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李炼石:试论毛泽东基于马克思主义立场的文化自信思想

2018-09-24 17:04:41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李炼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国家以及政党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和对自身文化生命力的坚定信念。在领导中国人“站起来”的革命历程中,毛泽东基于马克思主义立场第一次对关于中国文化的一系列问题作出了解答,认为中国人迫切需要并且有充足底气具备文化自信。他自豪地说:“自从中国人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后,中国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动转入主动。从这时起,近代世界历史上那种看不起中国人,看不起中国文化的时代应当完结了。”毛泽东文化自信思想的伟大意义已经由历史做出了证明。今天我们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探讨文化自信问题,也可以从他的思想中汲取一些有益的启示。

  

一、毛泽东论文化自信“为何必须”

 

  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陷入了日益深重的社会危机。对中国如何救亡图存、未来将向何处去的问题,各种思想流派先后登场。这些思想在内容上各有区别,大体可以分为两类:文化保守主义思潮和全盘西化思潮。前者最早表现为洋务派的“中体西用”论,固守封建文化而不敢跳出“祖宗之法”的窠臼。进入20世纪,这种思潮又以“尊孔读经”、“中国本位文化”论、“新生活运动”的面目出现,被北洋军阀和国民党政府用作推行专制独裁的封建统治的工具。全盘西化思潮发端于严复等改良主义者对文化保守主义的批判,这种思潮认为中西文化的关系是古今的关系,现代化本质上就是西化。比如其代表人物胡适认为“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只有先“认错”方能虚心引进西方文化,以“救这衰病的民族”。

  青年毛泽东正是在当时错综复杂的社会思潮中思考和探索文化问题的。在长沙学习期间,毛泽东的文化观特别是中西文化比较观总体上看还没有超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高度。他对包括各种封建主义文化复古思想进行了严厉的批判,认为“吾国人积弊甚深,思想太旧,道德太坏”,所谓“中体西用”根本无法挽救国运,只是“自大的思想”、“空虚的思想”。毛泽东认为,旧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并不是一些人所谓的“人种不如外国人”,而在于人民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受到封建压迫,“中国所以诸般事情都办不好,不是我们根本的没能力。我们没能力,有其原因,就是我们没练习”。在批判封建主义文化观的同时,毛泽东对西方改良主义、无政府主义等思想一度发生兴趣,曾认为要靠“得大本”的英雄人物对人民进行思想启蒙,以“改造哲学,改造伦理学,根本上变换全国之思想”,如此即可挽救民族危亡。

  然而,接受马克思主义之后毛泽东的文化观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他逐渐认识到,在内无民主外无独立的中国,文化的变革绝不是少数英雄人物通过办学会、办报纸进行思想启蒙能够完成的;只有依靠人民大众通过暴力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能从根本上变革社会、建立新文化。他从主张思想启蒙转向举起革命的旗帜,意识到自己一度向往的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并不是真正能够扭转民族命运的新文化:“彻底些说吧,不但湖南,全中国一样尚没有新文化。全世界一样尚没有新文化。一枝新文化的小花,发现在北冰洋岸的俄罗斯。”

  在追求这“新文化的小花”的过程中,毛泽东一度像同辈人一样,为了强调新文化的革命性而在文化发展问题上持比较激进的主张。但他很快发现,陈独秀等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虽选择了社会主义的文化方向,但对如何处理传统文化、西方文化和社会主义文化的关系以及如何发展中国未来的社会主义文化等问题的认识还不够成熟,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也有些机械和生硬,难免忽视了文化的民族性和继承性。随着革命的深入,毛泽东更是发现那种机械教条的做派逐渐演变为严重的教条主义错误,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王明等人迷信马列主义经典文本和苏联革命的教条,一种盲目崇拜“钦差大臣”和“洋八股”的教条主义风气正严重危害着中国革命和共产党的建设,共产党人还没能真正扭转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那种被动、自卑的文化心态,还没有自信摆脱教条束缚,去探索一条适合中国的文化变革道路。

  可以说,毛泽东没有将文化问题仅仅局限在“文化知识”、“文学艺术”等层面,而是始终将文化问题视作民族精神状态、整体素质的大问题。正因此他才更加清醒地意识到文化自信对危亡之中的中华民族的紧迫性,“复古的路”、“西方的路”和“教条的路”对自身文化的生命力和开放性缺乏信心,乃至根本否定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它们都反映了自卑的文化心态,在深重的民族危机中,中国人能否具备文化自信直接决定了中华文明能否延续下去、未来将如何存在等严峻问题。毛泽东认为,中国人要扭转被动的局面以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必须把文化的变革作为革命的一部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清算旧文化、建立新文化,旗帜鲜明地反对“老八股”、“老教条”和“洋八股”、“洋教条”,破除那种“做奴隶做久了,感觉事事不如人,在外国人面前伸不直腰”的自卑心态。只有这样中国人才能真正在思想上、心态上“站起来”,中国的革命才能取得真正的成功。

  

二、毛泽东论文化自信“如何可能”

 

  毛泽东的马克思主义文化观是诞生在民族救亡中的革命的文化观,是当时社会生活和历史理性的必然选择,具有鲜明的目的性,即要解决中国社会、中国文化向何处去的问题。毛泽东的文化自信思想正是溶解在这种革命的文化观中的重要成分,它解决的是让中国人通过革命在精神上“站起来”的问题。这个明确的价值指向在革命年代和新中国成立后是贯穿始终的。那么,在中国人普遍缺乏文化自信的那个时代,毛泽东为何认为中国人能够树立文化自信?在他看来中国人重建文化自信的底气和条件是什么?这是值得着重讨论的问题。

  (一)“我们的文艺是为人民大众的”:文化的人民性与文化自信

  毛泽东曾寄希望于“得大本”的圣贤人物对民众进行思想启蒙以救亡图存,而接受马克思主义后他抛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实现了由精英主义、英雄史观向平民主义、群众史观的根本性转变。他从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出发,把文化放在与政治和经济的辩证关系中加以研究,从本质上区分了不同阶级属性的文化,认为判定一种文化的社会作用和社会地位在于判定其是否符合时代发展进步的要求。在他看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近代以来的政治革命和文化变革中建立了具有人民性的新文化,革除了中国文化延续已久的精英主义、脱离人民的弊病,实现人民在文化上的翻身做主,这便是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底气所在。

  千百年来,中国文化主流是地主阶级精英主义的文化,文化更多地是有钱又有闲的少数人的自我表现和自我消遣,其创作者、欣赏者以及形式和题材大都与百姓大众距离甚远。近代特别是五四以来,文化虽出现了平民主义的倾向,但这时期的知识分子仍然不免以高高在上的精英主义态度描绘社会大众。长久以来人民大众没有文化、感受不到文化的鼓舞和教育,更谈不上自信;同时文化创作也因脱离人民而失去根基。近代以来日益加深的民族危机更凸显了文化与人民的疏离与隔阂。对此,毛泽东指出:“中国历来只是地主有文化,农民没有文化。可是地主的文化是由农民造成的,因为造成地主文化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从农民身上掠取的血汗。”“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在旧戏舞台上人民却成了渣滓。”他从文化的人民性的观点入手,指出当代压迫人民的元凶是帝国主义文化和半封建文化,它们分别是“反映帝国主义在政治上经济上统治或半统治中国的东西”和“反映半封建政治和半封建经济的东西”。为了实现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目标,中国人民应当建立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新民主主义文化,它代表反帝反封建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不属于任何剥削阶级的、具有彻底的人民性的文化。毛泽东认为“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就是要理直气壮地“把历史的颠倒再颠倒过来,恢复历史的面目”。

  毛泽东从马克思主义立场出发,着力扭转中国文化的精英主义倾向,使人民大众成为文化的主体,实现了现代文艺的“价值转向”。他始终强调文化的人民性:文化为人民而创作、为人民所利用。比如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最后一场会议上,朱德说革命军民“有功又有德”,文化理应服务于人民。对此毛泽东立即表示赞同,说“中央的意见是一致的”。他在随后的讲话中又反问那些不去接近群众的知识分子:“对于人民,这个人类世界历史的创造者,为什么不应该歌颂呢?”在毛泽东看来,应当是群众选择、评判文化,而绝不是文化选择、评判群众;人民群众应当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文化。通过倡导具有人民性的新文化,一方面人民群众从奴隶、旁观者翻身成为主人、主角,扭转了自卑、被动的文化地位;另一方面文化“脱离群众、脱离实际、毫无内容、毫无生气的空中楼阁”的病症也得到了医治,文化衰弱、病态的历史终结了。文化回归人民、以人民为中心,这就是在毛泽东看来中国人在文化上能够自信的底气。毛泽东的文化自信思想渗透着“人民本位”的鲜明色彩,一定意义上说也是对人民力量的坚信。

  (二)我们的新文化就其精神方面来说“已经超过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文化的时代性与文化自信

  近代以来思想文化界论争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中外文化是古今关系还是中西关系的问题。如梁漱溟等文化保守主义者否认中西文化发展程度存在高下之别,因此否认学习、借鉴西方文化的必要性;与之相反,胡适等全盘西化论者认为中西文化的差异就是古今的差异,所谓现代文化就是西方文化,因此中国文化要现代化就必须西方化。

  毛泽东认为这两种观点都不正确。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有关中西文化的时代性等问题,认为文化因其阶级属性不同而具有不同的时代性:属于封建地主阶级的文化和属于资产阶级的文化分别是封建主义的和资本主义的文化,前者与后者存在着“代差”,而这正是中西文化相遇后中国文化陷于被动、失败的重要原因。比如,梁漱溟曾在他的《乡村建设理论》中认为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造诣都很高,双方没有高下之别,毛泽东反驳道“不是都高,而是资本主义社会高于封建社会,故两者相遇后者失败,其帐已结”。

  在把握近代以来中国文化失败原因的基础上,毛泽东从文化的时代性的角度对新条件下的中西文化进行比较,认为中国人应当具有文化自信。他认为中国人民的新文化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指导之下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新文化,是“在观念形态上反映新政治和新经济的东西”,它已经属于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的一部分,与资本主义文化相比就如同资本主义文化对旧中国的封建文化那样领先一个时代,“这种中国人民的文化,就其精神方面来说,已经超过了整个资本主义的世界”。毛泽东还指出,在这种新文化的指引下,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先后打败了北洋军阀、日本帝国主义以及美帝国主义及其所支持的蒋介石集团,新文化较之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先进性和强大威力已经为历史所证明,因而中国人民完全应该具有文化自信。

  在毛泽东看来,尽管中国一时还“一穷二白”,“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但是我们的新文化是克服了资本主义文化内在弊端的、比西方更加先进的文化,中国人在这个意义上已然告别了文化上落后西方整整一个时代的窘况。可见,毛泽东对文化的时代性的认识是牢牢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之上的,他充分相信“真理在我们手里,比较任何阶级我们的道理是更正确的”。正是基于对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的科学性、真理性的笃信,毛泽东认为中国人面对西方文化自卑、抬不起头的屈辱历史结束了:“自从中国人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后,中国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动转入主动。从这时起,近代世界历史上那种看不起中国人、看不起中国文化的时代应当完结了。”

  (三)“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文化的民族性与文化自信

  在“西学东渐”和民族危亡的大背景下,救国心切的近代知识分子在吸收、介绍外国思想文化时常常不遗余力,仿佛越是照搬来的外国文化就越是先进,而一遇到本民族文化就底气不足。与之相反,强调坚持文化民族性的呼声又总是被文化保守主义的逆流劫持。面对当时各种文化思潮的交织和碰撞,毛泽东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历史地、具体地分析了“古今中外”文化的普遍性和特殊性问题,主张中国人应当自信地坚持“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坚持中国文化的民族性。

  毛泽东从这个角度强调文化自信,突出地表现在他反对党内教条主义、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上。他指出:“马克思主义必须和我国的具体特点相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实现……把国际主义的内容和民族形式分离起来,是一点也不懂国际主义的人们的做法,我们则要把二者紧密地结合起来。”具体的做法就是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纠正共产党人亦步亦趋的自卑心态。“洋八股必须废止,空洞抽象的调头必须少唱,教条主义必须休息,而代之以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

  毛泽东反对教条主义的努力在党内外都曾有人表示疑虑,苏共甚至将其视作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的路线加以批判。毛泽东却始终强调“教条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反马克思主义”,主张中国共产党完全应当有自信探索出一条适合本国的、不同于苏联的发展道路。比如,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