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聂焱|理性仇恨与非理性仇恨

2018-07-02 14:42:08  来源:峰锐观察  作者:聂焱
点击:   评论: (查看)

  对于毛泽东,百度是这样介绍的:“中国人民的领袖”、“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而民间对他的评价与认识也非常两极。本文只分析下反对他、甚至仇视他的人。

  我觉得“反毛”可分为理性与非理性两种。先谈谈非理性反毛。

  举个例子。小明是六零后,从小在农村生活,兄弟姊妹较多,记忆深刻的是儿时吃穿拮据的日子。改开后全家致富,遂对毛时代深恶痛绝,尤其反感毛泽东,认为儿时的贫穷是他造成的。

  这就是非理性反毛的其中一个例子。为何说非理性?就是因为怪错了人。

  这里不想说新中国是建立在怎样的烂摊子上的,也不想说新中国成立前是一个人均寿命只有35岁、连火柴与铁钉都不能自己生产的国家,也不想提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制裁与封锁。

  只用小明自己的简单比较逻辑,就可以推断出,小明不仅错怪了毛,甚至可以说是知恩不报、恩将仇报。

  新中国在不足十年时间把平均寿命提高了20多年(从解放前的35岁延长到1957年的57岁);婴儿死亡率从1936年的千分之156,下降至1960年代初期的千分之30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成立新中国,每千名婴儿,有一百多人是活不了的。还有数亿人活不到改革开放的年代。

  小明只记得自己小时候生活拮据,但却不知道自己兄弟姐妹全都健康长大,是多么的不容易。更不容易的是,黄赌毒没有了,也没有姐妹们会因贫沦为娼妓。

  因改开之后富裕,就拥护改开;那新中国毛时代救了数以亿计的中国人的性命,给了数亿人营造安全和平的生活环境,不是更应感恩吗?即便不感恩,也没道理仇视吧?

  如果非要仇视,只能说是非理性仇视,也就是不愿意听道理,也不愿意讲道理。

  至于1960年代初期的饥饿问题,这里面有天灾,也有某些地方政府官员“放卫星”的问题。

  对于一些地方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强迫生产队减少留成、甚至虚报产量的现象,毛主席一直是坚决反对,并竭力阻止的。

  将这些地方官的错误,全归咎到毛身上,也是非理性的。

  再来说说理性反毛。

  也举个例子。毛泽东主张“造反有理”、支持反抗压迫的一方;理性反毛者反对这种主张,认为社会本来就应该是有等级的,生活在底层的人应该顺从压迫,不要反抗,等候他人的救助。

  更具体的说法就是,有钱有权、有知识又聪明的人,应该做人上人,无钱无权、缺少文化、又笨蠢的人就该受制于人,处于被统治地位。

  本来可以在这样的等级社会中,做个人上人的,毛时代非要把这样的社会砸个稀巴烂,搞到谁都没机会做人上人,实在不爽,坚决反对。

  这就是理性反毛,因为毛主席领导的时代,就是不给官员与知识分子或任何其他人可以做“人上人”的机会,就是要将“城市老爷卫生部”,“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外国死人部”一个个毁掉重建。

  只不过,理性反毛的人,从来不明着说自己反毛的理由,偏要顾左右而言他,非要说“个人崇拜”呀、“极左思潮”呀、“迫害知识分子”呀、“不民主不自由”呀。

  这些都不是重点,更不是事实,因为毛本人一贯反对个人崇拜、反对极左思潮,一直重视并保护为人民服务的知识分子,提倡人民民主与言论自由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