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任志刚:否定毛泽东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事情

2018-10-30 11:44:08  来源:“子任书院”(ID:mzdwhy)  作者:任志刚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需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政治家中能超过毛泽东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否定毛泽东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事情。而把后来的问题依然归于毛泽东也是太可爱了,他们那一代人不光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更神圣的是一代人吃了两代的苦,他们做的比我们能够想象的还要多。那是一个给普通人灌输了理想和道德的时代,是难以达到的神迹。不要再试图贬低毛泽东时代,这样做只会降低后人对我们智力水平的评价。

  中国共产党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构建了一个新的世界观,这种信念构建了中国的社会正能量。某些试图改变的人会发现这是一种阻力,其实这些才是我们国家的压舱石。这种信念实际上帮助了我们抵抗西方的思潮,保住了我们国家。而且给我们民族争取到了时间,让我们有时间有机会看清楚各种表演和各种道路的后果。中国之所以没有像苏联那样被内外合力所摧毁,靠的恰恰是这种力量。这就是毛泽东为首的中共第一代领袖们的遗产,这遗产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超出了我们认知。最终我们会明白的,任何牺牲都是有价值的,巨大的主动的牺牲一定会有积极的成果的。

  这几十年的变化之大可能叫人难以适应,可能在一些人看来是理想破灭的年代,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前几十年的理想是被灌输的,是一种假,真正的理念从接受到落实必须经历反复或者说必须经历反面的考验。中国人用两千年的分分合合证明我们大一统的政治智慧,那么用几十年的反复和反动来确定我们民族精神的纯粹和确立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否定之否定才是真正的肯定,我们要有信心和耐心。但是我们绝不接受以任何名义发起的动乱。

  1989年的那场风波前的一段时期,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后,中国社会思想领域中最为混乱的时期。那时中国面临着重大的危险,甚至威胁到了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存,我们民族的敌人,借着我们国内一些人的手,差一点轻松地颠覆中国。

  后人会难以置信的是有那么一个时期,中国大学的讲台上充满诡异的气氛,咒骂这个国家的倒能得到满堂彩,而替这个制度、替这个国家、替这个民族辩护讲话的,反而需要鼓足勇气。当时中国的文化界中出现一种特异的氛围,“民主”二字变成了神圣的咒语,年轻人对某些现象不满的情绪性宣泄,被少数人所利用,差点酿成巨大的灾难。中国的一些极端分子发动的街头抗议和暴力运动,甚至不惜将中国解体,不惜让人民付出生命鲜血和经济倒退的巨大代价,配合着某些发达国家摧毁中国,分裂中国,剥夺中国赶超先进国家的发展机会的战略和阴谋,居然差一点得手。

  在1988年前后,中国的文化界流行着种种的崇洋媚外,主张全盘西化的声音越发响亮,对中国人自己的文明传统自轻、自贱、自虐、自我丑化滚滚而来,大有势不可挡的感觉!

  其实从1949年算起,我们才过了40年和平稳定的日子,我们的年轻人却不知道珍惜。北京城如此轻易地就乱了起来,事后想想中国人应该集体地感到悲哀和恐惧。要知道英国王室存在了千年,光荣革命非暴力变革距今也已经三百多年,美国的唯一一次内战角力距今也已经一百多年!他们都是从来没有真正的乱过的!所以他们才得以领先于世界。我们经历了无数次战乱之后,才过了40年的和平日子,一个来自魔鬼的声音却说中国应该再大乱一下了!死他几亿人,乱它一百年,毁灭、动乱,居然号称这才是中国的唯一希望。

  然而我们中国的多数人不想乱,虽然我们还不富有,但是我们有了自己的家园。西方的阔佬们总想拆我们的国家,这不奇怪,一百多年来他们总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问题在于我们国家内部总是有人响应这种号召。这些人也不一定就是汉奸,原因是这些人轻信了别人的蛊惑,认为只要拆了旧的就有新的,全然不考虑建设新社会的材料哪里来。我们曾经天真地认为我们的问题都是由于改革不彻底,尤其是由于政治改革没有走到前面造成的。幸亏苏联替我们趟雷了。一系列的破产、倒闭、失业,展示给我们的是动荡的恶果。有人说,这是民主的代价,那么对不起,我们不要这一剂毒药。谁会说天下大乱、兵荒马乱、烽烟四起,流离失所是好事呢?这会是正常的心智么?

  一些人对现存制度不满,却丝毫不考虑它维系着千百万人的衣食住行,生存和命运。一个制度好与不好,标准是什么?没有人能真正讲清楚,但绝对不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制度也不是衣服,感觉不好就换上一件。制度和很多人的生活直接相关,甚至骨肉相连,生硬废除会流血的,是要付出太多的生命代价的!真的天下大乱起来,千百万的公务员、工人、市民,在动乱中将失去生计,流离失所。我们敢负责任地说如果中国今天的制度解体,如果中国四分五裂,等待中国的绝不是富裕与光明,而是经济的非洲化!债务问题的拉美化!政治动乱和内战频仍的黎巴嫩化!许多中国人将流离天涯,成为现代巴勒斯坦人。

  由于中国政府果断出手控制了事态,事情没发展到失控的程度,这是我们幸运的地方。不过仔细思量还是后怕,要知道,中国的发展完全取决于政治稳定!发展需要的基本条件就是稳定,就和树一样,要想长成参天大树必须根稳。

  我们冷静下来看看就会发现这事件的背后显然有美国人的手在操纵,那么我们要问美国的根本目标是什么呢?是世界各国共同富裕么?是要维护人权吗?不是的啊。美国人从来没有能证明自己是无私和高尚的。美国人更热衷于战争,因为战争能够获利,为了利益美国人是毫不介意把世界其他国家打个稀巴烂的。现在看来即使是冷战也不是什么两种意识形态、两种社会制度的斗争。而是两个帝国为争夺全球统治权力而战的斗争!这才是我们面对的世界。

  人以群分,世以国分,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出现过对所有民族都适用的普世真理。一个国家内部的阶级斗争在某种状态下会表现成主要矛盾,但是更多时候,这个世界上各民族之间的利益冲突更具有普遍性,这是我们必须记住的道理,这是血的教训。

  西方世界针对中国的军事殖民主义已经被我们粉碎了,但是敌意依然。如果中国人不想自杀,不想在严峻的国际竞争中被淘汰,中国人就必须在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旗帜下团结起来,凝聚起来,才能组织起抗争金融资本的力量,否则我们用什么来打赢这场持久的无时不在的战争呢?

  中国改开没有理论基础,是遵循小平同志“摸着石头过河”的教导。这里面有正确的成分,就是中国的道路是全新的,没有参照系的,需要摸索。但是也有较劲和斗气的不成熟成分,因为我们用一百多年的血、泪、汗水已经证明了的一些正确的东西,居然也被急于西化的人们轻易地否定了,这种否定无德无识,所以引发了大混乱。

  从历史角度看这种混乱也可能是一种必须的混沌。中国人受的苦太多了,但是还没有结束,只能说最终我们会感动上帝,把这种否定变成否定之否定,由我们后人来完全确立先辈们所付出的巨大牺牲的真正价值。

  我们国家目前在多数领域已经处于上风,初步看是赢了,但是风险多大,赌性多大估计多数人不知道,现在我们可以说了,这三十年的成果完全是一种侥幸的胜利。我们之所以度过种种危机而不倒,不是我们有多么聪明,不是我们有多智慧,而是憨傻大胆,是我们的先辈们打的基础足够牢固,是先人的余威帮助我们度过了种种危机。

  君子不立危墙,大国不蹈险途。这是我们中国人用几千年的拼杀得出的智慧,看似保守其实高明之至。我们必须回归我们党近百年的历程中确定的指导思想,这三十年的逆反和自大、自以为是、盲目探索虽然获得成功,却是不值得后人效仿的。

  我们的敌人是把握美元的金融资本,他们玩的是金钱游戏。其力量源自人类的自私本性,举世无敌,甚至不可战胜。然而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性之中还有另外的一面。人类真正的智慧除了使用工具还有更大的无尽的力量,那就是人类的组织力。金融资本这几百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大概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真正的敌手是中国共产党,但是他们天然地把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视作敌人,而且初步找到了战胜这些主张的方式方法。他们攻城掠寨,收获颇丰。

  金融资本最擅长“暗战”,最拿手的武器是“糖衣炮弹”,而且暗处隐身,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以至于无处不在。它们扰乱国家,分化民族,能杀人于无形!我们试图找到中国人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方面的优势,很多人不接受,认为这是拍马屁,却不知道自信才是我们抗敌的基石。我们从来没有否认过我们今日中国的问题多多,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过多涉及,就是因为我们处于大敌当前的决战时期。

  请所有关心中华民族命运的人们再看一次毛选吧,看看毛泽东什么时候大张旗鼓地批判过我们的民族。因为毛泽东最知道中国人,最知道人性。面对未来,有人认为我们最需要理论的创新,其实我们更需要的是回归。我们的见识远远不如毛泽东高明,我们需要的指引西方人那里是没有的,古代中国也没有。而要创新,我们可能没有这种天才和能耐,辛苦半天可能没有结果,这会耽误大事,是一种看似正确其实是不老实的态度。其实真理距离我们中国人如此之近,而且历史早已证明他的有效性,那就是我们党早已确定的毛泽东思想。

  我们认为担忧中国未来的人们是有良知的,但是有人提出“中国人要形成新的国家安全观、战争观”则大可不必。中国共产党人完全可以从我们几千年的智慧中和我们党的九十年的历史之中学到最高的智慧,把农业和国防这国之根本牢牢抓住,影响国计民生的大局不容外人插手,把党的利益和全体人民的利益合在一起,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就会稳步达到我们的目的。

 

  我们必须明白市场经济并不是欧洲人的专利,而是我们中国人玩了几千年的强项。金权的效率低于政权,而且它不易实现集中,容易分散,会随着自然人的死亡发生重大变化。所以金融资本在欧美游荡了几百年,即使是借着科学与工业革命的东风极大膨胀但依然没有形成统治全球的力量,所以并不是不能战胜的。

  苏联解体之后,很多敌视中国的人兴高采烈,觉得中国也快完蛋了,即使还能坚持几天也已摇摇欲坠了,最终的结局也一定是完蛋。这种观念深入一些人的心里,预测中国崩溃的言论隔三差五就冒出来,每一次都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但是没有任何人感到赤颜,乐此不彼接着玩。为什么他们这么热衷于或是期盼这个国家灭亡呢?还不是因为这个国家所表现出来的势头和力量令一些人感到害怕,什么人会害怕中国呢?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好好想想。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平和的,我们没有对外侵略和掠夺的历史。即使新中国成立之后和世界上很多国家交过手,那也是别人打上门来之后的反击。这样温和的民族和国家还有人厌恶和恐惧,那只能说这是一些居心叵测的人物。我们现在知道了,还真是有这些人,他们不希望中国人活着。当然也不是只有中国人处于该被灭绝的位置,很多的特别是有色人种都在一些人要灭绝的范围,那么中国就成了这种主张最强大的敌人。因为只有中国人才能阻挡这种势力,所以中国被一些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就是很正常的了,这种敌意甚至与政治体制、经济体制、文化毫无关系。这些变化都不足以改变中国人,因为你不可能改变基因,而有的人看到黄皮肤就烦,你还能怎么办?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就注定了你是某些人的敌人,有些人总是批评民族主义狭隘,可是你面对的却是死抱着种族主义不放的敌人。这时候自己再否定民族主义还有什么意义呢?像没有想过民族主义可能是我们唯一可以借助的力量。

  为什么苏联解体之后,会有很多人认为中国也将完蛋呢,主要原因是很多人在意识中认为中苏两国是类似的。他们不都是举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吗?不都是号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么?其实这是对历史误读。深入探讨一下就会发现中苏的相似性只是表象,其根本是完全不同的。

  还有的人是希望变化,他们反正是看着现在的领导集团不顺眼,那么选谁来执政呢?是欢迎国民党回来讨论哪块土地是原来地主的?还是说让洋人的军舰再回到我们的内河自由航行呢,洋人们在近二百年的时间里已经证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道理今天依然成立,所以依靠洋人的那些个人和团体就死了这条心吧。

  我们还要感谢台湾同胞的演示。台湾人玩的民主选举的闹剧对我们的启示巨大,区区几千万人就这么热闹,要是中国十几亿人一起玩这个游戏,那我们就什么也别干了。大概我们的敌人最希望如此。

  我们要奉劝那些试图染指中国大陆政治权力的人早点改弦更张,真的别惦记了。中国共产党是我们民族经过近二百年的磨难和拼杀集结而成的领导团体,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亲人是中共党员。中国共产党现在的领导层,多数人是平民家的后代。即使是有些人财迷心窍,一些人贪污腐败,也不可能成为欺压他们父母兄弟的老爷,共产党的主流和总体依然是代表着十几亿人民的利益。我们的党章宪法,党纪国法都没有改,所有的贪腐者忐忑不安,这就说明国本尚在,一切可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