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毛泽东时代

从惧怕毛泽东时代的大锅饭说起

2011-07-19 12:14:4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何麦根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惧怕毛泽东时代的大锅饭说起

下火车到县城有100来里的路程,一位的士司机和一名乘客在车站门口拉客,我便成了乘客之一。同路乘客是山东人,我问他到江西有何业务,开始只说跟学校有关,后来彼此了解得多一些,便告诉了具体业务。

山东高考入取分要比其它省份高一两百分不等,所以有钱的考生都在考试之前把户口迁移到分数低的省份参加高考;其它省份由于管得更严,江西与山东有90分的分差,所以到江西来了。

业务并不复杂,只要有一定后台和关系,通过地方派出所临时接收一个户口,考完过后立马注消。过来的考生最起码在一本以上,可以说来一个考一个,对提高地方和学校的教育业绩及知名度都有好处。

我问他如果查到了承担怎样的法律后果,考生需要出多少钱?办理一个考生能够赚多少钱?

他说这不算什么犯法,对人对社会构不成伤害。现在有几个人不在钻法律空子,如果都老老实实遵守法律,那就只有在家等死、憋死、饿死。能出钱的家长,他的钱也一定是容易来的,考生出多少没个准,但接收的学校和老师可以得八千一万以上。

此人以前是中学的政治语文老师,认为现在做老师很难得到学生的尊重,还可能被学生打。当然老师也确实把学生当成了得分的机器,靠学生的考分得奖金保饭碗;通过补课和推销资料牟取一点可怜的利益。给学生讲课时,讲爱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讲不通;现实社会是人吃人,那么就要教育他不要被人吃,如何吃人的道理,否则离开学校会吃亏,到时还会恨老师。做老师不好做,总要做点什么。

想来确实如此,连老师也不好做了,如果大家不去违法犯法,而都去产生粮食或其它产品,不要说卖出去,就是送也送不出去;不要说赚钱,什么血本都得亏光。没什么可做,如果都老老实实坐在家里,不要说没人给钱吃饭,就是有也得无聊或闷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犯法的人民,也就具有和执法人员同等的社会价值,都是现有社会制度下不可缺的组成部分。因为游戏就是这样设计的,有老鹰就要有小鸡,少了一方游戏就无法玩。可是我们看玩游戏时,却总是喜欢对那些扮演小鸡的人民咬牙切齿,对扮演老鹰的警察却投去敬仰的目光,不懂得邪恶与正义的辩证关系,不知道是因为社会制度造成的结果。

过了南昌大桥,又上来一位乘客,上车就不停的打电话。司机为了逃避收费站,弯进村庄小路,走好几公里破烂路,运气不好的时候小孩子会手拿石头和棍棒,向司机要钱买零食,于是说起了收费站。司机赚的就是这几十块的过路费,本来就缺油,还要耽误时间弯路被人欺负。尤其是那些长途车,一路下来要经过多少收费站,减速刹车停车不说,有多少车为了逃收费站绕道数百公里,一年下来全国要浪费多少油?以及货物的延误带来的损失?

此人是退伍军人,打好几个电话是通过战友买柴油。因为柴油又说到了近来与日本的海事争端。而我的观点是日本只是一工具或代言人,关键是在于美国,说得具体一些是极少数国际银行家们;但事实是我们国家的文化、政治、经济已经被其牵制,有一大批所谓的精英被其蒙蔽或收买;并且通过转基因,农业都可能被其控制。我们的共产党几乎失去了党性,处处维护帝国主义的利益,像鹦鹉一样跟着说什么专利保护与知识产权保护、什么博爱与普世价值……

我们一生下来我们的祖先就已经为我们发明好了文字,千百年来通过各自的文字进行文化、科技、经贸政治的交流;任何的发明与艺术创作都是建立在文字与前人的基础之上的,如果连文字都不认识,还谈什么发明与创作?人类的文明成果是人类共同作用一代代互相形成的结晶,越是大的发明创造越是社会使命感促成的,不是为了专利权,没有哪一本经典为了版权。帝国主义与资本家在人类共同的大成果的基础之上进行小小的加工和处理,办一个专利证,然后对人类共有的生产资料进行控制和垄断,侵犯全世界人民最根本的权利。有如这口泉水井是我买下的,或者是我请人挖的,我洗脚洗衣用不完,我看你喝鱼塘的水被工业污染了,我免费送几碗泉水给你喝,这就是西方的博爱和普世价值。

中国要摆脱被动局面,发挥自身在人类历史上应有的价值,就必须保留自己的文化和履行共产党使命,不再跟在西方后面为什么GDP增长。而是走自己的路,停止出口进口,重新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化。只有这样美国才会变成纸老虎,全世界人民才可能在平等尊重的基础上进行对话,共同建立世界新秩序。

那老兄听到停止出口,和走公有化道路,立马反对,认为停止出口,失业就不可解决;认为走公有化道路又回到了毛泽东时代的大锅饭,人没有劳动积极性。我正准备回应,他已经到了下车的地方。

我们现在不顾资源与环境的承受能力进行开采,保护个人不为人用的财产不得侵犯。按照停止了出口就无法解决就业的逻辑,人成了为了劳动工作生产奢侈品的机器,人民不糟蹋资源制造不为人用的物品就会死亡?如果不是因为通过专利与知识产权保护,人就会退化成猪,不会愿意去思考,去创造?我们活着吃的是资本家给的钞票,而不是劳动人民生产的粮食?人民像机器一样活着得反过来感谢资本家与帝国主义?

我们可以惧怕毛泽东时代的大锅饭,因为当时刚解放到处一片废墟,工人搞建设,农民的主要精力修水利;国家要发展国防事业,为技术的支持粮食生猪要供给苏联。以前一个人用土车推300斤走30里累得半死,现在开一辆卡车拉60000斤,跑1500里像玩一样不流一滴汗水;以前一亩生产几百斤靠人工,现在一亩一千几百斤用机械;以前计划经济用珠算计算,现在用电脑。

现在吃大锅饭有什么不好?像大学食堂和宾馆里面的自助餐一样,能吃多少就吃多少,爱吃什么就选什么。我们本来就为解决就业,为什么还要追求效率?我们可以把每一件用品当作艺术品去做,把农场建成生态公园,养殖场为动物园,把劳动工作当作竞赛和玩耍。就在半年前,本人开拖拉机两三天耕上百亩地同样跟玩一样,完全是一种生活体验;就在前一段,我五岁多的侄女儿和另外一个五岁多的小女孩在养鸡场里我父母指导下比赛装鸡蛋,没玩多久每人装好几百个,在玩的同时又劳动了,又学了数学。真正的道理都在大自然,在劳动和工作中,能力技能的提高在竞赛中;幼儿园的孩子可以做到在玩耍中劳动学习,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会做不到吗?如果这样我们的社会还会缺乏物质吗?

90岁的外公在离开人世的一星期还在砍柴,在去世的前一天晚上要家人不用再做他吃的饭安详而去;毛泽东在去世前24小时还在学习;近日在重庆石柱不少80多岁的老人还在地里劳动,其中遇见一位86岁的婆婆背着箩筐去做零工。中国马上面临老龄化,低保不可靠,共产主义才是中国和世界的出路,每个人一生都有劳动的机会和权利,不存在就业与失业;共产主义不要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就是最好的保险和最高级的生活保障。

我们生产不为人用的东西污染环境,又去治理环境;吃没必要吃的东西再去减肥,难道不是无知和痛苦的吗?高官自杀、研究生自杀、明星自杀,看不到希望的老百姓自杀;不愁吃穿的孩子抱怨父母不如别人的父母钱多官大,难道不是社会的悲哀吗?在某电视台“达人秀”栏目,一位失去双臂的青年用脚演奏出如此动听的钢琴曲,一群西藏小盲人用震撼灵魂的歌声表达对父母的恩情与祝福,而四肢发达的人却普遍失去自我,有的甚至轻生厌世,没有自由的灵魂。多少人有艺术才华,因为社会和金钱得不到认可,失去展现的舞台而痛苦。共产主义处处都是舞台,到处都是观众,在劳动中学习,在玩耍中劳动。生命的过程就是保护身体的健康平衡、社会的和谐与生态的平衡;那样的人生是多么大的价值和意义,是多么大的快乐和享受。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但没有对共产主义如何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有新的解释,在教育界教师公开对学生否定共产主义,说历史已经证明共产主义是失败的,或几百年后才可能实现,接着灌输西方的价值观。在体制结构上,则实行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官僚资本主义制度,把西方的股份、金融、保险、最低生活保障与官商相结合。好在党旗还在,没有宣布共产主义难产死亡。

“人类历史也正因为中国共产党和党旗还在,还没有为共产主义宣判死刑,才可能使人类共产主义在全世界人民预想不到的情况下奇迹般的实现”。

2009年年底,本人所在的合作社一头本地母牛因为用内蒙良种牛配种,结果临产时非常不顺利,头部出来,身子出不来,折磨了好久,才打电话请教兽医用一根布条兜着小牛的头部用尽吃奶的力气才拉出来。在整个过程中,母牛和牛犊都极为痛苦,连我本人也差一点失去信心。

现在人类共产主义难道不是如此吗?牛犊一次次努力都失败,作为牛犊体内的细胞,只有头部在外的细胞看到了光明,而绝大多数的细胞都对光明失去了信心。牛犊的出生是生理成熟的必然,再留在母体内就意味着死亡;共产主义的诞生亦是如此。全世界私有化消亡,一个建立在人类共同利益下,标志着自由与光明的新世界的诞生,也同样是这么一个道理和过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