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张海平:成人教育的鼻祖毛泽东

2018-05-03 14:24:3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海平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少年时期离开韶山去长沙读书时,曾抄录了一首古诗留给父母:“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他之所以离开韶山,是觉得韶山太小,世界很大,他想去看看。结果到长沙以后,发现长沙也不大,打开世界地图,还找不到长沙。于是他来到了世界地图上找得到的地方——北京。

  他是个想改造中国与世界的人,凭什么改造呢?他一无钱,二无权,三无枪,那唯一可能得到的就是知识了。所以他曾在北京组织并推动过湖南学子赴法国勤工俭学的活动,但后来在北大图书馆谋得了一份月薪八块大洋的工作后,其勤工俭学的热情便慢慢减退了。何故?因为他发现这图书馆真是个读书的好地方,而且北大兼容并蓄的学术氛围也使得他如鱼得水。中国顶级的人文社会科学的专家教授像李大钊陈独秀胡适邵飘萍等都荟萃在这里,让他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

  他像牛进了菜园子,大吞大嚼新知识新文化,如饥似渴地充填自己磨砺自己打造自己。不仅如此,他还参加了北大新闻学会、哲学研究会等社团组织,通过与其他才俊的交流争论与切磋让自己的思想日益丰沛与新锐。曾经有人说毛泽东之所以未去法国勤工俭学一是外语不好,二是囊中羞涩,其实这只是一孔之见。后来有人专门著书分析毛泽东之所以未去法国勤工俭学,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毛泽东已经找到了提升自己重塑自己的最佳平台——北大。那时的八块大洋相当于现在近2000元人民币,完全可以满足基本的生存需要。试想,一个有志青年在温饱无虞的情况下,还能得到中国学界一流大腕的耳提面命,谁还会冒着未知的风险漂洋过海打工蹭课?

  赴法国勤工俭学风起云涌,是“五四”运动前后的事情。当时,中国广大青年在帝国主义、封建军阀的压迫下,正面临教育遭到摧残与失学失业的痛苦。为了寻找救国图强、改造社会的知识和真理,同时受工读思潮的影响,大批青年投入到了赴法勤工俭学运动。他们到法国后,有的先工后学,有的先学后工,有的边工边读。据1920年8、9月调查,当时有四、五百人进入70多家工厂,还有的当散工、干杂活。约 670人进入巴黎及各地30多个学校,其中多是首先补习法文,然后进入工业实习学校及其他学校学习。候工的勤工俭学生只靠微薄的经费度日,生活极为艰苦。

  由于大多数赴法国勤工俭学者,连生计都难以维持,系统的学习更是一种奢侈。进名校拜名师的机会更是天方夜谭,至多也就是多了一份资本主义社会的真实观感。像邓小平便一直是在工厂做工,周恩来回国的路费还是国内邮寄过去的。故毛泽东未去法国勤工俭学既不是外语不好的问题,也不是手头不宽裕的问题。那时,蔡和森的母亲葛健豪年过五旬且无任何外语基础,竟举家远赴法国工读。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年过四旬,同样没有什么外语基础,也毅然舍弃在长沙比较稳定的收入和生活去了法国。至于经费问题,实际上毛泽东已经从章士钊等社会名流那里募集到了两万元助学善款。真实情况就是毛泽东进了北京大学图书馆,就相当于考取了北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他在这个中国的最高学府里通过旁听、自学、求教,交流,最后成功地完成了自我实现。

  有人质疑他为何没有正式报考北京大学,毛泽东曾经的老师后来的政敌胡适为此在台湾有过许多酸话怪话,但与毛泽东同期进入北大的中共元老罗章龙晚年这样回忆:毛泽东之所以没有正式报读北京大学,是因为他在北大摸爬滚打一趟后把该学的都学完了,剩下一些迂腐的课程迂腐的老师,他认为既不值得学也不值得与结交,再呆下去简直是浪费生命。北大的磨剑与重塑,使他完成了从一个有志青年到智慧青年的转变,他离开北大,相当于师满出山,凭着在顶级高手那里习得一身功夫,他要仗剑天下,拯救芸芸众生了。

  说起来,毛泽东还真是我国现代成人教育的鼻祖。毛泽东离开北大回到湖南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创办湖南自修大学。1921年8月16日毛泽东在湖南《大公报》上发表了《湖南自修大学组织大纲》,阐明学校的宗旨是“发明真理,造就人才”。 “努力研究致用之学术,实行社会改造的准备”是创设湖南自修大学的目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该校已经培养了来自湖南的34个县和外省4个县的200多名青年。《湖南自修大学创立宣言》还猛烈抨击了旧学校的三大害处:一是把施教当作一种商品买卖,“先生抱一个金钱主义,学生抱一个文凭主义”;二是旧学校“袭专制皇帝的余威”,“用一种划一的机械的教授法和管理法去戕贼人性”;三是钟点过多,课程过繁。终日埋头于上课,几不知上课以外还有天地,学生往往神昏意怠,全不能用他们的心思为自动自发的研究。扼杀了学生在学习上的主动性创造性,窒息了学生的智慧和才能,十分不利于学生的个性发展。为此,毛泽东主张“创造新学校,施行新教育”。

  毛泽东当初的办学理念,既与我们今天的成教办学有许多契合,同时也给了我们许多启迪。

  启迪之一,就是办学者不能为了金钱办学,求学者不能为了文凭而读书。现在许多民办教育机构办学的目的就一个字——“钱”,这已经是公认不讳的事情,什么社会责任、社会义务,全都抛之脑后。长此以往,后果不堪设想。启迪之二,便是在教育教学方式上不能画地为狱墨守成规。当前的成教办学模式还是一种十分传统的农业文明办学方式,远远滞后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及现代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与时俱进,大胆吸收并利用网络技术的优势,全面推进以线上教学方式为主体、以传统教学方式为辅助的现代成教教育教学新模式。这种模式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结束了工学矛盾的困扰,打破了传统教育时间空间上的限制,最大限度地实现了教育资源的共享。学员在家里可直接通过电脑视频学习,在外可通过手机视频移动学习,同时核心专业课程仍以面授的形式进行,以实现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的完美对接。启迪之三,就是成人教育不是普通高等教育的另一个窗口。与普通高校的传统精英教育相比,成人教育是一种更具实践性、技能性与社会性的大众教育。因此,成人教育必须减少空泛的理论灌输,应在操作与技能的锻造上多做文章。

  斯人已去,精神永存。毛泽东求学、办学的历史,以及他在此过程中的奋发与感悟,对中国传统教育的思考与批判,值得我们每一个成教人深深品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