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东方直心:《毛泽东大传》之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179章

2018-05-29 15:38:07  来源:毛泽东大传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179

  “粟裕将军的历史,就是一部为民族与人民解放艰苦奋

  斗的历史。今天,粟裕将军成了苏皖军民胜利的旗帜。”

  话说1946年8月7日7时,粟裕给陈毅及中央军委发了一封电报,再次说明要求5旅东调的理由,他写道:

  “本应遵令不调5旅东来,但华中兵力过于分散,形成钳制方向之兵力多于突击方向,此次留在淮南9个团未起任何作用,现淮南已全被占领,如靠5旅等部去配合淮北作战,估计亦不会有成效,反之如以5旅加入苏中作战,则苏中战局很可能于最近有新的开展。”

  8月7日深夜,毛泽东送走斯特朗、马海德、陆定一3人后,还惦记着粟裕和陈毅之间的争论,于是就拟了一份发给陈毅的电报。他写道:

  “似以同意粟裕意见在苏中再打一仗然后主力西调为有利,因粟部西调过早,一则苏中人心不顺,二则敌军亦将早日西调,如西面仗打不好,怨言必多。故不如让粟部在苏中再打一仗(不论胜负),然后西移,各方则无话说。”

  毛泽东又复电粟裕,提出两种方针由粟裕自己选择。他在电文中说:

  一是“对苏中目前即取防御方针,而由你率主力与陈军长会合,集中力量打开淮北局面,或出淮南,切断津浦线,直接配合刘邓之作战。”二是“照你8月5日电办法,8月内再在苏中打一仗,然后西移。”

  正在此时,毛泽东接到粟裕一封急电,粟裕报告说:

  “5旅已东调,歼敌良机已到。”

  这正是:调一旅好事多纠缠,得良机外将敢擅专。提苏中孤军,事无稍殆,马不歇鞍;管教尔有来无回,七战七捷喜报传。

  着实令人可敬可贺!

  8月8日晨,毛泽东复电粟裕等人并告陈毅说:

  “歼敌良机已到,甚好甚慰。如连续歼敌2个旅有便利条件则可连续歼敌2个旅。”“预备部队或钳制部队如有可调者,张、邓、谭尽可能满足粟之要求,集中最大兵力于主要方向。”

  就在这一天,华中野战军在李堡发动进攻,俘敌5000余人,毙伤3000余人。粟裕在华中战场上指挥的苏中战役的第2个战斗已经胜利结束。

  8月8日,陈毅接到华中的捷报后,再次重提3大主力出击外线作战计划。他在给中央军委和粟裕的电报上说:

  “粟部在苏中已打两个胜仗,这是正确而必要的,今后应迅速西调为好。苏中再打一胜仗不一定能改变局面,而我3大主力在陇海、津浦获得胜利,徐州顽军可起义,可开辟新解放区,大大调动敌人,苏中局面方可保证无虞。现山东、太行均须全力向南向西会师。集中主力留滞苏中与敌人分路纠缠,必不能获得彻底的胜利。”

  此时的国民党军,以两个整编师的兵力位于开封至商丘一线,企图阻止晋冀鲁豫野战军南下。

  8月9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电示晋冀鲁豫野战军,占领陇海路徐、汴段和路南10余县,以配合苏皖野战军作战,并吸引围追中原军区之敌。

  8月9日这一天,徐海东奉中央指示,离开山东根据地,从威海秘密乘船抵达大连,住进大连市文化街75号一座幽静宅院里养病,直到全国解放。

  8月10日夜,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第6、第7纵队,乘虚通过国民党军防御间隙,突然向陇海路开封至徐州段沿线之国民党军发起攻击。

  8月12日,毛泽东就陈毅坚持出击外线作战一事,复电陈毅说:

  “粟裕军前日在苏中第2个胜仗,不但使苏中蒋军陷入极大困难,亦将使淮南第5军无法北调。粟部在苏中民情熟悉,补给容易,地形便利,苏中敌军装备亦比第5军差,较易取胜。马上调淮南,因敌人硬,地势险,不一定能完成切断蚌浦路任务,不如令粟部再在苏中作战一时期,再打一二个胜仗,使苏中蒋军完全转入守势,保全苏中解放区,对全局有极大利益。这样配合淮北作战,更为有利。”

  8月12日这一天,毛泽东为中央起草了《关于马歇尔、司徒雷登发表公报后我党对策问题》给周恩来的指示电,全文如下:

  周:

  灰电悉。

  一、同意你们对马、司发表公报后形势分析和应付总方针与办法。

  二、马、司既已发布此种公报,今后将有一个相当时期是大打大闹时期,而主要是靠打得好,消灭蒋力量来解决问题。

  三、在这种情况下,解联会似有成立之必要,如国民党一意孤行在11月12日召开国大,我们应考虑同时召开解代会。

  四、同意继续逼美扩大外交活动,准备闹到联合国会上去,应指出过去调处的失败是由于美国援蒋错误政策的必然结果,对美错误政策可彻底清算与批评;但对马、司个人,仍取某些保留的态度。

  五、关于半年多以来特别是6月以来国共谈判经过,请你发表一适当谈话。

  六、致杜鲁门电可用代表团名义,交马歇尔转达。

  七、如马回国,请考虑现在的执行部及各小组机构是否应继续存在,你须向马要求保证我方人员的安全。

  中央

  8月13日,毛泽东电示粟裕、谭震林说:

  “苏中分散之敌利于我各个击破,望再组织几次作战,凡能歼灭者一概歼灭之。能彻底粉碎苏中蒋军之进攻,对全局将有极大影响。”

  毛泽东的指示使粟裕、谭震林深受鼓舞,他们又先后发起了丁堰、如黄、邵伯之战。

  就在粟裕率华中野战军连续取胜的同时,陈毅却在淮北作战不断受挫,特别是进攻泗县县城损失较大,事实终于教育了陈毅。

  8月13日这一天,陈毅致电粟裕、谭震林说:

  “宜就地开展局面,不必忙于西调,军委有此指示,望照办。部队应争取数日休息,再寻新的机动,反较西调为更有力配合各方。”

  至此,陈毅与粟裕之间一场关于战略上的争论终于结束了。

  8月21日,刘邓率部占领砀山、兰封等城镇、车站10余处,歼灭国民党军1.6万余人,控制铁路190公里,打乱了国民党军南线进攻的计划。

  正当刘邓率军转移至陇海路以北准备休整时,蒋介石又在郑州、徐州一线集中14个整编师计32个旅30万人,采取“钳形攻势”向刘邓所部反扑,企图以优势兵力合击刘邓部于定陶、曹县地区。其部署是:

  以徐州绥署薛岳所属的第5军、整编第11、第88师共5个旅,分3路自虞城、砀山、徐州地区向城武、单县、鱼台进攻。

  以郑州绥署刘峙所属的整编第3、第41、第47师和第55、第68师的各1个旅共10个旅,分3路自封丘、开封、商丘地区向东明、定陶、曹县进攻。

  另以第31集团军王仲廉部等13个旅在平汉路之安阳、新乡及其以东佯动,配合主战场的进攻。

  8月22日,毛泽东根据国民党军的部署,以中央军委名义指示晋冀鲁豫野战军说:

  “凡无把握之仗不要打,打则必胜;凡与敌正规军作战,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其比例最好是4比1,至少是3比1,歼其一部,再打另一部,再打第3部,各个击破之。”

  晋冀鲁豫野战军遵照毛泽东这一指示,对敌情作了周密的分析,决定集中主力首先歼灭整编第3师于定陶西南地区,打开局面,尔后视情况再歼整编第47师大部或一部,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

  8月27日,粟裕指挥的苏中战役全部结束,华中野战军在连续45天的作战中,七战七捷,歼灭国民党军5万余人。华中野战军共伤亡1.2万人。

  苏中战役是全面内战爆发后,华中野战军进行的战略侦查的第一次较大规模的战役,它使国民党在“3个星期内消灭苏北共军”的计划化为泡影。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在检讨此次作战中的教训时说:

  “1、进剿时使用兵力不充分,未能将匪主力击破,嗣后分散防守贻匪以各个击破,招致重大损失。2、苏北匪化甚深,故匪之情报灵活、行动自如,我军则每日有盲目作战之感,常贻匪以集中兵力袭击我一点之机会。”

  毛泽东以延安总部发言人的名义说:

  “粟裕将军的历史,就是一部为民族与人民解放艰苦奋斗的历史。今天,粟裕将军成了苏皖军民胜利的旗帜。”“汤恩伯部国民党军队对苏中的进攻,已经惨败。这一事件对于今后的战局的发展,是有重大影响的。”

  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向全军通报苏中战役的经验,他写道:

  “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敌一部(例如未宥集中10个团打敌两个团,未感集中15个团打敌3个团),故战无不胜,士气甚高;缴获甚多,故装备优良;凭借解放区作战,故补充便利;加上指挥正确,既灵活,又勇敢,故能取得伟大胜利。这一经验是很好的经验,希望各区仿照办理。”

  8月29日,毛泽东电告刘伯承、邓小平说:

  “孙震令第3师(两个旅)、47师(两个旅)先肃清定陶以南之张庄等地,尔后再攻定陶。望令我主力在1星期内休整完毕,俟第3师两个旅进至适当位置时,集中全力歼灭其1个旅,尔后相机再歼其1个旅。该师系中央军,如能歼灭影响必大,望按实情处理。”

  刘伯承、邓小平根据毛泽东这一指示,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集结于定陶西南区;以第6纵队两个团诱敌北进。

  8月底,斯特朗在离开延安去其它解放区采访之前,她又同毛泽东进行了一次长谈。毛泽东气愤的告诉她说:

  “自从上次谈话以来,美国又给了蒋介石近10亿美元的战争物资。”

  斯特朗问:

  “中共对此是否感到担忧?”

  毛泽东回答说:

  “那倒不是。在你到延安的这1个月中,我们消灭了国民党近14个旅的兵力。美国援蒋就象是一种输血,但过后还会从蒋介石那里输送到我们这儿的。蒋介石从美国那里得到装备,我们则必须要拿到这些装备。我们损失了一些战士,但是,随后蒋介石的士兵就补充过来了。蒋介石的士兵今天被俘虏缴械了,明天他和我们一起战斗,这就是辩证法。”

  斯特朗问:

  “现在共产党有可能被打败吗?”

  她以为会得到否定的回答。但是,毛泽东的答复却使她吃了一惊。毛泽东说:

  “这取决于我们对土地问题解决得如何。如果千百万农民分不到土地,并积极保卫他们的土地的话,我们可能失去承德、哈尔滨、山东的海港城市,甚至失去张家口。但关键还在于土地问题解决得如何。”

  此后,斯特朗到晋冀鲁豫、晋察冀解放区和东北等地进行采访。

  1946年9月2日,国民党军整编第3师被诱至秦寨、桃源,整编第47师进至黄水、吕寨。

  这时,刘峙将该两师会攻定陶的计划改为以整编第3师攻菏泽,整编第47师攻定陶,致使两师的间隔加大到20至25公里,形成了于晋冀鲁豫野战军十分有利的战局。

  9月3日,毛泽东致电刘伯承、邓小平说:

  “正是我歼敌良机,望即部署歼其一路。”

  刘邓决定乘徐州、郑州两路国民党军的钳铗尚未合拢,郑州各路国民党军仍处于分散态势,整编第3师陷于孤立疲惫之机,将该师诱至大杨湖地区加以歼灭。

  9月3日下午,国民党军整编第3师进入晋冀鲁豫野战军预设战场,整编第47师被阻于桃源、长乐集以南。当夜,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对整编第3师发起攻击,激战至6日全歼该师。

  9月7日,晋冀鲁豫野战军全歼国民党军第47师的第127旅和41师的第122旅。

  9月8日,晋冀鲁豫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1个团,收复东明县城。至此,定陶战役全部结束。

  是役,晋冀鲁豫野战军共歼灭国民党军4个旅约1.7万人(其中俘虏1.2万人),活捉整编第3师师长赵锡田。粉碎了国民党军队以钳形攻势合击歼灭晋冀鲁豫野战军的计划。

  延安《解放日报》在社论中写道:

  “我刘伯承将军所率劲旅在陇海线以北之菏泽、定陶、曹县、东明间地区,消灭蒋介石进犯军刘峙部4个旅(原师),蒋介石嫡系第3师师长赵锡田就擒。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大胜利。这3个胜利,对于整个解放区的南方战线,起了扭转局面的重要作用。”

  9月15日,周恩来奉命在致马歇尔的备忘录中说:

  “自1946年1月13日停战令生效起,截至8月底,政府军违令移动军队至180个师(或旅)之多,使用于进攻中共解放区之正规部队竟达206个师(或旅),约174万人以上,占其全兵额256个师约206万人的85%,进攻各地大小战斗有6000余次,空军之轰炸与扫射有300余次,侵占而未退出城市有76个(截至9月7日至)。现时战况,不论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均在国民党军队发动的攻势之中,承德既被攻占,张家口、淮阴、哈尔滨等城市遂成为政府军现时进攻之目标。锦承铁路既被攻占,于是长春、平古、平绥、同蒲、正太、胶济、陇海、津浦、平汉等沿线之战事亦随之扩大。……战局发展如此,不仅1月停战协议早就被破坏无余,而其严重情况业已超过1月停战协定以前状况,且其规模之大,乃为20年来内战所无。”

  9月16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起草了一个对党内的指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指示提出了9项军事原则,其中说:

  “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法,不但必须应用于战役的部署方面,而且必须应用于战术的部署方面。”

  “我军必须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即集中6倍、或5倍、或4倍于敌的兵力,至少也要有3倍于敌的兵力,于适当时机,首先包围歼灭敌军的一个旅(或团)。这个旅(或团),应当是敌军诸旅中较弱的,或者是较少援助的,或者是其驻地的地形和民情对我最为有利而对敌不利的。我军以少数兵力牵制敌军的其余各旅(或团),使其不能向被我军围击的旅(或团)迅速增援,以利我军首先歼灭这个旅(或团)。得手后,依情况,或者再歼敌军一个旅至几个旅;或者收兵休整,准备再战。”

  “这种战法的效果是:一能全歼;二能速决。”

  9月中,国民党军集中第11、第12战区主力对在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实行东西夹击。

  9月17日,晋察冀军区聂荣臻等人鉴于张家口两面受敌的不利情况,向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建议主动撤离张家口,以争取以后战局的主动。

  9月18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复电聂荣臻等人,同意主动撤离张家口的建议,他在电文中说:

  “以歼灭敌有生力量为主,不以保守个别地方为主,使主力行动自如,主动的寻找好打之敌作战。”

  9月19日,华中野战军主动放弃苏皖解放区首府淮阴。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会师于淮阴以北,进行休整补充。两个野战军的会师,集中了10万人的雄厚兵力,为打较大规模的歼灭战准备了必要条件。

  9月27日,毛泽东因《解放日报》在第3次国内革命战争开始后刊登的文章跟不上形势,写信给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他写道:

  定一同志:

  文章的写法应改变,因为在解放区军民中,目前的中心问题不是对美蒋的幻想问题,存在这种幻想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向军民描写美蒋怎么厉害,怎么凶,这在7月以前是必要的。7月以后,不但不必要,且有副作用了。

  目前,解放区军民心目中的中心问题是,能否能胜利与如何取得胜利,尤其是在失去了一些地方之后,大家很关心。因此,我们的文章与新闻立论之重点,不是说敌人如何压迫,如何凶狠,而是要解释敌人虽有二百师兵力,虽有美国援助,虽已经占去一些地方与还可能占去一些地方,但是,有种种条件,我军必胜,蒋军必败。每遇一次胜利,即写一篇社论鼓励之,证明之;每失一重要地方,即写一短文解释之,说只要歼敌,将来可以恢复。

  以上方针,请加考虑。并与胡乔木和《解放日报》总编辑余光生商酌实行。至于为揭露美蒋欺骗,可借进攻张家口事件写文章揭发。但归结仍应强调我军必胜,方不泄气。

  毛泽东

  9月28日,毛泽东致电山东、华中两大野战军主力会师后的陈毅、粟裕说:

  “两军会合第一仗必须打胜。我们意见:1、不要打桂系,先打中央系;2、不要分兵打两个敌人,必须集中打一个敌人。”

  9月29日,毛泽东为中央起草了《关于开展美军退出中国运动周的指示》:

  张家口、晋绥、太行、山东、华中(代指察冀局、晋绥分局、晋冀鲁豫局,华东局和华中分局——笔者注)、东北局并告南京:

  一、美国显然已令马歇尔、蒋介石在大打中进行和平攻势,因此,当前我们的宣传口号,已不能只是无条件停战,无条件停战仅能给与蒋介石以便利,巩固其3个月来的占领地区,和争取时间,补充兵力。

  二、当前的宣传口号,要转到“美军退出中国”,以打破和平攻势之欺骗。斯大林已发表谈话。美国已有运动周,25个城市有撤退驻华美军之示威,上海从申养起举行美军退出中国运动周,并将电联合国及美政府要求美军撤退与不干涉中国内政,此运动将转为揭露美军暴行,向司徒抗议,请3人会议调查,实行法律控诉。北平、成都、重庆、香港、南洋亦将响应。

  三、解放区准备进行同样的运动周,拥护此种主张,并要求蒋军实行一月停战协定,其中包括蒋军撤出解放区及将1月13日以后增调之兵撤至长江以南,但时间须稍迟(约在10月中旬),待外面各地发动之后再进行,现在即可做文章拥护,及访问名人发表谈话(不要说外的运动是我们发起,而要说民主爱国人士发起)。准备,座谈会及群众大会,进行运动周。

  中央 申艳

  9月29日,毛泽东接见美国记者斯蒂尔并谈到了《美国“调解”真相和中国内战前途》问题。此次谈话内容,收集在《毛泽东选集》中的全文如下:

  斯蒂尔问:阁下是否认为美国调解中国内战之举已告失败?如美国政策按目前形式继续实行,则结局将如何?

  毛泽东答:我很怀疑美国政府的政策是所谓调解。根据美国大量援助蒋介石使得他能够举行空前大规模内战的事实看来,美国政府的政策是在借所谓“调解”作掩护,以便从各方面加强蒋介石,并经过蒋介石的屠杀政策,压迫中国民主力量,使中国在实际上变为美国的殖民地。这一政策继续实行下去,必将激起全中国一切爱国人民起来作坚决的反抗。

  斯蒂尔问:中国内战将延长多久?其结果将如何?

  毛泽东答:如果美国政府放弃现在援蒋政策,撤退驻华美军,实行莫斯科苏美英3国外长会议的协定(不干涉中国内政,苏美军队尽早从中国撤离——笔者注),则中国内战必能早日结束。如果不是这样,就有变为长期战争的可能。其结果,一方面,当然是中国人民受苦难;但是,另一方面,中国人民必将团结起来,保卫自己的生存,决定自己的命运。不管怎样艰难困苦,中国人民的独立、和平、民主的任务是一定要实现的。任何本国和外国的压迫力量,不可能阻止这一任务的实现。

  斯蒂尔问:阁下是否认为蒋介石是中国人民的“当然领袖”?共产党是否将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接受蒋介石的五项要求?如果国民党企图召集一个无共产党参加的国民大会,则共产党将采取何种行动?

  毛泽东答:世界上无所谓“当然领袖”。蒋介石如能按照今年1月间的停战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共同决议处理中国政治军事经济等项问题,而不是按照所谓“五项”或十项违反上述协定和决议的片面要求,那末,我们是仍然愿意和他共事的。国民大会只应当按照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由各党派共同负责去召集,否则我们将采取坚决反对的态度。

  9月30日,周恩来遵照中央指示,发表《中共代表团致蒋介石马歇尔备忘录》:

  敬启者,自6月休战谈判中断以来,政府即进一步的不顾一切约束,撕毁停战协定,在关内大举进攻。在此3个月中,政府军队已进占解放区许多城市,摧毁许多地方的民选政权,狂炸解放区,伤害无数居民的生命财产,更提出无理的5项要求,强要中共军队及民选的地方政权退出若干地区,而当中共根据政协纲领的规定不予接受时,政府更加紧军事进攻,以期达到政治要求的目的,并扩大其占领,因此,政府军队除了攻占中原、苏北、皖北、山东、山西、河北、热河等解放区一系列地方外,又借口中共围困大同,声言要攻下承德、张垣和延安。果然政府军队旋即攻占承德,并续占平绥路上如集宁、丰镇等重要城市。其实中共对大同的战役,仅是牵制山西阎锡山进攻,属于围困性质,最近更正式宣布撤围,大同的威胁已不存在,但政府军队却毫无任何借口的继续扩大对热河和冀东的占领,并且公然发动对张家口的3路大举进攻。事实已很显然,政府不惜以进攻中共解放区的政治军事中心之一的张家口,来迫使国共关系至最后破裂的境地。恩来等特受命声明:如果政府不立即停止对张家口及其周围的一切军事行动,中共不能不认为政府业已公然宣告全面肢裂,并以后放弃政治解决方针,其因此而造成的一切严重后果,当然全部责任均应由政府方面负之。特此奉告。

  中共代表 周恩来 董必武 叶剑英 吴玉章 陆定一 邓颖超 李维汉 谨启

  9月30日,符定一的女儿符德芳返回北平,毛泽东让她给前些时先行回北平的符先生捎上一些礼物,并附信一封:

  宇澄先生夫子道席:

  既接光仪,又获手示,诲谕勤勤,感且不尽。德芳返平,托致微物,尚祈哂纳。时局多故,至希为国自珍。肃此。敬颂

  教安。不具。

  受业  毛泽东

  1946年10月1日,毛泽东电示晋察冀军区聂荣臻等人说:

  “防御是为着集结主力,消灭敌人”,“应以小部兵力抗击敌之进攻,集中主力机动歼敌。”

  晋察冀军区聂荣臻等人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决定以歼灭由康庄、怀柔西犯之敌为目的,进行张家口保卫战。

  10月1日晚,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三个月总结》的党内指示。此《总结》共分19部分,“详细总结了1946年7月全国规模内战爆发以来的3个月战争的一系列经验,提出了人民解放军在今后的作战方针和作战任务”(《毛泽东选集》注释语——笔者注)。他写道:

  “7月20日中央对时局的指示上说:‘我们是能够战胜蒋介石的。全党对此应当有充分的信心。’七、八、九3个月的作战,业已证明此项断语是正确的。”

  “向解放区进攻的全部正规蒋军,除伪军、保安队、交通警察部队等不计外,共计一百九十几个旅。此数以外,至多再从南方抽调一部分兵力向北增援,此后即再难调。而此一百九十几个旅中,过去3个月内,已被我军歼灭25个旅。今年2月至6月被我军在东北所歼灭者,尚未计算在内。”

  “今后一个时期内的任务,是再歼灭敌军约25个旅。这个任务完成了,即可能停止蒋军的进攻,并可能部分的收复失地。可以预计,在歼灭第2个25个旅这一任务完成的时候,我军必能夺取战略上的主动,由防御转入进攻。那时的任务,是歼灭敌军第3个25个旅。果能如此,就可以收复大部至全部失地,并可以扩大解放区。

  “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是过去3个月歼敌25个旅时所采用唯一正确的作战方法。”

  “3个月经验证明:凡坚决和迅速的执行了中央5月4日的指示,深入和彻底的解决了土地问题的地方,农民即和我党我军站在一道反对蒋军进攻。”

  “今后数月是一个重要而困难的时期,必须实行全党紧张的动员和精心计划的作战,从根本上转变军事形势。”

  10月上旬,聂荣臻、贺龙以一部兵力出击平汉路北段,收复徐水、望都等10余座县城,控制铁路120多公里;而以主力在怀来及其以东地区顽强阻击国民党军,歼其2.2万余人,然后主动撤出张家口,转入冀西山区继续作战。

  10月11日上午,傅作义轻取张家口后,研究了解放军遗留的书籍、报刊、文件,了解了一些解放军的战略、战术思想和各项政策措施,提出了“二分军事、三分政治、五分经济”的口号,试图改变国民党军走下坡路的趋势。

  后来,傅作义在他发表的《致毛泽东的公开电》中称,他所以能击败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聂荣臻、贺龙两部10万之众,是民心向背的结果。傅作义还夸口说:“如果中共在中国真能够取得胜利,我甘愿给毛泽东当个小小的秘书。”

  10月15日,毛泽东致电陈毅、粟裕、张鼎丞、邓子恢、曾山、谭震林说:

  “在陈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你们6人经常在一起,以免往返电商贻误战机),战役指挥交粟负责。”

  原来,陈毅于10月1日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作了自我批评,他说:“两次到分局会谈,他们战争方针很正确。但我至淮北,战局顾虑太多,决心不够,未能发挥山东野战军力量,有负党和人民的付托。今后集结张、邓、粟在一起,军事上多由粟下决心,定可改变局面。”由是,毛泽东才做出了上述10月15日的决定。

  10月底,斯特朗从解放区采访后回到延安。在这以后的日子里,斯特朗一直忙于建立同美国沟通联系工作;为写一部毛泽东传记而搜集资料。同时,她也不放过任何一次同共产党领导人聚会的机会,她参加了朱德的生日宴会;同周恩来等人一起打桥牌。在每周六的晚上,参加在枣园或者在杨家岭举行的舞会,她同毛泽东、周恩来等几乎所有的领导人跳舞。

  这些领导人的舞姿与史沫特莱在延安时相比,显然已经有了较大的进步。斯特朗感觉到,每位领导人的舞姿都与他们本人的特点有相似之处。周恩来穿着从南京带回来的黑色便鞋,他的华尔兹跳得优雅完美;刘少奇的舞步如同算术那样准确,眼看就要“准确得过了头”的时候,他会转而来几下奔放活泼的舞姿,进入高等数学中去;毛泽东很多时间与鼓手谈论跳舞,好象是在定拍子,然后他完全按照自己的节奏跳了起来,而且一般都能不出错。斯特朗用诗歌般的语言对他们进行了这样的描述:

  “周动作优美,无与伦比,刘舞步精确,带着辩证哲理,朱德仿佛在人类长征途中,轻松而有节奏,不知疲倦的在历史的长廊中继续行进。可是,当毛也开始起舞,就使乐队改变了节奏。”

  1946年11月2日,毛泽东与中央军委指示晋冀鲁豫野战军说:

  “在11月份打两三个大仗,打孙震、刘汝明两集团,收复大块失地,并拖住邱清泉的第5军和胡琏的整编第11师。”

  11月4日,国民党政府与美国政府签订了《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加上在此前后与美国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使国民党统治区进一步置于美国的控制和掠夺之下。

  11月10日,毛泽东起草并发表《中共中央发言人廖承志关于揭穿蒋介石继续大打阴谋的声明》,全文如下:

  蒋介石氏于11月8日发表声明,决定违背政协决议与全国民意,在一党专政的情形下召开其一手包办的所谓国民大会,以通过其所谓“宪法”。这个非法的分裂的步骤,表明蒋氏长期独裁,长期内战的决心;表明中国的局势已比以前更为严重。蒋氏为了粉饰这个独裁与内战的步骤,同时又宣布了一次所谓“停战令”。可是蒋氏曾亲自下过多次的停战令而又曾亲自一一予以撕毁。此次停战令和历次的一样,不是什么“停战令”,而是继续大打的作战令,全国人民切记不可上当。现在蒋介石的大量军队已侵入解放区,占领解放区120个大小城市,奸淫掳掠,无所不为;在全国征兵征粮,准备长期内战,调动军队,准备新的进攻;其中,正从各方面抽调军队准备向陕甘宁边区进攻,即是一例。蒋氏在此次所谓停战令中,将所谓“防守现地所必需者”除外,即是为继续进攻,找好了借口,正如他历次撕毁停战令时所找到的借口一模一样。中共及全国人民均渴望和平,但可惜蒋氏并无丝毫和平诚意。如果蒋氏欲证明他对和平具有诚意,那么,他就应当:(一)下令停开一党包办的所谓国大,按照政协决议的内容和程序在各党派协商的基础上召集民主的国大。(二)将侵入解放区的军队撤出去,并停止调动军队,恢复1月间第一次停战令的位置。只有实行这两点,才能证明蒋氏具有和平的诚意。否则,所谓停战,所谓和平,必定是假的。一方面,召开分裂的御用的国大,一方面,一百个旅打进解放区,如此而欲人们相信蒋氏片面的一纸命令具有诚意,就连小孩子也欺骗不了。中共声明:凡属以真正和平为目的之商谈,我们均愿参加;凡属欺骗行为,我们一概反对。

  11月15日,国民党的国民大会正式召开。

  11月16日,毛泽东致电驻南京代表团,要求代表团主要领导人周恩来等人立即返回延安,南京只留下董必武等少数人同国民党继续保持接触。

  11月18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写了一个党内指示(《毛泽东选集》中的标题是《中共中央关于暂时放弃延安》——笔者注)。全文如次:

  蒋介石日暮途穷,欲以开“国大”、打延安两项办法,打击我党,加强自己。其实,将适得其反。中国人民坚决反对蒋介石一手包办的分裂的“国民大会”,此会开幕之日,即蒋介石集团开始自取灭亡之时。蒋介石军队在被我歼灭了35个旅之后,在其进攻能力快要枯竭之时,即使用突袭方法,占领延安,亦无损于人民解放战争胜利的大局,挽救不了蒋介石灭亡的前途。总之,蒋介石自走绝路,开“国大”、打延安两着一做,他的一切欺骗全被揭破,这是有利于人民解放战争的发展的。各地对于蒋介石开“国大”、打延安两点,应向党内外做充分说明,团结全党全军和全体人民,为粉碎蒋介石的进攻、建立民主的中国而奋斗。

  欲知国共之间战局如何发展,国民党军能否占领延安?请继续往下看。

  东方翁曰:毛泽东心系武战场,关注文战场。由他1946年9月27日写给陆定一的信可见一斑。形势变了,《解放日报》不能随势转笔,还要站在旧码头上弹老调,岂不是长国民党军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正如毛泽东在信中所说的那样:“向军民描写美蒋怎么厉害,怎么凶,这在7月以前是必要的。7月以后不但不必要,且有副作用了。”毛泽东这一封文字不多的重要信件,后来的政治家、军事家实有一读之必要。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相关文章