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当年是怎样对待核武器的——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4周年

2017-12-21 16:07: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当年是怎样对待核武器的

  ——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4周年

望长城内外

毛泽东当年是怎样对待核武器的

  核武器是一种大规模杀伤破坏性武器。它是利用原子核裂变或聚变反应瞬时释放的巨大能量发生爆炸,产生杀伤破坏作用的。主要包括原子弹、氢弹和中子弹等。在当今世界上,由于人们的世界观不同,对核武器也有不同的认识和看法。那么,毛泽东当年是怎样对待核武器的呢?

  毛泽东主席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他对待核武器的态度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即“在战略上藐视它,在战术上重视它,反对它就必须拥有它”。

  第一,在战略上藐视它——原子弹是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

  1946年8月6日,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女士在延安枣园采访了毛泽东。在谈到美国正在准备反苏战争问题时,毛泽东说:“美国人民和一切受到美国侵略威胁的国家的人民,应当团结起来,反对美国反动派及其在各国的走狗的进攻。只有这个斗争胜利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才可以避免,否则是不能避免的。”

  这时,斯特朗问毛泽东:“这是一个很好的说明。但是如果美国使用原子炸弹呢?如果美国从冰岛、冲绳岛以及中国的基地轰炸苏联呢?”

  毛泽东回答说:“原子弹是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看样子可怕,实际上并不可怕。当然,原子弹是一种大规模屠杀的武器,但是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

  毛泽东把原子弹看作“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并非是他不了解原子弹巨大的杀伤破坏性能,而是体现了他在战略上藐视一切敌人的豪迈气概。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以来,毛泽东曾经多次地指出,革命者必须在战略上,在全体上,藐视敌人,敢于同他们斗争,敢于夺取胜利。

  就是在毛泽东与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这篇谈话中,毛泽东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点。这个论点,武装了中国人民的思想,增强了中国人民的胜利信心,在人民解放战争以及后来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斗争中,起了极其伟大的作用。

  毛泽东把原子弹看作是“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基础之上的。

  首先,他把原子弹看作是“纸老虎”,是从决定战争胜败的因素来说的。毛泽东认为,“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1945年8月,美国人在日本投下了原子弹,几天以后,毛泽东在延安的一次干部会议上说:“原子弹能不能解决战争?不能!原子弹不能使日本投降,只有原子弹而没有人民的斗争,原子弹只是空的。”因此,在毛泽东看来,原子弹虽然“是一种大规模屠杀的武器”,但它也是“纸老虎”。

  其次,毛泽东把原子弹看作是“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也是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反人民的本质来说的。毛泽东认为,“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所以,美国反动派手中的原子弹也是“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

  1950年9月5日,在酝酿中国要否出兵朝鲜时,针对有人对美国原子弹的担心,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讲道:“敌人是不可怕的,它的装腔作势和气势汹汹是吓唬人的。”“我们的愿望是不要打仗,但你一定要打,就只好让你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抓住你的弱点,跟着你打,最后打败你。”后来的事实果然证明了毛泽东的预言。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使美军和南朝鲜军遭到沉重打击,从鸭绿江边一直撤至清川江以南,并继续向三八线撤退。11月20日,美国参联会正式建议,应着手研究对朝鲜、中国东北以及内陆实施核打击的目标问题。美国陆军作战计划处建议,“一旦中国共产党发动全面攻势,对其部队和物资集结地使用原子弹”。就连一贯反对使用原子弹的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也要求部下研究确定,“在何种情况下需要使用原子弹,可打击的最合适的目标,需要制订何种政策和做何种准备,以确保我们在时机合适时能够使用原子弹。”

  11月30日,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扬言,美国“一直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随后,美军将9架携载核炸弹的B-29轰炸机部署到了关岛,1951年4月又进驻到冲绳。

  然而,杜鲁门当局的核威胁,对中朝军队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那些恫吓之词虽然传到了北京,但朝鲜战场上的地面战斗依然照常进行。杜鲁门当局认识到,面对中国这样一个有备无患、不怕核威胁的国家,威胁不起作用,即使真的使用核武器也难讨到什么便宜。于是在1951年6月末,B-29轰炸机和所载运的核武器,又悄无声息地撤回了美国。

  30多年后,美国军事历史学家约翰·托兰写道:“杜鲁门的原子威胁非但没有引起毛泽东的担忧,反被他当成了有用的工具。”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迪安·艾奇逊也说,杜鲁门关于使用核武器的言谈“把盟友吓得半死,对敌人却未起作用”。

  后来,毛泽东曾经对金日成就原子弹问题说过这样的话:“这是一种恫吓,一种赤裸裸的核讹诈。”

  第二,在战术上重视它——对于敌人打原子弹我们要有充分准备。

  “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这是毛泽东的一贯思想。他说,在战略上藐视敌人的同时,“又要在战术上,在策略上,在每一个局部上,在每一个具体斗争问题上,重视敌人,采取谨慎态度,讲究斗争艺术,根据不同的时间、地点和条件,采取适当的斗争形式,以便一步一步地孤立敌人和消灭敌人。”

  为什么必须在战略上藐视敌人的同时,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呢?毛泽东在1958年12月1日中共八届六中全会期间写的《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真老虎的问题》一文中明确说明了这个问题:“同世界上一切事物无不具有两重性(即对立统一规律)一样,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也有两重性,它们是真老虎又是纸老虎。” “从本质上看,从长期上看,从战略上看,必须如实地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看成纸老虎。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战略思想。另一方面,它们又是活的铁的真的老虎,它们会吃人的。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策略思想和战术思想。”

  因此,毛泽东对待核武器这个问题上,在战略上藐视它的同时,在战术上也很重视它。

  1950年9月,在酝酿中国出兵抗美援朝时,面对美国的核威胁,毛泽东就指出,“美帝国主义也可能在今天要乱来,它是什么都可能干出来的。假如它要那样干,我们没有什么准备就不好了,我们准备好了就好对付它。”“不是普通的打而是打原子弹,我们要有充分准备。”

u=2151963424,354152561&fm=27&gp=0.jpg

  为了防备美国在朝鲜“打原子弹”,志愿军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认真做了准备。

  首先,在入朝作战前,部队就统一思想,解决对敌人打原子弹的认识问题。部队反复向战士说明,原子弹的威力、爆破力、冲击波比汽油弹大几百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就使用过原子弹,要估计到它比广岛的原子弹还大一些。但现在我们所处的作战阵地比广岛、长崎有利,广岛是平原地区,城市建筑和人口密集,而且当时长崎、广岛的日本人处于完全没有准备的平静状态,而我们是有准备的,处于战时紧急状态,地处山区、丘陵,在阵地上有坚固的工事,有坑道、有交通壕、有掩体,这就使原子弹的威力受到限制。

  其次,在入朝作战后,积极采取各种办法避免美军打原子弹可能造成的损伤。

  一是利用地形地物构筑坑道工事进行防护。朝鲜多为山地,志愿军积极利用地形地物,依自然山脉挖坑道、挖通道进行防护。军师领导干部分头下到连队,一个洞一个洞地分头看,边察看,边指导。凡是直线的洞,决定在洞中再挖洞,在洞口外再加修防护墙,以防冲击波的冲击;在冲击波弱的地方,再挖一个出口。在师团营支撑点和指挥所一般都增加一个洞口,就是一条洞挖三个口,筑多层的防冲击波的墙。根据人员数量,还在洞中储备了充足的粮食、水、弹药、作战器材和必要的医药器材,以防敌人的攻击。

  二是在战术上采用近战。因为敌我阵地相离太近,分不出敌我,敌人在阵地上打原子弹的可能性更小,敌人若投放原子弹,自己也逃脱不了原子弹的杀伤。

  三是进行防护原子弹的训练。对部队和当地进群众行防护原子弹知识的普及教育,并组织部队进行防原子弹的演习。

  志愿军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为防备美国“打原子弹”所做的认真准备,也成为美国后来一直未敢在朝鲜战场使用原子弹的重要因素之一。

  朝鲜战争停战后,面对美国以及后来前苏联的核威胁,毛泽东一直非常重视做好防备敌人核袭击的准备。

  据有关资料,朝鲜战争后,美国及前苏联共曾四次企图对中国进行核袭击:一是1955年金门马祖危机时,美国曾打算对中国进行核攻击;二是1958 年炮击金门时,美国企图对厦门进行核袭击;三是1964 年我国首次核武器试验前,美国曾准备对中国的罗布泊核试验场等设施实施“绝育手术”;四是1969年珍宝岛冲突后,前苏联也曾打算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

  为了做好防敌人核袭击的准备,1964年8月,毛泽东提出在全国搞三线建设。三线地区,是由中国大陆的国境线依其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即受外敌侵袭的可能性)向内地收缩,划三道线形成的地区。用今天的区域概念来说,三线地区基本上就是不包括新疆、西藏、内蒙古的中国中西部内地。

  1964年8月2日和4日,美国制造所谓“东京湾事件”,以此为借口在8月5日悍然轰炸越南北方,跨过它自己宣布的“战争边缘”,走上扩大越南战争的危险道路,构成对中国的直接威胁。

  8月中旬,毛泽东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两次指出,要准备帝国主义可能发动侵略战争。现在工厂都集中在大城市和沿海地区,不利于备战。各省都要建立自己的战略后方。这次会议决定,首先集中力量建设三线,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保证。第一线能搬迁的项目要搬,明后年不能见效的项目一律缩小规模。于是,三线建设的战略决策由此确立。此后,又提出了三线建设“靠山、分散、隐蔽”的选址原则。

  上世纪60年代,苏联对我国的严重军事威胁,也是影响毛泽东思考和应对战争威胁的重要事件。进入60年代以来,中苏两党、两国关系日趋恶化。苏联以重兵集结在中苏和中蒙边境,对中国构成严重威胁。特别是1969年3月,中苏边防部队在中国黑龙江省珍宝岛等地区接连发生武装冲突,双方多人伤亡,顿时战争阴云密布。

  对于中苏边境武装冲突,毛泽东采取了克制的态度。4月28日,他在九届一中全会上说:“我们是不打出去的。不要受挑拨,你请我去我也不去。但是你打来呢,那我就要对付了。”他还对来华访问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委员长崔庸健说:我们不希望打仗。中苏分裂,美国高兴。中苏边境已经有十几天不打了,只要他们不打,我们巴不得,我们是不希望打的。

  但是,苏联方面不仅不断放出战争威胁的言论,而且还调兵遣将,进行具体的军事部署。苏方甚至放出话来:“苏联部队的核武器是有无限毁灭力量的带核弹头的导弹”,有关导弹部队已经严阵以待,随时准备进行“毁灭性的核回击”。英、美等西方媒体报道,苏联人“在口头上向华盛顿及其他西方国家的首都进行试探”,要它们“对远东发生核战争的可能性有所准备”。

  苏联方面这些不寻常的举动,不能不引起毛泽东的高度警觉和强烈反应。4月28日,毛泽东在九届一中全会上说:“我们要准备打仗。无论哪一年,我们都要准备打仗。人家就问了:他不来怎么办呢?不管他来不来,我们应该准备。什么步枪、轻武器,每省都可以造,这是讲物质上的准备,而主要的是要有精神上的准备。” 6月间,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中央军委办事组召开座谈会,讨论“准备打仗”的问题。

  8月下旬,毛泽东先后批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转发的《关于加强全国人民防空工作的报告》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命令》(简称“八·二八”命令》。《命令》要求边疆各地军民“随时准备粉碎美帝、苏修的武装挑衅,防止它们的突然袭击”。

  9月,全军战备工作会议召开,传达毛泽东“军队不要松懈”的指示,对防止对手发动突然袭击,作好精神、组织和物质上的准备。毛泽东还特别指示:“今年国庆节,地方、军队的同志都不要去北京,怕敌人趁机消灭我们的中心。”在审阅《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周年口号》稿时,毛泽东增加了一句口号:“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反对任何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特别要反对以原子弹为武器的侵略战争!如果这种战争发生,全世界人民就应以革命战争消灭侵略战争,从现在起就要有所准备!”

  对于毛泽东在这一时期关于做好防敌人核袭击准备的决策和指示,后来有人认为毛泽东对战争威胁作出了过于严重的估计,并以后来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侵华战争来加以证明。这种看法是非常荒谬的。

  总体上说,上世纪60年代,我国周边环境比较险恶,爆发战争的可能性确实是存在的。毛泽东这时对战争的估计是“两种可能”:可能打起来,或者可能打不起来;世界性的战争存在着可以避免和不可避免这样两种可能性。在两种可能性都存在,而且战争可能性大于和平可能性的情况下,毛泽东是立足于战争、立足于打来安排工作的,这反映了毛泽东强烈的底线思维。1965年4月,毛泽东在同贺龙、罗瑞卿、杨成武等谈备战计划时指出:战争仍有发生和不发生两种可能性,但我们必须做到有备无患。他还说:“世界的事情总是那样,你准备不好,敌人就来了;准备好了,敌人反而不敢来。”立足于打是为了争取不打,这就是伟大战略家毛泽东的卓越之处。

  由于毛泽东对于敌人打原子弹在战术上非常重视,在各个时期指导全党全国全军积极做好防敌人核袭击的准备,因此,多次化解了美国及前苏联企图对中国进行核袭击的危险。

  第三,反对核武器就必须拥有核武器——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1951年下半年,法国科学院院长、世界著名科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约里奥·居里(他是居里夫人的女婿,法国共产党员)让从法国回国的中国科学家传话给毛泽东:请转告毛泽东,你们要反对核武器,自己就应该先拥有核武器。约里奥·居里的这段话,给毛泽东留下深刻的印象。

  上世纪五十年代,面对美国当权者不断对中国进行的核威胁,毛泽东完全意识到:为什么美国当权者动不动就要向我国进行核威胁,为什么美国敢于这样做?就是因为我们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及其运载工具,中国没有核遏制力量,没有同样的打击报复手段,没有抗衡的力量。毛泽东面对国际形势变化的现实,对研制原子弹愈加重视起来。

  1954年秋,我国发现有铀矿。1955年1月15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听取李四光、刘杰、钱三强的汇报。汇报人把铀矿石标本和探测放射性的盖革计数器拿到会上,当场演示发出嘎嘎的响声,毛泽东十分高兴地说:“我们国家,现在已经知道有铀矿,进一步勘探一定会找出更多的铀矿来。解放以来,我们也训练了一些人,科学研究也有了一定的基础,创造了一定的条件。过去几年其他事情很多,还来不及抓这件事,这件事总是要抓的,现在到时候了,该抓了。只要排上日程,认真抓下去,一定可以搞起来。”他还强调说:“我们只要有人,又有资源,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在这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上,毛泽东作出了中国要发展核工业的战略决策。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我们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1958年5月27日至7月22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研究加强军队建设问题。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了研制、试验核武器的任务。他说:“原子弹就是这么大的东西,没有那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吧,我们就搞一点吧,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我看有10年功夫完全可能。” 由此,中国研制核武器的工作正式开始了。

  关于中国研制“两弹一星”(原子弹、导弹、人造卫星)的情况,这些年有大量的报道和文艺作品介绍和反映,大家都比较了解。这里就不展开介绍了。

  但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毛泽东去世后的这40多年来,尽管有一些人批评甚至否定毛泽东及毛泽东时代,但却几乎无人公开批评和否定中国当年研制“两弹一星”的。这究竟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中国当年研制“两弹一星”的成功,使中国拥有了可靠的核遏制力量,正是这种力量,有效地抗衡和慑止了某些国家对中国的核威胁和战争威胁,给中国带来了半个世纪的和平,并使中国成为当今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对此,中国人民将世世代代感谢毛泽东。

  1964年10月16日,中国首次核试验成功后的当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了阐明中国政府对于核武器立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全文如下:

  “1964年10月16日15时,中国爆炸了一颗原子弹,成功地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这是中国人民在加强国防力量、反对美帝国主义核讹诈和核威胁政策的斗争中所取得的重大成就。

  保护自己,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不可剥夺的权利。保卫世界和平,是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的共同职责。面临着日益增长的美国的核威胁,中国不能坐视不动。中国进行核试验,发展核武器,是被迫而为的。

  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如果这个主张能够实现,中国本来用不着发展核武器。但是,我们的这个主张遭到美帝国主义的顽强抵抗。中国政府早已指出:1963年7月美英苏三国在莫斯科签订的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是一个愚弄世界人民的大骗局;这个条约企图巩固三个核大国的垄断地位,而把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的手脚束缚起来;它不仅没有减少美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核威胁,反而加重了这种威胁。美国政府当时就毫不隐讳地声明,签订这个条约,决不意味着美国不进行地下核试验,不使用、生产、储存、输出和扩散核武器。一年多来的事实,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一年多来,美国没有停止过在它已经进行的核试验的基础上生产各种核武器。美国还精益求精,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进行了几十次地下核试验,使它生产的核武器更趋完备。美国的核潜艇进驻日本,直接威胁着日本人民、中国人民和亚洲各国人民。美国正在通过所谓多边核力量把核武器扩散到西德复仇主义者手中,威胁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安全。美国的潜艇,携带着装有核弹头的北极星导弹,出没在台湾海峡、北部湾、地中海、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到处威胁着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一切反抗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各国人民。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够由于美国暂时不进行大气层核试验的假象,就认为它对世界人民的核讹诈和威胁不存在了呢?

  大家知道,毛泽东主席有一句名言:原子弹是纸老虎。过去我们这样看,现在我们仍然这样看。中国发展核武器不是由于中国相信核武器的万能,要使用核武器。恰恰相反,中国发展核武器,正是为了打破核大国的核垄断,要消灭核武器。

  中国政府忠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忠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我们相信人民。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而不是任何武器。中国的命运决定于中国人民,世界的命运决定于世界各国人民,而不决定于核武器。中国发展核武器,是为了防御,为了保卫中国人民免受美国发动核战争的威胁。

  中国政府郑重宣布,中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全世界一切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的解放斗争。我们深信,各国人民依靠自己的斗争,加上互相支援,是一定可以取得胜利的。中国掌握了核武器,对于斗争中的各国革命人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对于保卫世界和平事业,是一个巨大的贡献。在核武器问题上,中国既不会犯冒险主义的错误,也不会犯投降主义的错误。中国人民是可以信赖的。

  中国政府完全理解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要求停止一切核试验的善良愿望。但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懂得,核武器越是为美帝国主义及其合伙者所垄断,核战争的危险也就越大。他们有,你们没有,他们神气得很。一旦反对他们的人也有了,他们就不那么神气了,核讹诈和核威胁的政策就不那么灵了,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可能性也就增长了。我们衷心希望,核战争将永远不会发生。我们深信,只要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共同努力,坚持斗争,核战争是可以防止的。

  中国政府向世界各国政府郑重建议:召开世界各国首脑会议,讨论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问题。作为第一步,各国首脑会议应当达成协议,即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和很快可能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承担义务,保证不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武器国家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武器区使用核武器,彼此也不使用核武器。如果已经拥有大量核武器的国家连保证不使用核武器这一点也做不到,怎么能够指望还没有核武器的国家相信他们的和平诚意,而不采取可能和必要的防御措施呢?

  中国政府将一如既往,尽一切努力,争取通过国际协商,促进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崇高目标的实现。在这一天没有到来之前,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将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加强国防,保卫祖国,保卫世界和平。我们深信,核武器是人制造的,人一定能消灭核武器。”

  反对核武器就必须拥有核武器,只有打破核大国的核垄断,才能消灭核武器。1964年10月16日中国首次核试验成功后中国政府发表的这个声明,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关于“反对核武器就必须拥有核武器”的思想。人们今天再读一读这个声明,也许对一些现实问题也能从中找到答案。

  综上所述,毛泽东对待核武器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为全世界革命者树立了光辉的典范,毛泽东关于核武器的有关论述是全世界革命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全世界人民将在他的思想指引下,为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实现全球的无核化而努力奋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