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毛时代的干部为什么公正廉明?

2021-08-26 09:24:57  来源: 新青年2050   作者:新青年2020
点击:    评论: (查看)

  1

  毛时代培养的财政部长

  他叫吴波,新中国第五任财政部部长。

  2000年,84岁高龄的吴老签订第一份遗嘱,内容如下:

  我参加革命成为一个无产者,从没有想过购置私产留给后代。因此我决定不购买财政部分配给我的万寿路西街甲11号院4号楼1101、1103两单元住房。在我和我的老伴邸力过世后,这两单元住房立即归还财政部。我的子女他们均已由自己所属的工作单位购得住房,不得以任何借口继续占用或承租这两单元住房,更不能以我的名义向财政部谋取任何利益。

  我去世后后事从简,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火化后骨灰就地处理不予保留。

  立遗嘱人:吴波

  2000年10月9日

  归纳一下,就是三层意思:

  1、我是一名无产者,所以不准备购买财政部分配给我的190平大房子;(今天的市值,早已经超过2000多万)

  2、我去世后,房子不允许子女继承,必须立即归还财政部;

  3、我的子女不许在我身后以任何名义向财政部谋取私利。

  2

  毛时代的县委书记

  七十年代,农村正处在大兴水利、大搞农田建设的时期。

  那时的县委书记,要亲自去作试验田,还要带头到工地参加劳动。

  有的县委书记长期在农村蹲点,住在农村、吃在农村,和农民一块干活,真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称得上是人民的好长工了。

  比如:晒得最黑的是湖南浏阳县委书记陈再仁。

  我冒失地问陈书记:

  “你为什么晒得这么黑?”

  他说:

  “我的脸比较宽,容易显胖,而老百姓最不喜欢肥头大耳的县委书记,尤其是我们浏阳县,是个革命老区,我们教育群众的最好方法,是进行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教育,为了让自已缩短与群众的差别,我坚持参加劳动,使自已晒得黑一点,瘦一点,能更好地接近群众,为群众办事。现在看来,效果不错,不少群众不叫我书记而叫陈老头了。”

  还有,跑得最快的是湖南汝城县委书记的曾春桃。

  1973年,我去汝城县龙虎洞水库配套工程的工地上采访,从车窗里看到一个很热烈的劳动场面,我要小车司机停车让我们下去拍些照片。

  车停了,我们直奔工地了解情况,正好一对对担土民工朝我们前方跑来,听说他们在搞劳动竞赛,看谁担得重,跑得快,通过跳板不跌倒,就是优胜者。

  我本能地拿着相机拍下了这一难得的瞬间,当我打听跑在最前面的民工是谁时,大家都咯咯地笑了起来。

  有位小伙子对我说:

  “那就是我们的县委书记,怎么样,帅不帅?”

  我连声说:

  “帅极了!帅极了!有县委书记带头,难怪工地这样的活跃。”

  还有,穿得最土气的湖南邵东县委书记刘中心。

  1973年,我去邵东县采访“农业学大寨”。

  走进这个县境内就听到巨大的爆破声,闻到浓浓的火药味,到处写着“石山不炸平,坚决不收兵!”等标语横幅。

  我准备先找县委书记刘中心了解情况,然后下去拍照,不料刘书记不在,县委办公室的同志接待了我。

  他们开玩笑地说:

  “记者要找我们的书记,可不容易,我们的书记叫刘中心,他基本上不坐办公,哪里搞中心工作,哪里最繁忙,他就在哪里现场办公,县委有台旧吉普车他不坐,说下农村还是单车好,车子留着接待客人。”

  经打听,才知道他在火厂坪公社龙兴大队指挥改造乱石山。

  我坐着县委的车子赶到了火厂坪公社,可公社办公室的负责人说:“书记来来去去从不打招呼,都是直接上工地,你们去工地找他吧!”

  后来,好不容易在去乱石山的田野里碰上了他。

  他留着很深的头发和胡子,穿着一身破旧衣服,肩上挂着一个黄色旧挎包,衣服和鞋子上还有很多黄泥浆,看得出他刚从工地下来。

  这就是毛时代的县委书记,晒得最黑,跑得最快,打扮得最土气!

  3

  为什么现在的干部脱离群众?

  现在的干部是不是脱离群众?

  从反腐败的数据来看:十八大以来,即:2012年12月至2021年5月,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干部392人、厅局级干部2.2万人、县处级干部17余万人、乡科级干部61.6万人!

  多么惊人的数字啊!

  这其中,上到正国级的康师傅,下到“我要统治你们一百年”的恶霸村支书狄治民,还有那些不大不小的蛀虫,既有吸毒的湖南湘阴市长龚卫国,也有“秒射”的重庆北碚区书记雷政富,亦有被下属高呼“大哥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副局长李伟,还有贪腐17.88亿的华融集团老总赖小民······

  最近这些数字和案例还在不断刷新,贪腐的数额也在不断创新高!

  比如,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李建平,涉案金额高达30亿余元,这个数字远超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的17.88亿元、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的11.7亿元以及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的7.17亿余元,被称为“内蒙古反腐败斗争史上迄今第一大案”。

  贪腐成这样,足以证明这些干部是脱离群众的!

  他们背叛了人民群众,变成了人民的对立面——官僚资产者!

  这些人的蜕变是因为社会的大环境变了,他们掌握权力,必然会被异化。

  那么对于一般的公务员呢?他们是怎么脱离群众的?

  他们陷在“以当官为荣”的意识形态的捆绑之中,处在等级制度的内耗中而不能自拔,这些人更多的是关注自己的级别和待遇,哪里有精力和心情去关心老百姓的冷暖?他们即使有些许乐趣,那也是可怜的、自私的、有限的乐趣。

  这样的人生岂不悲凉?谈何意义?

  至于,领导干部的一年是这么度过——

  1/3的时间负责招商引资,也就是和企业家打成一片;

  1/3的时间负责向上级部门“讨饭” “要项目”;

  还有1/3的时间就是开会念稿子。

  一年当中,偶尔几天抽出时间下乡访贫问苦。

  现在的干部,既不从事生产,也不从事流通,仅仅是坐在办公室指手画脚,坐在宾馆酒店觥筹交错,房子不是他们盖的,汽车不是他们产的,道路不是他们修的,粮食不是他们种的,快递不是他们送的,桥梁不是他们架的······但是却下去走马观花、指手画脚、吃喝拉撒!美其名曰: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脱离生产,脱离实践,能不脱离群众?

  退一万步讲,这个社会需要专门从事管理的人才,但是我们要问: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现问题?有没有研究问题?有没有解决问题?

  也许,他们有些人本身就是问题的制造者?

  这样下去,迟早要出大问题!

  记住毛主席的话: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