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新四军老战士丑牛病中奋笔疾书: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五十年

2018-06-26 09:11: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丑牛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话是中共元老王震将军讲的。

  我特别看重这句话。王震将军是长期在毛泽东身边的爱将,但对他老人家发动文化大革命,心存芥蒂。毛主席去世,邓小平出山,搞改革开放,他是力挺邓小平的中共元老之一,但他也是最先发现改革开放中的资产阶级方向,挺身而出,向党内走资派挑战的元老。他和李先念在党的上层会议上,直指党的总书记赵紫阳是个大的走资派。並独自发起批判赵紫阳赞颂的《河殇》。从此,他疏离了邓小平,直到临终前,发出了一声呐喊:

  “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五十年”。

  我初次见到王震将军是在1946年春季,他率领的三五九旅在打通了全国各大抗日根据地的作战后,返回延安途中,因内战发生而停留在中原地区。我们把最好的驻地让给三五九旅。有次,我们和三五九旅一起在一个河滩上开会,好像是欢迎和三五九旅会师中原的大会。有人喊:“王鬍子来了!”我看到一个大鬍子走上河滩上的一块高地,因为太远,那时也没有扩音器,听不清他讲的话,只听前面的人呱叽呱叽地鼓掌,我也跟着鼓。我能见到王鬍子,这让我兴奋不已。他就是带着一个旅的兵力,没有后勤支持,从延安一直打到琼崖边,沿途的敌(日本皇军)伪(汉奸皇卫军)顽(国民党的反共军)千军万马,堵截围追,都阻挡不了王鬍子的三五九旅,从北向南,长驱直入。从黄河打到长江,又从长江打到珠江,直贯了整个中国。我们的战士比三五九旅要年青,我们不是把三五九旅当成兄弟部队,而是看成“长辈"。见到王震,我不敢喊他王旅长,也没听别的战士喊他旅长,他是我们的“一号”首长,见到他,我联想到刘备的四弟赵子龙,浑身是胆,但赵子龙怎能比我们的王鬍子,赵子龙只勇猛在一个战场,而王鬍子驰骋大半个中国。

  正因为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英雄中的大英雄,所以对他讲的“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五十年”这句话,似有千钧之力,万钧之重。

  我一直在琢磨,他说的早在五十年前,毛主席就看到中国的今天,那底是指的哪些事儿呢?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至少有两次,毛主席谈到五十年后的中国。

  一次是1955年十月十一日,他在《农业合作化的一场辩论和当前的阶级斗争》一文中,讲了五十年到七十五年这个期间,在国际国内形势上,我们会面临许多尖锐而又复杂的斗争。摘录如下:

  “在五十年到七十五年这个期间内,国际、国内、党内、定会发生许多严重的复杂的斗争。我们一定会遇到许多困难。按照我们的经验,我们这一辈子有过多少冲突,武装的、和平的、流血的、不流血的,你能说以后就没有?一定会有,不是很少,而是很多。这里面包括打世界大战,在我们头上甩原子弹,出贝利亚,出高岗,出张国焘、陈独秀。有许多事现在是没有法子料到的,但是,我们马克思主义者看来,可以肯定,一切困难是能够克服的,一定会出现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

  毛主席这个讲话是63年前讲的,今天却完全应验了:

  “世界大战”帝国主义不是不想打,而是不敢打,一打它就自我灭亡,实际上战争一天也没有停止过,有时“世界大战”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比如美国对朝鲜的讹诈,最后,在朝鲜强硬的反制下,帝国主义缩手了,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们曾经想在我们头上甩原子弹,但他也不敢甩,因为甩了他自己也完蛋了。他重返亚洲,虎视南海,制造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这不都是战争行动吗?

  关于国际上“出贝利亚”也实现了,赫鲁晓夫、叶利钦、戈尔巴乔夫,不比贝利亚更狠吗?这些共产党的领袖,亲手埋葬了共产党。

  至于共产党内“出高岗,出陈独秀”今天已经出现了,而且比张国焘、陈独秀厉害得多,张国焘只不过是卖身投靠资产阶级,叛党,而当代“张国焘”们却把资产阶级请进党内,专政无产阶级。把无产阶级的党由革命党改变成“领导市场经济”的党,把我们的国家由社会义改变为资本主义。

  陈独秀是右倾机会主义,要一切听命于国民党。而当代的“陈独秀”们,却要与帝国主义者建立起一个“中美国”,一厢情愿地要和美国结成“夫妻”,而且是“命中注定”了的夫妻。

  另一次是五十三年前的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岗山,与陪同他上山的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的一次谈话。谈到如果中国实行“包产到户”,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全文如下:

  “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国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

  短短二百四十余字,就把我们今天推行“小岗经验”四十年的历程及后果,讲得清清楚楚。

  2018年,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新华社发了一篇近两万字的纪念文章——《向着新航程扬帆奋进——从小岗精神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

  好像有意地应验毛泽东对“包产到户”的推断是正确的,美国人宣布中国是最大的威脅国家,接着对中国进行严厉的制裁,发动了贸易战,卡中国的脖子。美国人用行动证明“毛泽东是对的"一一“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小岗精神的“杨帆奋进”,被帝国主义阻击。

  王震将军说得真准: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五十年"。

  正因为毛主席看得准,失望的人们,彷徨的人们,被压迫的人们,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们,就追求毛泽东,形成了一波高一波的毛泽东热。

  在一些革命圣地,如韶山、井岗山、延安等地,每逢节日“朝圣者”(毛的崇拜者)从四面八方湧来,一年胜似一年,这种旷古未有的“朝圣”热潮,让全世界都为之震惊。这也引起了党内走资本主义当权派的恐慌,他们极力的想阻挡这股“红潮”。

  今年春上,广东的番禹发生了“八青年”事件。八个青年大学生在大学校园,宣传毛泽东,和校园的工人一起实践毛泽东思想。突然,遭到警察的拘捕和审讯。有几位青年逃亡到武汉,找到我这个“老革命”咨询:“我们犯丁什么罪?”我听了他们的叙述之后说:“这根本就不是一起刑事案。你们的行为,与刑法根本搭不上杠”。‘非法经营罪’?可笑。‘扰乱社会秩序罪’更可笑。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不许你们宣传毛泽东,不许你们去实践“毛泽东思想”。

  共产党要镇压青年的革命活动,简直不可思议,我们中国共产党就是“五四”青年运动催生出来的。

  共产党要阻止毛泽东思想的传播,简直不可思议。毛泽东思想是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典范,没有毛泽东思想,哪来新中国?!

  我曾经把这样的问题,求教于我所在的公安局长。他当时来我家,是要劝阻我们撤销在东湖长天楼举行纪念毛主席诞辰集会的申请。他对我的提问,只是淡然一笑,只是从我家中离别,才悄悄地对我讲了四个字:“执行命令”。到了“12.26”这一天,我们在长天楼举行了纪念会,警察几乎包围了整个“长天楼”,但让我们把纪念会开完,算是高抬贵手。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时。中国出了许多怪事:说是纪念马克思,实际上是反对马克思。比如:在一次“新时代”,“新思想”的座谈会上,北京大学著名的教授潘维说:

  “我们不再用全球阶级斗争的眼光看世界,不再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划分看世界,不再用‘三个世界’的眼光看世界,不再用贫困的南方和富裕的北方,这种对抗的眼光看世界”。

  这种反马克思主义的,反毛泽东恩想的“新思想”“新理论”能称之为“共产党”吗?这样的“共产党”曾产生过,但他们都是短命的。叶利钦在前,戈尔巴乔夫在后。

  这样的话,毛主席五十年前就讲过[见一九六六年七月八日《给江青的信》]。他的话一定会灵验的

  2018年6月23日于东湖泽畔病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