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谭伟东:毛主席是永恒的神圣的不可替代的

2017-04-17 16:41:4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谭伟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梦-美国病-日本症-全球痛(二)

  谭伟东 

  中美战略研究院总裁

  四、解放台湾实现中国统一已经成为打破强的还似地实现中国梦的基本条件之一

  台湾已经成为第一岛链、C-O型包围圈的核心环节。台湾已经成为港澳一国两制后喜忧参半的一介烫手的山芋。台湾已经由过去数百年间的中华最伟大的神圣抵抗外敌侵略,爱国主义旗帜的典范,而演变成了帝国主义分裂中华,颠覆中国,挟洋自重的罪恶基地和大本营。

  美国操盘,民进党男女牵手霍乱天下,搅局中国,旨在彻底逆转中国崛起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毛泽东时代的“台湾事小,世界事大”,毛泽东-周恩来留下的中美联合公报,特别是联合国决议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的一个中国原则与政治存在表述,和国际共识,已经几乎被模糊的所谓一国两制,特别是更加模糊的“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国际法理和主权实践都困惑、矛盾重重,尤其是在“绝不当头”、“闷声发大财”的庸俗玩闹的小算盘、小生意经、小家子气所几乎丧失殆尽,或者大大变形。

  毛泽东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到了抗击日寇民族解放与战略反攻,到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大决战大反攻,到了新中国成立伊始,就灵活机动并转化为神圣的不可动摇的“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并转变成了国际防线外推的“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国际稳定防卫空间。毛泽东在关系国家领土主权和民族利益尊严问题上,就是对斯大林和社会主义国家,也毫不让步。而上述的“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一介思维逻辑混乱,国际国家主权法理不通,主权-经营权乱序,从而必然实践中留下巨大后患的乱政恶策。

  中国不能也不应该追随美国、旧大陆(欧洲)和整个西方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后工业社会、信息社会、福利社会,特别是虚拟经济、产业空心化、非理性繁荣下的金融海啸后的所谓新常态。中国比拟于美国、日本的第二、第三次的经济起飞后的现代化大推进的经济第二、第三长波,实际上才刚刚开始。日本用战后二十余年的几大商业-产业经济景气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一举完成了现代化的全面追赶和对欧美的超越。以日元计算,二十年间日本增长增长了三倍,但以美元计算却增长了七倍多。这足以表明我们前述的日本现代化进程是经济增长叠加日元升值或美元贬值的汇率政策与机制变动整合合成结果。如果把道奇路线时期的进口/出口进口之五倍左右的日元/美元进出口并轨一次升值计算在内,日本经济奇迹的日元升值/坚挺,并背后的集约化强势经济集成效应,一定还会更大。且事实上,像前追述到日本投降时,综合考察则变化更烈。美国则在1810至1860年第一次初级工业化后,历经1860年至1914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工业化大驱动,并登上世界工业第一大国后,在1914年至1980年,进入第三大长波经济繁荣。经过十年总额的盘整,从1990开始,又进入新一轮的后工业化大推进经济历史长波。

  中国从毛泽东时代的高度理性的工业化大推进,到后毛泽东时代的近乎完全放开,但发改委战略布局和调控下的产业规模、推进和产业链国民经济,财富体系据调整,尽管大推进与巨调整的速度和成就都是惊人的,但前后的国际战略地位和空间,包括生态、资源和综合性的人力投入与产出获得在内的总量机会成本,综合社会成本,和社会偏好巨变及其货币化、资本化与泡沫化的真实成本代价,却是极其巨大的。以雾霾等天气、水源、土壤等污染为标志的,以地力、人力、心理、健康和人均预期寿命增长,和社会价值与规范道德标准,后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增长之国民综合真实成本,同简单表象的口福、美饰(城市面貌,服饰等等),舒适,光鲜亮丽、钱包鼓起来等等不尽相同,这种巨大成本差并没有引起人们高度的重视和科学的理性评价。若考虑到贫富两极化运动灾难,和社会性腐败灾难,则问题显得更加恐怖。

  然而,值得肯定的和必须清醒认识到的是:第一,中国基础设施的宏观大革命,已经并将继续加速完成,这是以造成远比西方崛起和一二三次产业革命所造成的西方领先的现代化冲击更大、更持久的世界性的经济大变局和更大的经济奇迹之可能性发展空间。在欧美日仅仅是仰赖于旧有的基础设施和国民产业经济基础之上的叠加式、加强式、集成组合式的所谓信息革命、生物革命,并以天使投、创投等为主的风险投资引致驱动时,中国完成了国家一级和全民协同的基础设施大革命。这是以高铁、综合立体大尺度国家网络乃至国际洲际通道方式,叠加上立体通信和计算机的营运控制的基础设施网络大革命,把物流、人流、信息流的革命,提高到整体战和全流动的财富生成与流转的最高运作水平;第二中国大国重器、装备工业、大体量产业产能,完成了规模经济的量级跃迁和经济能量存在。这种产能与产业规模量级革命,已经远远超出美国挑战、日本挑战,更是超过苏联与德国的产业能力建设与革命;第三中国完成的国际经济体系和全方位的世界第一的产业链条,不但继承了毛泽东时代的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与优势,而且大大拓展了,甚至补足了诸多短板与诸多历史空白;第四毛泽东时代创立的全国一盘棋举国动员与大协作的整体动员与组织效能,其基本以央企和华为、京东等超规模以上民企为代表,依然存在并得以发扬光大。而现代与后现代化,金融保险产业,也在大步伐的跟进之中。当然,以项俊波落马所显示出来的陈元早就告诫的金融黑洞之冰山的一角,则可能是其背后的腐败之根、之源、之本的商道-商业腐败,必然是超乎人类财富与资本积累和超级暴发户、金融大鳄、天量寻租的真实存在。加上民间高利贷和影子银行,加上国际资本的汇率冲击,热钱赌博,超级资本运作,金融国家经济风险可想而知。

  尽管诸如中国稀土、中国雾霾、中国房地产怪圈、港独-台独-疆独-藏独-蒙独等等依旧让人扼腕叹息,但中国之民族问题同国际主要战略对手比较,同国际同盟军比较,依旧处于优势地位和胜算把握较大方。

  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政策有可能基本失去效用。韬光养晦的决不当头的政策则可能更是大错而特错。招致中国国家形象、国际信誉和国家危亡这种巨大的无形资产大大折旧,并且大规模丧失。解放台湾,国家统一,无论从国际关系、地缘战略,还是就大国复兴意义来说,就是从维护亚太行、一带一路国家与国际风险来说,都已经成了至关重要的。

  大冷战于1990年基本结束。美国的苏联假想敌世界争霸格局和苏联的自废武功无疾而终的自行了断,把半个多世纪的大冷战划上了句号,随后进入日美贸易战、金融战,日本以九十年代占美国百分之六十,GDP超过德国-英国-法国三国之和,人均GDP高于美国的傲人成就,连续出现石原慎太郎的同他人合作的三部曲:《日本可以说不》、《日本应该说不》、《日本必须说不》。其真正的而非管理和经营上的日本叫板式的挑战,美国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把日本锁定在四万亿美元GDP的波动点上。而美国GDP却一直冲向现如今的尽18万亿美元之巨。中日期间换位。中国达到11万亿美元,但依旧不到当年的苏联的占美国的GDP的百分之八十之高比例。刚刚超过日本的占美百分之六十的高度。当然,无论是从人民币实际购买力、综合财政金融国力,还是就大炮-黄油比例,重轻工业与国民经济平衡比例结构而言,中国经济状况与态势,都远远好于昔日的苏联、日本。就购买力平价而言,中国总量已经超过美国。但PPP计量与体系本身,也是存在显著问题的。美国正是基于这一切的历史惯性思维,美式的无假想敌就不能存活,美式的妄自尊大,老子天下第一,天定锁命的霸权国家意识,又以重返亚太战略再平衡,开始了锁定中国的对华政策更改和世界大战略战略大调整。

  但美国既没有国家意志、国家能力,更没有国民意识与国民动员动量,重开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的战端。而台湾问题是国共内战遗留。美式的精明国际战略留有余地在于,昔日的中美联合公报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台湾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美国政府对此立场不持有异议”。这就是聪明绝顶的基辛格的杰作与老道。这里的伏笔与潜台词是倘若海峡两岸的中国人不坚持此一共识,则美国同样可以对其新的变动中“分裂状态”的各执己见,不持异议。于是美国在美台、日美关系法和背后动作与较力下,出现了中国周边的一切的搅局与不安的世界。

  而解放台湾、统一祖国战略架势一出来,就将一举打掉美国力不从心,又精心布局的重返亚太的全部布局。这样,从大体系的棋盘上,立刻迫使美国清醒,回到老老实实地协商谈判桌面来。使得美国战略忽悠局的不多的蹩脚的战略家们,陷入绝望境地。同时也拯救了美国人民与整个世界。世界大棋局是沿着黑格尔的文明起于东方,经阿拉伯草原帝国,古希腊罗马,传递到西欧日尔曼,进而转移到美洲大陆,特别是美利坚共和国大陆。而现如今,从1949年开启,又重新回归东方之巨大历史大轮回。未来是否还会有一次大轮回,不好说,但亚洲称雄,亚欧非大连洲占据全球财富、权力、人力与文明主导,是历史的必然。地缘政治将再度同地缘经济、地缘文化,同地缘人力与地理分布高度合流。具有八千三百万平方公里的亚非欧大连洲,加上庞大无比的文明遗产,百分之八十/九十的人力资源,又在中国超现代的基础设施巨网络之下,连成一体,历史与时代的世界大棋局一望可知。

  五、毛泽东是唯一的永恒的神圣的不可替代的

  大国重器,固然在物不在人,但大国最高道法、象征,永恒与所向无敌的旗帜、凝聚和利剑,却在思、在德、在道、在意、在理,而不在物。毛泽东主义,因由其创始人毛泽东本人的天纵英才,博古通今,中西合璧,海纳百川,横空出世,并应由中华历史与文明的极端错综复杂,和世界无与伦比的丰厚的历史积淀与伟大遗产,更因由相应的中国革命与建设的,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异常艰辛和曲折迂回,并同时毛泽东式的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现代化的社区与组织的伟大的品格、人文和精神意志创造,造就了近现代文明史上的时代与世界新高峰,毛泽东思想到毛泽东主义的意识形态的高峰,毛泽东风格气派到毛泽东精神文化的文化心智喜马拉雅山脉,毛泽东语言-思维-书法-诗词的毛泽东艺术审美大美境界,毛泽东认识的路线方法到毛泽东哲学意识,毛泽东人民主权、人民万岁的毛泽东主权颠覆与政治哲学,可以说毛泽东把古今中外的从伏羲女娲、神农炎黄、尧舜禹汤、武丁文武周公,直至老庄孔孟的大国治世,世间伟大的政治哲学、政治伦理,并涵盖古今中外的哲学家王,内圣外王,自由人联合体,人民当家做主人,含柏拉图的理想国,莫尔的乌托邦,培根的新大西洲,和空想社会主义在内的所有的历史经典人文设计和空想世界童话(统统在内),当然,更是在融会贯通马列主义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从本体论、认识论、真理论、价值论到政治哲学、文化哲学、社会哲学乃至人文艺术,发展到了集大成和巅峰新阶段。

  就武功、兵圣、军神,包括真正的大规模的空城计和所有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等等现代战法,统帅与军事,战略家与战术原则,军事思想理论与军事实践,亲临与遥控,“兵者诡道也”与兵诈,神机妙算与神出鬼没,天兵天将与天地内外人力之统筹,古今中外,无出其右。唯一可能与其同量级的古今中外的大人物,可能仅有黄帝一人而已。亚历山大、汉尼巴、凯撒、奥古斯都、成吉思汗、李世民、拿破仑、孙武、孙宾、吴子胥、吴起、曹操、克劳塞维茨、马汉等等都无从比拟。

  就一划开天,开天辟地,开物成务,创世现代新中国、大神州、魏华夏而言,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礼乐刑政,包括现代的婚丧嫁娶、人文风貌、国家领土完整与实际有效疆土与主权,全世界最强大的远超中国历史上所任何内外国际对手的匈奴、突厥、鬼方、蒙元、辽、金、厦和满清的,也包括日本、老沙皇和英法乃至八国联军统统在内的强大百倍的美帝强权、世界霸权,前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统统甘拜下风,不敢觊觎,至今巍然屹立于世界东方,世界的侏儒矮子政客、大师、大家们能及其万分之一,百万之一就不错了。

  就经济腾飞,工业化大推进,近现代产业,尤其是能源革命,制造业革命,大机器生产,科学技术规划与产业产品化,教育现代化,包括医疗卫生和防卫(所谓大医医国,上医治未病者也),人均预期寿命短短27年且人口几乎倍增下的近乎倍增,并且统统是在没有资本原始积累,甚至少得可怜的外援与外资情况之下,在中国人均财富与国民经济水平,跌落到世界最谷底,处于无底深渊的起点与技术上,经短短的不足三十年,完成西方国家,包括地理资源禀赋供给天府之国的美国在内,要花上两、三个世纪,甚至更长时间走完的经济起飞与工业化道路。而且竟然没有马克思和一切正义史家-文学家笔下的工业革命、资本原始积累的一切悲惨世界和从头到脚都是肮脏的资本怪物。毛泽东的经济之学,经世致用,经天纬地,经略至世,远远超出了古今中外的一切经济大师大家,其中包括管仲、范蠡、白圭、桑弘羊、刘晏等等。说毛泽东不懂经济,那些宵小们懂经济,诬蔑毛泽东时代国民经济达到崩溃边缘,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世间超一流的指鹿为马?!嫉妒-羡慕-恨,再无法遏制,也不至于下作到如此地步吧!

  就民主、自由、科学、良心自由和向善价值取向这些现代价值取向,就社会公平、人类进步、创新、解放、破除迷信、科学评估、艺术领导、整体驾驭、系统控制、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崇尚个性、自主自觉、自信潇洒、快意人生、平衡人生这些现代人-后现代人的社会心灵与秩序心理个性,就是就个人嗜好、个性消费、精神消费,包括戏剧欣赏、书法诗词、幽默风趣、雅正海量、风流倜傥,或就养生建智,哪怕就是冷水浴、旅游、踢足球,或者全民体育运动、大国体育崛起,古今中外,又有几个能出毛泽东之右呢?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党,一个社会,一个社团,一个家族,一个时代,一个世界,整体性的群体性的,大众性的人民性的历史性的鉴赏力,智慧与认知,民心与民意,民情与民智,是不容许欺骗和玷污的。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之父,现代化、现代性的新中国与文化之父,中国人民解放军之魂。他是巨人中的巨人,伟人中的英灵,世间的仅有,历史之无极。不敬天法祖地礼敬毛泽东,反倒要把一介魔头教主般的要理论则没体系,要思想却无学识,要精神又欠风骨与心智,处处前后自相矛盾,漏洞百出,自欺欺人的,并在几乎所有的维度上,包括自身指出的无数个如果的设问推演,都已经被彻头彻尾地证伪了,却精英学霸无尽鼓噪,奉为圭臬,则只能留下千古笑柄。从汉宣帝的石渠搁会议、章帝们的《白虎通义》,甚至更早的《春秋繁露》,到王莽、刘秀们的福瑞谶纬,一直到慈禧太后、李鸿章、袁世凯,甚至蒋介石父子的装神弄鬼,贪天之功为己有,把权弄势,颠倒是非,都是注定只能被扫进历史垃圾堆里,并被永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右派们或许可能质疑发问,那么中国上述的那些国际对比的基本优越存在,难道同后毛泽东时代的作为影响,毫无关系吗?可以肯定地说是当然有,起码中国没有成为苏联第二,没有改旗易帜:道统、政统、法统上没有出现“卫星上天红旗落”。这同罢黜了两任公开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总书记,没有敢在隐晦、曲线的大规模的妖魔化毛泽东后全盘宪政似的毁掉毛泽东旗帜,从而直接避免了中国的政治分裂和彻底内战。在反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中站对了立场等等,这些对自古大一统政治的中国是政治绝对正确的,也是极为要紧的,这些当然也应该是基本可以肯定的。但近四十年的中国的成就,若以毛周路数,其实质性的利益大所得,会远远超过现在。中国必定早已彻底超越美国,并形成以中-美-俄基本大国战略之大三角态势的趋向世界大同之基本格局。此外,四十年的成就现实依旧依赖于:第一毛泽东时代的全部的物质财富积累和技术人力资源红利与储备;第二毛泽东时代的巨大的以国民偏好和社会偏好为基轴的资源禀赋和价格结构体系,特别是价格空间与价位,这在包括全国无偿零土地和零资源开发价计,和绝对低度的人力资源供给价的天量的资产和财富潜能,是以数百万亿计的;第三国营大企业、巨型工厂和公司系统向超级航母的转变。这保证了中国核心国家高技术与高产业的国家竞争力;第四中国人民延续并某种意义上发扬光大了毛泽东时代和中华美德的吃苦耐劳,奋发图强,自力更生的奋斗精神。把“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发展到毛泽东时代的“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等等。

  一切政治家若弱智堕落成政客则无可救药,不足道哉。

  一切社会历史风云人物,若自我膨胀,不知轻重,昏昏然,尾巴翘到天上,以为靠文旦、秘书帮,秀才笔,写作班子,或靠智商不高,脑里不足,智慧匮乏,甚至心智体能非同量级,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跃跃欲试,假公济私,贩卖私货,妖魔化毛主席,则会沦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斯大林同外国记者谈话,称彼得大帝做了许多有开创性的政治改革,但同列宁相比,彼得是沧海一粟,列宁是整个大海。恩格斯始终坚称马克思是拉第一把小提琴的,而自己则是第二把小提琴的。斯大林为天定的列宁主义捍卫者,其是苏联卫国战争与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伟大统帅,和不凡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相当的思想家与发展者。但斯大林没有荒唐到搞个什么斯大林主义。

  毛主席,这是如同伏羲、神农、炎黄、尧舜、禹汤一样,具有特别的时代之伟大内涵,又具有穿越时空价值的尊称与敬赞。任何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者,一个稍稍有历史良心与伦道,稍具人文智慧,明解天道人情事理的人,都会发自内心地,情不自禁地,自然而然地道出毛主席这一坎同伏羲,神农,皇帝,尧舜,禹汤同样礼敬的称谓。命名和称谓是历史与时代的。敬畏历史,尊重历史,才能继往开来。

  湖南湘潭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二三周年,主持竟然不敢用毛泽东主席,甚至毛主席称谓,显示出权贵精英话语体系的恶劣操守和人伦品行。毛泽东时代是一个伟大的卓越的天翻地覆的盛世。毛主席是开国之父,举世无双的伟大领袖,英明绝伦的伟大统帅和舵手,是世界人民与人类的伟大导师和亘古圣哲。尊称毛主席,理当是礼仪之邦,华夏儿女的天然行为和礼乐教化之最基本。

  毛泽东旗帜、毛泽东主义、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方略,是中华、中国的无价之宝,是真正的全球人民的福音、圣雄大典,和人类的伟大旗帜与无上象征。毛泽东是唯一、永恒与不朽的。

  六、中国靠什么凭借什么最终赢得天下?

  美国宣称再行领导世界一百年。奥巴马曾公开宣称,不能容忍中国十三亿人过上美国或欧美式的生活。前者不过是意淫而已。后者既是不正确的意识,更是不合理的霸主诉求。但问题的更深层,不在于刘明福的《中国梦》中的中美世纪冠军赛,也不在于什么零和-非零和游戏。更不在于无论是共赢、双赢论叙说,抑或是美欧式的战略忽悠、战略恐吓、战略轧制、战略打击,而在于究竟是谁真正牢牢地而非一时一地地掌握道义制高点、世界最大公约数、时代与历史先机,并相应地每每实体整合,把脉和掌控全球与世界未来。

  中国可能凭借富裕论、财大气粗论、霸权政治和国际关系来整合与引领世界吗?中国始终宣称永远不称霸。这是毛泽东的至上原则、卓越智慧和伟大胆识。但新生代外交与国际关系权贵精英的统治意识如何可能是另外一回事。当然有理由相信,以中华民族上万年的文明史大积淀,永远不称霸的集体无意识,会是根深蒂固的。但除此之外,中国当下的现代化冲动和强力起飞,甚至包括崛起与复兴,基调与主轴,竟然是富裕论、财大气粗论。这看似同尧托付舜时的“四海穷困,天禄永终”,管子的“衣食足而知礼节,仓廪实而知荣辱”很相像,同法家的富国论极其相似,甚至被解读成真正的经典的科学社会主义式的马克思主义的物质利益原则,和历史唯物主义,甚至唯物辩证法。但其实质却是对马克思主义、马列毛主义的彻底歪曲与篡改。

  马列毛主义当然向来不反对经济斗争。历来高度重视科学的革命力量和能动作用,并把历史与社会,从而精神科学意识的发展变化,甚至基点,乃至于来源放置在物质资料生产与历史中的现实人的社会关系中,即全部的真实的历史的发展阶段上的人的存在,即现实经济关系,而非抽象的哲学之上。马列毛主义的理想目的与旨意指向,当然是解放生产力,使得整个社会与人类,自由、幸福、美满,并必然有尊严地活着。但马列毛主义,永远不可能在放弃阶级斗争,放弃无产的专政,放弃公有制与社会主义政权与经济基因的情况下,主张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更不可能接受,在无产阶级政权、经济基础和专政结构已基本存在的情况下,为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充当富裕示范,而容许制造大批的权贵官僚和大地产、大资本家财团。

  即令不是马列毛主义的立场,就以当代的资本主义西方文明,即所谓道德资本主义,其不可能在自己的旗帜和意识形态与纲领上,公开主张唯富论,唯增长与发展论,并且不顾及不平等、贫困化、两极分化的爆发式大规模生成。

  单纯的富裕论、求富论,而且建立在经济人假说之自私自利,亦即资本人格化基础上的充分彻底的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不但同马列主义不想干,甚至低于蒲鲁东、拉萨尔、伯恩斯坦、考斯基、罗斯兰主义们的修正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其理论视野,历史内涵,哲学精神与价值理念,是阶级社会以来最粗俗不堪的包括奴隶制、封建制在内的恶劣丑恶的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与价值体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