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毛泽东点将彭德怀挂帅抗美援朝的台前幕后

2020-10-23 11:31:40  来源: 党史博采   作者:罗元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建国之初,随着美国侵略朝鲜的战火愈烧愈烈,毛泽东开始把怎样解决朝鲜战争问题列入了重要的议事日程。

  1950年国庆这天,是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纪念日,虽然有关朝鲜战争的电报不断传到中南海,但天安门广场和北京的街头巷尾,人们载歌载舞,欢庆和平,到处是一片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然而,就在北京的国庆焰火尚未熄灭、欢乐的人群还未完全离开之时,中南海颐年堂会议厅里却灯火通明,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人正在紧张的气氛中讨论北朝鲜面临的严重局势和出兵朝鲜的问题,讨论一直到天亮。也就是在当天晚上,美国麦克阿瑟将军命令南朝鲜军队首先越过了“三八线”,向北进犯。

  次日凌晨2时,毛泽东电告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来京面议朝鲜局势,并下令边防军随时待命出击。在此之前(10月1日中午),他已收到斯大林的电报和金日成的求援信。

  斯大林在电报中说:“根据眼下的形势,你们如果认为能用部队给朝鲜人以帮助,那么至少应该将五六个师迅速推进三八线,以便朝鲜同志能在你们部队的掩护下,在三八线以北组织后备力量。”金日成在求援信中更是直接地说:“在目前,敌人趁着我们严重的危机,不予我们时间,如果继续进攻三八线以北地区,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难以克服此危机的。因此,我们不得不请求您给予我们帮助。以特别的援助,及在敌人进攻三八线以北地区的情况下,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

  10月2日下午,中共中央书记处在颐年堂开会。毛泽东首先发言:“朝鲜的形势已如此严重,现在不是出兵不出兵的问题,而是马上就要出兵,早一天和晚一天出兵对整个战局极为重要。今先讨论两个迫切问题,一是出兵时间,二是谁来挂帅。”

  围绕着到底让谁来挂帅的事,大家展开了认真地讨论。一开始有的同志考虑让粟裕挂帅,但粟裕此时因病在青岛休养。前几天,他专门托罗瑞卿给毛泽东主席来信谈到病情仍很严重的事,毛主席亲自回信让他安心休养;几位常委认为林彪挂帅较合适,可林彪此时也有病在身。挂帅人选问题对毛泽东的困扰很大。

  最后,毛泽东经过反复考虑之后,把目光又一次放在彭德怀身上。

  在二十多年的南征北战的共同生活中,毛泽东深深感觉到彭德怀是位大家公认的严守党纪、临危不惧,敢于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帅才。

  毛泽东在会上这么强调说:“出兵援朝已是万分火急,既然林彪说他有病不能去,我的意见还是彭老总最合适了!”这一建议,得到了常委们的一致赞同。

  就这样,中央常委会决定准备由彭德怀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

  而此刻彭德怀正在古城西安。在欢度国庆之际,彭德怀的心情并不平静。他满脑子装着大西北建设的事,也密切关注着朝鲜战争的局势。10月2日,彭德怀在了解到朝鲜半岛局势发生剧烈变化后,自言自语地说,“我总觉得快了,中央不会再让大家等下去的。”彭德怀认为,中央出兵援朝是迟早的事。

  一切正如彭德怀所料的那样。10月4日上午,一架飞机降落在西安机场。中央办公厅警卫处派来了两名同志,一下飞机就火速奔至“西北军政委员会”办公大楼彭德怀的办公室。此时彭德怀正在埋头审阅有关西北地区三年经济恢复建设计划报告。

  “彭总,中央让我们来接您立即赴京开会!”来人敬礼后,认真地对彭德怀说。为严守秘密,他们只说去开会而没说具体内容。

  “我已接到北京的电话,是不是参加原先通知的汇报会?”彭德怀问道。

  “我们也不清楚。周总理交待说,飞机一到西安,就马上接彭老总来北京,一分钟也不准停留。”

  彭德怀迟疑了一下,说:“那我总要给西北局和西北军区的领导同志打个招呼吧?”

  转身,彭德怀把西北局秘书长常黎夫找来,让他分头将有关情况转告西北局其他负责同志。

  下午4时,北京西郊机场。彭德怀快步走下舷梯,发现几辆轿车早已等候在这里。据原中央办公厅警卫处李树槐处长的回忆:前来迎接的人传达毛主席的交待,要彭德怀先到北京饭店休息一下。彭德怀立刻严肃起来,高声说:“我不需要休息,请司机同志直接带我到中南海毛主席那里去!”

  汽车飞驰奔向中南海丰泽园。

  “彭老总,你回来啦!”周恩来立即迎上去,握着彭德怀的手,一同步入颐年堂会议厅,中央政治局正在这里召开扩大会议。

  见彭德怀到来,毛泽东显得十分高兴。

  “老彭,辛苦了,你来得正好!”毛泽东迎上前与彭德怀紧紧握手,不停地说:“美帝国主义军队已越过三八线了,现在政治局正讨论我国准备出兵援朝的有关问题,大家正在发表意见,请你也准备谈谈你的观点。”

  彭德怀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静静地观察着会场的一举一动,不由得心里一惊:会场上气氛严肃,包括和他同舟共济几十载的朱总司令见了他也没说几句话,有的同志更是只握手不说话。彭德怀镇静下来,静静地听着每位同志的发言。由于迟来又不了解会议的全部情况,在这个事关国家命运的大事上,彭德怀也没有轻易发言表态。毛泽东在听完与会者的发言后,强调说:“你们讲的都有理由,但是别人处于国家危急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么说,心里也难过。”这话如重锤,字字敲击着彭德怀的心。

  会议结束后,已是午夜时分了。彭德怀来到下榻的北京饭店,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反复考虑当前国家的经济困难,考虑美军占领朝鲜的后果,尤其是毛泽东最后讲的那几句话,总是在脑中反复回荡,使他无法入睡。在《彭德怀自述》中,他曾这样追述当天晚上的心情:“当晚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以为是沙发床,此福享受不了。于是搬到地毯上,也睡不着。想着美国占领朝鲜半岛与我隔江相望,威胁我东北,又控制我台湾,威胁我上海、华东。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老虎是要吃人的,什么时候吃,决定于它的肠胃,向它让步是不行的,它既要来侵略,我就要反侵略。”彭德怀一会儿躺在地毯上,一会儿又起来坐在地毯上,想过来想过去,认为毛泽东决定出兵朝鲜是英明的决策,自己坚决拥护。

  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邓小平受毛泽东所托,来到北京饭店。他和彭德怀在房间交谈1个多小时后,便同车去中南海。因为毛泽东要亲自听听彭德怀对出兵援朝的意见。

  当彭德怀来到毛泽东办公室,俩人在沙发上坐下后,毛泽东点了支烟,用力吸了一口,便说:“老彭,据朝鲜来的情报,美国和南朝鲜军队正在大批越过‘三八线’。下午政治局要继续开会,在昨天的会议上,你没来得及发言,可你都听到了吧,大家摆了很多困难。当然,我们现在确实存在一些困难,有些是严重困难,但是怎样战胜困难,克服困难,我们还有哪些有利条件?不知道你彭老总是怎样考虑的?”

  彭德怀喝了一口茶,望着满脸疲困的毛泽东,坦率地直言:“主席,我昨天晚上几乎没有睡觉,我把你讲的四句话,反复思考了几十遍,我体会到这是一个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的问题,……经过反复考虑后,我拥护主席出兵朝鲜的英明决策。”

  毛泽东一边频频地点头,一边兴奋地说:“嗯,好哇,还是你彭老总有战略眼光,看来你是百分之百地支持我的意见喽!”

  沉默了片刻,彭德怀接过毛泽东的话题,分析说:“这次我们的作战对象是在武器装备方面占绝对优势的美国侵略军,我们既不能轻视敌人,但也不能过分低估自己。1947年胡宗南进攻延安,他的兵力是24万人,有空军支援,武器装备几乎都是美式的,比我军装备不知好多少倍;我军只有25000人,只占敌军的1/10,武器落后,每支枪平均不过几十发子弹,陕甘宁地区地瘠民贫,人口才100多万,为什么我们能打败胡宗南?一是我们是正义战争,是自卫战争;二是边区群众的大力支援;三是靠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现在我们已取得全国政权,有几百万军队,有全国人民的支援,我们有对付优势装备敌人的经验。只要我们在战略战术上不犯重大的错误,我们有信心打败美国侵略军。”

  毛泽东聚精会神地听完彭德怀的分析后,高兴地用手捶了一下沙发,高声地说:“你分析得对喽!看来我们是想到一起了。”

  接着,毛泽东又侧过身来,微笑着对彭德怀说:“老彭,你看,带兵去支援朝鲜人民作战,这样艰苦的任务,派谁挂帅合适呢?”

  素来直来直去的彭德怀急忙回答:“我听说中央不是早已决定派林彪同志去吗?”

  “是啊,前些天我和恩来、少奇、朱老总商量的一致意见是派林彪去。”毛泽东双眉紧锁,叹了口气说,“可是,我前些天征求他的意见时,他精神有些紧张,强调身体不好。”

  毛泽东狠狠地吸了口烟,继续说:“现在很明显,这场战火很快就会烧到我国的大门口,情况危急哟!我们必须当机立断,马上出兵。既然林彪说他有病不能去,我看这副重担还得由你彭老总来挑。这是一场比保卫延安更艰苦更复杂的战争,不知你的身体情况怎样?你可能思想上还没有这个准备吧,你考虑有什么困难?”

  说到这里,毛泽东两眼紧紧注视着彭德怀。

  屋里出现了短暂的沉寂。

  片刻之后,彭德怀面对着毛泽东,两道浓眉一扬,刚毅果断地说:“主席,我这个人的脾气你很了解,我服从中央的决定!”

  此刻,毛泽东为彭德怀的忠诚与坚毅所感动。良久,毛泽东感慨地说:“还是你彭老总在中央为难之时,坚决支持和服从中央的决定,这我可就放心了。现在美帝国主义已大批向北冒进,我们不能再等待,要尽快出兵。今天下午政治局继续开会,请你说说你对出兵援朝的意见,摆摆你的观点。”

  当天下午,中央政治局继续在颐年堂开会,就出兵援朝的问题再次展开讨论。会上,彭德怀鲜明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强调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最多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果让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将来的问题更复杂。显然,彭德怀的认识与毛泽东是一致的。关于挂帅的问题,毛泽东正式向参加会议的同志说:“我和恩来、少奇、朱老总等同志商量了一下,想让彭德怀同志率兵出征。我们也与彭德怀同志谈了,他欣然允诺。好吧,德怀同志,我感谢你,中国人民感谢你,你是临危受命啊!”

  毛泽东发言之后,会场上严肃紧张的气氛顿时一扫而光,大家都以尊敬的目光看着彭德怀,一致同意由彭德怀挂帅率军入朝。

  会议后,毛泽东对彭德怀说:给你10天时间作准备,出兵时间初定在10月15日。

  就在彭德怀准备离京入朝的前夕,10月7日这天,毛泽东在家设便宴招待彭德怀,为他出国征战送行。

  这天一大早,毛泽东便到庭院迎候。见彭德怀急匆匆来到丰泽园,毛泽东迎上去:“彭老总,几天来旅途劳累,又参加会议,辛苦了……”随即带彭德怀走进了小餐厅。

  彭德怀看了一眼桌上的湖南家乡菜:辣椒炒肉、辣子鱼、腊肉……高兴地说:“好菜,一看就是家乡风味啊!”说着,便坐下吃了起来。因江青有事外出,席间作陪的只有一个人——毛岸英。毛泽东一边用筷子往彭德怀的碗内夹菜,一边说:“现成的饭菜好吃呀,干事、打仗也是这样。同美帝国主义打仗是不容易的事,很艰苦,很危险。我们面前的困难很多。但是,常言道:‘无畏的人面前才有路’。如何战胜敌人,你想过没有?”毛泽东高兴地问。

  “麦克阿瑟这个人很骄横,目空一切,我们可骄而乘之。正如主席说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你的原子弹,我打我的手榴弹,发挥我军的政治优势,最后打败敌人。还有世界人民,包括美国人民,在道义上物质上会支援我们的。”彭德怀胸有成竹地回答。

  然后,毛泽东指着毛岸英对彭德怀说:“我这个儿子不想在工厂干,他想跟着你去打仗,他要我批准,我没有这个权利,你是司令员,你看要不要收他这个兵?”彭德怀当时一愣,说:“去朝鲜有危险,美国飞机到处轰炸,你还是在后方嘛,搞好建设也是抗美援朝嘛!”

  毛岸英一见彭德怀这样说,有些着急:“彭叔叔,你让我去吧!我在苏联的时候当过兵,参加过跟德国鬼子作战,大反攻,一直攻到柏林!”彭德怀转向毛泽东,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毛泽东明白了彭德怀的意思,笑着说:“我替岸英向你求个情,你先把岸英带去,他既会俄文又懂点英文。我让他去的目的,为的是在你身边有个可靠的翻译,将来与苏联方面联系比较保密,让他担任翻译工作;另一方面也让他作为第一批志愿军战士,在战争中去锻炼,这也叫送子从军吧!”

  彭德怀听后婉转地劝阻说:“你让岸英跟我到朝鲜前线去,我懂得你的意思,你是想给全党带个头。但是自开慧同志牺牲后,岸英从小受苦,到处流浪,后来又送到苏联学习很长时间,他已长期不在你身边生活,你们难得团聚在一起,我看还是别让岸英跟我去,就留在主席身边照料吧!”

  彭德怀一再表示不同意毛岸英上朝鲜战场,但毛岸英请求殷切,毛泽东也坚持让毛岸英随彭一起入朝。

  “那好吧!”彭德怀最后对毛岸英爽快地说:“我收下你……不过,你要听从我的安排。”

  “行,干什么都行,只要能上前线!”毛岸英高兴地回答。“你就留在我的司令部当翻译吧!”彭德怀说。第一次和美国人作战,国内崇美、恐美的人不少,而毛泽东决定把爱子送上前线,这本身就是一种大无畏的姿态,是对彭德怀最大的信任和支持。

  “那么,我这酒——”毛泽东举起酒杯说,“是为你们两个人饯行喽!还是用一句老话吧,祝你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彭德怀喝下了那杯酒。就这样,毛岸英跟随彭德怀上了朝鲜战场。

  10月19日拂晓,彭德怀驱车从北京饭店出发,乘专机到达沈阳,下午再乘专机在4架战斗机护航下抵达安东。约五点半钟,黄昏之下,志愿军拉开了过江赴朝的序幕。

  彭德怀过江后,立即会晤金日成,向他转达毛主席的部署,大意是26万人已过江,准备先进行改装和训练,而后再发动进攻。

  但是,就在彭德怀和金日成会谈的同一天,毛主席从大量情报资料中发现敌人还不知道我军已渡江,“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仍在督促部队不顾一切地向鸭绿江挺进,于是马上决定改变原计划,电告彭德怀,抓住战机,尽快完成战役部署,争取初战胜利。几乎在同时,彭德怀在听完金日成的介绍之后,也致电毛主席,建议中央军委改变原来的计划。彭德怀在电话中指出,目前人民军抗击美伪北犯很困难,敌人在未发现我军行动前仍在北犯冒进,我军以运动战的方式歼灭敌人,是极有可能的。

  毛泽东非常赞同彭德怀的意见,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领袖和将军在战略思想上如此一致,这是取得胜利的重要基础。

  新的作战方针使志愿军在东西两线上处处主动,美军和李承晚伪军处处被围被歼。但彭德怀对与“联合国军”初次交锋的战果却不完全满意。为取得更大的战果,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彭德怀就在志愿军司令部所在地大榆洞召开了志愿军党委会议,研究第二次战役作战的方针和部署。

  彭德怀分析道:麦克阿瑟虽遭到第一次战役的打击,但美军主力未受损失,同时他对我军的兵力还不清楚,所以,肯定还要向鸭绿江大举进攻,我军虽在兵力上占优势,但装备落后,如和敌军死拼硬顶,肯定要吃亏。不如先避其锐气,故意示弱,边打边退,迷惑敌人,诱敌深入,我军可以后撤30至50公里以分散敌人,然后在运动中寻机歼敌,这是我军的拿手战术。经过讨论,大家一致同意这一方案。

  很快,彭德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和敌我态势,确定集中9个军共30个步兵师,在东西两个战场同时对敌发起第二次战役。

  在此期间,彭德怀在军事上精心准备的同时,还在政治上努力瓦解敌军,他与政治部杜平主任商量,决定释放一批美国战俘。考虑到这是首次,无此先例,彭德怀电请中央军委指示。

  第二天上午,毛泽东接电后很高兴,当即向彭德怀回电,称:“释放一批战俘很好,……尔后应随时分批放走,不要请求。”11月24日,毛泽东又对彭德怀作出指示:你们释放美俘的行动,已在国际上收到极好效果,请准备于此役后再释放一大批,例如三四百人。

  结果,在第二次战役中,出现了两起百名以上美军集中向我投降事件。

  令人震惊的是,在反击战役开始的第一天,志愿军总部遭敌机轰炸,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牺牲在彭德怀的指挥所里。

  那天上午11时左右,4架野马式美军轰炸机飞至志愿军总部上空,疯狂倾掷了上百颗凝固汽油弹。毛岸英和参谋高瑞欣来不及逃出作战室而遭受不幸。

  彭德怀和大家一起围着两位烈士的遗体悲愤不已。彭德怀脸色苍白,双眼含泪,当天晚上,他独自一人蹲在防空洞口,既不说话也不吃饭。初冬的朝鲜北部之夜,显得异常寒冷,彭德怀没带帽子,还把风纪扣解开,任山野的风吹着面颊脖梗儿。他背着手,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突然他收起脚步,仰起头来,望着天上的寒星,默默无言。许久,才发出一声长叹:“唉!毛主席把他的儿子托付给我,我怎么向他交待哟!”在微明的星光下,莹莹的泪花在他眼里闪耀……

  彭德怀给毛主席亲自发去了电报,可周恩来总理担心毛主席一时受不了而没有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他,直到1951年1月初,他才写信把岸英牺牲的消息告诉了毛泽东。

  第二次战役比第一次战役打得更为漂亮,共歼敌3.6万多人,其中美军2.4万多人,不仅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绝大多数领土,而且解放了三八线以南的瓮津、延安半岛,迫使敌人在三八线以南进行防御。

  对我军取得如此大的胜利,毛泽东非常高兴。原来设想志愿军入朝后坚守半年再谈进攻的问题,现在仅两个月的时间就打到了三八线。毛泽东在政协第一届常委会第38次会议上,精神振奋地说:这次战争,我们本来存在三个问题,一是能不能打;二是能不能守;三是有没有东西吃。能不能打,这个问题两三个月就解决了。敌人大炮比我们多,但士气低,是铁多气少。

  部队休整过后,彭德怀决定总结第二次战役的经验,准备发动春季攻势。

  12月19日深夜,彭德怀冷静思考后,亲笔给毛泽东写了报告,表明了自己对第三次战役的态度。他认为:朝鲜战争仍是相当长期的、艰苦的。敌人由进攻转入防御,战线缩短,兵力集中,纵深加强,对联合兵种作战有利。美伪军士气虽然较前低落,但现在还有26万多兵力。我军目前仍应采取稳进,对部队不要太伤元气。现已开始战役接敌运动,此役除运输困难,气候寒冷,相当疲劳外,特别是由山地运动战转为对阵地攻坚战,……为避免意外过失,拟集中4个军首先歼灭伪一师后,相机打伪六师,如发展顺利,再打春川之伪三军,如不顺畅,即适时收兵。能否控制“三八线”,亦须看当时具体情况再作决定。上述各项妥否盼示。

  21日,毛泽东立即复电彭德怀,同意他的看法和作战部署:“你对敌情况估计是正确的,必须作长期打算,速胜的观点是有害的。在打法上完全同意你的意见,感到不顺利,则适时收兵休整再战。”

  根据毛泽东继续南进的指示,彭德怀将志愿军组成左右两路突击纵队,在朝鲜人民军的协同下突击进攻,发起了第三次战役。经过连续8昼夜迅猛追击,中朝军队向南推进了80至110公里。但因敌军主力不战而退,只歼敌1.9万余人。彭德怀分析,敌人显然是企图诱我南下,造成军队后方供给困难,侧翼暴露,以便其利用海空优势,重演仁川登陆。于是,在1951年1月7日夜,彭德怀果断命令左、右纵队各军停止追击,占领有利地形,严阵以待,防敌反扑,从而结束了第三次战役。

  有了这三次战役的经验,志愿军相继发动了第四、五次战役,到了1951年6月,朝鲜战场上形成了双方的战略对峙状态,无论敌人怎么发动进攻,战线都稳定在三八线附近。使美军遭遇到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从未遇到的对手。

  美国深恐中朝军队越过三八线向前推进,那时会弄得更加难堪,无法收场,于是急忙建议双方停战。美国两次向苏联表示,希望苏联能从中斡旋。斯大林也向我国建议,考虑美国人的提议,这说明美国人对侵略战争的前途是焦急和忧虑的。

  6月23日,苏联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提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立即进行停战谈判的主张。我方立即响应。7月10日双方正式谈判,但是缺乏诚意的美国侵略者在谈判桌上多次提出种种无理要求。对此,毛泽东主席明确指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是用“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老办法,以谈对谈,以打对打,谈谈打打,互相配合,互相促成,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使全世界人民明白,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但决不惧怕战争!

  经过谈判桌上的反复较量,内外交困的美国侵略者被迫于1953年7月27日签订了停战协定。

  这一刻,彭德怀平静而又从容地戴上他紫红边的眼镜,从笔筒里拿起从中国带去的毛笔,一丝不苟地在《停战协定》上写下“彭德怀”三个大字。这是一个庄严的时刻,也是一个轻松的时刻,为了这一刻,彭德怀付出了多少努力,忍受了多少痛苦!

  7月31日,彭德怀接受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的最高荣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的光荣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彭德怀觉得这份荣誉沉甸甸的,它包含着千千万万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的鲜血和生命。他动情地说:他们为祖国、为人民、为发扬国际主义精神牺牲流血,功劳应该归他们啊!我彭德怀没有什么能耐,全靠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耿直威严的将军,在成功和胜利的面前想到的就是这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