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许玉杰:毛主席是古今中外最伟大的唯物辩证法大师

2018-09-10 09:51:00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许玉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640.webp (10).jpg

  【编者按今天,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逝世42周年纪念日,我们编发了一组文章,以表达我们无限缅怀的心情。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毛主席缔造了党、军队和人民共和国,把中国人民从三座大山的压迫下解放了出来,并把中国引上了社会主义道路。毛主席的功绩比天高,恩情比海深。

  在人类思想史的长河中,出现过许多辩证法学者和大师。

  中国比较著名的有古代的老子,孔子,《易经》的作者(不详),以及诸子百家的辩证法思想等。

  西方国家有古代的赫拉克利特,近代的笛卡尔,休谟、康德、黑格尔,以及德国的马克思、恩格斯和苏联的列宁、斯大林等。

  对于中国和西方古代的哲学思想,毛主席采取过滤和扬弃的方法,剔除其糟粕,吸收其精华。

  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是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发展的最一般的科学思想,是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根本理论和方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这门学科的主要内容。

  毛主席是唯物辩证法的忠实的继承者和捍卫者,并在学习中创新,在实践中发展。

  因此,毛主席在吸收前人、学习前人的基础上,创新发展,自成一体,成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唯物辩证法大师。

  一、  毛主席第一个把唯物辩证法核心化,创造性地解释和发挥了唯物辩证法的实质

  以前的辩证法大师和学者们,都不同程度地论述了辩证法的一些思想和原理,除列宁以外,没有人明确指出过辩证法的实质是什么。但是,尽管列宁指出了辩证法的实质,他没有进行具体的详细的解释和阐述。

  列宁这样说过:“可以把辩证法简要地确定为关于对立面的统一的学说,这样就会抓住辩证法的核心,可是这需要说明和发挥。”(《列宁全集》第38卷第240页)

  列宁由于工作繁忙和过早的去世,没有来得及进行“说明和发挥”。

  毛主席在学习总结古今中外辩证法思想的基础上,抓住了对立统一这个辩证法的核心,并对这个“核心”进行了系统的说明和发挥。

  毛主席在他的伟大著作《矛盾论》中,深刻全面阐述了这一思想:

  “事物的矛盾法则,即对立统一法则,是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的法则,”搞清楚了这个法则,“就在根本上懂得了唯物辩证法”。[1]

  毛主席还生动地、准确地、通俗地把对立统一规律表述为“一分为二”,极大地发展和充实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理论和人类的辩证法思想。

  毛主席为什么说对立统一规律是唯物辩证法的根本规律,是唯物辩证法的核心和实质呢?

  首先,对立统一规律揭示了客观世界存在和发展的普遍规律。

  毛主席说,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矛盾即是运动,即是事物,即是过程,也即是思想”。

  也就是说,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充满着矛盾的统一体。而在每一个具体事物的内部,又都存在着互相依存、互相排斥、互相转化的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既对立又统一,由此推动着整个世界和每一个事物有规律的向前发展。这是宇宙世界的普遍规律。所以,只有掌握了对立统一这个辩证法的核心,就能够在复杂多变和千变万化的事物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了解和认识事物的本质,从而找到解决事物矛盾方法。

  其次,对立统一规律揭示了事物发展的内部根本动力和源泉。

  我们知道,任何事物都处在发展变化之中。那么发展的动力是什么?原因是什么?

  毛主席说:“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任何事物内部都有这种矛盾性,因此引起了事物的运动和发展。”

  自然界是这样,人类社会也是这样。比如生物体内的同化和异化,遗传和变异,细胞的新陈代谢等等,都促进了生物变化和发展。社会中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还有阶级社会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以及无阶级社会正确和错误的斗争,都是促进社会发展的内在根本原因。

  懂得了对立面的斗争是促进事物发展的根本源泉和动力,就是要坚持对立统一观点,善于发现矛盾,分析矛盾,利用矛盾,解决矛盾,促进事物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第三,对立统一规律是唯物辩证法其他规律和范畴的“纲”,是理解其他规律和范畴的钥匙。

  唯物辩证法除对立统一外,还有其他规律和范畴。它们从不同的侧面,揭示了事物发展的本质特征。如量变和质变,否定之否定,可能性和现实性,原因和结果等等,都是对立面的统一。掌握了对立统一规律,就很容易理解这些规律和范畴了。

  所以说,在唯物辩证法中,所有规律和范畴不是等量齐观的,对立统一规律是纲,是处在核心的位置,它和其他规律和范畴是基础和从属的关系,不能平行,也不是并列。

  对立统一是根本的规律,其他规律和范畴都是对立统一的表现和补充。至于人们常说的阴阳、高低、上下,前后、大小等等,虽然他们是对立的,但只是我们看到的物质的现象的概念,还谈不上是辩证法的规律和范畴。

  所以毛主席说:“对立统一规律是宇宙的根本规律。这个规律,不论在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们的思想中,都是普遍存在的。”

  二、毛主席第一次把唯物辩证法的核心系统化,写出了《矛盾论》这一唯物辩证法的伟大著作

  毛主席以前的哲学家,辩证法思想大都散见在其他著作中,很少对唯物辩证法进行专门系统的理论阐述。

  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列宁的《哲学笔记》、《谈谈辩证法问题》以及《辩证法要素》等著作,都是学习的笔记或札记,不是系统的论著。

  黑格尔在学习借鉴中国的《易经》和老子的辩证法后,对辩证法的思想总结提炼,进行了比较集中的阐述,但也是缺乏系统化,专门化,并没有对辩证法的核心给予特别的重视。

  老子在《道德经》中提出了几十种相互矛盾的概念,也只是直观的体验,没有进行有联系的系统的理论概括。

  更重要的,不管是黑格尔还是老子,他们的辩证法思想,尽管“内核”是好的,但思辨的结果,都跑到上帝和绝对精神那里去了,属于客观唯心主义辩证法。

  毛主席写下了光辉的著作《矛盾论》,第一次对唯物辩证法的核心——对立统一规律进行了专门的、系统的理论阐述,而且按照事物的发展变化规律,抽丝剥茧,层层分析,丝丝入扣,出神入化,把对立统一规律的辩证法思想描绘成一幅美丽的画卷,完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毛主席从论述两种发展观入手,指出形而上学和辩证法是两种根本对立的发展观。形而上学认为事物是孤立的,静止的,只看到事物的存在,看不到事物的发展。如果有发展,也是由于外力推动的。辩证法认为事物是相互联系的,不断运动发展的,“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并指出: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

  接着毛主席从矛盾的普遍性开始展开论述,指出:

  “矛盾的普遍性或绝对性这个问题有两方面的意义。其一是说,矛盾存在一切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其二是说,每一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存在着自始至终的矛盾运动。”

  这即是说,事事有矛盾,时时有矛盾。不管是简单的运动形式,还是复杂的运动形式,不论是客观物质世界,还是思想精神现象,矛盾是普遍存在的,“而且贯穿一切过程的始终”。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旧的矛盾解决了,旧过程完结了,又开始了新过程,出现了新矛盾。矛盾就是这样,不断产生,不断解决,又产生,又解决,以至无穷。由此推动着事物不断发展、不断前进。

  虽然矛盾的普遍性说明,事事有矛盾,时时有矛盾,但世界上的事物都不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任何一个事物都和别的事物不一样,是有区别的。这种区别就是指各种事物不同的矛盾特点,这就是矛盾的特殊性。“这种特殊的矛盾,就构成了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特殊的本质。”

  毛主席从以下三个层次说明矛盾的特殊性的。

  一是各种物质运动形式中的矛盾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矛盾是不同的,各有自己的特殊性。

  二是每一运动形式在其发展长河中的每一段的过程中的矛盾也是不同的。如人类社会长河中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矛盾都有自己的特殊性。

  三是事物每一个发展过程中矛盾的各个方面,也都有其特殊性。分析矛盾的特殊性,就是要具体事物具体分析,“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因地制宜”,“对症下药”,用不同的方法解决不同的矛盾。

  毛主席又进一步分析了矛盾普遍性和特殊性的辩证关系。就是个性和共性,相对和绝对的关系。矛盾事事有,矛盾时时在,这是事物的共性,是绝对的;每一事物的矛盾都有其特殊性,这就是个性。每一事物的存在都是有条件的、暂时的,因此也是相对的。毛主席指出:“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关系,就是矛盾的共性和个性的关系”,“这一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道理,是关于事物矛盾的问题的精髓,不懂得它,就等于抛弃了辩证法。”

  毛主席还论述了主要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指出任何事物的矛盾发展是不平衡的,其中必有一种矛盾是起着领导和决定作用,这种矛盾就是主要矛盾。

  “由于他的存在和发展,规定和影响着其他矛盾的存在和发展。”因为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事物的性质,所以在工作中,“只要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们平常说的“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和“牵牛要牵牛鼻子”,就是这个道理。

  最后毛主席还论述了矛盾诸方面的统一性和斗争性问题。指出:在一切事物中,矛盾双方互为条件,共处一个统一体中。双方在一定的条件下互相转化。矛盾双方的这种相互依存和相互转化,促进了事物的发展。但矛盾转化是要有条件的,“无此一定条件,就不能成为矛盾,不能共居,也不能转化。”就是教导我们要积极创造条件,促进事物向着前进的方向转化。

  在矛盾斗争中,由于矛盾的性质和矛盾发展过程中具体的历史条件不同,矛盾从形式上又分为对抗性和非对抗性,要学会用不同质的办法解决不同性质的矛盾,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要坚持矛盾同一性和斗争性的辩证关系,在矛盾的统一体中,坚持斗争哲学,反对中庸和稀泥,促进矛盾的快速和正确解决。

  这种对辩证法的核心论述的系统性、完整性以及严密的逻辑性,是前人无法可比的。它极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丰富了人类的思想宝库。

  三、毛主席是把唯物辩证法通俗化、大众化的第一人,让辩证法变为人民群众手中的尖锐武器

  毛主席以前的哲学家的辩证法思想,大多数是写在书本里和讲在课堂上,不是晦涩难懂,就是从理论到理论,始终是少数人的学问。广大的人民群众认为哲学是“高大上”的理论,高深莫测,连听都听不懂,别说在实践中运用了。所以毛主席开天辟地的提出:

  “为了做好我们的工作,各级党委应当大大提倡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使之群众化,为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所掌握,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毛泽东文集》第八卷第323页)

  毛主席集古今之大成,融中外于一炉,创造性的发展了唯物辩证法理论。但为了让人民群众掌握辩证法这个思想武器,他呕心沥血,率先垂范,带头去做。

  毛主席首先把唯物辩证法理论通俗化。他用人民群众看得明白、听得懂的语言来阐述理论性很强的辩证法思想。最值得大书特书的是他用中国老百姓都知道的“互相矛盾”的寓言故事,提炼出“矛盾”的概念,用来解释对立统一规律,写出了不朽著作《矛盾论》。并且又用老百姓耳熟能详的“一分为二”来说明对立面的统一和斗争。“一分为二,这是个普遍的现象,这就是辩证法”。(《毛泽东文集》第七卷第333页)这种通俗、形象和简洁的表述,老百姓一看就懂。他用“,鸡蛋可以孵出小鸡,石头不能孵出小鸡”的例子,来说明内因是根据,外因是条件。他用五个指头的关系,来说明对里面的对立统一:“一切事物都是对立统一的。五个指头,四个指头向一边,大拇指向另一边,这才捏得拢。”(《毛主席论教育革命》)他用“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看菜吃饭,量体裁衣”来说明有不同的方法来解决不同的矛盾等等。把深奥的哲学理论“通俗”得连不识字的农民都能够学习掌握。这是以前的哲学家们不曾做到做的。

  毛主席还号召广大人民群众学哲学,用哲学,让唯物辩证法成为人民群众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理论武器。

  “我说辩证法应该从哲学家的圈子走到广大人民群众中间去。我建议,要在各国党的政治局会议和中央全会上谈这个问题,要在党的各级委员会上谈这个问题。”(《毛泽东文集》第八卷第332页)

  在毛主席的号召下,中国人民曾经掀起了学哲学、用哲学的高潮。大庆工人阶级,以学习毛主席的《实践论》、《矛盾论》起家,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学习矛盾转化的理论,提出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大无畏精神,战天斗地,迅速改变我国石油开采的落后面貌。广大农民也从学哲学用哲学中尝到了甜头,竟编起了顺口溜来歌颂:“辩证法是个宝,革命生产离不了”。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也都学会了辩证法的,开会作报告的时候,总是先讲成绩,再讲缺点,然后找到克服缺点、解决矛盾的办法。各行各业都出现了学用哲学的先进典型和成就。

  这种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来普及唯物辩证法思想,促进普通人民群众在思想的广度和深度上得到解放,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四、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把唯物辩证法广泛运用在实践中

  马克思说过:“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19页)这就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和以往旧哲学的根本区别在于实践。毛主席十分重视实践问题,把这个根本区别具体地表述为唯物辩证法的显著特点之一,并提出:

  “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实践论》)

  毛主席一方面号召全党,要理论联系实际,用唯物辩证法来指导工作实践。指出:

  “如果有了正确的理论,只是把它空谈一阵,束之高阁,并不实行,那么这种理论再好也是没有意义的。”(《实践论》)

  另一方面身体力行,把唯物辩证法运用到日常工作中去

  毛主席对唯物辩证法烂熟于心,掌握和理解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而且运用时随口讲来,随手拈来,几乎是逢会必讲辩证法。在谈到自然科学的物理学时,毛主席提出了物质无限可分的观点,指出:

  “你看在原子里头,就充满了矛盾的统一。有原子核和电子两个对立面的统一。原子核里头又有质子和中子的对立统一。质子里又有质子、反质子”,中子里又有中子、反中子。总之,对里面的统一是无往不在的。”(《毛泽东文集》第七卷332页)

  以至于在毛主席逝世后的1977年,在夏威夷举行的粒子物理学讨论会上,与会的科学家一致同意,将“把构成物质的所有假设的组成部分命名为‘毛粒子’”,以纪念毛主席的科学预见。

  在思想理论如何发展的问题上,毛主席指出理论发展是一个是从实践中来,又回到实践中去,循环往复,以致无穷的辩证过程;在看待社会主义社会的时候,毛主席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着两条路线、两条道路的阶级斗争。并提出修正主义是最危险的。

  毛主席还经常把辩证法原理转换为党的方针政策提出来,如根据内因和外因的关系原理,提出“以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方针;用不怕揭露矛盾的思想,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方针;用通过对立面的斗争达到新的统一的观点,提出了“团结-批评-团结”的党内团结斗争的辩证法。

  可以说,在各个行业,各个领域,毛主席都能熟练地运用唯物辩证法来认识问题解决问题,推动着革命和建设事业向前发展。

  毛主席对唯物辩证法这个理论武器融会贯通,驾轻就熟,运用之广泛,论述之精妙,真是前无古人。毛主席一生的理论和实践,处处无不闪耀着唯物辩证法的思想光辉,不愧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唯物辩证法大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