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孙锡良:蒋介石形象不好不能怪毛泽东(兼提周小平)

2017-01-09 14:47: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热”持续不减,蒋介石也被公知们反复美化,以期抵消毛泽东的影响,部分出版物和网络文章已经逐步把蒋介石描述成“爱国、爱民、抗战、民主”的完美形象,并说蒋介石的坏形象是因毛泽东抹黑所致。

  我个人认为,对蒋介石不是说不能客观评价,甚至也可以美化,但引用的证据一定要注明出处,方便大家去查校,不能靠空想。最近,竟然有人将“西南联大”的成功归因于蒋介石的“英明”!?太牵强了。(并没有注明“蒋讲话”的出处)

  “西南联大”是成功了,但是,把这个成功说成是蒋介石“爱文化”所致就牛头不对马嘴了,落难的中国教育人当时无处可逃,不得不集中到西南。分析这所“特殊大学”的成功,必须认识三个要点:

  一、“西南联大”的成功是抗战时期的一个偶然现象,是中国人才高度集中的一次特例,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不可能再复制。“西南联大”并没有什么奇特办学方法,也没有特别高明的办学模式,更不是“联大”的老师最高明,教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大学问;

  二、客观地讲,“西南联大”的成功部分得益于美国教育机构对“联大”走出去人才的再培养,让部分“联大”人才带着更多的学识归国服务;

  三、“西南联大”的成功最重要原因是得益于新中国对人才的合理使用,所有在国内的“联大”人才及留学归国的“联大”人才都在新中国的建设中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干,都被充分挖掘了潜力。大家再对比一下,被蒋介石带到台湾的联大人才就没有取得尖端科学的突破,改革开放后的归国人才也没有多少尖端突破。大家都成了干将,也就突显了“联大”的成功。

  关键时期、关键性的用人决定了“西南联大”的成功,“两弹一星”和工业化建设给了很多“联大人”用武之地。不必用神化“西南联大”来神化蒋介石和中华民国。

  大陆某些出版物和叙事文章对蒋介石的美化,部分还源于对《蒋介石日记》的拓展解读。我本人没读过这部《日记》,但是,我不认为《日记》可以反映真实的蒋介石。一个人,白天强奸了一位妇女,晚上不会记下自己的这一笔恶行;一个汉奸,明明签的卖国条约,他绝对要在其日记中美化成“爱国协定”;一个内心的独裁者,公开的民主口号绝不会少。

  日记是个人行动和思想的“变形留影”,日记的取舍手法和描述手法总是倾向于美化自己的内心。

  共产党及毛泽东对蒋的评价,我不想引用,因为大家都怀疑。我请大家简略看看国民党高官和国民党媒体对蒋介石的评价和描述。(简要摘录,都引自国民党出版物,可查)

  陈公博回忆国民党“三全大会”:蒋先生用高压手段指派代表,而不是用选举制,所有的三全大会代表中有90%为蒋介石所指派,三全大会变成了蒋介石的御用会议,国民党的精神自此算是寿终正寝……(陈公博《苦笑录》第206-208)

  河北省通电蒋介石有关“三全大会”:大会代表,百分之八十以上出于指派,是公然破坏本党之原则,违背民主集权之要义,背叛总理,背叛党义,莫此为盛。指派代表不代表本党党风,而代表反革命分子,代表封建余孽…….(《民意》周刊第二三四期合刊第48)

  奉天、汉口、四川、上海、吉林等二十余省市均有类似于河北省的通电。(略)

  1929年5月,《中国国民党护党革命大同盟宣言》出台,宣言中总结十五条口号第5条:打倒盗窃党权政权的蒋介石;第6条:打倒勾结帝国主义的蒋介石;第7条:打倒新军阀领袖的蒋介石;第9条:要救党,必须先打倒蒋介石;第10条:蒋介石是屠杀人民的刽子手;第11条:要解放民众,必须先打倒蒋介石……(《国民党国民政府档案》(一),《中国现代政治史料汇编》第二辑第六册第4288卷第1-3)

  1929年12月2日,张发奎反蒋布告近年来,党失重心,政越常轨,恶腐势力互为乘除,三次北伐胜利的结果造成了蒋介石的反动地位,迨违法治乱纪大会出现,本党多年奋斗利益剥夺无余,本师为党生存,誓以死争……(张发奎《第四军纪实》第315-316)

  1929年12月2日,石三友通电救国军第五路总司令起兵讨蒋:蒋倾全国之师,以求一逞,国力凋残,生灵涂炭,将伊胡底?且西北灾区,赤地千里,易子而食,折骸而炊。况复外交失策,强邻入寇,数月于兹,中外古今,无此怪象。蒋对外条约之屈辱不顾国体,国事愈不堪言,长此以往,民生何托?……(《国闻周报》第六卷第四十九期)

  1930年3月16日,汪精卫致电冯玉祥:一息尚存,必追随同志之后誓除蒋贼,必须打倒叛党殃民的蒋介石…….7月13日,国民党改组派在扩大会议上达成《党务联名宣言》,宣言称:蒋介石罪恶实不容诛,同人等痛心疾首,誓为本党除此败类……

  1930年3月,国民党南洋同志会通电讨蒋:蒋中正已经由党员而为军阀,把持中央,滥施威权,对军政则用收买手段,对民众则用屠刀政策,试观近二年以来,籍清党为名,乱杀学生工人,阴图大权独揽,封建势力,复盛一时,政府机关,社会团体,多为军阀土豪劣绅地痞操纵,上下一气,财力雄厚,政府滥发公债和苛捐杂税,人民处在饥寒交迫之中,急无以应,必指共党暴动而枪毙之,民主国家,有此征象,不亡何待?(《革命日报》1930年8月第三版)

  1930年3月,鹿钟麟通电反蒋:蒋氏阴行篡党,召开伪三全大会,指派圈定代表,违背民主精神,挟党营私,帝制自为,排除革命军队,私购军械,树立个人党羽,凡非嫡系军队,急则旨为腹心,缓则视为仇敌……蒋氏利用取消不等条约之机,重新订立新不平等条约,丧权辱国,在所不恤;蒋氏巧立名目,滥发公债,残害同胞,祸国殃民。蒋中正已自绝于党,结怨于人民,罪无可逃,人人可得而诛之。(《革命日报》1930年3月19)

  1930年4月1日,冯玉祥、李宗仁通电全国:…..诸位同志(略)台鉴:蒋中正篡党祸国,弄权逞兵,各方袍泽,同伸声讨,公推阎百川先生为中华民国陆海空军总司令,责以领导之任,竟以群策群力之功……(《革命日报》1930年4月第一版)

  1930年6月8日,黄埔军校革命同志通电:蒋逆篡窃,党国板荡,二届中央,奋起讨贼,领导全国民众,继续二中法统,以推翻蒋逆个人英雄事业,实现民主统治…..(《革命日报》1930年6月第三版)

  1930年7月13日,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扩大会议在北平召开,会后发表宣言:……蒋托名训政,以行专制,人民公私权利剥夺无余,甚至生命财产一无保障,党至不党,国亦不国,去岁以来,分崩离析之祸,皆由此酿成。蒋不惟不悛,且方以摧残异己,屠戮无辜为快心之具,综其罪恶,实不容诛,同人等痛心疾首,誓为本党除去此败类,为国民去一蟊贼,务以整个的党,还之同志,以统一的国,还之国民……(司马仙岛《北伐后之各派思潮》第195-197)

  1930年7月15日,国民党中央扩大会议第一次谈话:蒋逆中正,叛党叛国,我革命武装同志,以爱国爱党之故,奉辞讨贼,转战数月,逆胆为摧,忠勇奋发,本会深致嘉慰。(《大公报》1930年7月第四版)

  1931年6月,中国国民党执监委员会非常会议宣言:蒋中正假训政之名,行独裁之实,施之于党,则民主集权,为之破坏,施之于民,则民主势力,为之摧残,施之于军,有起而反对者,咸施以诈术与暴力。数年以来,全党同志,全国民众,无不奋然而起,以与此个人独裁之蒋中正为敌矣!(《反蒋运动史》第343-345页,《大公报》1931年6月第三版)

  ……………………………………………………………………………………………….后续事例太多,不再详摘。

  正当蒋介石在党、政、军地位岌岌可危的时候,“9.18事变”发生了!!!

  本人新观点“9.18事变”的爆发,对中国国家而言是一次屈辱的灾难,但对蒋介石而言则是一次救命的机会,国破家亡之际,民心思定,民心反日,迫切要求国民党团结抗战,蒋介石抓住这一绝佳“良机”,高举“共赴国难”的大旗,对不服软就范的“强硬反蒋派”痛加打压,对中间派极尽拉笼,对态度有转变的反蒋派“用而不信”,逐步扭转了“党内反蒋”的被动局面,自此以后,中国国民党就变成了“蒋家党”,东北沦陷,蒋没有坚持抗战,却成就了“蒋家王朝”。

  蒋介石对满州独立的“默认”与汪精卫对满州独立的“承认”本质上是一回事,只不过,蒋介石站在所谓合法政府的领导位置上有所顾忌,越不抵抗,他的地位越稳。

  “7.7事变”之后,蒋介石为何已无退落?因为再不象征性抗日,全国人民已经不能容忍了,他的“共赴国难”的保位大旗已经举不下去,再不举枪,共产党当时就会造他的反。

  在很多所谓的“新史书”中,有人把“7.7事变”的起因归咎于共产党和毛泽东,说共产党应该承担日本全面侵华的责任。对于这种所谓的“新发现”,我有两个看法:

  1、根据《今井武夫回忆录》和《重光葵回忆录》,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但也无法确认,中方出版物也没有共产党挑起抗战的确切证据;

  2、若真是由共产党挑起事变,我不但不骂共产党,而且还会更加佩服当时的共产党,在当时国民党对日本放弃抗争的背景下,破局是好事,不破不立,撕破“伪和平局面”更好,其时,伪满州国实际上已独立,华北实质上已自治,西藏也处于管理真空,长此以往,中国会在“和平”的错觉中被肢解成几大块,这就更加符合日本人的利益算盘。

  蒋介石领导的军队打不好是一种耻辱,但跟日本打起来是正确选择,幻想蒋介石能用和平手段将日本人赶出中国,那是痴心妄想。

  蒋介石,不需要刻意被丑化,他的归宿和结局就他的人生最恰当注解,再过五千年,花再多的精力去美化他,他也不可能成为伟人。

  大家注意!“腐败、独裁、卖国、叛党、屠杀同胞、祸国殃民”的帽子全是国民党自己人给他戴的,在“毛蒋争雄”的时代还没有到来之前,蒋介石的形象就定型了,怪毛泽东好象不大合理。

  完成于2017年1

  附警示:大家要警惕周小平的隐蔽反毛,这是我第二次提醒,三年前,我提醒过一次,他披着“理性间接反毛”的外衣,更容易引起共鸣。周小平文章的很多观点是正确的,也是我曾经在文章中写过的,但他过度反毛是不可取的。

  1月8日,他借大家纪念周总理逝世的悲情,无限放大毛泽东时代的贫穷和苦难,借此来证明他反对中国用“去工业化”治理雾霾”,附和者众多。

  这篇文章,从想法上看,不能说他有错,但至少有几点值得商榷:

  其一、他既然强调中国发展有阶段性需求,为何不承认新中国前几十年的特殊情况和发展重心呢?为何不强调新中国前几十年的成就呢?为何要刻意放大“苦难”?这不好。毛泽东时代,生活上是有困难,但你得要看当时国家的内外环境和战略需要。

  其二、中国政府从来就没有提“去工业化”这样一个口号,也没有这样的设想,政府的想法是淘汰落后产能,优化供给侧,以减少落后工业对环境的破坏。

  其三、周小平简单把“工业转移”理解为“去工业化”,随着中国生产成本的提高,某些落后产业和低端制造业生存出现困难,即使你不去工业化,它也会自然淘汰或转移产地,除非中国强行压低生产成本。然而,一旦趋势形成,你想压低,未必能办到,你想不转移,也未必能办到,因为企业要赚钱。如果企业还有钱赚,即使落后,它也不会转移,比如说钢铁、水泥等,国家再压,去年还略有增长。

  实际上,没有哪一个国家非常明显地提出过“去工业化”,基本上都是顺势而为,他举例的美国和南非亦然。

  其四、中国现在的想法是“工业2025”,不是“去工业化”,前者强调的是升级版的工业化,与后者的设想完全不同。

  周小平提出这个所谓的“逆大潮流观点”,其内心也许是着眼于爱国、爱未来,词意恳切。不过,很不好的是,他没有明白经济发展的趋势规律,更不好的是爱夹带私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