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熊蕾:“吃饭问题”

2020-09-05 11:23:56  来源: 淮左徐郎   作者:熊蕾
点击:    评论: (查看)

  1968年6月27日10点38分,我们的知青专列离开了北京。

  我们的终点站是黑龙江的迎春。这一列车的900多知青都是去黑龙江农垦总局八五三农场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21团),而迎春是离八五三最近的火车站——150公里。八五三在这里设有转运站。

  这一路,火车开了三天两夜——当然是走走停停。大约因为我们是临时加开的知青专列,所以很难正点运行。路上还遇到事故,好像有一起卧轨。另外还有若干临时停车。比如6月28日夜11点多到牡丹江,一停就停了7个钟头。

  一个插曲是,我们几个6月29日清晨醒来,发现火车还停在牡丹江站,便不管不顾地下车出站,一路打听着,直奔牡丹江而去。

  这期间列车要开了怎么办?那就搭下趟车呗!反正怎么也能到八五三。我们很笃定。对于留在车上的行李也毫不担心。

  没想到久仰大名如雷贯耳的牡丹江并没我们想象的宽阔雄壮。好像因为刚下过雨,江水浑黄,水流也很急。江边也没有什么好玩。我们看了一会儿,悻悻离去。回到车站,火车居然还停在那里。

  6月29日早7点,专列从牡丹江开出,晚上9点半才到迎春。

  八五三农场接我们的几百辆解放牌大卡车在站外排成一个大半圆,使欢迎的场面煞是壮观。

  不知为什么,等欢迎仪式又等了半天。连等候带仪式,我们在迎春待了4个半钟头,最后才分乘各个分场的大卡车,向八五三进发。

  150公里的路,我们走了5个钟头,才到了我们的新家——六分场二队。

  我们这一批分到二队的一共10个人,5个女生都是我们人大附中的,5个男生是123中的。5个女生,我们4个同进退、最要好的同学都是老初三的,还有一个小吴是老高三的。大概是希望高中生发挥更大作用吧,分场招生的人故意把她们几个高中同学分开,一个队一个。

  我们队里,在已经盖好的知青集体宿舍中,给我们准备好了房间。我们5个和两个当地农场子弟一间宿舍,上下铺都是新做的。

  我们安顿下来,已经到了队里开午饭的时间。围观我们的大人孩子散去,回家吃饭。有老职工告诉我们,食堂和我们宿舍就隔着横穿队里的唯一一条大道,队里为我们准备了午饭,但是以往的北京知青一来,要难过好几天,且不去食堂吃饭呢,不知我们怎样。

  我们其实也不觉得饿。这三天在火车上,发了每人三顿饭,另外每人还发两块三毛零花钱,我们吃的都挺好。到迎春后,又发了我们每人一大包八五三自己出品的饼干,我们尝过,虽然粗糙,但是味道很不错。而且从北京带来的“进口货”还很多,几天不去食堂吃饭都没有关系。

  可是架不住北大荒食堂的新鲜感对我们很有诱惑。所以我们5个人决定,当天中午到北大荒后的第一顿饭,就要去队里的食堂吃。

  走进食堂,我们招来了不少目光。

  这食堂也兼队里的“大会堂”。“座椅”是一条条搭在砖头上的木板,竖排一共两溜,每溜十几个横排的样子,两溜中间是过道。在这些“座椅”后边靠近打饭窗口的地方,支起两张大圆桌,上边摆了一些碗筷,还有菜。

  那必定是为我们准备的!我们很大方地朝其中一张圆桌走去。正零零散散坐在横排木板“座椅”上用餐的老职工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目光追随着我们直到那餐桌。

  我们还以为他们是惊讶我们的大方和洒脱,所以都很得意。

  在老职工们惊讶的目光中,我们得意洋洋地开始大快朵颐。

  正吃着,又有几位老职工走进了食堂。

  这下,轮到我们惊讶了。

  只见刚进来的几个老职工先在“座椅”前边的空地站好,然后面向正面墙上挂的毛主席像,掏出“小红书”,开始敬祝万寿无疆,永远健康,接着又念一段毛主席语录。然后才去打饭。

  这一幕看得我们目瞪口呆。

  怪不得人家拿那样的眼光看我们!

  可是,这样的举动,完全是庸俗化啊!

  在北京的时候,听说过有这样的事,但是我们谁也没有见到过,更没有身体力行过。到北大荒的第一天,竟然就碰到这种事,我们觉得难以容忍。

  那顿饭,我们囫囵吃过。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商讨对策。

  我们选择去北大荒的动力之一,是那里有食堂,我们吃饭没有问题。可是没想到,到了北大荒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居然就是“吃饭问题”。

  我们四个初中生,尤其是我,慷慨激昂,绝不愿认同这样的行为。我们决意下一顿饭照旧不敬不祝。

  小吴到底年长我们几岁,比我们成熟。她说:我也不认同这样的形式,但是我们刚来这里,不能太脱离群众吧?我们是不是可以先走一走这个形式,同时马上向领导反映,这样做是不妥当的,北京都不这样搞,建议他们取消这个形式?

  我虽然还是不情愿,但是几个朋友都认为小吴说的有道理。于是大家决定,先入乡随俗。但是我们选择念的语录一定要不同凡响。

  挑哪段语录呢?

  我们几个不约而同想到了那一条:“世界上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

  当天晚上,我们故意挑食堂里人最多的时候进去,言不由衷地“敬祝”之后,以最响亮的声音发自内心地念出:“吃饭问题最大”!

  然后我们又得意洋洋地去打饭。

  后来我们认真地向队、分场领导提出了取消敬祝仪式的意见。

  恐怕不是我们一个队的知青提了意见。也就两个月吧,那个仪式就真地取消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