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一个煤矿老矿长的回忆―――我们经历了煤矿安全、生产最好的时代!

2020-12-29 10:57:47  来源: 美好毛时代   作者:彭振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兰 州 大学 退休 干部,原兰州医学院纪委书记,76年――80年任甘肃平凉县工农煤矿副矿长。)

  从何祚庥院士一句名言说起!何祚庥院士一句名言:矿工,(怨就怨)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引起不少网民的反感和疑问,但对何院士的这段话,本人另有不同的理解,在网上跟帖发过,现抄如下:

  何祚庥,实在高!真是一个少有的懂马列主义政治的科学家。

  中国自古有“生不逢时”之说!今有你“生不逢国”之言!

  真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

  不过认真想来,何院士的本意,并非不是同情遇难工人的悲惨命运。

  他从另外一个角度和方式,表达他对“国”(家),更具体一点说,对国家当时出现矿难,更深层次原因的不满!不是对今天的矿工“生不逢‘国’”的埋怨!

  05年,中国频繁的特大矿难,震惊世界,更震撼着国人的心灵。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煤矿,与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矿难,频发!对我这个“老煤矿人”来说,更有一种不能不说的心痛!

  05年,煤炭行业,重、特大事故接连发生。人们同情5986位献身者的悲惨,更关注700多万正在井下辛勤劳作的矿工的生命和安全!

  煤矿,发生矿难,无法杜绝!(从全局来讲)!

  但是,可以减少!

  可以,减少到最小的程度!

  可以,避免由于管理的缺位和失误而不该发生的矿难!

  05年,发生特、重大矿难41起。从时间看,在全年各月都有发生,最多的一个月发生5起,就有3(月)次,在同一天发生两起,就有两(天)次。从直接原因看,主要是瓦斯、煤尘爆炸及透水。

  06年元月、2月,在国家加大整治力度,重拳出击,关闭4000个煤矿的举措正在进行时,又有贵州、山西发生两起矿难,填充了希望新的一年,前两个月无矿难的空白!

  每次矿难,发生后,我们都会看到这样的一幕:“急坏了最高层,忙坏了李毅中,哭坏了家人,气坏了领导,愁坏了主管,吓坏了老板!”。

  可是每次,都在循环与重复着这一个简单的过程!

  生命权,生存权,是第一人权。党和国家历来十分重视,并不断采取有力措施,保障这项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力!

  但是,尽管不断有法规、条例一个个重申、完善、修定、出台,仍然遏制不住,特、重大矿难,频频发生!

  为什么?矿难,频发!?深层次原因究竞在那里?

  许多专家学者,在用科学破解难题,煤炭行业的人们在用亲身的实践,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教训,探究、回答深层次原因!

  首先,排除技术上的原因。

  在远程技术可以监控矿井瓦斯、一氧化碳浓度、风速和风机等设备的运行情况并报警的今天,更不存在技术水平的任何障碍。

  宁肯用牺牲生命的后果来拒绝技术上的进步,有另外主导的因素!

  其次,诸多因素,如:“违法经营”、“违反安全规则”、“超设计能力生产”、“频繁‘扩能改造’”、“挑战生产能力‘极限’”、“高额利润刺激”,“安全投入不足”、“安全欠账太多”,还是“不尊重工人的生命”、“隐瞒煤矿事故”、“官商勾结”、“官煤勾结”等等、等等。

  但这一切,反映在煤矿管理、生产、经营等微观层面上的问题,都是在1984年,国家政策允许个人开矿之后出现的!

  尤其是在经过拍卖、出让、收购、股份制改造之后大量出现的新问题。

  矿难,频发!是煤矿私有化,产生的必然结果!

  煤矿私有化,是矿难,频发的根本原因!

  我这里所说的私有化煤矿,是指私人煤矿,同样也包括股份制煤矿。

  这是借用,精于资本主义之道(不会有人怀疑他的水平的可靠性)、绝顶权威(无人能够否定他的权威的真实性)的标准来确定的。

  人们还清楚的记得,老布什在一次与中国人谈话中留下的一句名言:什么私有化,股份化,“都是一码之事”!

  本人依此,将老布什的这个观点,用作“什么是私有化?”,两种不同表述方式的同一常识性判断标准!

  在煤矿私有化的体制下 ,矿难,频发!为什么难以避免?试想:

  在这个高风险、超强度、高温(或阴湿)、黑暗的劳动环境极为严峻的煤矿、井下生产的特殊行业。

  在那些“山高,皇帝远!”,山高、路远、井深,“皇上,不如县长!县官,不如老板!”的私人矿山。

  在“一切向钱看”的自由化市场经济大潮,私人出钱、办矿,赚钱!捞钱!是“硬道理!”的氛围中,

  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实用经济学的指导,矿主拒绝安全投入,工人毫无安全监督权、发言权的背景下,

  在暴利的诱惑与微不足道的矿难赔偿,小小的人命支出成本,与大大的巨额的收益之间,最简单的数字对比中!

  另外,私有化煤矿,一个煤矿,一般只有一个(矿)主人,其余谁不是打工仔?

  这个矿主,谁又说,他就不是别人(股东们)的打(帮)工仔?!

  在这个主人公缺位(这里借用一次,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语言!)的平台上。

  一句话,在这种“金钱至上”、“个人利益高于一切”的经济堡垒中,党的政策,政府的法令!法规!领袖的权威,经过私有化屏障的层层的返光、折射、发散,安全生产的阳光,怎么能够轻易穿透,这一座座私人矿山,而照射到井下工人?!

  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即是亲民的好总理,面对遇难者的家属、孩子,流下了同情的眼泪,然而也是无奈的眼泪!!

  这种唯利是图的经济运行方式,对外界产生着一种强大的抵抗力和防御层,使任何的行政、司法及领袖的权威,常常显得阻力重重和无可奈何!

  这就是制度的决定性作用!

  2005年,国家安监总局组织调查,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填补国有重点煤矿安全历史欠账需要花689亿元。

  其私人煤矿,安全设施之差,安全投资的欠账之多,更可想而知了!

  可以说,在私有化煤矿,矿难、高发,频发!是必然!未发,是侥幸!

  许多煤矿是在侥幸中生存!那些矿主们的心理压力之大,即是有良心的矿主,承受的压力也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对这一点,我是能够理解的!

  现在矿主最怕,半夜手机响!

  我当年,最怕的是:

  夜晚,众多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从屋后经过!

  深夜,熟睡中被“咣”、“咣”两脚踹门声,警醒!

  这里,我也想替私有化矿主们(包括还没有发生矿难的黑心矿主们)表白几句(也称为一种‘辩护’吧!):

  私有化煤矿,是条贼船。上贼船不易,下贼船更难!身在贼船,不作贼也难!(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矿难,发生后,被处理的矿主、官员及撤职的省长们,他们也都是在私有化制度的驱使下,制造出来的负面的受害者和牺牲品!

  因此,回避制度上的原因,过多的指责、拷问矿主们的“黑心”、“良心”等等,远远无益于改变目前矿工们悲惨痛苦的现实!

  煤矿安全、生产最好的时代:

  这使我不能不回想起:我们经历过煤矿安全、生产最好的时代,那就是改革初期——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时代!

  由于一个偶然的原因, 在毛主席逝世不久,我从公社副主任岗位进入煤炭行业,任职县属煤矿副主任(副矿长)。①

  我对煤矿毫无了解,以副矿长的身份,第一次踏进矿区。

  小时候,在以秸秆、打柴为燃料的陇东农村,对煤矿的知识,只停留在对解放前流传着一句话的理解:“当兵的,死了没埋!挖煤的,埋了没死!”。

  这个县办国营煤矿,属地方百年老矿,有两对矿井,矿部这边有一对老矿井,办公、家属驻地为老矿区。

  山后有一对新开不久,常年井下着火、瓦斯浓度超标的新建矿井,为新矿区!

  那时,会常常看到,在井口躺着从井下被抬上来,因瓦斯、一氧化碳等有害气体中毒正在抢救或准备送往医院的矿工!

  为了避免领导聚集,可能产生的磨擦,我主动要求去驻新矿区。

  当然,一经提出,大家先是一惊,随即皆大欢喜!

  我全面负责这对新矿井的生产与安全。

  开始与井下自燃的大火、浓度超标的瓦斯结下了不解之缘!

  防中毒、防爆炸,灭明火,降煤尘,又要确保完成生产任务!

  大家时时刻刻提心吊胆,不敢有丝毫松懈!

  经过努力,安全状况,大有好转!实现安全、生产两不误!

  在78年前后,我们率先开始改革,打破大锅饭,克服平均主义,探索计件(量)劳动制,实行工资加奖金,摸索、制定合理可行的测量方法及定额标准。

  79年8月左右《工人日报》开展:《为得奖金而积极劳动对不对?》的大讨论,在一边倒的批评声中,最后一期讨论中,刊登了本人《不应过分指责为得奖金而积极劳动》参加讨论的署名短文,成为当时讨论中唯一的新观点。

  这个观点,引起了工业战线的领导、工人们的普遍支持和赞同!

  还引出过一件当时看来,十分可笑(或被嘲笑)的事:我这个煤矿的副科级干部,在选举县委成员的县党代会上,唱票中,竟然出现了代表自主、提名、填写的两张选票(在人们所说的那个年代!)!!

  我们矿,在当时计划经济的各种制度的基础上,仅仅实行了计件工资加奖金的激励机制,就产生了很好的经济和社会效果,充分调动了工人劳动积极性,生产效率几乎成倍提高。

  不过,我们还有几项基本的制度作为前提和保证:

  1、只设安全、完成任务奖,限制超时、超额生产。为了工人健康!尽量缩短工人井下停留时间!

  2、每个井下工人,都有安全生产的建议权、批评权!

  为了确保安全!我们欢迎各种批评,并设奖!工人们常来办公室拍桌子,提意见!

  3、坚持矿领导下井参加劳动制度!

  大家都能主动做到!主要作用,密切了干群关系!体验了井下劳动的条件和环境!掌握了第一手安全、生产资料!

  4、全矿,工资最高的是井下一线工人。

  煤矿井下一线工人的工资加奖金,比我们矿领导高出许多,但谁也没有任何异议!

  大家认为,人都是平等的,谁最危险,谁最辛苦,报酬多一点,理所应当!

  矿领导及管理干部参加井下劳动,按规定每周两次,确保一次,是一项必须实施的制度,人人基本都做到了。

  我实际在矿三年多时间,共下井120几次。

  经常在井下采煤撑子面前,坑道狭小,不能直立,与轮换下来的工人,一起背靠坑木坐下休息,开始黑聊(昏暗的矿灯下,看不清人影的对话聊天)。

  温度高,煤尘大,通风不良,空气污浊,使人昏昏欲睡,常常在黑聊中渐渐的睡着了。②

  由于从一线随时了解的井下生产的细节变化,使我们在安全、生产调度会议上,往往能够作出最及时的决策与调整。

  那时,井下的安全保障,没有什么先进技术和设备!能够长期保持安全、生产,靠什么?

  主要靠人的事业心和责任心。

  完全凭人的经验,在生产中,在巷道里仔细观察、体验,随时排除险情,果断处置!

  把很多可能发生的事故,消灭在萌芽状态!

  主要靠人的互助友爱的集体主义精神!

  有时为了探测有危险的老巷道,往往三人一组前行,前后相隔10米左右距离,相互之间有根绳子连结,如果前边的一人倒下去,后边的人用系在前面人腰间的绳子,迅速的用力拖出生命禁区!

  我们还充分发挥和利用最原始的,但用现在流行语,可称之为前沿的“绿色科技”,“瓦斯·生物检测仪”---老鼠和小飞虫的作用!

  对于矿井下乱窜的老鼠和扑面而来的小飞虫,工人们爱护有加。

  它与我们同生死,共存亡!它们的活动帮助我们判断,此巷道可以大胆前行,是有生命的安全区!

  那时,没有什么新的理念!也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管理、服务都是透明的、公开的!

  大家只牢记着一句话:“为人民服务”!

  并努力在行动中去理解、去贯彻!

  如果,遇到什么矛盾和意见,用这一句话,什么问题都能够很快解决了!

  全矿上下,把尊重人,尊重生命,“生命第一”!“安全第一”!深深地扎根在每一个煤矿人的思想中!

  多年来,保持了煤矿安全、生产的良好势头!

  完全可以说,改革开放初期的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时代!是煤矿安全、生产最好的时代!

  我们目前煤矿私有化的经济运行状态,也正如主流经济学家说的:坏的市场经济,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正在向好的市场经济发展的时期!

  我们要充分认识,在当前私有化煤矿,治理和预防矿难发生的复杂性和长期性!

  为了700万矿工的安全与健康!

  为了争取比06年计划3.5%更多的家庭不遭痛苦!

  为了能够有效的遏制特、重大矿难的发生!

  我们必须面对煤矿已经大量私有化的现实,不仅要从煤矿微观的管理建设方面着手,更要从宏观的经济制度、政策方面反思与总结!

  参考文章:

  陆爱国:《矿工生存状况调查‘乌金'挣钱比人命更重要!?》

  卫旗:《议煤矿矿难 — 私有化害死人》

  黄如桐:《私人煤矿矿难频仍、死伤惨重问题评析》

  东方早报:《‘生态移民’煤渣留给穷人 》

  马鸣:《对我国煤矿矿难事故恶性发展的忧虑与反思》

  ①、彭振华:《沉痛悼念革命老前辈、老领导李友久同志逝世一周年!》(毛泽东旗帜网)

  ②、姚学礼:《陇东人》

  Email:pzh887@sohu.com 06/02/10

  (个别处有删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