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策与战略初衷——兼论志愿军选帅(上)

2018-07-30 01:30:23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郭强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策与战略初衷

  兼论志愿军选帅

  郭强

  自改革开放以来,关于一九五零年代毛泽东出兵朝鲜利弊是非的争论,可谓风起云涌起伏不定。近些年来,随着国美外有关朝鲜战争的档案文件的解密,以及国外相关研究著作的引入和朝鲜战争亲历者们回忆录的不断涌现,为国内朝鲜战争研究、特别是抗美援朝战争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史料和研究素材。

  笔者注意到这样两个现象:一是目前可见的绝大部分有关毛泽东出兵朝鲜的研究著述,基本都是依据抗美援朝的最终结果、也就是胜负结果做出的——即使那些否认中国抗美援朝的也是如此。二是拘泥于“书本”——也就是不自觉地跳入史料记载的窠臼,难免被自己用选择性史料构筑的“墙”所禁锢!正如孟子所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依据结果进行倒推和固执地拘泥于史料记载的研究方法虽然未尝不可,但难免会将出兵朝鲜前中共上层的争论过程简单化、程式化,甚至会出现忽略或漠视事物的发展规律是动态及变化的。例如武断地推导出毛泽东出兵朝鲜是为了要当“世界共运的领袖”和承担“国际主义义务”,以及根据其时美军并没有进攻中国的计划史料记载推导出毛泽东出兵朝鲜是出于误判等,就是当今朝鲜战争研究的两个比较典型的例证(对这两个观点的分析与研究将后文将有详述,此处不复赘述)。

  本文力图依据目前可见的相关史料记载和文献等,尽可能客观真实地还原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策与战略初衷的历史真相,为抗美援朝战争历史研究和关心那段历史的人们提供一个新视角及个人的“一孔之见”。

  一、经不起推敲的假说与谎言

  关于毛泽东决策出兵朝鲜的基本原因即便是在新的档案材料被披露后,专家学者们的得出的结论仍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除了“自身的安全”、“国际主义义务”、“苏联压力”、“控制国内局势的需要”和“向‘美国的傲慢’挑战”等主流说法外,还有一些诸如毛泽东要当“地区领袖”及“美军没有继续攻打中国的计划”因此出兵朝鲜是误判等。而由于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的论据有相通之处,不免对抗美援朝历史研究产生相当的负面影响。特别是某些不切实际的历史推论和假说,更是起到了茄子搅葫芦、葫芦搅茄子混淆是非的作用。因此在探讨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策及初衷之前,有必要进行批驳和澄清。

  1、没有依据的谎言

  在众多否定抗美援朝的假说中,有关抗美援朝造成中国无法收回台湾和破坏了美中关系的说法曾一度甚嚣尘上,由于大部分论述即文章对这种错误观点的批判局限于时间(先后次序)上——美海军进入台湾海峡发生在前、抗美援朝发生在后——缺乏足够的说服力,所以这种缺乏历史依据的推论至今仍挂在某些人的嘴边。

  那么,这些人为什么在明知抗美援朝发生在美国进入台湾海峡之后仍然拒不悔改呢?他们的基本逻辑大致是这样:如果中国不出兵就不会得罪美国,朝鲜战争就会在1950年底前结束,因此美军也就不可能继续阻止中国解放台湾的军事行动。

  看一下美方的史料记载,就会知晓这种观念是多么的荒谬可笑!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时任美国务卿的艾奇逊根据总统杜鲁门的要求,于25日当天便提出已由国务院和国防部准备好的建议,有关内容如下:

  “(一)麦克阿瑟应将美国人——包括美国军事顾问团的眷属——撤离朝鲜,为此,应当守住金浦和其他航空港,击退对这些地方的一切进攻。在履行折向任务时,麦克阿瑟的空军部队应当留在三八线以南。

  (二)应当命令马克阿瑟以空投和其他办法把军火和给养供给朝鲜军队。

  (三)应当命令第七舰队进入福摩萨海峡,以防止战争扩大到该地区。应当命令第七舰队立即从甲米地北上。我们应当发表一项声明:第七舰队将阻止对福摩萨的任何进攻,而福摩萨也不得进攻大陆。”〖注1〗

  美国的这个理由奇葩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朝鲜半岛与台湾岛隔着浩瀚的海洋,两地之间的空中直线距离最近处也有上千公里之遥!朝鲜半岛上的战火那怕在猛烈,又如何能越过大海燃烧到与之不相干的台湾海峡?!

  有趣的是,对于这条荒诞不经的提议,时任总统的杜鲁门不但没有反对,还专门提出了保密要求:“应当立即命令第七舰队北上,但是在该舰队到达指定地区以前,我希望暂不发表声明。”〖注2〗

  1950年6月27日,想必是美海军第七舰队已经到达指定位置,美国政府奉命发表“总统声明”,其中涉及中国台湾的相关内容是这样表述的:

  “对朝鲜的攻击已无可怀疑地说明,共产主义已不限于使用颠覆手段来征服独立国家,现在要使用武装的侵犯与战争。它违抗了联合国安理会为了保持和平与安全而发出的命令。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部队的占领福摩萨,将直接威胁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及在该地区执行合法与必要职务的美国部队。

  据此,我已命令第七舰队阻止对福摩萨的任何攻击。作为这一行动的应有结果,我还要求福摩萨的中国政府停止对大陆的一切海空行动。福摩萨未来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本的和平解决、或联合国的审议。”〖注3〗

  杜鲁门的这个声明准确无误地告知全世界,美国第七舰队进占台湾海峡的直接理由并非因为发生在朝鲜半岛的战争,而是为了遏制共产主义威胁以及驻扎在太平洋地区及该地区美国部队的安全。由此可见,美军进占台湾海峡与中国是否出兵朝鲜没有任何因果关系,所以认为中国参战破坏了中美关系并致使台湾无法收回的推论或假说,非但没有任何历史依据,而且是十分荒唐可笑的。

  从其时已经发展到东西两大集团对抗的局势和杜鲁门等的回忆推断,即使中国不出兵朝鲜,美国同样会阻止中共解放台湾!这在杜鲁门等的回忆录里,可以找到确切的答案(证据)。

  杜鲁门在其回忆录里“在威克岛与麦克阿瑟的会见”一章里明确地记载:“我们对福摩萨的政策曾经是7月27日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会议的论题之一。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们曾向委员会提出建议,给与中国国民党人以全面的援助,使他们能抵抗共产党方面对该岛的可能攻击。局势的其他很多方面也曾加以讨论。我批准了三项具体的建议:给予国民党中国以广泛的军事援助;由麦克阿瑟总部对蒋介石军队的需要作军事方面的调查;计划在中国海岸作侦察飞行,以确定对福摩萨的攻击的紧迫性。”〖注4〗

  注意!此时距离中国出兵朝鲜还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而且出兵尚未出现在中共中央计中央军委的议事日程上。这段记载显示,这次会议根本就没有考虑中国是否会出兵朝鲜的可能,也就是说,美国在企图阻止中国解放台湾的问题上没有任何先决条件或前提。

  如果这段回忆还不足以说明,美国会直接采取军事行动阻止中国解放台湾的话,再来阅读一下杜鲁门回忆录中,有关麦克阿瑟是如何表述的:“他(指麦克阿瑟,笔者注)对于中国共产党目前不企图进犯福摩萨赶到满意。他所掌握的情报和照片表明他们没有集结过多的部队,虽然他们在建造飞机跑道。他相信第七舰队加上驻在菲律宾和冲绳的喷气式飞机和他指挥下的B-29型飞机和其他类型的飞机能够摧毁任何可能进犯的企图。他相信中国国民党军队可以经过组织而有效地作战,并且足以摧毁任何渡海过来的共产党军队。如果中国共产党试图这样蛮干的话,那在远东历史上将会有一次浴血的胜利,并将鼓舞东方的士气。……”〖注5〗

  看到这里,还有人会认为美军不会直接阻止中共解放台湾吗?!值得庆幸的是,毛泽东要比这些人聪明得多!朝鲜战争爆发后及时(暂时)叫停了攻打台湾的准备。不难想象,当年毛泽东面对美国的横蛮不讲理和赤裸裸地干涉,心中是何等的气愤和无奈!这显然也是后来毛泽东毅然决然被迫出兵朝鲜的主要原因之一!

  对于刚刚走上国际舞台的新中国来说,其时尚缺乏大国博弈和对外交往的经验。而且当时的美国政府根本就没把中共放在眼里——对台湾就更不用说,无论杜鲁门还是艾奇逊在其回忆录中,对其时美国政府作出派第七舰队去台湾的命令,都无事先征求过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的意见的文字记载,看起来只不过是招手打了个招呼了事。所以中共领导人对朝鲜战争的判断,只能站在本国利益的立场上,依据风云变幻的国际局势进行分析和研究,说到家也只能在混沌中拨云见雾、去伪存真,通过分析研究来得出较为准确的判断,这远不是今日某些勇于争当做事后诸葛亮的人所能想象的。当时唯一可供毛泽东等中共领导参照的,当然只能是美国政府对华的态度和一系列的行为和举动。

  通过上述分析和研究,充分说明那些有关中国出兵朝鲜破坏了美中关系致使台湾无法收回的说法,根本就站不住脚!笔者引用的上述史料不难查到——尤其对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而言,所以这种假说不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为否定抗美援朝制造出来的谎言!

  注释:

  注1:详见《杜鲁门回忆录(下)》第389、390页。

  注2:详见《杜鲁门回忆录(下)》第390页。

  注3:详见《杜鲁门回忆录(下)》第395页。

  注4:详见《杜鲁门回忆录(下)》第408页。

  注5:详见《杜鲁门回忆录(下)》第413页。

  2、貌似有理的瞎猜

  抗美援朝主流研究中有一种观念流传甚广,认为毛泽东之所以出兵朝鲜,主要是出于世界革命及国际主义义务的考虑。这种观念之所以流行至今并方兴未艾,当然是由于出兵朝鲜的考虑中难以排除国际主义义务的因素,所以这种说法被不少人接受——包括左右两派。

  我们先来看一下,两国交往的历史会给我们那些有益的启示。

  根据明确的历史记载,抗美援朝之前的中国封建王朝,曾有过四次出兵支援朝鲜的行动。除第一次出兵是为了援助朝鲜评定内乱外,其余三次基本上都是为了帮助朝鲜抵御日本的扩张与入侵。其时还没有“共产主义”及“世界革命”之说,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所谓的“国际主义义务”一说。

  那么,其时的封建王朝为什么要出兵支援朝鲜呢?

  从两国所处的地理位置看,朝鲜半岛与中国的东北地区山水相连,自古以来就有频繁的人员及经贸等密切往来。虽然有过交战等不愉快的历史,朝鲜政府大部分时间又是中国的藩属国,但总的来说——甲午战争之前——两国关系还算密切。由于地缘政治的关系,朝鲜政局的的动荡必然会影响到中国,所以中国封建王朝决定出兵的动机只能是本土安全——失去了朝鲜半岛,中国东北地区很难不受到侵犯!

  即使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冒着得罪日本军国主义的危险,不但多次帮助和支持过韩国的抗日志士们,还积极撮合并促成了在华韩国独立运动各派的联合。蒋介石对韩国抗日志士的支持,显然与共产党的国际主义义务扯不上任何关系!蒋介石支持他们的根本理由,当然出自有利于中国抵抗日本的侵略。所以,“唇亡齿寒”这个连蒋介石都明白的道理,毛泽东能不清楚吗?!

  那么,这个所谓国际主义的原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马列主义的理论,共产主义者所讲的国际主义的原则,指的是各国无产阶级在反对剥削制度、争取自身解放斗争中,在政治、经济、道义等方面互相支持,互相援助,坚持国际团结的思想和政治原则。具体到出兵援助,充其量只不过是国际主义原则中的一种,而且并非只有出兵援助才算是履行国际主义义务。

  毛泽东会为了所谓的国际主义义务、不顾本国的安危贸然出兵朝鲜吗?!

  从毛泽东一生的经历和一贯做事风格来看,他是个十分现实的人——曾经对王明等留俄派曾有这样一个评论:考虑别人的东西多了些,考虑自己的东西少了些。总是将中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例如抗战时期,斯大林曾要求中共派兵到长城附近,以牵制日军对苏联可能的进攻。毛泽东委婉表示:这超出了中共的实力!所以毛泽东显然是在考虑自身利益的基础上,才会去考虑所谓的什么“国际义务”之类的——这也就是斯大林为什么说毛泽东是“民族主义者”的原因所在。

  从逻辑上讲,如果毛泽东果真首先考虑的是“世界革命”及其所谓的“国际主义义务”,应当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立即派兵援助朝鲜,怎会连续多次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反复进行讨论!更不会在得知苏联空军无法立即提供空中掩护时,立刻下达志愿军暂时停止出动的命令!所以,毛泽东肯定将出兵作为生死存亡的国之大事来考虑。

  笔者注意到,这种说法的唯一依据,就是1949年夏刘少奇秘密访苏时,中苏两党就达成的共识,即在国际革命运动中应有所分工—— “因此,为了国际革命的利益,咱们两家来个分工:你们多做东方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工作,……。我们对西方多承担些义务,……。总言而之,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国际主义义务。”〖注1〗

  那么,毛泽东考虑出兵援助朝鲜时所谓的国际主义是主要因素吗?我们来依据明确可靠地史料记载,了解一下毛泽东对出兵朝鲜是如何考虑的。

  1950年10月2日,毛泽东亲自草拟回答斯大林要求中国出兵援助朝鲜的电报稿,后因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未能达成出兵援助朝鲜的决定,这封电报最终没有被发出。所以这封电文中的内容,完全可以说是是毛泽东个人考虑出兵朝鲜的初衷。

  电报稿的内容共六条:“一、我们决定用志愿军名义派一部分军队至朝鲜境内和美国及其走狗李承晚的军队作战,援助朝鲜同志。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必要的。因为如果让整个朝鲜被美国人占去了,朝鲜革命力量受到根本的失败,则美国侵略者将更为猖獗,于整个东方都是不利的。”〖注2〗这一条讲的是中国以什么名义出兵,如不出兵将会出现的情况——没有提及所谓的国际主义义务。

  “二、我们认为,既然决定出动中国军队到朝鲜和美国人作战,第一,就要能解决问题,即要准备在朝鲜境内,歼灭和驱逐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侵略军;第二,既然中国军队在朝鲜境内和美国军队打起来(虽然我们用的是志愿军名义),就要准备美国宣布和中国进入战争状态,就要准备美国,至少可能使用其空军轰炸中国许多大城市及工业基地,使用其海军攻击沿海地带。”这一条也与所谓的国际主义义务无关。

  “三、这两个问题中,首先的问题是中国的军队能否在朝鲜境内歼灭美国军队,有效地解决朝鲜问题。只要我军能在朝境内歼灭美国军队,主要地是歼灭其第八军(美国的一个有战斗力的老军),则第二个问题(美国和中国宣战)的严重性虽然依然存在,但是,那时的形势就变为于革命阵线和中国都是有利的了。……。我们认为最不利的情况是中国军队在朝鲜境内不能大量歼灭美国军队,两军相持成为僵局,……。”〖注3〗这一条是毛泽东对中国出兵后可能出现的前景预测,同样与所谓的国际主义义务沾不上边。

  “四、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决定将预先调至南满洲的十二个师……,一面和敢于进攻三八线以北的敌人作战,第一个时期只打防御战,歼灭小股敌人,弄清各方面情况;一面等候苏联武器到达,并将我军装备起来,然后配合朝鲜同志举行反攻,歼灭美国侵略军。”〖注4〗这一条说的是出兵后同美军作战的策略,与所谓的国际主义没有丝毫关系。

  第五条讲的是由于中美两军在武器装备方面的巨大差距,很难大规模歼灭美军。第六条说的是后续兵力的部署与安排。与所谓的国际主义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综上所述,毛泽东对于出兵朝鲜,主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将美军拖在朝鲜,是战火燃烧不到中国境内。所以,那种认为毛泽东主要是为了“世界革命”和“国际主义义务”就盲目出兵的猜想,完全是某些人不负责任的主观臆测。而一口咬定毛泽东是想当国际共运的亚洲地区领袖,更是不着边际的胡说八道或污蔑之词!

  注释:

  注1:详见李海文整理《在历史巨人身边——师哲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12月版,第412页。

  注2、3、4:均见《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 上卷》第226、227页。

  3、似是而非的假说

  近年来,有关美军占领朝鲜后没有继续侵略中国的计划,所以中国出兵援助朝鲜是误判的说法,在互联网及某些探讨抗美援朝的文章著述上大行其道!由于此说法有美方档案文献及史料记载的支撑,国内相当一批专家学者们不仅赞赏而且持同样或类似观点——例如以研究朝鲜战争而著名的沈志华教授就说:“从后来美国公布的档案看,美国军队越过三八线并非是针对中国的,美国也没有与中国作战的计划和企图。……显然,中国领导人对局势发展和美国进攻北朝鲜意图的判断是有失误的。”〖注1〗

  笔者并不否认,绝大部分持此观点的专家学者的本意是学术研究——依据可靠地史料研究推导出的结果争。但可叹的是,这种观点恰恰被那些竭力要否定抗美援朝别有用心的人当作“核子武器”,企图通过质疑当年毛泽东出兵朝鲜的正当性进而达到最终否定抗美援朝战争的目的!正是由于上述情况,这个观点具有相当大的市场与欺骗性——甚至有名人公开讲,如果当初要是知道就不会参加抗美援朝与美军作战!所以这个观点的谬误,必须得到相应的澄清及严肃的批判。

  众所周知,历史像一面镜子,过去的作为能大致反射出此后的行为。对于美国的政要及其将军们会如何表演,我们不必回溯久远的历史,简单回顾一下朝鲜战争爆发前后他们的所作所为就会明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山姆大叔处理国际事务的常态。

  根据时任美国务卿的艾奇逊回忆,1950年“1月5日,在他(指其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笔者注)向国会发表国情咨文的次日,他发表了一份有四节的新闻公报。在这份新闻公报里,他在宣告美国无条件地认为福摩萨是中国的领土之后,又郑重其事承诺:

  美国对福摩萨或任何其他中国领土都没有野心。……美国政府不会采取导致卷入中国内战的方针。

  同样地,美国政府将不向在福摩萨的中国军队提供军事援助或军事顾问。”〖注2〗

  几个月后朝鲜战争刚一爆发,以杜鲁门为首的美国政府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毫无顾忌的改变了之前向国际社会做出的不干涉中国内政的诺言——立马派军舰占领台湾海峡阻止中共解放台湾!而且将美国政府做出的“美国无条件地认为福摩萨是中国的领土”正式宣告也抛到九霄云外,大言不惭地改口宣称台湾的地位未定。

  这个史实足以说明,美国政府在处理国际事务时毫无政治道德可言!说过的话随便找个理由就可反悔,做出的承诺转过头去就不承认!

  如果有人认为这只是个例,偶然发生的变故,我们再来看看不久之后,其时美国的政要及其将军们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出尔发尔的。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联合国大会立即在美国主导下通过第82、83号等安理会决议,主旨是要将北朝鲜武装力量驱赶会三线以北,恢复半岛地区的和平。但随着战争态势的有利发展,美国政府立刻单方面改变第82、83号等安理会决议:据时任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布莱德雷回忆:“我们最初干预的目的是要‘拯救’南朝鲜。而现在我们扩大了战争的目的——完全消灭北朝鲜军队和实现全国的政治统一。”〖注3〗如此这般一来,美国创造出一个十分荒谬的强盗逻辑:北朝鲜武力统一南朝鲜的行为是侵略,美军攻占北朝鲜却成了为了朝鲜的统一!

  在布莱德雷将军的回忆中还有漠视联大决议以及时任联军司令的麦克阿瑟随心所欲擅自修改作战命令的记载:是年9月27日——也就是仁川登陆成功的第十二天,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给麦克阿瑟下达了北进的命令:“你的军事目标就是摧毁北朝鲜的武装力量。”;“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你被授权可以在朝鲜三八线以北,实施包括两栖、空降或者地面作战在内的军事行动,前提是苏联或中国共产党未派遣大批部队入朝参战,他们没有打算,也没有威胁在北朝鲜与我们进行军事对抗。”〖注4〗

  吊诡的是在此后的10月7日,联大根据美国提案通过了一项有关朝鲜独立问题的决议案,内中却并无武力进占北朝鲜的内容或字样。侵朝美军当天便开始北进,为摆脱束缚联合军司令“麦克阿瑟将军立刻剥去了10月7日决议的矛盾的外衣,并给它一种为大会制订这个决议的多数所不能接受的解释。这个决议从来没有宣称第八军将强加于全朝鲜以一个统一和平民主的政府。”〖注5〗对于麦克阿瑟的这种越权行为为,美国政府随后也就默认了。

  上述历史事实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美国完全未将联合国太当回事,即使美国提议通过的联大决议也不过是一纸空文,美国认为对其有利便奉为金科玉律,美国认为对其不利便弃之如敝履!毋庸赘述,出尔反尔是美国的惯用伎俩!强调中国出兵时美军没有进攻中国的作战计划毫无意义,美军占领全朝鲜后也许会进行必要的休整,但它随时都有可能根据形势改变计划——进占北朝鲜就是无可辩驳的确证!

  所以,企图以美军其实并无侵略中国的计划安排为例证质疑毛泽东出兵朝鲜的正当性,如同傻瓜用昨夜的美梦来证明自己娶到了漂亮媳妇一样滑稽可笑!

  其时朝鲜战场的态势已到了十分严峻的境地:被仁川登陆的美军阻隔在南边的朝鲜人民军主力已失去战斗力——因补给线被切断,火炮坦克等重武器不得不遗弃。所以,当美韩联军大举北进时,北朝鲜为数不多的剩余部队难以做出有效的抵抗。假如中国不出兵进行救援,按照麦克阿瑟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大约在感恩节前后,即可攻陷整个北朝鲜。

  随后可能出现的情景是:随着美韩联军的大举进攻,北朝鲜领导人只能撤到中国的东北境内建立临时(流亡)政府,朝鲜人民军剩余部队中大部分会随同撤离,少部分会留在北部接应从南方撤回的部队并展开游击战。而战争造成的几百万北朝鲜难民,随后必定会拖家带口、扶老携幼,潮水般涌入中国境内!这对于刚刚解放百废待兴的新中国而言,显然是只能十分沉重的负担!这是其一。

  其二是美韩联军占据全朝鲜后,失去了缓冲地带的中国东北地区,自然会成为东西两大集团对峙的最前沿。由于中朝边境长达一千三百余公里(陆界约为45公里,其余皆为水界),其时仅有二十万左右兵力的韩军,即使全部投入到边境线也难以防住朝鲜人民军从中国境内发动的大规模的渗透和游击战争。不难预料,仅凭韩军是无法抵挡北朝鲜里应外合的攻势!所以除非放弃,否则相当数量的美军只能留在北朝鲜进行协防。如此一来,大大小的战斗必定会在上千公里边境线此起彼伏,形成长期对峙的局面。

  而此刻的中国难免会陷入十分尴尬的窘境:不出兵必然会得罪斯大林,而且美国也不会感激你,非但得不到大量经济援助,国内建设也得不到保障!中国政府在供养北朝鲜的流亡政府和几百万难民同时,还得尽可能地支持北朝鲜持续不断地复国斗争。在美国的支持与纵容下,蒋介石集团不仅会在东南沿海骚扰和攻击大陆,而且大约还会在北朝鲜建立反攻复国基地。当美国对无休止的边界战争无法忍耐时,自然会对中国采取所谓外科手术——即军事打击!至此企图通过不出兵避免引火烧身的策略完全失效!

  所以企图以美军有无进攻中国的计划来否定抗美援朝可以休矣!说句难听的大实话,毛泽东也会犯错,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鹰有时比鸡飞得低,但鸡却永远也飞不了鹰那么高!用似是而非的虚妄假说否定抗美援朝,充其量只是狂犬吠日罢了!

  注解:

  注1:详见沈志华《中国被迫出兵朝鲜:决策过程及其原因》一文“四、中国领导人的深层忧虑”章节的其二,中间删节的是(参见笔者在《朝鲜战争揭秘》第五、六章中的论述。)。

  注2:详见《艾奇逊回忆录》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4月版,第227页

  注3:详见《布莱德雷将军战争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版,第555页。

  注4:详见《布莱德雷将军战争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版,第558页。

  注5:详见《艾奇逊回忆录》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4月版,第311页。

  二、艰难的决策

  1950年10月1日中午时分,正在天安门广场出席国庆一周年庆典的毛泽东,意外地收到苏联大使匆匆送来的一封电报。这是斯大林于当日凌晨三时(莫斯科时间,相当于北京时间早八时)发出的,尽管是以商量的询问中国能否出兵援助朝鲜,但字里行间却透着焦虑。

  接到斯大林急电的毛泽东没有显出一丝慌乱,也未立即召集同在一旁出席国庆盛典的周恩来、朱德和刘少奇等开会研究,但对于关系到共和国安危的大事心中那能不起波澜!所以尽管国庆盛典结束时已是深夜,毛泽东仍然让秘书立刻通知周恩来、朱德及刘少奇到他的住所召开中央书记处紧急会议,研究斯大林要求中国出兵援助朝鲜的急电。

  1、曲折的进程

  从这次先关史料记载可以看出,在召集周恩来等前来开会商讨之前,毛泽东已在脑子里基本形成了出兵朝鲜的基本构思。

  对于这次连夜召开的中央书记处紧急会议,著名历史学家沈志华给出的考证是:“10月1日接到斯大林要求中国出兵的电报后,毛泽东连夜召集中央书记处紧急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和对策。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和周恩来。会上没有就是否出兵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注1〗

  遗憾的是,沈志华这句“会上没有就是否出兵问题达成一致意见”的语意有点儿含混,给人以含糊其辞不清不楚的感觉。其实这不难判断,参加此次会议的统共只有四个人,足以说明至少有两人不同意出兵——如果只有一人反对,按照说党内民主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又怎么会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那么,此次会议到底出现何种情况呢?笔者依据“他(指毛泽东,笔者注)后来开玩笑说,在中国,只有一个半人支持出兵朝鲜,这一个人就是他自己,那半个人是周恩来。”〖注2〗这句话推断,不赞同出兵的显然只能是朱德及刘少奇,而周恩来之所以被称之为“半个人”,是因为虽未表示反对但却罗列了一大堆出兵朝鲜的困难〖注3〗。

  大概是鉴于时间已晚,恐怕难以说服朱德和刘少奇,加上时间已晚,毛泽东“于是决定第二天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邀请在京高级军事领导人参加,再行讨论。”〖注4〗毛泽东的这个提议,显然是想通过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的方式,达成赞成出兵援助朝鲜的目的,历史上毛泽东曾多次采用这样的方式来改变不利局面。

  周恩来等人离开后,毛泽东仍然在思考出兵朝鲜的问题。凌晨二时,毛泽东发电报给远在东北的高岗、邓华:通知高岗接到电报后立即来北京开会。令邓华提前结束东北边防军的准备工作、随时待命出动,并即行电告是否可立即出动等准备情况。

  对于是年10月2日下午召开的这次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由于毛泽东出于畅所欲言的考虑未做会议记录,是以党史、军史中的记叙大都语焉不详,只是说毛泽东参加并主持会议但没有形成出兵援助朝鲜的决议。那么,这次会议到底都扩大到那些人?出席者都发表了那些意见?为什么会议没有形成赞同出兵援助朝鲜的决议?我们可以依照相关的史料和文献记载,简要推测一下会议的大致过程,以及未能形成赞同出兵的主要原因。

  根据明确的史料记载,毛泽东于十月二日这天,先后拟就了两封电文草稿:一封标注为凌晨两点发出——即那封以中央军委名义给高岗和邓华的电报。另一封为毛泽东亲手起草的给斯大林的著名电文,由于后来没有实际发出所以没有时间标注。根据毛泽东主要在夜间工作凌晨睡眠晏起的工作习惯,加上给斯大林的起草电报字数较多——全文有一千多字,而且还有仔细斟酌(图片显示草稿有明显的涂改痕迹),即使毛泽东再聪明也不可能一挥而就!此外,既然毛泽东要亲自起草这份给斯大林的电文,说明他的慎重与重视,在未掌握东北边防军能否立即出动的确切消息前,不太可能提前拟稿。依据“10月2日11时,第十三兵团电令:10月10日前将一切准备工作结束,待命出动。同时,邓华复电军委。”〖注5〗给出的时间推测,毛泽东最快也得11时30分前后(收报后还需译电)才能见到电报,如此可以佐证,这后一封电报只能是在午后才开始起草的。

  依据上述史料记载及推断,合乎逻辑的结论是:会议开始时毛泽东首先发言,介绍了会议主旨及有关情况,然后起身离开去草拟给斯大林的复电。从给斯大林起草回电的举动可以看出,毛泽东以为此次会议能够达成出兵的统一意见。但拟完电文返回会场后才发现,没想到由于林彪反对出兵,赞同出兵的反而处于更加孤立境地!这个结果,大大出乎毛泽东先前的预料,所以只好将已拟好的电文压下不发。

  怎么办呢?毛泽东清醒地认识到,要想扭转赞同出兵孤家寡人的颓势只能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于是又做出了10月4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再行讨论的决定。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既然朝鲜战场的形势十分危急,为什么毛泽东不趁热打铁、第二天接着开会,反而确定要在四日再召开专门讨论出兵问题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难道毛泽东在十月三日,还有其他更加重要的事必须要办理吗?

  我们来通过史料记载,来看一下毛泽东这两日的活动:二日当晚毛泽东会见苏联驻华大使罗申,根据下午会议讨论的结果告诉他中共中央对出兵尚未达成一致。第二天(三日)罗申根据毛泽东的答复,给斯大林回了电报。三日凌晨一时,周恩来紧急约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就朝鲜战争问题再次郑重地表明中国政府的立场:“美国军队正企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美国军队果真如此做的话,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这显然是毛泽东授意的。三日中午金日成特使朴一禹抵京,将金日成、朴宪永联名签署的求援函面呈毛泽东。晚上毛泽东出席在怀仁堂举行的国庆晚会,并与柳亚子填词唱和。

  那么,三日下午毛泽东在忙些什么?依照毛泽东轻易不会放弃的性格,肯定是在考虑和找出解决出兵朝鲜的策略和办法。根据近些年来透露的信息,毛泽东曾专门与林彪交谈过出兵朝鲜的意见和看法。如果确有其事,只能发生在三日下午——四日上午已派飞机去西安接彭德怀进京,这说明毛泽东已属意彭德怀,不可能再继续做林彪的工作。

  有关四日召开的会议情况,根据杨尚昆的回忆同样不顺利:“根据当时会议讨论的情况,基本上倾向于不出兵,理由就是一条,我们刚刚打完仗,战争创伤尚未医治好,经济还未恢复,入朝参战对我不利。”〖注6〗彭德怀是日下午四点左右匆匆赶到会场时,“发现‘会议气氛很不寻常’,分歧意见很大,便没有发言。”〖注7〗鉴于此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仍然没有解决出兵朝鲜的问题,毛泽东决定五日继续开会讨论研究。

  第二天(五日)上午九时,毛泽东指派邓小平前往北京饭店,将彭德怀接到中南海与之面谈。毛泽东此举,显然是吸取了之前没有事先同林彪沟通的教训,准备在下午开会之前先做好彭德怀的思想工作。事后证明,毛泽东的这番苦心,的确起到了曲突徙薪的关键作用。在五日下午继续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彭德怀做了抗美援朝铿锵有力的发言:“出兵朝鲜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注8〗毛泽东又做了进一步的解释和动员。随即出席会议的全体成员,认真全面分析权衡了出兵朝鲜的利弊,仔细研究了参战的困难以及有利条件后,最终做出了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决策。

  注解:

  注1:详见沈志华《毛泽东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心》一文。

  注2:详见大卫·哈伯斯塔姆(David Halberstam)著《最寒冷的战争》(《THE COLDEST WAR》),中文版第283页。

  注3:详见是尹家民著《毛泽东决策抗美援朝出兵与撤军的台前幕后》一文中,有关周恩来10月1日夜发言的描述。

  注4:详见沈志华著《中苏联盟与中国出兵朝鲜的决策》一文。

  注5:详见《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一卷第153页。

  注6:详见苏维民著《杨尚昆谈新中国若干历史问题》,第27页。

  注7:详见沈志华著《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第231页。

  注8:详见《彭德怀自传》第267页。

  2、瓜熟蒂方落

  不言而喻,仅凭彭德怀那番简单慷慨陈词,是不可能立马促成与会者同意出兵朝鲜的!出席此次席政治局会议的二十几位中央领导都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家,彭德怀说的那些简单道理岂有不懂之理!?何况起初彭德怀也同样不赞同出兵——“据彭德怀回忆,毛泽东第一次征求他的意见时,他说:‘苏联完全洗手,我们装备差得很远,只好让朝鲜亡国,是很痛心的。’”〖注1〗所以,政治局会议最终达成同意出兵朝鲜的决议,唯一符合逻辑的解释,只能是毛泽东所做的说服工作。

  那么,毛泽东到底是如何说服绝大多数反对出兵的与会者同意出兵的?笔者以为,这首先得明白反对出兵朝鲜的基本理由。

  根据其时的苏联大使罗申10月2日晚与毛泽东谈话后第二天(三日)发给斯大林的电报内容,主要理由是:“第一,派几个师的兵力解决朝鲜问题非常困难(我们的部队装备很差,与美国军队作战没有取得军事胜利的把握),敌人可能会迫使我们后退。第二,这样做很可能会导致美国与中国的公开冲突,其结果苏联也会被拖进战争。这样,问题就变得十分严重了。……但是如果我们派去几个师,敌人又迫使我们后退,同时还导致美国与中国的公开冲突,那么我们的整个和平恢复计划就会遭到彻底毁灭,这会引起国内很多人的不满(人民受到的战争创伤还没有恢复,我们需要和平)”〖注2〗

  反对出兵的两条理由很实在,既然中美两国军力相差巨大,难以战而胜之为什么还要出兵呢?如果不出兵至少还能维持暂时的和平,一旦出兵朝鲜很可能立刻招致美军的报复!反对出兵者的直觉是“明哲保身”——以不出兵的方式避免“引火烧身”!而如果出兵又大败而归,岂不是鸡飞蛋打!这就是大多数人反对出兵的主要理由——谁会出兵去打一场“引火烧身”打不赢的战争?!

  那毛泽东又为何坚持要出兵呢?难道他不清楚这些道理吗?!

  我们来看一下,毛泽东在1950年10月2日拟就给斯大林因故未发出的那封电文中,是如何论述这几个问题的。考虑到电文起草的时间,以及头天夜里的紧急会议发生的实际情况,这封电文里的内容显然是毛泽东个人的思考。

  毛泽东在这封草拟的电文里,首先谈了为什么要出兵朝鲜:“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必要的。因为如果让整个朝鲜被美国人占去了,朝鲜革命力量受到根本的失败,则美国侵略者将更为猖獗,于整个东方都是不利的。”〖注3〗

  然后对出兵的目标和出兵后可能出现的情况,做了精辟的预测和判断:“二、我们认为,既然决定出动中国军队到朝鲜和美国人作战,第一,就要能解决问题,即要准备在朝鲜境内,歼灭和驱逐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侵略军;第二,既然中国军队在朝鲜境内和美国军队打起来(虽然我们用的是志愿军名义),就要准备美国宣布和中国进入战争状态,就要准备美国,至少可能使用其空军轰炸中国许多大城市及工业基地,使用其海军攻击沿海地带。”;“最不利的情况是中国军队在朝鲜境内不能大量歼灭美国军队,两军相持成为僵局,而美国又已和中国公开进入战争状态,使中国现在已经开始的经济建设计划归于破坏,并引起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他一部分人民对我们不满(他们很怕战争)。”〖注4〗

  那么,如何解决上述可能出现的问题呢?毛泽东在这封电文里讲道:“三、这两个问题中,首先的问题是中国的军队能否在朝鲜境内歼灭美国军队,有效地解决朝鲜问题。只要我军能在朝境内歼灭美国军队,……,则第二个问题(美国和中国宣战)的严重性虽然依然存在,但是,那时的形势就变为于革命阵线和中国都是有利的了。这就是说,朝鲜问题既以战胜美军的结果而在事实上结束了(在形式上可能还未结束,美国可能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不承认朝鲜的胜利),那末,即使美国已和中国公开作战,这个战争也就可能规模不会很大,时间不会很长了。”〖注5〗

  鉴于中美两国军力存在的巨大差距,毛泽东设想的策略是:“四、在目前的情况下,……,一面和敢于进攻三八线以北的敌人作战,第一个时期只打防御战,歼灭小股敌人,弄清各方面情况;一面等候苏联武器到达,并将我军装备起来,然后配合朝鲜同志举行反攻,歼灭美国侵略军。”〖注6〗

  毛泽东的考虑,显然比其他领导人更深远:即使能暂时能不免“引火烧身”,那以后呢?以后怎么办?可以预见的现实是:失败后的朝鲜政府和军队以及大量的难民,肯定会潮水般涌入中国——无论出于何种考虑中国都不能拒绝,更何况解放战争期间朝鲜方面还援助过中国!而此后,朝鲜方面必然会为复国而不停地穿越边境进行游击战争。如此一来,又怎能避免战火烧到中国境内?因此出兵将战火限制在朝鲜是为上策。

  1970年10月10日,毛泽东再同来华访问的金日成谈话时进一步阐释道:“所以我说,是为了保家卫国嘛,就是你要保家,你要卫国,要到那个地方去保,那个地方去卫。”〖注7〗毋庸置疑,“那个地方”指的就是朝鲜!

  但毛泽东的这个策略,并没有解决制空权的问题!对于军队作战而言,尚可以游击战、夜战等手段与美军周旋,但如美军机轰炸中国的大城市及工业基地将无计可施!这就是从10月1日晚上的紧急会议到第二天(10月2日)下午的书记处扩大会议再到10月4日下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始终达成同意出兵朝鲜一致意见的根本原因所在!

  由于10月5日下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未留下记录,无法知晓同意出兵朝鲜的一致意见到底是如何达成的。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仅凭彭德怀的那一席话,笔者断定,一定是毛泽东做出避免美军飞机轰炸中国内地大城市及工业基地的承诺后方最终促成的。

  据曾任陈云秘书的周太和回忆:“1986年,我问过陈云:‘出兵朝鲜你不同意呀?’他说:‘谁说的呀?’我说:‘一波讲的。’他说:‘这有一个过程。’”,“陈云为什么由不同意到同意呢?陈云问毛主席:‘美国飞机会不会越过鸭绿江来轰炸内地,把经济搞乱?’毛主席非常英明,毛主席说:‘不会。’陈云说:‘那我同意出兵。’”〖注8〗

  那么,毛泽东为什么会如此肯定美军不会轰炸中国内地?那就是请求苏联提供支援。

  根据明确的史料记载,中国政府最早请求苏方提供空中掩护是在1950年初,“3月13日,由巴季茨基中将率领的混合航空兵集团进驻华东的上海、徐州等地机场,协助中国进行防控。”〖注9〗“……苏联空军第二批部队别列夫师在1950年8月进驻中国东北担任防控任务,……同年10——12月,又有13个苏联航空兵师,……分别到达东北、华北、华东、中南等地区,协助担负上述地区的防空任务,……”〖注10〗

  政治局扩大会议当天下午达成一致意见之后,周恩来与第二天(6日)主持召开军委会议,研究部署志愿军入朝作战的具体事宜。正当中国紧锣密鼓地进行出兵准备时,突然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

  注解:

  注1:详见沈志华《朝鲜战争初期林彪是否真的‘称病不出’?》注37。

  注2:详见沈志华《中苏联盟与中国出兵朝鲜的决策》一文。

  注3、4、5、6:均见《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 上卷》第226页。

  注7:详见《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 下卷》第372页。

  注8:详见《陈云传•上》,第719、720页。

  注9:详见《彭德怀军事参谋的回忆:1950年代中苏军事关系见证》,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7月版第9、10页。

  注10:详见《彭德怀军事参谋的回忆:1950年代中苏军事关系见证》,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7月版第10页。

  3、世事多变化

  历史的发展,往往变化多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毛泽东在回顾抗美援朝决策时,曾有过很想象的比喻:“……,可是我们政治局总是定不了,这么一翻,那么一翻,这么一翻,那么一翻,最后还是决定了。”〖注1〗毛泽东这里所说的四个“翻”,是用来比喻决策时的曲折过程。

  彭德怀是10月8日上午,同高岗以及临时指挥所的人员一起,乘飞机赶赴沈阳的。第二天上午,彭德怀与高岗召开志愿军所部军以上干部会议,宣布中共中央出兵援助朝鲜的决定。会议上,各军首长最关心的是赴朝作战有无空中掩护的问题。彭德怀见状未等会议开完,就急电询问北京:“我军出国作战时,军委能拍出多少战斗机和轰炸机掩护?何时能出动并由何人指挥?盼速示。”〖注2〗

  此刻,因飞机中途停留,周恩来10日方抵莫斯科。11日在布尔加宁陪同下乘专机飞到克里米亚斯大林的休养地,当天下午即开始举行双边会谈。

  周恩来通报了中共中央讨论出兵时的两种意见后,开门见山地指出:“只要苏联同意出动空军给予空中掩护,中国就可以出兵援助朝鲜。同时要求苏联为中国抗美援朝的军事行动提供武器装备,……”〖注3〗

  “斯大林同意向中国提供武器装备和制造技术,但对于他曾许诺过的在中国志愿军出动时将提供空中掩护问题则表示,苏联空军没有准备好,两个月之两个半月不能出动掩护志愿军作战。”〖注4〗

  毛泽东接到周恩来和斯大林11日会谈后发来的急电深感意外!没想到刚解决了“这么一翻,那么一翻”,斯大林又变卦了——拒绝履行原先答应派空军协助作战承诺!这就意味着志愿军只能在没有空中掩护的情况下,与享有制空权且武器装备占绝对优势的现代化美军作战,这就好比一个手持拿着柴火棒的人,面对踏着风火轮、手握火尖枪、混天绫、乾坤圈和阴阳双剑三头六臂的哪吒,这仗怎么打?!

  斯大林为什么反悔了呢?这可从在周恩来和斯大林11日会谈时的中方翻译师哲多年后回忆中的一段,大致推测出斯大林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斯大林随后说:我们曾经设想过如何帮助朝鲜同志。但我们(苏联)早已声明过,我们的军队已全部撤出了朝鲜,现在我们再出兵道到朝鲜去有困难,因为这等于我们同美国直接交战。”〖注5〗

  斯大林最后那句话,将其内心的真实想法暴露无遗!与其说是不想直接与美军交战,不如说是有些“恐美症”:之前美空军误炸苏远东空军基地,苏联方面却只是象征性的抗议作罢。而且在联合国大会等外交场合,又竭力撇清与朝鲜战争的关系,说到底是不想陷入朝鲜战争的泥沼。很可能心中充满疑虑,中国军队会是美军的对手吗?两个月后苏联空军才能出动的托词,很难说不是借口,说到底恐怕是避免“引火烧身”!

  斯大林这一退缩,是原来三马拉车的局面产生了为你熬的变化:原来是三匹马在拉车,现在变成一匹马在苟延残喘,而那匹最大马在犹豫,中国反倒成了首当其冲的主要力量!如果中国军队仅仅对付美军地面优势,也许还可采取在局部集中优势兵力等灵活战术来弥补,但大兵团作战没有空中掩护遇上敌机轰炸如何抵挡?!

  由于莫斯科与北京有五个小时的时差,毛泽东收到电报时已然是12日下午。经过一番紧张的思索后,毛泽东于于当晚八时急电彭德怀和高岗志愿军暂不出动!同时令彭、高二人立即赴京,商讨对策。彭德怀与高岗13日中午赶到北京后,毛泽东下午随即在颐年堂召开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对新形势下出兵和不出兵的利弊再次展开讨论!

  根据沈志华教授的考证:“彭德怀听说苏联不给予空军支援后十分生气,并表示要辞去志愿军司令。毛泽东再次掌握了会场,他说服彭德怀和其他与会者,虽然苏联空军在战争开始阶段不能进入朝鲜,但斯大林已答应对中国领土实行空中保护,并向中国提供大量军事装备。会议最后决定,即使暂时没有苏联空军的支援,在美军大举北进的情况下,不论有多大困难,也必须立即出兵援朝。随后,毛泽东与彭德怀、高岗详细研究了志愿军入朝后的作战方案。”〖注6〗

  毛泽东为什么会在如此严酷地情况下,仍然认为出兵要好于不出兵呢?

  笔者以为,毛泽东当晚(13日)二十二时发给周恩来的急电中说的明白:

  “(一)……,一致认为我军还是触动到朝鲜为有利。在第一时期可以专打伪军,……,可以在元山、平壤线以北大块山区打开朝鲜的根据地,可以振奋朝鲜人民重组人民军。两个月后,苏联志愿空军就可到达。……在第一时期,只要能歼灭几个伪军的师团,朝鲜局势即可起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变化。”〖注7〗

  “(二)我们采取上述积极政策,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对世界都既为有利;而我们不出兵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则对各方都不利,首先是对东北不利,整个东北边防军江北吸住,……”〖注8〗

  “(三)”——略

  “(四)只要苏联能于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内除出动志愿空军帮助我们在朝鲜作战外,又能出动掩护空军到京、津、沈、沪、宁、青等地,则我们也不怕整个的空袭,只是在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内如遇美军空袭则要忍受一些损失。”〖注9〗

  “(五)总之,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只对上述第三、第四两点没有把握,因此,请你留在莫斯科几天,和苏联同志重新商定上述问题,……”〖注10〗

  毛泽东可谓洞若观火,在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内,将主要可能的发展趋势都考虑到了,并迅速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为志愿军的入朝作战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朝鲜战争已到了紧要关头,如果继续犹豫不决拖上几天,失去的不仅仅是出兵的机会,而且就连参战的名义和正义性都将不复存在!——如果韩国占领了全朝鲜,中国再出兵就真成了侵略!

  根据史料记载,毛泽东做出的这个最终决定,非常很不容易——“彭德怀后来回忆说:‘周总理、林彪赴苏联,苏联答应出枪、炮、弹……但不出动飞机。毛主席这时就以此为由又问我,可不可以打,苏联是不是完全洗手?我说:这是半洗手,也可以打。最后是毛主席讲:即令打不过也好,他总是欠我们一笔账,我什么时候想打,就可以打。’”〖注11〗毛泽东那句“即令打不过也好”,透出了心中些许的无奈和悲凉——说到底苏方可以撒手,中方却没有撒手的可能——当美韩联军攻占全朝鲜,刺刀尖就订到中国胸口了!

  中国真正决策出兵朝鲜的整个过程,满打满算只不过十二天时间。这短短的十二天,却是决定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命运的关键时刻!在这起伏不定、决定国家命运凝重的十二天里,毛泽东堪称只手擎天,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注释:

  注1:详见《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 下卷》第372页。

  注2:详见《彭德怀传》第404页。

  注3、4:均见《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一卷》第166页。

  注5:详见李海文整理《在历史巨人身边》,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12月版,第497、498页。

  注6:详见沈志华《中国被迫出兵朝鲜:决策过程及其原因》一文。

  注7、8、9、10:详见《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 上卷》第252、253页。

  注11:详见《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一卷》第167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