新仙岛湖、加拿大的金斯顿千岛湖并称为“世界三大千岛湖”。

  据淳安县旅游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5年的时候,千岛湖旅游经济收入就已经突破一百亿;

  新安江水库还提供着杭州以及上海部分地区等周边城市约2000万人的饮水供应,包括农夫山泉在内的多家食品饮料公司从千岛湖取水;

  新安江水库承担了下游地区的灌溉功能;新安江水电站则承担着华东地区电网调峰、调频和事故备用等重要任务;

  此外,新安江水库还对市场供应着大量的生态鱼、生态鸡……

  有人曾经做过一个粗略的估计,现在杭州每年直接从千岛湖本身产生的GDP至少高达数百亿。

  如果再算上新安江水库大大减少了洪涝以及干旱灾害可能造成的经济损失,其间接带来的GDP规模,就更加是不可估量的!

  历史上新安江水库蓄洪防洪的重要性究竟有多大,我们可以从一个方面间接看出来,在百度学术进行相关检索,80年代以来以新安江为研究对象的相关专业学术文章多达数百篇。

  在一个“发展主义”至上、GDP为王的时代,不客气地说新安江水库哪怕是在人文社科领域,也是创造了大量GDP,养活了一批人的。

  然而,讽刺的是,这样一个创造GDP的“全能王”却是建造在一个GDP“低的可怜”的时代。

  新中国成立之初,毛主席曾多次到杭州考察,他在杭州主持起草宪法草案期间,非常关心钱塘江流域的防洪抗险及农田水利建设工作。

  钱塘江水系位于新安江下游,新安江水库所在地原是一个非常平缓的地方,也是江南的鱼米之乡,徽商的必经之地;但是在旧中国却是水患频发,大大小小的洪水每年都要发生。

  兴建新安江水库最早构想产生于1936年,但腐朽无能的国民政府却一直未能将其付诸实施;新中国成立之初,新安江水库工程正式上马。

  面对摆到案头的最初提交的设计草案,毛主席既欣喜又有所不满,他说,“新安江上要建大型水力发电站,我支持。但你不能仅想浙江,要为上海、江苏、安徽作贡献。那将是对杭州、上海、南京等地的工业一个大推进。”(见《电力事业:新安江水电站建设与运营》第二章)

  于是,一个由毛主席亲自决策、周总理亲自关心指导的,兼具防洪防旱功能、可以解决下游杭州、上海等大城市供水供电,辐射周边苏浙皖的,更加宏伟的大型水利水电工程的设计蓝图正式出炉,国家决定在新安江-建德市白沙镇建设大型水电站!

  1954年冬,在国家的统一协调指挥下,从上海、江浙调来的大批技术骨干组成的勘测设计院正式组建;1956年8月,施工单位开始筹建并进入施工阶段;1959年9月,水库建成开始蓄水。

  1959年,周总理视察新安江水库建设时的题词

  同步配套的新安江水电站始建于1957年4月,是新中国第一座自己勘测、设计、施工和制造设备的大型水电站,1960年4月第1台机组发电。

  大坝坝高105米,长462米;水库长约150千米,最宽处达10余千米;最深处达100余米,平均水深30.44米;设有9个泄洪口,工程按千年一遇洪水设计,万年一遇洪水校核,建成至今完好无损地经历了多次大洪水的考验。

  由于水库建成后海拔低于108米的地方将会沦为水域,国家决定将上游的淳安县和遂安县合并为新的淳安县;水库建成蓄水后,淹没了两座县城,8个镇,29个乡,255家工厂,30多万亩土地和27万间房屋,全县近29万人离别故土,迁往浙赣皖等地重建家园。水电站的工程建设经验和库区移民安置政策,为后来包括三峡工程在内的大型水利工程兴建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被人们誉为“长江三峡的试验田”。

  新安江水库及水电站的建成,是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范例,是中国水利电力事业史上的一座丰碑、中国人民勤劳智慧的杰作。为国家建设大型水电站积累了宝贵经验,也为国内多座大中型水电站输入了大量人才。两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潘家铮、以及柴松岳、葛洪升、孙华锋、苏立清、钟伯熙等一批优秀人物,就是在新安江水电站建设工程中锻炼成长起来的。这同样为后世留下了一笔无可估量的宝贵财富。

  新安江水电工程有上万人参与——战严寒、斗酷暑,施工期包括准备工程在内共46个月。工程开挖土石方585.92万立方米,浇筑混凝土与钢筋混凝土175.5万立方米,使用水泥34.75万吨、钢材3.62万吨、木材13.55立方米,修建专用铁路64公里。

  在物质条件并不丰裕的时代,这些都是非常巨大的投入,却丝毫无法用GDP来衡量。但毫无疑问,新安江水电站真真正正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千年工程。

  事实上,今天很多非常有名的带“水”、带“湖”的风景区,都是毛泽东时代所修建的水库。这些水库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为人民的防涝防旱事业发挥了巨大作用,推动了新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巨大进步,粮食总产量从建国初的1亿吨,猛增到1978年的3亿多吨。至今,这大大小小的水库又成为一个个的旅游景区,为第三产业创造着巨量的GDP。

  1979年,“五五计划”结束时,全国拥有有效灌溉面积7.3亿亩,占世界灌溉面积的1/4,居世界首位;人均灌溉面积超过了世界人均水平。中国拥有1/4的世界人口,水力资源仅占世界的6%,大部分还是西部高原及山脉这些人迹罕见的地方,这真是一项人类的奇迹!代的水利建设和农业灌溉革命是无法用GDP来衡量的。

  70年代末分田单干以后,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建设模式中断了。单独计算1949年-1979年这30年间的水利工程建设,靠国家和各级政府投入完成的工程体积为1083亿立方米,靠群众“记工分”完成的工程体积为2527亿立方米,总计为3610亿立方米。(见苏拉密《制度性干旱》)

  3610亿立方是什么概念,万里长城的工程量是2亿立方,三峡工程不过3亿立方——也就是说在新中国的前三十年间,新中国水利建设相当于修了1800条万里长城或1200座三峡,相当于平均明年40座三峡工程!

  但是,在记工分的时代,在计划经济国家投入的时代,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建设和农业灌溉革命是没法计入GDP的。

  三峡工程的总投入是2000多亿,据此计算的话,毛泽东时代仅水利建设创造的GDP就达到每年至少8万亿!

  笔者记得海归的自由派经济学家陈志武曾经说过一段话,大致意思就是前30年计划经济时代只顾生产,不管生产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变成财富,组织生产的不是资本,变不成货币(原话不记得了,大意如此)……他这个话是为私有化、资本化张目,但却一不小心揭示了一个真相——就是毛泽东时代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勒紧裤腰带搞建设,其实是为国家和人民积累了海量的物质财富的,而这些财富又无法用GDP来衡量。

  四十年过去了,毛泽东时代修建的很多水渠(特别是支渠、毛细渠)都荒废了,干渠则成了房地产大跃进时代装点城市的人工河和绿化步道;笔者家乡在豫南的一个农村,90年代以前还可以通过1975农业学大寨建设的水渠灌溉,90年代以后就回到了靠天吃饭的光景,靠抽地下水种水稻,如今水井是越打越深了。

  至于近年来,很多地方干旱与内涝交替出现,也不能全怪“厄尔尼诺”吧?

  新安江水库开闸泄洪之际,我们以此为例,稍加分析就会发现:尽管新安江水库(千岛湖)每年还在创造数百亿的GDP,却没有精英把一分钱GDP计入建设这座水库的毛泽东时代;他们反而疯狂地指责毛泽东时代“穷”,指责毛泽东时代“耽误”了他们——“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就是这些精英的真实写照。

  修水利所能创造的GDP与修房子比起来的确不值一提。但当粮食危机再次光顾的那一天,精英们还有脸再指责毛泽东时代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